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四章 有钱就是好

作者:林洛U字数:3591更新时间:2015-04-23 1:59:50

“走吧,和我去带女犯去亲情室。”徐男拉我走。

“去哪?什么亲情室?”我问。

“监狱有为改造积极分子设置亲情室,表现好的女犯可以申请,和家属亲密接触见面。”徐男说着,然后有点尴尬的继续说,“就是和老公或者和男朋友见面独处。”

“靠,我看M剧越狱见犯人可以和女朋友或者老婆在监狱私密房间约会,我以为这些事情,只有M国有,没想到我们这里也这么先进啊。”我确实是没想到。

“都是要申请的。”徐男说。

“怎么申请?表现好的就可以吗?还是跟劳动的分有关?”我忙问。

“等会儿结束了告诉你。”

徐男拿着狱政科批准通过的上面的名单,带着我到了劳改车间,然后拿着名单给马玲马队长,马队长把名单上的两个女犯叫来,两个女犯知道是什么事,屁颠颠的急忙过来,昂首挺胸立正,很多女犯们都羡慕的看着她们两个。

马玲让马爽和徐男对两个女犯搜身检查,检查后对马爽和徐男说:“带走吧。记住,一个小时!”

“是,队长。”

徐男和马爽,还有我,三个人带着两个女犯经过N道铁门,出了B监区,然后去A监区礼堂排练厅旁边的一栋小楼,小楼楼道口锁着铁门,铁门边有个小办公室,里面有狱政科的两个管教等着我们。

一看,有个挺眼熟的,走近看,原来是徐男的老相好长得很像李s丹妮的波霸姐谢丹阳,她是狱政科的吗?

打过招呼后,狱政科的人检查核对了一下手续和犯人,然后让我们把两个女犯人带上了小楼上,小楼上有像是大学宿舍一样的一间一间的小房间。

各自带到了小房间门前,两个女犯掩饰不住激动兴奋,紧张的屡屡拨弄额前头发,整理衣服。

马爽和徐男各自对自己押送的女犯再次搜身检查,确定什么也没带。

“进去吧。”马爽和徐男各自守住一个房间门,让两个女犯各自进各自房间,她们的男朋友还是老公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接着,里面传出来那种声音。

我不好意思的走远了一些,徐男也过来了。

“这是女犯们在监狱里最开心的日子之一。”徐男说。

“呵呵,监狱还挺人性化。”

我说这话时,徐男轻蔑的笑笑说:“对这些穷凶极恶的女犯,人性管什么用?”

“呵呵。”我报之一笑。

我和她的观念向来不同。

“哎哎,你说,里面的这两个,是她们男朋友还是老公啊?”我问。

“这我怎么知道,你那么有兴趣,你问她们去啊!”徐男绷着脸说。

“好吧。对了我今早回来,给你买了一些什么参茶啊什么的。”

“不用那么客气。”

“我看你火气那么大,让你下下火。”我开玩笑道。

“滚!”

一个小时时间到了,马爽看守的房间早已偃旗息鼓,而徐男看守的房间,还在哼哼哈兮的不停。

徐男可不管什么风情浪漫三七二十八,看看手表,走过去直接拍门:“时间到了!喂!时间到了!”

“等会!”里面房间吭哧吭哧之间冒出一个声音。

“加钟!”里面传出女犯人的声音。

徐男把门虚开了,一只白藕般的手臂从虚掩的门伸出一沓钱!

徐男接过了钱,门关上了,里面继续传出打桩和呼叫的声音。

徐男走过来,数着钱。

马爽那边的没加钟,马爽把那女犯先带走了。

男的留在里面,马爽从外面反锁上了门,等下会有狱政科的人过来带走然后签字带出监狱大门送出去。

徐男数了一下,说:“半个钟。”

我忙问:“这也可以加钟?队长不是说一个小时吗!”

“我们的暗规则,可以加时间,一分钟一百。”

我惊愕:“一分钟一百!半个钟,三千?”

徐男数了一下,给我塞了几张,我急忙拒绝:“不要不要我不要!”

“这是规矩,拿着!”她塞进了我口袋里。

“这个,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啊。这谁整的规矩?”我急忙把钱拿出来给她。

徐男把我的手推回来:“你就拿着吧,放心吧没事!”

我握着这个钱,心很不安:“这不是什么好事。”

“放心吧没事,我们没有勒索,没有诈骗,没有抢劫他们,是他们乐意给,没人逼他们要!”徐男说。

“不是勒索抢劫?可也不算光明正大吧。”这算不算受贿罪啊?

徐男跟我说起了申请和丈夫或者男朋友独处亲情室的条件:“首先,是监狱里表现好的,分高的,可以和丈夫或者男朋友向监狱提出独处,但我们不会每个人都会报到狱政科那里,分高的甚至满分的女犯有很多很多,我们不能每个都要满足她们的要求,她们呢,每个季度都可以和自己的丈夫有一次独处的机会,如果监区里那么多高分的女犯们都要和丈夫见面,那我们这些管教要忙死。所以呢,一般来说,她们要上交钱,一次三千。如果加时间,一分钟一百。”

我长大了嘴,靠,真是无孔不入啊,连这个都可以拿来敲诈要钱。

想想这些如水一般的女人们,在外面想谈男朋友就谈男朋友,不想谈就分手,想和男朋友见面就见面,想搞就搞,到了这里,见个面都是奢侈。

坐牢有风险,干坏事要谨慎啊!

