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二章 煎熬的**

作者:林洛U字数:3822更新时间:2015-04-23 2:14:33

“你怎么来了啊。”我说。

“是不是不欢迎啊?我说我要来找你,你又不回复我短信,我之前就说请你看电影吃宵夜呀,你忘了啊。”

“哦我只是听到看电影。哪敢不欢迎,谢大美女找上门来,我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恕罪就不必了,罚你三杯白酒就好。”她说。

王达跟着起哄:“好好好,服务员,来六瓶小白酒。哎张帆,这是你什么时候认识的朋友,也没听你说过,也不介绍过,说说,说说。”

我还没说话,谢丹阳抢着说:“他呀,认识的女孩子,女朋友实在太多了,说也说不完,像我这样的难看的女孩,他自然不会提。”

“你哪有难看啊,你要是难看,这世界就没人好看了啊!美女我叫王达,是张帆的朋友,这样,你看你身边有没有像你这样难看的朋友,也介绍一个给我呗。”王大炮乐嘻嘻说道。

“日!德性!”我骂他道,“你不为你远去的女朋友守贞了?”

“我艹我守你大爷。”

谢丹阳小声问:“啊你女朋友已经不在人世了啊。”

我哈哈笑着:“比不在人世还更惨。”

“怎么了啊?”谢丹阳忙问。

“我不告诉你。”

谢丹阳掐了我一下。

我们逗乐着玩了起来。

谢丹阳是专程来找我吃宵夜,说请我吃宵夜,今天的事情觉得对不起我,我开玩笑说:“和你在一起有时是挺背的,才和你出来三次还是四次,就被人打了两次。如果今晚再被打,以后我发誓再也不和你出来。”

“今晚没人打你,我打你!”谢丹阳捶着我。

她的前面硕大随着她的动作而微微颤动。

真的好大。

王达制止说:“哎哎哎,要打晚上你们回到房间去打好吧,你们两对狗男女,他妈的我今晚说请你们喝酒,你们故意的让我这个电灯泡闪闪发亮是吧。”

“我请,不要你请。”谢丹阳说。

“为什么?这倒是奇了怪了,怎么张帆找的女孩子,都抢着请客的啊。”

谢丹阳假装生气的问:“都抢着请客?还有谁!”

王达说:“没有没有,我是开玩笑的,我只见过他带过你一个女孩跟我们喝酒。”

“你少来。”

谢丹阳的手机响了,她出去打电话的时候,王达问我:“怎么搞的,又有个女朋友,怪不得狠心甩李洋洋,你真没人性,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啊。”

我说:“妈的老子是没人性行了吧,这不是我女朋友,只是监狱的女同事,玩得还好,她是个,拉拉。”

“啊!拉拉!靠,看不出来啊。那么漂亮,是拉拉,可惜了啊。”

“所以别和我开那些乱七八糟的玩笑了。”

“靠,拉拉怎么了,拉拉也有喜欢男人的,双性恋的也有好吧,这个妞好正点,我靠,真羡慕你。你努力。”

谢丹阳的酒量真的挺好,我都晕了,她除了脸色红润,一点屁事没有。

谢丹阳和王达抢着买单,王达给了钱,谢丹阳又把钱塞进王达口袋里,王达又塞回来给我。

我拿着钱,我说:“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谢丹阳又拿着塞给王达,然后钱又回到了我手中。

我对谢丹阳说:“妈的都不要给我!”

买单了后,我们出来外面,王达晃晃悠悠的说:“车子是不能开了,开酒不喝车,车后不开酒。我们打的回去。”

“车后不开酒?什么意思。”

“哆来咪发唆,五个,五个一一步计程车坐不下啊。哎我问你们,你们住哪?不可能到我办公室一起睡吧?”王达数着我们几个。

吴凯说:“我们走路去后面那条街找个宾馆睡。”

“哦,拜拜。那你们呢?”王达看着我。

我看着谢丹阳说:“走吧先送你上的士。”

谢丹阳奇怪的问我:“你不跟我一起啊?”

我也奇怪的问:“怎么,要去你家睡啊?这样不好吧,我们都喝了那么多酒。”

一部的士停在我们面前,王达上了车:“你们两慢慢商量,老子困的要死,先,先走了,拜。”

谢丹阳从我手中拿着那几百块钱塞进了开走的计程车里的王达怀中。

“不要说了我请。我。”车子已经开走了。

“真去你家睡啊?”我问谢丹阳。

“喝了那么多酒,肯定不行了,我妈会骂人。我们一起去我们家附近的酒店睡,我车子停在家楼下小区车库,明早开车回去上班呀。”谢丹阳建议说。

“哦,那也好。你不说我都忘了明早还要上班这事,果然是乐不思蜀。”

我们拦了计程车去了谢丹阳家里的小区正对门的那条街,乐乐酒店。

乐乐酒店,听起来好像很爽的样子。

进了酒店大堂,其实也不能叫大堂,并不是特别大,装修很温馨的那种情侣酒店。

你懂的。

情趣类的。

主打颜色嫩黄色,看起来很温暖让人很有感觉。

我有些晕,到了前台,说要两间房,谁知前台说:“不好意思美女,没房间了。”

“没房了?怎么会呢?”

