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章 朋友的公司

作者:林洛U字数:3308更新时间:2015-04-23 1:54:48

“放心,大家都那么忙,人啊,永远只会用最宝贵的时间去关注最大的自身利益。没人去查你那么多,再说我上次和你那么大闹一场,反正她们只看见我和你吵架,不知道我和你吵什么。这场戏演得已经够好,她们不相信又怎么样,我也没对外表现出来我要整她们。甚至,我还会和她们一起同流合污。你要做的,就是加入她们,然后按照我的指示,帮我找一些证人。”

“什么证人?”

“别着急,一步一步的来,到时候我会和你说的。”

“这样子是不是会很危险?”我担心的问。

贺兰婷直言不讳的说:“监狱里一直就存在的这股顽固势力,是一个很庞大的利益集团。这个集团,已经渗透,伸手进了组织里面,成了一个不能不清楚的毒瘤。误入歧途的,还有被迫加入的,还有为了利益趋之若鹜参与其中的,在监狱里,很多人。我刚到的时候,就有人提着现金来找我。”

我问:“你收下了吗?”

“没收。接着后来,我收到了很多威胁信,威胁我的人身安全,信里面很直接,说既然来了,就明事理一点,别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还有的写,不论是你什么背景,什么人在你的后台,警告你早点离开,不离开最好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然吃亏的是你自己。”贺兰婷平静的说。

我问她:“你不害怕吗?”

她反问我:“那你呢,不害怕吗?”

我说:“笑话,我只不过是被威胁加入她们,她们也不要我死,你是要铲除她们,我哪有那么大的能量让她们来对付我。”

“我说的是你加入我,她们如果知道的话,会对付你。你害怕吗?”她问我。

我脸色为之一变,是哦,如果让她们知道我和贺兰婷对付她们,她们一定要除掉我,靠,妈的贺兰婷可是有后台有背景,我什么鸟都没有,别到时候口号都没喊完就被人整死了。

“害怕了?”贺兰婷盯着我。

我咽了咽口水说:“有什么好怕的。”

想到了屈大姐,我又说:“你都不怕,我一个大男人,怕什么呢?大不了一死!”

“你怕了就承认,别不承认,你怕的不是死,而是未知数。如果给你一个亿,把你送到月亮上一年,送到火星上一年,你都愿意,但是如果把你送到太阳系之外,给你十个亿,你愿意吗?”

“这个,这个,我不愿意。”妈的太阳系之外是什么地方了。

“人对一切的未知的事物都会感到恐惧感。别怕张表弟,最多就是死嘛。”

我说:“是啊,最多就是死嘛!”

“放心吧,不会死的,没那么严重。”她安慰我说。

“可是我还是有点怕。”我还是承认了我对她们的恐惧。

“一个军队,安稳的世道领着人民所纳税的薪水,到了危乱的时刻却不能安境保民,一个人如果苟活于世,拿着公司给的俸禄,看到公司出现了问题,在公司需要你的时候,你却不能帮忙解决问题,对得起自己良心吗?”她问我。

我解释说:“那是你的事吧,反正我不是什么纪检的,我只是个小管教,做好我的本份内就行了。可现在不一样了!既然你给了我的钱,那我就要为你干活,这是必须的!”

“你不怕?”

“你都不怕,我更需要不怕!这帮人为非作歹,是该要处理了!可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做啊?”

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对我说:“到时我会和你说的,你先走吧。”

“哦。那我可以不去你家打扫卫生了吗?”

“可以。那我可以跟你申请拿点钱请保姆吗?”她问我。

“嘿嘿,表姐,你开那么大的厂,那么有本事,就不要和我开这样的玩笑了嘛。这点钱就放给我这种没本事的人零花就行了嘛。”我马上笑嘻嘻的讨好她。

“哟,嘴还挺甜嘛。你可以滚了。”

我马上走人,怕她反悔。

走下楼梯的时候,我摸着口袋里的钱。

我的财运来了?

应该不会是陷阱吧。

“哎,你和那个靓女到底什么关系啊?”到了车上,王达问我。

“就那样。”

“真的搞在一起了啊你们?”王达羡慕嫉妒恨的看着我。

我不说话。

“他妈的这么漂亮的女人都给你搞到了,狗日的你怎么搞的,走的狗屎运了你!”王达气气的说。

“怎么,看到你兄弟我泡到妞,心里不爽快是吧?”我问他。

“没有没有,我没有不爽快,就是羡慕。”

“那上次我们做鸭出台的时候,她还带来了几个女的,你自己不好好把握,关我什么事?”我说。

“你真是深藏不露张大哥,把你的泡妞绝学教教我吧。”

“好好开车!”

