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一章 拆散我们的爱情

作者:林洛U字数:3679更新时间:2015-04-23 01:59:03

“你开什么玩笑,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老子是要干大事业的,历史这些东西不看怎么行。”

汉光武帝刘秀,穷苦出身,在落魄时娶了真定王刘杨外甥女郭圣通,通过这桩政治婚姻获得了真定王刘杨的支持,一鼓作气拔邯郸,诛王郎,诱杀谢躬,北州弥定,奠定王基开创东汉王朝;?丝中的航空母舰当过和尚做过乞丐的朱元璋,进了元末反元红巾军领袖郭子兴的队伍,因为表现出众得到郭子兴信任,娶了郭子兴养女马氏成了军中驸马朱公子,郭子兴死后其势力全为朱元璋所有,朱元璋也就是靠着这些人成立大明王朝。

王达说得对,男子汉大丈夫,要做大事,不经得起羞辱,何来大事业。

“那么,这些钱,当是你入股的好吧?”王达问我。

“不好,这是我要还钱的,还给你的。”我说。

“草,就当是你入股的,公司你占了股份,股份比例就按照我们两个投的多少的比例来分!比如我现在投了二十四万,你投了十二万,那你占了三分之一股。可如果我继续投下来二十四万,那你就只占了五分之一股份,但是如果你再投钱,就增加了你的比例。到时候年底分红,怎么样?然后到时候分红的钱,再还给我好了。”他说。

“谢谢。”

“草你大爷的,别唧唧歪歪那么客气好吧。说吧晚上想吃什么,你好不容易来一趟,今晚吃好点的,吃完我带你去楼下三楼去按摩,哇靠那里的姑娘好手法。别想歪啊,都是正规的按摩洗澡!不过呢,要是多加点钱,嘿嘿,也不那么正规了。”

“那是个屁正规按摩啊。但是你这么算我投资了你的公司,会不会搅乱啊?”我担心着问。

“搅乱什么?公司的财务,人事,股份,我都握在手里!怎么能出乱?”

“那我不客气了啊!”他把钱塞进了办公桌的抽屉里,然后锁上。

“想吃什么说!”

“龙肉。”

“你怎么不去死?”

我突然想到那个能轻易洞穿人心的柳智慧托我帮她带我们大学时学的课程的课本,我问王达:“大学时候学的那些心理课的课本,还有吗?”

“有,一直带着。”他指了指双层床的床下。

我笑着问:“你带着这个干什么?”

“不是我想带,是我从宿舍搬出来的时候,塞进了装衣服的箱子里,一直忘了这事,就一直搞在箱子里,你不提起来我还不记得。你问这个干什么。”他说。

“哦,我想拿这些书看看,你知道的,我现在在监狱里做这个心理辅导,压力大啊,有些东西真是俗话说得好,书到用时方恨少。”

“艹,叫你不好好读书。你自己的呢?”

“在出租屋,那个暗无天日的出租屋,好些天没去了,估计房子已经被房东收了吧,反正里面也没什么东西,无所谓了。”

“你那个被你女人戴绿帽甩了的出租屋。”他刻意的揭我疮疤。

我也不甘示弱:“你狗日的绿帽是你好兄弟戴的,那更爽!”

他一拍桌子,怒目瞪着我:“我靠你他妈的嘴里吐不出狗牙!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兄弟二字!”

“是你先开始的!”

“妈的,你等着瞧,老子一定要让那个女人后悔!”王达每次提到甩了他的女人,可要比我气愤得多,毕竟是被自己所谓的好兄弟给盘走了。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比。

“老子一定把公司做起来,把他家的事业给吞了!”他握紧拳头说。

“对,然后把你亲爱的女人给抢回来。”

他颓然坐下来,估计是想起了伤心过往。

我把话题岔开:“帮我找课本啊。”

“哦,好。”

他从双层床的下面一个烂烂的大箱子里,找出了几本我们大学时候学的课本,给了我。

半个小时后,洋洋来了。

看得出来,她还精心的化了一个妆。

问她想吃什么,王达问她想吃什么,她说随便。

王达说我要请你们吃个好的。

洋洋笑了笑说:“我请你吧,你中午请了我和我们张帆哥哥了。”

王达一听这话,妒意大发,白眼看着我:“你们张帆哥哥。我靠,还成了你们的了。”

洋洋吃吃笑了一下。

她从包里拿出几包零食给我:“你在里面没什么吃的,我买这些给你,饿的时候记得吃呀。”

王达一看,是几包进口的零食,他马上跟着说:“啊呀呀,真是晒幸福无节操啊!”

“这给你的。”洋洋给了王达两包。

“还好,看在你有点良心的份上,我今晚必须要请客。”

晚上我们实在不知道去哪里吃饭,就在中午的那家店解决了问题。

当洋洋去上洗手间的时候,王达问我:“兄弟,这女的对你可真的好,呸呸呸,不叫兄弟。这女的对你是真好,难道真的不考虑考虑吗?”