“今天周末,我们的客房早就预定满了。”前台对我们微笑说。

我有些失望,外面又冷,喝了很多酒,不想到处找。

我好像记得谢丹阳说还是徐男说不能喝酒的,怎么看她都一点事都没有的样子。

谢丹阳说:“那我们去别家。”

“去哪家?”我问。

她拿出手机,说:“在手机上找周边的。”

女服务员叫住了我们,说:“有一个单人房,客人过了预定时间还没入住的,不好意思,刚才没注意到。”

谢丹阳开了这间房。

我说:“只有这一间,我两一起睡吗?”

“又不是没睡过,你怕啊?”

“是怕,我今天晚上喝了不少酒,怕我忍不住想要碰你。”

“你敢!”她威胁我说,“我打死你。你睡沙发!”

“不好意思美女,我们这间迷你房没有沙发。”前台说。

“喔,刚好了,今晚你死定了。”我说。

“谁死还不一定。”

我正经的说:“我还是到别的地方开房吧,这样不好,徐男知道了,会不舒服。”

“我又没和你怎么样,怎么不舒服呢?”

“那怕她知道我和你住在一起,会误会的。”我说。

“你想多了。”谢丹阳淡淡回应道。

上了房间,果然是迷你的,很小,没有沙发,电视机嵌入墙壁里,很小的房间,床是大,但是房间小到走道两人并排走都不行。但是看起来很干净卫生,也很有感觉,特别的舒服。徐徐暖风从空调出风口出来。

“这家酒店大的房间还不错,离我家小区最近了,只有这间小房,委屈你了。”谢丹阳说。

我说:“你说的这哪里话,我们之间不用客气。”

我啪嗒倒在床上,感觉天花板都转了起来。

然后就慢慢的竟然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谢丹阳摇醒我了:“去洗澡呀。”

我转身说:“好困好累,不想洗。”

“快点洗澡,很脏!”

“不想动啊。”

“那你别睡床上,睡地上!”

我软趴趴的爬了起来,她怎么跟已经是我女朋友一样的管我了。

我去洗了澡,出来后,她在玩着手机,洗完澡后不那么累了,我钻进被窝,玩了一下手机,突然很想找那张旧的卡,插进去看看洋洋有没有找我的消息。

于是我爬起来,找,没有找到,我扔哪里了?

我又钻回被子里,头很疼,那个卡我到底有没有扔。

翻出李洋洋的号码,手有点痒,想给她发个信息。

按了按,迟疑着不知道发什么好。

“你穿着衣服进来干嘛?那你不如不洗澡!”谢丹阳突然说。

“那我总不能卷着浴巾睡啊,这里也没有提供睡衣。”我说。

“你不会脱了吗?”

“你是不是连内裤也不换?”她问我。

“谁准备这些啊。”我说。

“那里有干净的。”

“要钱的。”

“要钱就要呀。”她说。

我突然转念一想,问她:“你,你该不会是只穿着底裤睡的吧。”

然后我把被子撑起来,我靠身子啊!

“怎么那样大惊小怪的。”她说。

“不是,这样子不好啊,我万一忍不住的,这很麻烦啊!”我说。

“我看你怎么忍不住。”她一副大义凛然不怕死的样子。

“哦,那我还是怕死的好。”

她可是对男人不感兴趣,而且我贴太近我自己会有感觉,也不可能感染得到她,她对我没兴趣啊,再说,我要是碰她,徐男不和我翻脸啊。

这种关系真他妈的奇怪啊。

在她的监督下,我只好又去洗澡换上了底裤。

披着浴巾躺进被窝后,我才脱掉浴巾,她说:“一个大男人怎么那么扭扭捏捏的。”

“我怕你看到我的厉害,吓死你啊!”

“那我倒是想看看,怎么吓我?”谢丹阳问。

“想知道是吧?你想得美。”

她贴了过来,竟然,竟然贴上了我。

我有点呼吸急促,说:“干嘛贴着我。”

“冷。”

“你别贴着我,你这样子这样子我真的会受不了。”我紧张的说。

“没点出息!”她骂我。

“我是没出息,也不打算有多大出息。”我也想有大出息,想有大作为,我记得有本书叫人人都可以成功,妈的尽扯淡,人人都能比尔盖茨李家诚了那谁来做农民,谁来做管教?

能不能有大出息,我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我没那本事没那个命,就老老实实在监狱里干管教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吧。至于说女人,这么漂亮的跟李s丹妮一样漂亮的性感凶器大美女裸着躺身边,我就不信有多少个男人有多少出息。

她却更靠过来了,伸出玉臂啪嗒把灯关了,说:“好困。”

然后大半身子抱着我压在了我的身上。

“我,我是说真的,别这样,这样子不好,我真的。”我有点语无伦次。

她却不放开,就这么压着。

我试图说其他分开我注意力:“你喝了那么多,那么多酒,怎么,怎么不喝醉的。”

“谁说没醉,我早就醉了。我喝醉像没事,可是我有事。”她迷迷糊糊的说,她快要睡着了。

我却感觉自己的那里变化更厉害,“我说,你真的要离开我的身体。这样子不行。”

回应我的只有她均匀的呼吸声。

靠!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我轻轻试图推开她,可我的手无论怎么动右臂右手都会碰到她那对。

好吧我放弃了。

就这样吧,我忍。

诚如王达所说,我进了女监狱干活后,真的是桃花运很多,而且也不会像以前被甩一样把所有的希望的感情放在了同一个人身上。

我真是坏透顶啊。

人渣啊。

这就是资源不对等的原因。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