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八章 **脸蛋

作者:林洛U字数:3224更新时间:2015-04-23 01:36:09

壁画看起来都好有艺术感的玩意,我东看看西看看,我是土鳖。也真没见过别墅的里面。

当有人走过我身边,他们有的会看看我一眼,有的连看都不看,只要有人过来我都变得很不自在,就转过身面对着壁画托着下巴看着。

一会儿后,有几个年轻的男男女女我身边来,开着玩笑一边聊天一边打电话。

我走到台边处,伸手想要拿一个高脚杯装酒喝,没想到手一抖手指外侧撞到高脚杯,高脚杯眼看就要摔下台下,我连忙伸手要拿住,手肘却撞在红酒瓶,红酒瓶一下子就从台上摔倒跌在台边那一堆高脚杯叠起来的叫什么什么东西的。

一下子几十个上百个高脚杯从上而下的哗啦啦乒乒乓乓摔下来,好多杯子碎了一地。

我傻了,握紧了双手愣着看着碎了一地的杯子。

好多人都看着我。

我紧张得手脚发抖,还好她们家的佣人保姆什么的就过来说没事没事,收拾一下就好。

我这才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摸了摸发凉的后颈,紧张的假装去卫生间。

妈的我这到底在干嘛啊,丢死人啊!

那些杯子要不要我赔我日。

早知道不来参加什么宴会了,没点意思。还不如在监狱里让我舒服点。

卫生间挺难找,想问个人,保姆佣人的没见到,看到穿得帅气靓丽的俊男美女又不好意思问,我就找上了二楼。

然后,在一个拐角处,拐角走过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开着半边门的房子里传出洋洋有些生气的声音:“张哥哥不是那样的人!”

“那你说他为了什么和你在一起?”这是林小玲的声音。

好像是在说我。

我马上靠过去到门边听,偷偷往里面看,里面是个换衣间,有很大很多的衣柜和镜子,许多挂着的漂亮衣服。

李洋洋似乎真生气了:“张哥哥是好人,他什么都不为。”

林小玲鄙夷了一下道:“张哥哥张哥哥,在你眼中谁不是好人啊洋洋。你刚才没看到吗,他看我的那眼神,那表情,口水都要流下来。这种男人你还说是好人?”

好吧,我承认我的确不是什么好人。

李洋洋说:“我就是喜欢他。”

林小玲劝着李洋洋:“洋洋,我实话告诉你,李叔叔和阿姨给我打过电话,让我劝过你,说这个男的人品不行,家里穷农村出来的,而且没有未来。他家还有个病重的爸爸还有一家贫穷几口人的农民,他和你在一起多半就是图你的家庭背景。叔叔说,他查过,听说这个男的在他们单位,还和其他的女孩子行为暧昧。”

我心里咯噔一下,我靠那么厉害,他爸怎么查的?我人品不行,对,我到处搞男女关系连洋洋的好姐妹小朱也上了。说我家里穷农村没有未来,我也认了。说我爸爸病重说我家都是农民也都是真的。可说我图洋洋的家庭背景,我是没有这样的想法能靠着洋洋鲤鱼跳龙门。我和洋洋在一起,就图她的温柔听话好脾气体贴我还有她的身体。

林小玲对洋洋的冥顽不悟感到痛心疾首:“洋洋,这话是叔叔阿姨说的,他们也和你谈了吧。在我看来,穿得穷酸的这个男人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人品不行,你刚才没发现他眼珠子看着我动都不动,傻眼了吗。”

令我和林小玲都大吃一惊的是,洋洋哭着说了句:“我知道,而且我还知道他背着我和别人在一起过。”

“什么!洋洋!你,你,那你还和他在一起吗?”林小玲气着道,然后开骂,“这都是什么人,我等下就把他赶走,你别哭。”

洋洋拉住她:“小玲,我喜欢他。”

林小玲摸了摸洋洋的头:“你怎么那么傻啊洋洋,从小到大都不谈恋爱,一谈就谈了这样一个男人。”

原来,我和小朱背着洋洋搞在一起的事,她全都知道,而在我面前,洋洋还是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好好对我。

我愧疚得无语自容。

我决定,离开,我不能再这么伤害这个善良的女孩了。

下了楼,离开了别墅。

背后的男男女女依旧是莺歌燕舞,而我,只是个路人。

该死的这个小区,出了小区等了好久都没有车。

我只能走出来走了好久才遇到了一个三轮车,把我拉到了一个环城线的公交站。

手机响了,果然是李洋洋,我接了:“洋洋。”

“你在哪呀?”洋洋语气很急,因为找不到我的缘故。

“洋洋,我先走了,刚才找你没找到,没来得及和你说。”我撒谎。

“你怎么回去这里没车,出去外面才有。你先回来。”洋洋急了。

“我已经坐公交车上了。”

“为什么呀?”

