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三章 生怕把持不住

作者:林洛U字数:3199更新时间:2015-04-23 01:43:48

第二件事,给洋洋打电话,还钱,心想先把她骗出来再说。

看了看手机的来电提醒心想,还是有洋洋的,就是上周我打她电话不通后她给我回打过来的,打了好几个,还发了信息问我回去了吗,说她刚才在帮忙切蛋糕帮林小玲招待客人。

林小玲,站在洋洋的角度来说,她确实是为着洋洋着想的,再说是李洋洋的父母让林小玲帮忙劝李洋洋的,林小玲说的都是大实话,确实没什么错,我不应该怪她什么。

又是打不通,真是够郁闷的,打了几个都没打通。

给王达打电话他不接,靠,你忙,忙死你。

按照计划,今天还要去给贺兰婷家里搞卫生,唉。

我打通了她的电话,贺兰婷开口就问:“出来了?”

“请问你在家吗?”我小心翼翼的。

“不在。”

我心里一阵狂喜,这说明这个星期我不用去给她家里搞卫生了。

“我在市工商局对面的银行,你过来拿钥匙。二十分钟之内!”她嘟嘟的挂了电话。

靠。

上了公交车,到了那里后,找到银行给她打电话,没想到她劈头盖脸就开骂:“我说的二十分钟!你现在才到,你自己看看迟到了多久?”

我看了一眼手机:“才五六分钟啊。”

“才五六分钟?你迟到还有理了!五六分钟就不是时间了!我现在已经在药监局,给你半个小时!你如果再不过来,以后也不用过来了!”她又挂了电话。

妈的吃了炸药了!

气归气,毕竟自己迟到有错在先,也不能说她什么,只不过她也够火爆,我迟到了她也不给我打电话,径直就走人,然后开骂。

手机搜索了一下药监局,也不是很远,手机显示步行估计二十五分钟,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拦了个电动摩的。

被人骂的感觉真是不爽啊,而不爽的根源,还是因为自己得罪不起她。

到了药监局,我小心翼翼给她拨打电话,向她报告了位置,她给我说叫我等着。

几分钟后,一部白色奥迪飞驰到我脚边急刹车,然后她把车窗降下,漂亮性感酷得就跟报刊上那些豪车上的模特一样,伸个手指摇摇叫我过去,然后把钥匙给我:“我有事,你自己过去把卫生搞干净,上次还没搞干净,你也太不合格了,连保姆公司的大妈都比你强。”

我心想,我怎么可能和专业的保姆公司的大妈比呢。

“你别想着应付我,你要是搞得不干净,做得跟上次一样,你那份劳动合同我觉得有必要延长一下。”

我受不了了:“上次那还不叫干净,那你给我个标准!”

她想了想说:“要干净到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用舌头舔的标准,最好马桶的水直接可以喝。当然,是你喝。”

我当即气不打一处来:“你是不是有病!我来搞卫生,你来喝!”

她冷冷地看着我半晌,然后说:“行啊,敢凶我?”

我连忙赔笑:“嘿嘿不敢,我哪敢呢姐姐。”

“谁是你姐姐?我有事要忙,你记住了,搞干净!还有,狗也要洗干净,不能带有任何气味!”

“哦,上次我给狗洗澡,它有气味了吗?”

“这倒没有。”

她给我说了一串开门的密码然后也不管我记得住不住,踩油门就走。

看着她车子的车尾一下子就不见了,靠,忙啥呢有那么忙吗。

去了她家,进门后,我就惊呆了。

我靠!

屋里全是不知道哪天聚餐剩下的残渣,开的生日宴会吗?居然还有蛋糕,墙上都飞了很多蛋糕。

红酒撒的地板上还有,吃的用的碗筷,还有满身污渍扑上来的小狗,洗碗池里一大堆的没洗的碗筷,还有切好了没有煮的肉,锅里没吃完的汤。

我颤抖着掏出手机,给她打过去:“你这是一个星期都没做过卫生?”

“我一朋友分手,昨晚几个来我家闹了一下,没问题吧?”

我绝望的看着地板地毯上被小狗拖着垃圾搞得到处都是的恶心东西,说:“没问题吧。”

她挂了电话。

我把外套一脱,袖子一卷,干起了活。

从早上,一直没吃中饭,到了快傍晚,终于给小狗洗了澡做完了卫生的最后一道流程。

我气喘吁吁的倒在了沙发上。

不知过了多久,贺兰婷的电话又来了我迷迷糊糊接了:“还有什么吩咐。”

“我的房间,不许进去!”

