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二章 顺其自然吧

作者:林洛U字数:4176更新时间:2015-04-23 01:59:19

看着她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她妈妈的来电,我叫了她:“洋洋,电话!”

“谁啊?”她在浴室里面问。

“你的妈妈。”

一会儿后,她披着大浴巾清水芙蓉出来。

看着手机上她妈妈的三个未接,打了过去,她和她妈妈用的好像是她们外婆那边的方言,总之我听不太懂。

好像是问她你在哪什么什么的。

洋洋站着,背对着我,粉白的雪颈和俏白的小腿让我看着突然有点心生摇曳。

于是,她在打电话,我上去抱住了她,从后面进攻。

她急忙和她妈妈说了几句然后挂了电话。

转身过来说道:“你好坏!”

“哈哈,羊入虎口了小洋洋!”我一下子就把她的浴巾扒下扔掉。

她啊呀叫了一声:“你在这样我不和你睡了今晚!”

我看着她的身躯,管不了许多,直接扑上去了。

美女当前,男人经不起的诱惑。

办完事后,我抱着洋洋躺在床上,我点了一支烟,然后问她:“你妈妈叫你回家,是吧?”

她点了点头。

“洋洋,你和我说实话,是不是家里逼着你和那个什么哥的在一起?”

“我们不说这些好么?”洋洋不太想谈了。

我叹气说:“好吧。”

顺其自然吧,也许,她比我更加明白,我们两并没有未来吧。

无所谓了,有得玩先玩,如果真的要像王达说的那样,她父母逼我们分手也行,只是要拿钱来啊。

这样做是不是真的好无耻。

这次想着李洋洋有一天离我而去,我的心没像以前的女朋友和我分手给我戴绿帽那样的痛心裂肺的感觉,或许是因为我在监狱里面的美女太多,我没有把心全部放在李洋洋的身上,所以想到她就算有一天离我而去,我也不会那么痛,是吧。

睡了一觉后,第二天该去上班的还是要去上班,爬起来后,我和洋洋洗漱完去吃了早餐。

看着外面的世界,想到了监狱里面的凄惨,妈的要是天天晚上能在外面住就好了,里面那里大晚上找个溜达的地方也没有,找个逛的地方也没有,更不用说夜宵喝点酒吃点烤串的,靠,这种生活对于我这种人来说,实在是太折磨了。

洋洋还是如往常一样的给我买了一些东西,我自己也买了一些,人参茶什么的几盒。

洋洋问我这些拿去自己吃吗,我说送人。

要送徐男,送我的上司康雪,虽然我不喜欢康雪,总感觉自己被她诱奸的样子,但该世俗还是要世俗,她毕竟是我的上司,我在里面的双份工资什么的,毕竟都是靠着她才有的。

和洋洋依依不舍别过后,我回到了监狱。

去办公室的时候,就带上了参茶去了康雪那里,她看着我手中的参茶,笑眯眯的说:“小张啊,挺懂事的呀,谢谢你了啊。”

“不客气康姐,一点意思不成敬意。”其实我来找她就是有事。

“放那就行了小张。”康雪示意我把礼物放下。

我放下礼物后,她问我说:“小张,关于选择女演员的事,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后看着我。

妈的,每次她这样子,用茶杯半掩着她的嘴,我总感觉她微笑的表面下隐藏着什么阴谋。

“呵呵,暂时还没有什么想法。康雪能不能教我怎么选拔?”我试探着说。

“不如这样,今早舞蹈队排练,我带你去走走,去看看我们监狱里面女犯组成的舞蹈队和乐队排练。”她说。

“好啊!”我早知道监狱里有排练厅,有舞台,但我还没见过舞蹈队和乐队跳过舞。

“那我们现在去看看。”

康雪带着我出去,走下楼梯后,我趁着她心情好,问她说:“康姐,上次你和监区说的外宿的事情,我想办理一个外宿的手续,请问要怎么做?”

