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三章 心理学能救人

作者:林洛U字数:3228更新时间:2015-04-23 2:14:48

在监狱里,我有很多可以挑选的女人,而里面的很多女人,很多女犯很长时间甚至一生再也不可能遇到别的男人,除了我,甚至于很多女管教,接触到的男人的次数都很少。

所以,男性资源的匮乏,使得她们只能被逼着忍耐。

如同某电视台播放过的那则新闻调查:某南方沿海大城市制造行业中男女比例长期失调,男性工人“一夫多妻”现象很普遍,如果女友少于两个还会被笑话,有些人心安理得地接受女友养活。如果女友少于两个还会被笑话,有些人心安理得地接受女友养活。而女工们每日忍受着单调乏味工作,业余时间迫切需要一个男友带来的慰藉,有些人即便得知男友脚踩几只船,也无怨无悔,甚至要加倍对男友好。

里面提到了一个叫女工小芳的男朋友有三个女朋友,并且她们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存在。

她的男友是个来自某中部省山区普通男工,名叫李兵,李兵貌不出众,在那里务工十年。刚去的一年内,李兵在科技园同时和三个女工交往并发生关系,一个同居,一个恋爱,一个情人。“她们互相都知道的。”李兵称自己对三个女孩都十分坦诚。最初李兵只有一个固定的女朋友,是名“90后”女工。

交往四个月后,在春节前的厂区舞会上,李兵结识了在科技园某电子厂工作的第二个女朋友,不久同居。“第三个女孩也是在附近打工,见她总是闷闷不乐的,我就去和她聊聊天,谁料她提出要和我交往。我对她说,‘我已经有两个女朋友了,不能再有第三个了,只能做情人。’她同意了。”

“那段时间挺混乱的,开始时前两个女朋友还不知道,等她们慢慢察觉了,问我,我就如实说了。结果她们不但没离开我,反而对我加倍地好。”三个女孩对一个男友展开竞争,李兵记得,至少有两个女孩是想嫁给他的。在他这里,一切都自然而然,“厂区里女孩子多,离家在外都挺孤单的。”

而且这三个女朋友,还经常给他钱花。

李兵说,“女工找不到恋爱对象,是现实的问题。说‘养’男友或许不好听,但现实是男人不一定找得到工作,而女工却不可能不找男朋友。”

她们毕竟是女性,她们有爱情、背叛、欺骗、性需要。

我想,对于广大男同胞来说,我是幸运的,而这些女人,她们实质上是实为不幸的。

胡思乱想间,我睡了过去。

难以相信我怀中抱着裸着的谢丹阳能睡得一晚好觉。

简直是不可思议,可能真的是喝多了,很快的就沉睡过去,如果换成是在监狱的宿舍,那我不强她才怪。

天蒙蒙亮她已经起来,叫了我起来,她已经洗漱好穿好了衣服。

我看着她穿着贴身的衣服站在镜子前绑头发,S型啊。

我不自觉的又向她致敬。

“快点起来了,待会儿会迟到的。”

我说:“你们狱政科的人还怕什么迟到,你们不都管着迟到的吗。”

“严格得很,迟到罚钱,当月的全勤也都没了。”

“你还缺那个钱呀。”我问她。

“谁愿意和钱过不去呀,还有纪律性,要是每个人都想迟到就迟到,想去上班就去,不想去就不去,那监狱里不乱了,犯人们要反起来怎么办?”

“是的。”

我找着我衣服,看着她站在那里,又不好意思爬起来。

她问我:“起来啊,你怎么了!”

我说:“帮我把衣服裤子拿来一下。”

“你还不好意思啊!”

“呵呵,是啊,我早上起来有一柱惊天的状态,不好意思让你看见。”

“你还不好意思,我早就知道,一直顶着我。”

我靠,她怎么一点都不害臊。

我干脆爬了起来穿了衣服。

她说:“也就那样。”

穿好衣服,洗漱完去小区拿了车,回去监狱。

路上我们买了豆浆包子,在车上吃。

我问谢丹阳:“你爸爸妈妈对我什么态度,不满意吧。”

谢丹阳笑着说:“很满意。”

“啊?不是吧!”我吃了一惊。

“我爸爸说你自己没多少工资,还对老人那么好,有孝心,而且临危不惧,遇到危险就马上冲上去保护家人,忠勇孝顺。值得交往。”

我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笑着说:“哈哈你爸爸真是慧眼识英雄。”

“去你,一点也不谦虚。”

我叹气说:“唉,没办法,这世上像我这样又帅又厉害,又忠勇孝顺的男人几乎绝种了,你还真的要好好考虑把我这个假冒的转真实的。”

“我对你呀,没兴趣!”她却不感冒,然后又说,“我妈也说,你这孩子除了家里穷一点,条件差一点,人矮一点,不会打扮一点,丑一点,不太爱说话一点,年纪小一点,人笨一点,也没有什么大的缺点了。”

我说:“你说真的还是假的。”

“是啊,我妈就是这么说的。”她看起来超级正经,不像是开玩笑。

“那我还不是一无是处啊!”