拿着货单去大仓库要了啤酒。

载着出了厂区。

贺兰婷,这个女人,那么漂亮,那么神秘,那么有本事,这个厂,是她的。

监狱,也是她的。

这个美丽绝伦的女人的背后,是我看不到的深不可测的强大背景。

面包车装货后,开往镇区,王达负责的镇区。

王达和我说着他如何如何的开公司如何如何的一个一个店面进去谈的事,我一言不发,想着贺兰婷和我说的那些话。

“生意挺好做,就是没那么多的本钱,要是有个十万八万的进货,我马上又走多几家店!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王达说。

“听着。那你平时把货拉到人家那里,人家不给你钱吗?”

“都是要垫的,少的一个月,多的可能三个月,我没有那么多本钱,所以才不敢做大,我现在一直在借钱,到处借钱啊,兄弟啊,做事业开头是最难啊。现在有好的商品了,好的项目了,有人可以用,公司也做起来了,只要走店面谈下来然后拿钱进货铺货等着收钱就行,明知道做着能挣钱,可是没有本钱,也真是好无奈啊!”王达叹气着说。

到了镇区,把一车的啤酒箱送到了一个销售点那里,然后就回来了。

回到了王达的公司,洋洋给我打了电话,非要过来找我不可。

王达的那个同学,终于起来了,我笑着打趣说:“看来在你们公司上班也挺好,老板人好啊。”

那个同学洗刷后,去大楼下面的银行取了五千块钱上来给王达,说这是他好不容易存下来的工资钱,都拿来给王达进货了。

王达对我真的是没话说,父亲做手术的时候和他说一声,他跑上跑下借钱给我。甚至我说没有那么快还钱他,他半句怨言都没有过。

我从口袋里把贺兰婷给我的一沓一沓钱,拿出来,王达吃惊的看着我从各个口袋中掏出来的钱,问:“兄弟你这是哪来的这么多钱?”

“十二万。我跟朋友借的,先还给借你的那些。”我说。

“不行不行,你为了还给我,还不是要借别人的钱,我不能要,这还当我是兄弟吗!赶紧的先还人家!”他急忙说。

我说:“靠,你才不把我当兄弟,这钱是我一个非常有钱的朋友借给我的!这点钱对她来说就是九牛一毛。”

王达抽着烟,问我:“别跟我说是刚才那个女的给你的。她包养你了?”

我急忙否认:“当然不是。”

我不怕王达知道是她给我钱的,但是我害怕这事情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而且我现在担负着这么重大的任务,万一透露出去,可麻烦的很。

“唉,她是我的,表姐。”我说。

“表姐!你说真的还是假的!”王达震惊道。

“是的,是我表姐。”

我开始扯谎,按照贺兰婷教我的,说外公是我最爱的亲人,我外公是她爷爷,外公从小带表姐,一次和外公吵架买东西,外公不给买就跑出去外面,外公跟着出去,一辆车要撞到表姐的时候外公跑来从身后推开了她,表姐得救,外公却车祸去世,表姐害死了我外公,所以我很恨她。

王达听后,半晌说道:“这事,也不能怪她吧。”

我假装恼火的说:“他妈的如果换成是你呢!如果她没事干和我外公吵架,我外公会这样吗!”

“唉,也是,如果是我最爱的亲人,就这么被别人这么样死了,嗯,也是有你表姐的原因。那她有过内疚吧?”

“内疚有个屁用。”我假装气呼呼的。

“别气别气,对不起啊,是我多嘴,我以后不再提了。那这个钱,是你跟谁拿的?”

“李洋洋等等女孩子。”

“真的啊!靠,看来你在监狱工作,也是有好处的,既能有个正当的工作,有身份名分,又有途径认识很多女孩子,还能交到对你有帮助的很多好朋友,靠!我把你叫出来,可能是个错误。”

我又假装问王达:“可是这样子跟女孩子要钱,不好吧。”

“你看你这话,人嘛,都要实用主义一点。你看过晋文公传奇吧?他妈的晋文公为了复国,还娶过秦穆公已经嫁过成了晋太子圉妻子的女儿。当时晋文公不打算接受太子圉的妻子,他的下属劝他说:‘我们都要去攻打圉的国家了,何况他的妻子呢!而且接受此女是为与秦国结成姻亲以便返回晋国,您竟拘泥于小礼节,忘了大羞耻!’然后接受了,最终在秦穆公的帮助下回到晋国夺回王位。”王达说。

“我靠想不到你这狗日还懂得历史。”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