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章 无意中的撞见那一幕

作者:林洛U字数:3584更新时间:2015-04-23 1:45:40

一大早去上班我都在想,妈的这个到底什么梦啊,怎么那么奇怪的。

下午,我实在闲着无聊,看见马爽去里面巡视,我就跟了上去,在每个监区的周边,每天都会有一个中队的人来执勤,就是守着每个监区,有事情随叫随到,今天过来我们监区执勤的女同事长得身板挺直眉清目秀,像是当过兵出来的那种女孩。

我跟了上去,说:“马爽,我想跟着你巡视一下。”

马爽看了看我,说:“来吧。”

尽管我没有在收犯人钱这事上从了她们,但我在过来这边上班久了后,她们逐渐的也把我当了自己人。

走着走着我故意靠近了那个身板挺直的女同事,她看看我说:“你害怕?”

我说我不怕。

“靠那么近干嘛?”她问。

马爽说:“他就是一头饿狼,看到漂亮的女孩就贴上去。”

我也开马爽玩笑:“所以我从没贴过你。”

那女同事就乐了起来,笑了一下后又觉得不妥,恢复了平静,马爽则是不爽的看着我,马上不爽。

我看着那女同事走路几乎正步一样的姿势动作,问那女同事:“你当过兵是吧?”

她侧头看我:“你怎么知道?”

我说:“我猜的。”

“你跟别人问过我?”

马爽插话说:“随便问一个都知道她当过兵啦。”

我笑着说:“因为你走路的时候,昂首挺胸胸和屁股很翘。”

她一个反脚踢碰的一声踢到我屁股上,我啊呀一声就贴到了墙上。

她说:“看你那副德性,脸上身上的伤,都被女人打的吧。”

果然是当过兵的,我摸着屁股问:“武警?”

她不说话,很酷的往前走。

马爽对我说:“你这样的水准,别想打人主意了。”

我跟上去说道:“原本呢,还真的想着推倒她,只是,估计打不过她,算了,不搞了没意思。”

然后再也不看她。

她反而看了看我,后面竟然试着跟我搭话。

心理学中有一个特别奇怪的犯贱心理学,就是人都是犯贱的生物,犯贱心理学源自“人性本贱”的说法,在某些人甚至所有人的本性里,确实多多少少存在一些受虐倾向和喜欢被别人侮辱的心理默认,因此也就产生了犯贱心理。犯贱心理学可以用来解释人们生活中的一些犯贱行为,并且这种行为从某种意义上是符合人的本性的,并非是一种心理问题,也不是人格上的一种自卑和自甘堕落,通过对人的犯贱或者说是喜欢受虐心理学的研究,可以合理地利用人的犯贱心理诱导其做出某些期望中的事情,比如在恋爱中使用欲擒故纵的策略,在消费行为中实行高档定价等,这些行为的实施都是利用了人们心中犯贱因素的心理导向。

在以往经验中,人们形成一种观念,就是越是得来不易的东西越珍贵,或者原来获得某些东西需要付出莫大的努力。受这种经验的影响,在需要选择时往往会选择更难得到的,或者得到比原来容易得到的东西反而不适应或不相信,最后吃尽苦头才心满意足。其实,“犯贱”行为的主体一般都是正常人,多数出于人的冒险精神和猎奇欲望或从众心理等常人皆有的本性,所以,犯贱心理学最终的理论基础,也许要从人的本性出发进行探索。也应该从人的本性及人际关系中心理变化的因素进行研究,这样才能从本质上解释这一现象。

举一些例子吧,例如:当一个男人同时对两个女孩子有好感时,他更爱谁取决于谁更不爱他。

在恋爱中的人,往往吃些苦头才会觉得爱情来之不易,才会珍惜。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越是容易得到的东西,越不懂得珍惜,而越是难以得到的,越想得到,这与这个东西(或者感情、亦或者是一种征服别人、奴役别人的心理)的真正价值大小并无多大关系。

还有,排队等候时间越长,服务态度越差,菜的分量越少,价格越贵的餐馆越受人追捧。同样的商品,在网上购买时,宁可购买100元的,不购买80元的,认为价格高的质量有保障。价格越贵的衣服越喜欢有人买,而且穿上感觉还很有档次,或许它只是一件地摊货。

我对这个女同事不看她不理她的所谓犯贱心理学,便是在恋爱中,女生喜欢倾心于不重视自己的男生,而真心喜欢她的人她越不在乎。

当然,不是对每个女生都有用,因为有的个别女生经常被追她的还有她身边的人恭维,捧上了天,你去捧着她,她也不过当你是其中一个,而当身边出现一个看都不想看她的男人,她就好奇,然后觉得自己身上那些得意的最吸引他人的相貌气质为什么对这个男人起不了作用,好奇的她就想试图去试探这个男人,结果,一旦投资后,得不到相应的理睬回报,自己心里怀疑自己对这个男人失去了吸引力,就想着征服这个男人,结果把自己深陷其中。