“我爸爸妈妈对你挺满意,叫我以后周末带你回去吃饭。”

“哦,那他们不介绍新对象给你了?”

“还是会介绍,不过不会像以前那样强烈了,逼得那么紧了。”

“逼紧好,逼紧好。”我笑着说。

她听出我语调中的异样,然后脸色微微变了骂我,伸手就打:“你在拐弯抹角骂我是不是。”

“我哪敢啊。你好好开车啊,别老是动手动脚的,人家还是纯洁的黄花大闺男。”

“你纯洁?你比厕所的苍蝇都脏。”

“我是厕所的苍蝇,你就是厕所的大粪。”我回敬。

“算了,看在你有点功劳的份上,不和你计较。”

我说:“这全是你的功劳,买了两万八的坑货按摩仪给他们他们才这样子。”

“这是其中一个原因,你和那两个男的打架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我沾沾自喜道:“那看来我也不是一无是处嘛。他妈的说到那两个王八蛋,我就来气,我还没做好开打的准备,只是拉住他,就被先揍了几拳。气死我了。”

“好了不要生气了,对不起嘛。”谢丹阳有些撒娇的说。

我说:“看在你撒娇的份上,我不生气了。”

话说,这城里的漂亮女孩,也不是那么高傲那么难交往嘛,莫不是说,是因为柳智慧对我心理的暗示作用,所以我才那么自信?以前我在学校,见到谢丹阳这种层次的美女,一下子真的就傻了,结巴了,哪还能说出什么幽默的话来谈笑风生。

回到了监狱,我还没回过神来,昨晚确实喝了不少,脑子晕晕沉沉的。

有人敲门,我让外面的人进来。

是D监区那个管教小凌。

上次小凌带D监区的那个活死人来给我做心理辅导。

面对活死人,我束手无策,只好让小凌去帮我问个究竟。

小凌进来后,我招呼她坐下,给她弄点茶叶放一次性杯里泡给她喝。

“是为了那个女犯的事吧。”我把茶递给小凌。

她接过去,说是啊。

我说:“辛苦你了。”

“没什么辛苦,这是我们的工作职责。”小凌说。

“呵呵,你还是挺好心的。”

“唉,也没办法,谁都不想女犯们出事,出了事不好整。”

“怎么样,有什么情况呢?”我问她。

小凌把杯子放好,说:“我按照你说的,问了她最后不说话的前几天跟她接触的身边的女犯,是因为有个大学化学物理教授和她说了一些话后,她才变成这样。”

我连忙问:“大学化学物理教授?也是女犯吗?”

“是的,以前是在TJ大学教书的,教物理和化学,因为03年帮丈夫杀害丈夫的女同事,被判无期徒刑。”

“能不能详细说说这个女教授的情况。”我问。

“女教授姓徐,徐教授丈夫是一家上市公司的分公司总经理,和一个新进公司的前天女孩有了关系,后来确认了情人关系,再后来,徐教授也知道了丈夫出轨,就闹,闹得家里鸡犬不宁,女孩子也知道了这个年轻的分公司总经理是有家室的,自己不明不白的成了小三,在朋友教唆下,小三威胁分公司总经理拿出一百万封口费,不然就把这个事闹大,毁掉徐教授丈夫的前程。徐教授丈夫和徐教授悔过道歉后,徐教授原谅了丈夫,就想办法凑够了钱给了那个小三。小三一看钱来得那么容易,没半年的时间就买房买车挥霍干净,就又想从徐教授丈夫那里再拿八十万,徐教授和徐教授丈夫火大了,一商量,觉得留着这个小三后患无穷,就利用工作便利弄了化学毒药给丈夫,徐教授丈夫找人偷偷在小三喝的水杯里放了毒药。小三喝下去后,直接被毒死。这事情刚开始查不出来,连中毒的死因中的什么毒都没有查出来,徐教授和徐教授丈夫都以为是天衣无缝,没想到后来那个怂恿小三敲诈徐教授丈夫的小三朋友,把这事反应给了死者家人,死者家人跟警察说了这事,这才掌握了线索,把徐教授和徐教授丈夫绳之以法。徐教授丈夫判死刑,徐教授无期。”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