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一章 关于禁闭

作者:林洛U字数:3755更新时间:2015-04-23 2:5:22

我扶着薛明媚让她蹲下来:“你没事吧。”

她却打了我一下骂我说:“你有病吧!”

“我怎么有病了我?”

“你不要命了!”她骂道。

“我靠我救你你还骂我打我?”我气道。

“干嘛要你救,我死了就死了!反正活着也没用!”

我扇了她一巴掌:“他妈的那你就去死好了!”

薛明媚回过脸来,脸上巴掌印很红,我这一巴掌打得我的手都疼了。

她伸手来摸了摸我的脸,关心的说:“以后不要这样了,啊。”

“神经病!”我骂道。

看看四周,这时候,暴乱很快的被镇下来,还好早就有所准备,我们人多,不然的话,可有得麻烦了。

监区长和指导员康雪马玲马队长等人围过来。

马队长叫管教们把骆春芳和薛明媚捉起来:“又是你们两!带头闹事,看来不关你们一阵子是不老实了!”

指导员狠狠说道:“带她们去,我好好问问,闹事,我让你们闹!”

“这把尖尖的东西是谁的?”指导员问。

我说:“是那个高个子女人的。”

“把她也带去,不老实!”马玲上去拿起警棍啪啪的甩在那个高个子女人的身上。

高个子女犯嗷嗷的杀猪一样的喊叫。

这个会议,差点引起严重暴乱的会议,就这样结束了。

骆春芳和薛明媚还有那个拿着武器的高个子女人还有参与打架的都被带走了,经过审问,得知,本来是一个无意的事件,开会后散会的时候薛明媚不小心踩了骆春芳的脚,骆春芳觉得薛明媚是故意的,直接就开打。

还好我们之前突击检查了宿舍,搜查出了一些凶器,但这个大个子女人还是偷偷的藏好了一把削尖了的长螺丝钉,大个子女人以前是排球队的,因为和队友抢主力位置闹不和把队友从楼上推下去,犯故意伤害罪进了监狱,她是骆春芳的人,骆春芳因为和薛明媚不和,本已经调离了之前的监室,但两人在监区里,渐渐的发展成了两个帮派,一个是以骆春芳为首的专门欺压弱小从弱小者身上得到好处的帮派,一个就是以薛明媚为带头的专门帮助弱小反抗的帮派。

这两个派别互有摩擦,打架是经常的了。

只是监区里可不管你们谁对谁错,只要开打,两边都有责任,马上全部拉去关了禁闭。

薛明媚,骆春芳,大个子女人,还有不少的参与斗殴的骨干全关了禁闭。

这件事影响并不是很大,毕竟没有什么受到严重伤的人。

报上了高层后,也是冷处理掉了,但是对于拿着凶器的大个子女犯人,则是受到了重罚。

只不过,经过这次斗殴后,监区长特地嘱咐我,骆春芳,薛明媚这些在会场上参与打架的人,一个都不许选拔成群众演员。

我觉得这样子也好,都给她们一个教训。

以前刚进来的时候,看到管教们打女犯,我还心疼,觉得暴力,觉得于心不忍,而现在,我只能说,对于不听话的恶劣份子,只能说武力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武力制止是不行的。

知道薛明媚被关禁闭,我就想去看看她。就算是做做心理辅导也好,薛明媚悲观透顶,开导开导,别到时候自杀了什么的,我可少了一个乱搞的对象。

而且薛明媚真的漂亮,想到她我有些心痒难耐。

便找了徐男,又开始磨徐男。

“男哥,让我去看看她嘛,我对那个女的,你知道的,有点意思的。”

“不行!上次让你进去那个阁楼那里,差点就被马爽知道,以后我不能乱来,你不要烦我了!”徐男一口回绝。

“男哥,没事的,你看,我们两就走进去,说去巡视,然后我就进去和她聊聊几句就走,怎么样?”我求着她。

“真的不行,我求你不要求我,求你不要为难我了哥们,这样子会整死咱两的!队长说,谁也不许进去,你这不是让我为难嘛。”徐男反过来求我。

“男哥真的没事的,我们就进去巡视然后我冲进去跟她聊几句然后马上就走,可以吗?”

“不行。”

不行?我就继续缠。

缠了足足半个钟,徐男无奈的拿了钥匙。

“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哥们!”我开心的拍拍她的肩膀。

“你早晚死在女人身上!”徐男骂我道。

“哈哈,监狱里都是女人,我不死在你们身上,难道死在我自己手上?”

“去你大爷!你他妈的能不能正经点,真不知道你找她干嘛?就算是漂亮,外面大把多的好女人!”她骂骂咧咧的。

“好了好了,你知道吗男哥,我现在已经办了外宿手续,哪天我们出去外面喝酒,我请客!请你吃好的,吃香的喝辣的,爽死你啊!”我说。

“你怎么办的?”她马上问。

对于管教们来说,能办外宿手续,开心程度不亚于多发一份工资。

“不告诉你。”

“你不告诉我我也知道,你那副监狱长罩着你。”徐楠猜测着说。

“你就猜吧,我不告诉你。”

“我能不能多嘴问一句啊,我真的是好奇啊,你和她到底什么关系啊?好多人都在说,说你背景很深啊!”徐男又问我这个问题。

我想到贺兰婷和我说的那些,我就说道:“今晚你帮我再做一件小事,我就告诉你,怎么样?”