这种例子见过的太多了,举例子吧,金大大中的天龙N部,丐帮副帮主马大元的妻子,段正淳的情妇之一。她天性放荡,与白世镜、全冠清等武林人士有私情,自负绝世美貌,在洛阳百花会中因爱上乔峰,而乔峰看都不看她一眼,她后来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甚至怨恨乔峰。

还有游坦之等众多男人疯狂迷恋阿紫,阿紫也是对乔峰的不理不睬深陷其中。

小说中的或许太虚拟,只是大家看看身边,会发现,生活中并不缺少这样的例子。

那个女的还真的上钩了,问了两个问题,我没有回应,脸上浮出一丝不爽。

对,就让你不爽,也不能让你对我不屑。

马爽检查了一个监室后出来,看到我和那个女的站在一块,开玩笑的说:“朱丽花,你和张帆这么一站,看上去还挺般配的。”

“谁和这个男人般配?”

我一听她的名字,顿时收不住的哈哈狂笑起来:“啊哈哈哈哈哈,朱丽花,太有意思了,你叫朱丽花啊!”

朱丽花的脸色顿时暗淡下去。

马爽捅了捅我:“严肃一点!这里是监狱!”

我捂住嘴,笑着说:“朱丽花,是你的名字啊,太有意思了。”

“有什么好笑的。”她握紧拳头,看这姿势,是又要对我进行暴力攻击了。

我弯腰低头收住笑,刚才狂笑过后的口水却不自觉的一大条往下哈喇低,我用力一吸收不住一条长长口水,往地面上低下去,我急忙用手一擦然后不自觉的擦在了朱丽花的外衣上。

马爽看到我这丑态,当即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我被她感染,自己也哈哈又笑起来,接着愤怒的朱丽花重重一脚踹我身上,我又贴上了墙壁:“疼死了!”

她气气的往前疾走,马爽意识到自己失态,连忙跟上去和朱丽花道歉,我摸了摸自己的腰,嘀咕说:“怎么可以这么暴力。”

揉着腰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到了拐角处,B监区监室最里面拐角处,上去就是柳智慧自己住的那个小阁楼,马爽拦住了我们说:“那边不能去了。”

我假装问道:“为什么不能去,上面不就是那个女的在那里吗,不去巡视吗?”

“对,是那个姓柳的监室,监狱长说了,没有监狱长和姓柳的命令,谁也不能上去。”马爽说。

朱丽花转头回去了,她在监狱呆久了,知道监狱有些大人物有人罩着,不能轻易触犯这些规则。

我问马爽:“那个女的想出来,就喊你们带她出来?”

马爽说:“你不要问那么多,队长不让我们聊关于那个女的话题。”

“这有什么神秘的,聊聊能死啊。”

“总之,最好不要谈她。”马爽疾步走向前。

我靠,不就是个女人嘛,至于要谈都不能谈吧,有那么敏感吗?

回到了办公岗位,我对徐男说:“昨晚拿被子上去给你,你却没在,今天下班再送上去给你啊。”

“昨晚有点事,对不起啊,你昨天的事,我都知道了,如果我不让你出去帮忙,就不会被人揍。”徐男看着我鼻青脸肿的样子说。

“靠,也是我命中有这一劫,没办法,不说这个,反正也没什么大事。”我靠近徐男问:“哎,那个柳智慧,住阁楼的,你知道吗?”

“知道啊,这个监区的人几乎都知道。”

“那她,为什么不能让我们聊她,也很讳莫如深的样子呢。”

徐男说:“监狱里有一些很有背景的大人物,她们进来坐牢,有时候只不过是因为走个程序,或者说是为了掩人耳目之类的,还有一些真的很有钱,家里用钱保护着的,这一类人,一般不是给了我们的大领导好处就是和领导的升迁职位有着直接的利害关系,她们进来这里,我们表面上对外面说这里面的女犯人进来改造都是一视同仁,可哪有那么简单。你也知道,有钱的犯人和没钱的犯人的待遇都不一样的。而且,有的女犯人,进来后可能是涉及到政治方面的,也可能是怕有政治对手监视,个中复杂原因,谁知道呢。”

看来这个柳智慧的背景,还真不简单。

下午下班后回到宿舍,擦了点药后,我躺了一下。

躺了一下就睡了过去,睡到了晚上十点多才醒了过来,一看闹钟,还以为是早上十点了,马上爬了起来要去洗漱,已经迟到好久了!可是心想,不对啊,外面的天怎么是黑的?

我坐了下来,抽了一支烟,确定是当天晚上十点钟。

墙角那里,是谢丹阳昨天买的被子,还没送上去给徐男。

抽完烟后,我提着被子上去给徐男。

到了徐男的宿舍门前,却见她宿舍窗里面的小灯亮着,走到门前要敲门的时候发现门没关好,于是就推了进去。

结果却看到的是一幕让我傻了的场景。

我本该遮住眼走出来的,但是我手上都提着东西。

床上的两个人也傻了,徐男和谢丹阳都脱了,徐男反应最快,急忙把被子一扯盖住,她也慌了,一下子大家愣在那里好不尴尬。

我慌忙把手上的东西一扔,转身就走机灵的说道:“怎么门开着里面却没人啊。”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