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六章 敏感自卑

作者:林洛U字数:3245更新时间:2015-04-23 1:53:42

我马上偷偷的拐到她们的身后,靠近了一点,在墙角的拐弯处她们看不到的地方蹲下慢慢靠近。

我偷听她们说话。

康指导员:“谢谢你小朱,这是我们的一点意思,感谢你的帮助,这小子挺可疑的,我们生怕他做出对监狱不好的事。”

朱丽花:“不客气康指导。这个我不能要。”

我偷偷看过去,康指导员给小朱塞一点钱,朱丽花拒绝了。

康指导员硬塞进了小朱的口袋中:“拿着吧,小朱,谢谢你的帮忙,你先回去吧。下次需要你再找你。”

朱丽花只好收下钱,说:“谢谢康指导,康指导,那个小子虽然坏,但我觉得他不太会做那些事吧。”

康指导员说:“嗯,我们还要再查一查才能确定。你先走吧,我们还要聊一点事,就不送你了小朱。”

朱丽花走了:“再见。”

朱丽花走后,副监区长貌似一边考虑一边问她们:“他没有说他和副监狱长什么关系,我们还要不要找人问?”

听起来,她口中的他,八成是我了。

康指导员:“不要再问了,刚才听小朱说的,张帆已经开始怀疑。我们平时对他注意一点就是,如果真的是副监狱长的人,我们可要小心了。马爽你要多多注意,你平时和张帆比较熟,多多套他的话。”

马爽:“是。”

她们散了。

等她们走了后,我绕着楼栋走回去,心想,为什么搞得那么严重,她们怀疑我是贺兰婷的人?难道是怕贺兰婷收拾她们不成?然后怕我是卧底,帮着贺兰婷收拾她们?

正想着,走到了监区大门口,徐男出来了对我喊:“哎!下班了,走吧去吃饭啊!”

“啊,下班了吗?呵呵。”我跟着徐男去吃饭了。

“今天真的是累?”徐男晃动着肩膀。

我看着她,唉,这里的人都很危险啊,表面和你好,隔着肚皮的那颗心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徐男晃完了两边肩膀,问我:“你怎么不讲话!是不是,今天被副监狱长训的不开心了?”

“连你也知道我和副监狱长吵架啊。”

“是啊,整个监狱的管教都知道,怎么,你真和她吵了啊,她干嘛跟你吵架?”徐男问。

“唉,不说这个,先吃饭吧。”我们两进了食堂。

食堂里,很多女同事女管教女领导食堂阿姨什么的,现在看到了我,已经见惯不怪,我进去打饭,吃了几口就没了胃口,想着今天的这堆乱七八糟的事儿。

吃完饭,和徐男走回宿舍。

“怎么了?开心一点吧!”徐男拍拍我的肩膀。

我强颜笑笑说:“开心啊,一直都很开心。”

在这个鸟地方,本来就压抑,每天还搞派系斗争,暗流汹涌防不胜防,唉,怎么能开心。

“嗨,我看你今天是心事重重啊。”徐男说。

“呵呵,是有点。回去了,拜拜。”

到了楼梯上面,我跟她拜拜。

“等会儿我拿一些好吃的东西下来给你怎么样?”徐男问。

“好吃的?什么好吃的。”我问。

“等会儿你就知道,我先上去,一会儿帮我开门啊。”徐男上去了。

“好!”

回到宿舍,我扫了一下地,搞了一下卫生,徐男来敲门。

我开门见她手里拿着一盒什么,里面是五颜六色的饼干还是蛋糕之类的。

“这是什么呀?”我好奇道,“是蛋糕吧?”

六个小小的红色绿色紫色黄色等五颜六色的小饼干。

“吃吧,这盒你知道多少钱吗?”徐男一边打开一边问我。

她递给我盒子。

我拿了一个塞进嘴里,很甜很甜:“多少钱。”

嚼了几口,咽下去了,挺好吃的,就是有点甜。

“每个差不多四十块。你吃的那个四十块。”

我大吃一惊:“什么,这一口四十块!”

“怎么那么贵。”我又拿起一个塞进嘴里,“挺好吃,就是好贵。”

“法式杏仁小圆饼。”徐男说。

“靠,好贵啊,你也吃吧,你什么时候买的?”我边吃边问。

“谢丹阳今天带来给我的。我不怎么喜欢吃甜的。”

“哦,我说呢,你一个大男子汉,怎么可能喜欢吃这个,原来是谢丹阳给你带啊。”我说。

徐男瞪了我一眼:“你可以叫我哥们,别老是说我男子汉。”

“行,挺好吃的,谢谢啊。太甜了,唉,你不喜欢吃就留给我吧,我委屈一点,帮你吃完算了。”我把盒子合上。

“哟,你喜欢吃这个?”