“考虑什么?唉,你说我能怎么考虑。她爸爸妈妈不同意啊。”我端起酒杯子说。

“都什么年代了,别他妈的管她爸爸妈妈,只要你们两个愿意不就行了。”王达举起杯子敬我。

我和他碰杯:“大炮,我觉得良心过不去啊。”

“去他狗日的良心,我对我女朋友怎么样你是知道的,我对我那兄弟怎么样你也是知道的,好到天上去了!他妈的换来什么结果!他们一起背叛老子!良心是世界上最不值钱的玩意!今天我们还在说那个晋文公复国的事情,你要想想啊,要是你们两打死都不散,就这么缠着了,她爸爸妈妈难道能打死你们两不成?如果你真的和她在一起,凭着她爸爸妈妈的权利,你要找其他的工作轻松的,往上爬的,还不是简单得很。靠山,你懂不?我们这些毕业出来的人,在社会上获得成功的,最先就是有背景的人,其次是有能力的人,至于没背景没能力的,就像我们这样的,只能在黑暗里摸索着往前爬了!你要是有了这层背景,你的人生至少少奋斗多少年你懂不懂?”王达尊尊教诲。

我想了一小会儿,说:“也许你的想法是正确的。”

“反正你现在要分她肯定不肯,她爱你爱得要死,我都看得出来。你就先这么走下去,走一步算一步,她爸爸妈妈不也还没找你说什么呢。万一真的要摊牌,靠,搞她爸爸妈妈个二三十万的!”

“不行!这样没良心。”我立马反驳。

“不行个毛!还良心!他妈的,他们拆散你们的爱情,他们难道有良心!人家没良心在线,你个傻X还跟人家讲良心。”

我沉默了。

“良心不能当饭吃,有钱才是硬道理。算了不想听就算了,来喝酒吧。”

我两把酒喝完,王达说:“你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你带女朋友去开心开心,我呢回去办点事,明早还要忙啊,开发票送货的。服务员买单!”

服务员过来,按了按那个什么手上像个遥控器一样的有屏幕的玩意,说:“先生已经买了。”

“买了?谁买的?”王达愣了,随即想到去洗手间的李洋洋,“靠你女人去买单了!”

“我不知道啊。”

洋洋回来后,王达问:“你去买单了呀?”

“嗯。”洋洋点头,然后把钱包放回包里。

“说好我请客的。”

“不能每次让你请。”洋洋说。

我打圆场:“下星期,下星期。”

“好好,下星期啊,我找个贵一点的地方请你们吃,不见不散啊!”

跟着王达回了他公司拿了那些书,告别后我和洋洋下来漫步在街头,我问她想去哪里。

她抿抿嘴唇,反问我说想去哪里。

我说我们随便走走吧。

洋洋挽着我的手臂说:“去逛街吧!”

一阵幸福感袭来,?丝也能有春天。

感慨啊。

走到了步行街,洋洋指着NK的一件外套:“张帆哥哥,你试试这件衣服好不好呀。”

“不好,Nk的一定很贵。”我摇着头。

她却把我拉了进去,说试一下又不要钱。

我试了一下,看着镜子说:“五百强就是五百强,名牌就是名牌,合身,料子舒服,暖和,高端,大气,上档次,穿上去整个人都先帅了许多。”

当我回到试衣间穿回我的外套时,洋洋已经买好了同样的一件打包好了给我。

“不要,不行,我不要!”我急忙拿过来要拿回去退。

“已经买了哥哥!”洋洋拉着我出来。

“三千多块钱的外套,洋洋你要疯了吗!我穿不了!”我强行拉她去退。

她委屈的站住了:“我只想对你好一点。”

我看着她这样,也站住了:“太贵了。”

她不说话,委屈的颔首低头。

“好了好了,走吧,下次不能这样了!”这女孩对我真的是好。

“你给我买了这个,我也送你点东西吧。”我说。

“好啊!”她开心的去拿了一条围巾,问我这个可以吗。

我问她就这个吗?

她拿着围巾,牵着我的手去买了单,两百多块钱。

出了外面后,洋洋拉着我的手开心的蹦?着。

我问:“是该,该回去了吧。”

“不要你回去。”洋洋不高兴了。

“走吧,困了,开房去。”

“嘻嘻。”她开心的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就在步行街,在一家叫8天还是9天的连锁酒店开了房。

开了房后,我们进了房间,洋洋把手机包包都放在了床上去了卫生间。

然后她的手机响了。

屏幕上显示的是:开云哥。

“洋洋你手机有来电!”我喊她。

她出来后,看了一眼这个来电,面上显出一丝不太高兴的神色,挂断了电话。

那边的那个人又打,她又挂断了。

我问她怎么不接。

她看看我,然后看看手机,坐在床沿我的旁边,说:“张帆哥哥,说了你不要生气啊。”

我心里涌起一丝不好的感觉:“怎么了。”

“他是我妈妈介绍的,我妈妈好朋友的儿子。比我大两岁,是在国税工作的。我不喜欢他,可是妈妈每几天就让他来我家。”洋洋说完低着头。

我心里一阵拔凉拔凉的。

“你是不是生气了呀?”她眼睛眨眨看我。

我强装笑笑,搂过她:“我的女朋友有人追,说明她漂亮啊!好了不提这个,我们洗澡然后干点坏事怎么样?”

“嗯不要!”她撒娇的说道。

她去洗澡的时候,她的手机又响了,这次,是她妈妈的。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