“哦,这个问题啊,等下我们回来谈好吧。”她似乎并没有明显拒绝,也不答应,不知道她在心里盘算什么。

走向排练厅,穿过了大操场,到了A监区后边的一个挺大的礼堂一样的建筑里。

在里面,台上台下果然有近百个女犯,有的在练歌,有的在台上练舞,有的在排练表演。

有二三十个女管教在监管着她们。

“快元旦和过年了,元旦和过年,监狱里一般要开完会,舞蹈队和乐队要参加演出。演出前就要排练。”康雪对我说。

“哦,是这样子啊。”我随她走进去。

排练厅的角落,口琴领奏的《在那遥远的地方》清越地传出很远,门口,两个女犯在练习古筝;几个女犯人在做着排练厅的清洁;排练厅外一片草地上,被监狱专门辟成一个晒被子的场地,一些女管教站在岗亭里,维护着监狱里的秩序。

舞台上,不少漂亮的女犯姑娘们在排练古代舞,有个看起来身段甚是出众柔软的女子在领舞。

“是要选拔这样的有才有艺的年轻女犯吗?”我随着康雪走向排练厅舞台,问她。

“小张啊,你来了也有一段时间了,我就当你是自己人了,我都和你明白着说吧,首先呢,女演员选择,必须是要年轻,长相好的,否则到了拍电视的导演那边,导演也不给过,但这个只是一个标准,另外一个标准呢。”她故意停顿。

我急忙问:“另外一个标准?还有另外一个标准啊?是什么?”

她指着几个做着清洁的女犯人说:“监狱里面有勤杂工,就是这些。而且人数不少。你知道怎么挑的她们的吗?”

我说:“不知道。”

“那我问你,是不是会扫地,会拖地,会用抹布,就能来清洁?”她问我说。

“扫地拖地谁都会啊。”我说。

“对啊,是谁都会,但不能随便点她们出来清洁吧?”

“难道说,她们表现较好,犯罪情节没那么恶劣,所以挑选她们。”

“这是首先的挑选标准,她们不能是杀人或者是严重伤害的,情节没那么严重的,其次呢,也是像你说的,表现要好,但如果按照这个标准来选,监狱里很多很多人都可以出来做勤杂工了。勤杂工对她们来说,是个肥缺,不仅可以频繁的出来放风,还可以吃到比在里面好一点的饭菜。”

我顿悟了:“难道说,她们用钱才能做勤杂工?”

康指导员笑了笑,既不否认也不确认,只是说:“小张,你很聪明,选拔女演员怎么选拔,你应该懂了吧。”

看来指导员是确认了出来做勤杂工的必须要交钱才能出来干的,而我选拔大众女演员,正如徐男她们所说,一人多少钱,然后收来,然后分。

指导员拍了拍我的胸膛,说:“小张啊,监狱里的管教们,很辛苦啊,你说是不是,很多年轻的女管教,用了那么多的时间浪费在这个监狱里,也认识不到什么好男人更不能随意的出去逛街买东西谈恋爱,你说她们为什么要留在这里?抛头颅洒热血耗青春?当然不是,为了这个呀。”

指导员用手指做数钱的动作。

我说:“我懂了,指导员,谢谢指导员。只是我不知道以什么个价格为标准。”

难不成真的如徐男她们说的一样,十万八万的,这也太狠心了,别说十万八万六万,就是一万的我都觉得狠心,而且,她们愿意吗?

指导员指了指台上的舞蹈队说:“你说她们要多少钱进的这个舞蹈队?”

我摇头说:“不知道,对了指导员,假如是有后台的女犯,或者是和某些领导关系好的,可不可以就能进舞蹈队?”

指导员轻轻笑了一下说:“有后台?有后台又怎么样,关系好的又怎么样,钱才是最实际的,关系好能产出钱才是最关键啊。”

我听明白了,只要想做勤杂工也好,舞蹈队,表演队也好,都是需要拿钱来砸。

“那,她们舞蹈队的,一人多少钱?”我轻轻问道。

“三十万。”

我当场就震惊了:“三十万!”