“我其实不怎么喜欢吃甜食,只不过,在这鸟地方呆的久了,每天吃食堂那些玩意,还是对外面的好吃的有点期盼的,特别晚上饿了,食堂又不开,只能吃泡面,靠,要是有个什么烧烤,烤鸡,火锅啊,那就爽死了。”

我递一根烟给徐男,徐男点上,悠悠抽着,问我:“你要不申请出去外面住宿呗。谢丹阳都申请出去了。”

“喔哦怪不得今天带来了这个蛋糕给你吃,话说,我吃了你的蛋糕,她不会生气吧。”

“放心她不会那么小气。”

“我可以申请出去住的吧,呵呵。”我自言自语。

“出去住多好,每天晚上就不用老是守在这鬼地方,对了,你和那副监狱长不是认识吗?就凭这关系,让她和指导员,监区长说一声,你再写个什么担保书再提供一个假的证明,就可以了嘛。”徐男晃着烟头对我说。

“靠,我和副监狱长认识是认识,但我们的关系也不怎么样,只不过认识而已。”提到贺兰婷,我愤愤的把烟头扔了。

他妈的没事干找我过去辱骂我,真不知道她有什么鬼不开心的拿我来出气。

“如果关系不怎么样的话,这次演员选拔,她会让你来做吗?”徐男奇怪的问。

连徐男都那么好奇我和贺兰婷什么关系,我转念一想,难道徐男也是康雪她们派来的?

“徐男,你是我哥们,我实话这么和你说吧,我和副监狱长认识是认识,但我和她,关系并不是很好,我们吵得乱七八糟的,总之,我很不喜欢她。”

“你们谈过恋爱?”徐男直截了当的问。

“鬼谈过。反正我们之间发生了一些很不愉快的事情,你也别问那么多了,好吧?”

“好,我也不废话了。那我回去了。”徐男站起来。

或许,徐男只是随口说说,并不是康雪她们派来查我和贺兰婷关系的。

“好的,拜拜。晚安。”

平静的过了两天,然后又是周末,终于周末,靠,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

我出去了外面后,出了监狱大门,看着头上的蓝天,白云,地上的绿树,平原,远处山丘,和小村庄,狠狠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若为自由故,N者都可抛啊。

打开手机,手机好多条信息,家里的王达的李洋洋的。

先给家里打电话,听听好消息。

然后给王达打电话,没想到这次他接的很快,连铃声没想就接了,“你出牢了!”

我问:“贱人找我何事。”

“天大的好事!我跟你讲,老子已经自己创业了,拿下了清江啤酒的代理权,以后哥们就自己做老板了!”他兴奋的和我说。

“真的,我靠恭喜你,自己做了大老板。”

“你现在快点过来,我带你看看我的仓库,公司办公室,怎么样?”王大喜不自禁的说。

“马上过去!地址发来!”

挂了电话后收到他信息,我走到大马路,跳上了驶向市里的公交车。

今天还要干嘛?找李洋洋一起去吗?也好。

还有,还要去贺兰婷那里去干那个卫生啊,妈的,和她吵过架后,老子实在是不想去啊。

干脆就不去了,我让你骂我!你不道歉,老子就不去了。

可是我还欠她那么多钱,而且还有那个合同,不去我自己违反劳动合同,而且我自己也心虚,如果你在公司打工,老板已经给你支付了N年的报酬,不能老板骂了你就旷工或不干了吧,这不干了要把收进口袋的钱吐出来还给老板的。

好吧,等我找了李洋洋过去王达那里一趟,晚点再去贺兰婷那里搞卫生好了。

给李洋洋打电话,她很高兴:“张帆哥哥。”

不知道她有没有感觉得到我想和她分手,唉。如果她来了,把钱还给她,干脆和她摊牌算了,咱两不合适,对不起她老爸,这么拖着对大家都浪费时间都不好。对她是浪费时间而且名声不好,对我,我无所谓,反正我是一个男的,也不怕名声不好,我也没结婚打算,无所谓了。

“洋洋我出来了,今天你有没有空啊。”

“有啊,你在哪里呀?”

自从上次那个林小玲生日别墅后,我心里就一直有一些不爽,算了,是我自己太敏感自卑了吧,我配不上她本就是真实。

“我去市里,先到的市中心站,然后再去王达我朋友那里,好像你见过的吧?”我跟李洋洋说。

“见过呀。”

“嗯?什么时候,我怎么没印象?”我问。

“小朱还在的时候,和小朱还有你,出去跟他喝酒,我喝醉了。”

靠,我记得起来了,那晚灌醉了李洋洋,然后我和小朱背着李洋洋搞上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