徐男马上拒绝:“不干!我宁愿不知道。”

我又央求她:“哎呀就是个小事了,真的,举手之劳,不会违规犯罪,更不怕被处罚。”

“什么什么事?你先说!我看看是不是真的是小事?”

我说:“你看在开会会场上,她们打架的时候,那个大个子不是要拿着那根什么东西捅我吗,然后那个中队的朱丽花出手相助,我对她很是感激,麻烦你今晚帮我找找她来我宿舍一下。”

“我去你大爷,人家救了你你不上门去致谢,还叫人家上你那里!你想干什么?”徐男骂我道。

“我才去你大爷!你不知道我不方便到处乱闯吗?难道让我一个大老爷们呢今晚到处过去女的宿舍里晃晃荡荡找她啊!”我反骂她。

“是是,我忘了这点。行,这个小忙我可以帮,不过,你找她干啥?上你宿舍?然后你说谢谢?”徐男怀疑的看着我问。

“你这什么眼神?好像老子要干什么坏事一样!放心吧,我不会肉偿她的,像我这么高尚纯洁的男人,最多。”

她打断我的话:“滚去死吧!快点进去,快点出来,十分钟,我看着表,一秒都不许多!她在第三间。等下我敲锁的时候,你马上出来!”

她把禁闭室外面的门打开了。

“好好好。”我冲进去了。

到了第三间,我开了禁闭室的门。

薛明媚双手被锁着吊起来,我看着有些心疼:“这么狠心。”

她本是痛苦的举着手垂着头,表情扭曲,看到我进来,她微微扬起脸勉强露出一个笑容:“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啊大美女,你把我吸引来了。”我说。

她说:“贫嘴。你还是走吧。”

“我好心来看你,你还赶我走啊。”我拿了水给她喝。

她喝了几大口,说:“我不想让你看到我这样,很丑。”

“不会啊,很漂亮。”我笑着说。

“快走吧你,真不要你看我这样,难看。”

我想到了柳智慧对我说的,用暗示法暗示让她想到以后的未来会更好,增强她的自信心和勇气。

“你能进来多久?”薛明媚问我。

“十五分钟,怎么了?”我笑嘻嘻的问。

我抱住了她,让她放松,这样子半吊着折腾得她够呛。

她软了身子,软软的倒在我的怀中:“好舒服啊。”

我亲亲她的脸:“你说你那么漂亮,在外面要迷死多少男人啊。”

我暗示她让她增强勇气自信。

“外面?是啊,外面多好啊,可惜啊,我出去的时候已经人老珠黄了。人已老,事皆非。花间不饮泪沾衣。如今但欲关门睡,一任梅花作雪飞。今古事,英雄泪,老相催。长恨夕阳西去,晚潮回。”她轻轻念着,诗意十足。

我说:“你会作诗,还会作词,厉害啊。”

“这是宋代朱敦儒的词。”她轻轻叹道。

我说:“不会老的,我跟你说啊,要是你长那个粗壮的排球队要杀我们大个子那样,或者长骆春芳那样,就算再年轻,也没男人看得上,你看你这样,就是过十年,二十年,也一样大把的男人追,那些小年轻小青年,到时候你四十了,四十多了,最喜欢你这样的风韵十足了。”

“你呢,会喜欢吗?”她听着开心了,问我。

我轻轻抚摸着她的手,说:“你可别到时候出去了,有了帅哥追就不理我啊!”

“你就逗我!”薛明媚乐道。

“所以啊,你要好好改造啊,早点出去,早点为男人们造福啊。可我还不想你那么快出去,你要是出去了,我可能就失去你了。”

“我要是出去了,先甩了你这个滥情的混蛋!”她愤愤的看着我说。

“我怎么滥情了?”

“你不滥情?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丁灵妹子是不是也和你有什么,我们监室的这样子了,更不知道别的监室的会不会有多漂亮的缠着你,还有,这么多的女警官。”她说。

“哈哈你吃醋啊!”

“少来!”她假装推开我的手。

“你推开我,那我走了!”

“走啊,不送。”她赌气一样说。

我假装要放开,她忙握住我的手,软软的靠着我胸口:“但愿这时间过的慢一点。”

“慢个屁啊,我希望你早点出去,真的,好好过上好日子。”

我这么一说,她的眼泪流了下来,我急忙说:“唉唉哎,别哭别哭,哭了就真的丑了。”

“丑就丑。”她的眼泪停不住。

“不丑不丑,你哭吧,哇,这梨花带雨的,漂亮极了。那个,那个宋代女词人很出名的叫啥来着,可以形容你的,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什么什么。然后眼波才动被人猜。一面风情深有韵,后面的不知道了。”我哄着她。

“记不住就别乱扯,不懂也别乱形容。”

我说:“我就想哄哄你嘛,别哭了。”

她收住了眼泪,说:“我让家人那么失望,我出去了,还能怎么样好好过日子,有时候,真想死了算了,可是想到家人,又舍不得。”

我气道:“你这个傻X,你怎么能那么想!我问你!如果我是你家人,我进去坐牢了,你对我失望吗?是不是要放弃我?或者觉得我丢了你面子,甚至想着干脆我死在监狱里算了?”

她看着我。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