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二章 挑选的资格

作者:林洛U字数:3274更新时间:2015-04-23 1:52:17

贺兰婷示意我们把手都放下来,然后看看我,指了指我对监区长说:“那个男的。”

康指导员马上说:“副监狱长,他叫张帆,是我们这里唯一的一个男的。”

贺兰婷说:“我知道,他是我招进来的,还有那边那个是叫黄晓丽,还有张爱红,这几个也是我招的。嗯我记得他原本应该是心理咨询师。”

指导员马上说:“因为监区上月刚调出去了几个管教,这边人手有点紧张,所以就让他兼做着B监区的管教工作。”

贺兰婷点头说:“哦,原来这样。那就张帆你吧,来操办挑选大众演员的事。辛苦了。”

我大声道:“不辛苦!谢谢副监狱长,谢谢!”

“好好干。”

我们监区其他女同事顿时垂头丧气怨天尤人起来:“为什么啊。”

“对啊,不公平啊。”

“有这么选的吗?”

“他可是她招进来的。”有人嫉妒的说。

徐男对我说:“恭喜啊哥们。”

“谢谢。”

马玲队长一个狠狠地眼光扫视过来,下面顿时安静,贺兰婷对大家说道:“我的时间比较紧,就先回去工作了。你们B监区表现的很优秀,希望大家再接再厉。谢谢。”

下面有人一边鼓掌一边说:“副监狱长比监狱长有人情味。”

“是啊,不装。不冷漠。”

“我喜欢她。”

“我也是。”

“真的好漂亮好年轻,真想不到副监狱长竟然是个年轻的大美女。”

我心里的很多问题疙瘩一下子解开,原来她是副监狱长,怪不得出面招聘的是她,怪不得她在监狱里可以像个隐士一样,怪不得她那么厉害那么有钱。

只是,为什么她那么年轻就可以做副监狱长?而且,她以前都没有在这个监狱里做过任何的工作。

难道是背景吗?

指导员监区长副分监区长等人把副监狱长贺兰婷送出去。

她们出去后,徐男对我恭喜道:“恭喜你啊。哥们。这下,你要好好捞一把。”

我叹气,心想,这帮人真是什么事都想到钱啊。

我说:“这样真的好吗?”

徐男呸的说道:“你不会真的弘扬什么精神吧什么品德高尚吧,靠,你不如给我做。你要搞清楚,这钱你不要会有人要。而且,不用你去催着要,这事情只是去监室女犯人面前那里一宣布,她们就找你这个负责人,会有人自动送钱上来。我就知道你到时候不敢拿钱,什么良心啊什么对不起谁谁谁。这么着,这事儿如果搁着我们身上,一人捞八万十万不少。你呢少拿点,拿个六万,对得起你自己也对得起她们。然后到时候,再拿出一点给指导员孝敬指导员,再拿出来分给同事们千儿八百的封口,万事大吉。”

我惊愕,说:“你以前是不是经常干这事,套路好熟悉。”

徐男鄙夷的看着我:“说你没见过世面嘛,又不是。说你脑子不开窍吧,也不对。你那脑子很聪明,真的。就是吧,太一根筋了。真的。如果说我们分那些什么钱,那是真的可能不好。可你这个钱,光明正大的要又怎么的了。谁都知道的,这就是规则。懂不懂?而且,你已经捞到了这个负责人,你要是不拿钱出来孝敬大大小小的老大小喽罗们,你就是死路一条,她们会整死你。”

我脑壳直冒汗,说:“好吧。”

心里在想着,真要跟女犯人们拿钱?这钱,要不要。可我看着女同事们各种各样的目光,心里实在不安,我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如果我不从女犯人们身上弄钱出来分分,是不是真要把我整死?

监区长副分监区长还有指导员,队长的,送走副监狱长贺兰婷又都回来了。

监区长进来后就对吵吵嚷嚷的一大群人开骂:“吵什么吵!平时不吵就挑领导下来视察的时候吵!你们看看你们,像什么样!”

炸开了锅一样的办公室安静下来了。

监区长意犹未尽:“不是我想发火,可是你们也要懂事一点吧。平时我见大家就没超过嚷过,偏偏今天领导来了,大家就吵。人家副监狱长说那么多监区,我们监区的同事最活泼,这话怎么理解?难道真的是夸我们吗?以后不要再这样。”

办公室齐声道:“是,监区长!”