“那这些钱,是怎么分的?”

“队长拿钱,分钱。像我们带过来的,也可以分到钱,如果加钟,比如三千,我们分到一千,两千上交队长,她怎么安排我就不知道了。”

我靠在墙上,黑暗啊。

我想了一会,觉得我不该拿这个钱,妈的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啊,那些进来坐牢的犯人,最常说的一句所谓的忏悔的话就是: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结果。

是的,她们很多人在犯罪的时候都带着侥幸心理。尤其是倒在金钱上的犯罪者们。

可是贺兰婷又要我拿这个钱,让我打入敌人内部,我是卧底?做奸细?

拿吧,然后拿给贺兰婷。

“怎么了,还没想通啊?拿着吧,没事的,我不会害你!”徐男像个男人一样拍着自己的胸。

我叹气,说:“好吧。”

她对我笑了笑,笑容极其诡异复杂,我的心里很不安。

等了一小会儿,听着那间房子传来的叫声,有些尴尬,我说:“我到下面去。”

到了楼下,谢丹阳刚好从小办公室出来,看到我,就问:“怎么那么久。”

“加钟。”我说。

“最近不常见你,很忙吗?”谢丹阳问我。

“忙啊,忙得不得了,忙着吃饭睡觉等死。”

“少贫!周末有时间吗?我想你陪我回家一趟。”她直勾勾看着我。

看来谢丹阳现在和我熟悉了后,都不经过徐男这一关,直接开口叫我干事了。

谢丹阳的身材真让人喷鼻血啊,我说:“陪睡是吧?”

“想被打是不是!”她举起手。

“别别别,到时候和我说。提醒我,不然我很容易忘记。”

“好。先谢过你了。”

“咱都是一条床上的蚂蚱,有好事一起享,有坏事一起担。不要那么客气。”

她又举起手:“我真的抽你!”

没想到上面的声音居然能传到这里来,我问谢丹阳:“阳姐,平时你们老是这样来守着外面,那岂不是很不好意思?”

她说:“习惯就好。”

“呵呵,这种事还能有习惯的。”我打趣着说。

她突然问:“你对同性恋做这些事怎么看?”

我没想到她突然这么问,挠着头说:“我能怎么看,偷偷在门口趴着看呗。”

“你想死了!”她当即飞起一脚。

一脚把我踢得差点没跪下。

谢丹阳看自己下脚有些重,不好意思的扶着我:“没事吧没事吧,对不起啊,我没想到踢得那么重。”

“靠,开个玩笑嘛,你至于吧!”我谴责她说。

她撤回了手:“至于!”

女人就是女人,再怎么搞女人终归还是个女人。

周末又要去她家装男朋友,装男朋友这个活儿不要太大的技术含量,而且又有报酬可以拿,爽啊。

只是她妈妈那副脸色摆着,实在让我看着不舒服,吃饭难以下咽。

不管她了,她恶心她的,我吃我的,还能和谢丹阳大美女同床共枕,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那对男女总算完事了,女的被徐男带下楼来,满脸红润疲惫的幸福满足,走路脚都软了。

她的男人可真厉害啊,是不是也要经常喝点药酒什么的。

徐男检查了一下女犯,看是不是携带了什么东西。

检查完毕,签字。

和谢丹阳唠叨几句后我两就押送女犯回去。

路上我小声的问徐男:“男哥,女犯的钱,是她男人带来的吧。”

“是。”

“厉害,好有钱啊。”我说。

“很多女犯并不缺钱,不过在哪里都好,有钱就能过上好生活,这是事实,哪怕是监狱里边,待遇都和别的不一样。”

是啊,有钱真好啊。

我望向排练厅,排练厅里好像没什么人,李姗娜带领的艺术团也没有排练,只有几个女犯在里面写着什么。

我问徐男她们在干嘛。

徐男说监狱有一张小报和犯人自己的电视节目,由几个女犯自己采写、自己组版、自己拍摄、录像。女犯们自由投稿,写散文,写诗歌。

我问:“那这些选出来的女犯,是不是也要交钱?”

她点头说:“当然了你以为有才有艺就可以随便出来?”

“哦。”

“你知道你选拔女演员的事该怎么做了吧?”

我说:“指导员也和我说起这个事,只不过我不知道该拿多少钱好。”

“平时她们有得选出来跳舞什么的,一次没有三万都不行,你那样的,没有五万以上怎么行。我帮你打听一下别人监区的什么价格。”

“好啊好啊。”我说。

指导员虽然和我说帮我问,但麻烦她不如麻烦徐男那么方便。

“在这里,只要你懂得转,就有钱拿,有了钱,要拿来分享,上下打点,你好我好大家好。”徐男总结说道。

“呵呵,男哥教育的是。”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