我愣了半晌,三十万啊!三十万可以在我们县城县里靠车站的地方买一套三居室的房子了!

“那么多她们怎么可能愿意!”

“哼哼,没什么愿意不愿意,对于她们来说,自由比钱重要。舞蹈队没什么不好,经常出来排练,玩,走动,想去那个小饭店吃点好的也自由些,更不用等一个星期甚至两三个星期一次的放风。这个价位我还觉得少了呢!”指导员冷哼一声说。

“那勤杂工呢?”我又问。

“勤杂工也是要钱,但她们要多少钱我不知道,这事有专门的人管。告诉你了也不怕。”

我嘀咕道:“什么叫告诉了我也不怕,我又没要怎么着。”

“哦是吗?”她又是那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指导员,我虽然不和你们一起分那个钱,但是我也没必要自毁前程啊,我在这里,我就老老实实的在这里,亏得指导员对我好,好得一塌糊涂,所以我才有了拿两份工资的机会,而且指导员还帮了我不少忙,指导员您就是我的大恩人!遇到你真是我修来的福分!”我急忙扯淡表忠诚。

她微微笑说:“你懂事就好。你选拔大众女演员的事,我先看看别的监区她们都怎么安排,我到时候再和你说。”

“好的指导员。”

走到了台下,看着台上的舞蹈队,跳得还真是好看,奏的一首古风的乐曲,我不懂什么歌曲,很好听。

指导员指着其中的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的说:“你别担心她们没钱,她们比你比我有的是钱,这个女的,进来之前,是一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老总女秘书,她和她的老总炮制子虚乌有的信托产品,并且绑架银行几十家营业网点,利用银行部分工作人员进行柜台交易,以高收益率吸引将近千人投资者投资了三个亿,然后卷款消失,东窗事发后,她的老总逃出国外,她在登机外逃前被抓获归案,判无期徒刑。虽然表现好得以减刑,但要是几十年都呆在监室里,你说她愿不愿意用三十万出来参加舞蹈队?”

我等指导员说完后,问:“难道说,判刑不没收她的财产吗?”

指导员哈哈了一声说:“小孩子啊,你还是真幼稚啊。没收财产?你以为没收财产就能全部没收?她就那么傻把钱都存她自己名字的银行卡里让你去没收?”

“还可以这样。”江湖险恶,人心果然复杂啊。

指导员又指着她身后的一个正在专心致志跳舞的女犯人说:“那个女的,她爸是xx连锁超市的董事长。”

我大吃一惊:“xx连锁超市的老板,的女儿!我晕,真的假的,那她那么厉害,她爸爸那么有钱,还坐牢啊。”

“你爸爸就算世界首富,你杀了人被抓现行,这件事被媒体到处宣扬,你能逃得掉惩罚吗?”指导员问我。

我说:“她杀人啊?”

“和她的已婚富二代男友设计谋杀他的妻子。”指导员一脸平淡,对她来说,她对这些穷凶极恶的女犯,已经看惯了。

我问道:“那她犯罪情节既然那么恶劣,为什么要选她出来。”

“男友让她想把法买来了毒药,她是从犯不是主犯。而且,她爸爸有钱,在这些人中,她给的钱最多,我们没理由不给她进入。”康指导员满意的笑笑。

妈的监狱里真是卧虎藏龙,真是什么人才都有啊!就是让我去搞金融犯罪诈骗,像那个女的卷款三个亿一样,我就算有胆量也都没那个头脑去搞啊。

更让我感到好奇的是,指导员到底是什么身份,说来她只不过是B监区一个指导员,为什么监狱里的这些事情,好像都是她主管带头干一样的呢?

领舞的声音好清脆:“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四二三四好了转身!”

她一转身过来,我当即傻住:我靠这个不是著名美女明星歌唱家xx吗!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