监区长说:“我们监区选女演员这件事,既然副监狱长指定了由张帆来办,那就张帆负责好这个事,但是,不要引起哄乱。各位管教们一定配合好张帆的工作,和监区的每个监室的监室长说明选拔的事。电视台剧组来我们监狱做节目做电视剧,这对我们监狱还是头一次,特别是我们监区,选的人选一定是平时积极改造表现最好的那些人,好,下面让张帆说一说他的要求和想法。张帆你上台来。”

我发现自副监狱长贺兰婷说了一句:“他是我招进来的。”这句话后,他们看我的眼光霎时间都不同了,我感觉我的地位一下子就上去了一个台阶。

就连监区长跟我说话,都明显客气了一些。

我上台后,想了一会儿,说:“我很荣幸进入B监区工作,B监区的领导,监区长,副监区长,康指导员,还有队长,还有同事们,都很关心我爱护我,帮助我。这让我感到很荣幸,也很感动,在这个氛围中工作,我很舒服,谢谢你们。这一次监区的演员选拔的重任,是领导对我青睐有加,让我接下了这份工作,很感激领导们。我对选拔有两点要求,一个呢,就是公平公正公开,二呢就是刚才监区长说的,选的人选一定是平时积极改造表现最好的人,这还要劳烦各位同事们的推荐。谢谢大家配合我的工作,谢谢。”

下面的同事们一起鼓掌。

会议散了后,指导员叫我过去一下。

监区长和副监区长都在外面,康指导员把我带到她们面前,监区长笑着对我说:“小张,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我点头说:“好啊。”

心里琢磨着,这时间段带着我去哪里吃饭,外面吗?她们可能觉得我和副监狱长贺兰婷有什么搭上了的关系,所以请我吃饭?和我搞关系?

一边走,监区长一边和我聊:“小张,你觉得我们监狱有哪些不好的地方,你跟我说说?”

我看了看指导员,指导员冷冷看着我,我心想,这几个家伙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同一条船的,记得指导员和监区长还同一部车去那个镇上玩,我要是说监区里监狱里什么什么不好,她们克扣犯人钱,或许都有监区长她们的份,我要是说了,岂不是自讨苦吃。

我便说道:“没有什么不好呀,监狱的伙食好,住宿好,领导很关心,同事们很和睦,在这里我得到了关爱,帮助,得到了进步,懂得了很多做人的大道理,这都是领导们和同事们的功劳,我谢谢领导和谢谢同事。”

监区长微笑着点点头然后说:“真是个上进懂事的孩子啊,指导员你听见了吧。小张,也许有很多人觉得我们监狱里这里不好,那里不好,有的人干坏事,不知道你有没有听到过?”

“没有,我没有听到过这样的言论。我们监狱哪里不好啊?是犯人说的吗?”我睁大眼睛说。

“这些人都乱讲话的,好好干吧小张。”

“是,监区长!”

这个时间段,是给女犯人们准备饭食的点了,管教们食堂阿姨们从板车上一大桶一大桶的饭往监区里面搬,就像是大街上收各家餐厅扔掉的大桶垃圾食物的馊水。

看着馊水一样的大桶里面的汤上漂浮着一块块白白的猪肉和煮黑的青菜叶,我有点反胃。

走到了食堂的餐厅后,监区长和指导员把我带进了角落,然后绕过餐厅,到了餐厅的后边,真是别有洞天,后面还有一个小餐厅,小餐厅里一个一个的包厢,餐厅里的包厢,有的有个别女犯人,有的还有监狱的管理高层。

监区长和她们打着招呼,有一个是A监区的监区长还是副监区长了,跟两个女犯人坐在一起,桌上都是荤菜。

还有个包厢,里面几个别的监区的同事,有一个女的叼着烟,好拽的样子。

我靠我来了这里那么久,居然不知道这里还有这么个饭店?

进了一个包间后,有个服务员拿着笔和菜单问我们吃点什么。

我看着服务员,她也看着我,估计是在想,为什么会有男的。

我也在想,她是外面请进来的服务员吗?为什么这里会有饭店,为什么会有服务员?

监区长看也不看菜单,就点了菜,短短不到十分钟,点的七八个菜全部上齐。

我看着餐桌上的鸡鸭鱼肉齐全,怎么会那么快,难道已经煮好了,我们点了就直接上菜吗。

监区长问我:“喝点酒吧。”

我赶紧说:“好啊好啊。”

然后她让指导员点了两瓶啤酒,老青D。

当啤酒上来后,我兴奋的用筷子撬开了啤酒盖,然后高兴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接着要喝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

急忙的把倒好了的酒杯端到监区长跟前说:“监区长,您请,您请。”

然后到副监区长,到指导员,依次的来倒酒。

最后,看着监区长举杯,我才举了杯,然后一下子就差点喝完了一杯,妈的好久没得喝啤酒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