“我没想过要进去。”最好不要我进去,干这个已经快要整死我了,还要给她手洗那些名牌衣服的话,那我真的要了命。

“你可以走了”她下了逐客令。

“哦。钥匙呢?”

“你拿着,下周同一时间,过来做卫生。”她每次都这样,不等我说完,就挂了电话。

好吧。

下楼后依旧是去吃了一碗牛肉面,看看手机,心想李洋洋和王达怎么还没给我打回电话来。

一个陌生电话的来电,我接了,谢丹阳。

我告诉了她我的位置,她让我去找她。嗯对,今晚要假扮她男朋友去和她父母吃饭。

当我来到谢丹阳给我的位置后,她说她已经在那里了,却没有看到她人的踪影。

我举起手机,一辆白色大众cc轿车停在我身旁。

谢丹阳嗨的一声,叫我上车。

我上车后,在车里灯光的照耀下,看着她我愣住了,谢丹阳的容貌并非绝美,但是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却是超级完美的女人了。特别是那对胸脯,此刻,谢丹阳身上的衣服换了,并非是工作正装,一件黑色的紧身连衣裙,立刻将她饱满的胸部衬托的呼之欲出,而那下身落楼出来的小腿和半截大腿都是白嫩如玉,说不出的吸引眼球。

“你穿这个,不冷啊。”我吞吞口水,看着她的美腿说。

“没事啊,我不下车,我车上还有衣服。”她说。

“呵呵。”

我发现我就是个挨穷的货,上了轿车,身旁有了美人,进了别墅,都是浑身不自在。

总觉得自己卑微,脸上火辣辣的。

我试图没话找话,却不知道说什么好,谢丹阳开口道:“谢谢你帮忙。”

“哦哦,不客气,能帮到狱花,是我的荣幸。”

她轻轻笑了一下:“谁和你说的我是狱花。”

看得出来她很是受用,有点开心的得意。

“监狱里好多同事都这么说的。”我心里想,就这么个性感得大美人,居然喜欢女人,被徐男那货给糟蹋了,唉,好白菜都被母猪拱了。

“你的那身衣服,在后座那里。”她说。

我往后一看,后座那里有一套男士的高档西装,还有她的一些东西。

“找个地方换衣服吧。”她说。

我说好。

在一家小商场前停车,进了商场卫生间换上衣服,看了看镜子前自己,还真他妈的人靠衣装马靠鞍,这么一套上去,我自己也人模狗样起来。

等我一出来,没想到谢丹阳就站在洗手间门口等着我。

她的高跟鞋好高,这样子看起来比我高出不少。

“走吧。”她说。

我跟她身后,她手上多了几盒脑白金之类的礼品,想是刚才在商场里买的。

那臀部,那身高,那性感,我真的是有点把持不住,谢丹阳的诱惑力比起李洋洋小朱康雪这些,都是多出实在太多了,尤其是前面那对,每次看到都让我的心怦怦的跳。

“去的什么饭店吃饭?”我从后视镜看看自己,穿上这套衣裳还真挺帅啊。

“我家。”

“你家啊?”我愣了一下。

“怎么了?”她问我。

去女方家里吃饭意味着什么,想必谁都明白。

我说:“你爸想让你结婚了吧。”

“可能吧,等下你要记住,你要说你家做点小生意,农业的就行,我爸喜欢老实人。”

我听着就糊涂了:“你爸喜欢老实人,那你还要我骗他,我家父母都务农。”

“这没什么,你说话少点就行,你说跟我是同事,和我在一起一年多了。”

我挠着头:“唉,要去这么骗人,我可真没干过。总觉得对不住人啊。”

“就算他们以后发现了,也没关系,也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为什么要找的是我?”我好奇了,像是谢丹阳这种女人,还担心找不到扮演者吗。

“因为你是监狱里唯一一个男的。”

“那你可以在外面随便找一个啊。”

“那不如找你更方便?”

“好吧。对了这套衣服多少钱。是徐男还是你给的钱?我发了工资还钱你。”我指着自己套上的这身衣服。

“不用给,你帮了我,就当是谢礼。”

看着这部车子,我心想,这车子是谢丹阳工作赚钱来买的吗,听说她以前在文g团,还做过平面模特什么,或者说她在监狱里也收一些不干净的钱?或者是她家人买的?

我开口想问,但是又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问了这个东西,对自己没什么好处。

“可,可以抽烟吗?”

她说:“我爸也抽烟。可以。”

我拿烟出来说:“我说的是现在可以抽吗?”

“抽吧。”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