“我要去给家人打钱,挺急的。”

“哎呀那你不和我说,我在网上转就行了呀。”

“刚才找不到你我急着就走了,没事啊,你先玩着。”我哄骗她。

“那你呢?”

“我先去市区啊。如果赶得及就回来,赶不及就算了。”

洋洋不高兴的撒娇道:“张哥哥。”

“好了好了,我尽量快好吧。好好好,你先陪陪你的闺蜜啊。”我挂了电话。

公交车来了,我上了车,坐在靠窗位置,愣着看窗外的风景。

有些人,注定是路上的风景,只能陪你一程。

我想先把洋洋父亲的钱还了,其他人的也都要还了,唯独王达和贺兰婷。

呵呵,我这是劫富济贫吗。

我发愣了好久,有个坐在后面的人捅了捅我,“你的手机响了。”

“啊,哦,谢谢。”

手机响了好久却不知道。

我拿起来看,是贺兰婷。

“喂。”

“你电话不是无法接通就是正在通话中,打通了你又不接,你是不是想赖账!信不信我告你上法庭。”她气着道。

“对不起,我刚才有点事。”

“你出监狱了?”她问我。

“对。”

“要给我重新立字据写欠条,是吧。”

“是。”

“你过那个叫什么宠物店过来。”她话锋一转,“哎你以前不是做兽医的吗?到我家来吧顺便给我的狗洗澡。”

“啊?”

“你不是来过我家吗!”她的脾气真的一点也不好。

“哦。”

转了一趟公交车,来到她小区门口。

在小区门口按她家小区的门铃,却没人接,保安就不给我进去了。

我只好给她打电话,她接了电话,说刚好在小区门口买点东西,让我到超市里去找她。

超市就是在小区斜对面,我过去,见她出了超市等着我。

一张美丽绝伦的性感脸蛋,鼻子精巧高高,眼睛妩媚又大,大卷长发妖娆,毛茸茸的白色羽绒外套,手上戴着精美昂贵饰品,底下是黑色短裙,黑色长丝袜黑色高跟鞋,一双长腿性感得让我看着都想那个了。

女人真是不怕冷的,这么冷的天能穿丝袜出来。

她看到我,就开骂:“快点啊磨磨蹭蹭!”

我跟她进了超市,她说她要买点吃的,让我买给狗洗澡的东西去给狗洗澡。

我选了一下,她选好了东西,一些菜还有日用品,急急地催我。

然后付钱后,提着大袋小袋的她出了超市门,一个乞丐拿着碗拦着了她。

她打量了那个乞丐一下,然后一脚踹开,踹得那乞丐急忙闪了,我靠好暴力,我跟着她继续走。

又有个乞丐过来伸手,她看着这个老乞丐。

真是不想活呢来招惹这个极品的女人。

我以为她会直接骂乞丐或者一脚飞过去,或者冲过去绕过去,没想到她却把口袋伸给乞丐,让乞丐自己拿钱。

老乞丐愣了一下,然后给她鞠了鞠躬,不敢伸手自己拿,乞丐说了谢谢好人然后就走。

贺兰婷往后一转头看我:“你!有零钱吗给他!”

“哦,是。”

我把东西都放一只手上提着,然后抽出了钱包,钱包里只有一张一百块钱,一毛钱的零钱也没有。

刚才在超市替她出了零散的尾数。

我对贺兰婷无奈的笑笑。

贺兰婷脸色严肃,头一偏命令道:“给他!”

“啊!”要我给一百块钱给他?

“不不不。”我摇着头。

“给不给?”她有些生气了。

我咬咬牙:“给。”

走上去递给了乞丐,那个老乞丐跪下来。

贺兰婷命令我:“走。”

然后就走了,不管老乞丐在我们身后跪着磕头。

我跟着她身后进了小区,好奇的问:“刚才你为什么不给那个第一个的乞丐,却要给后面这个乞丐啊?”

“你瞎了眼?前面那个比你还高,比你还壮,双手双脚健全不去干活却来乞讨,我为什么要给他?”

“哦哦,是的,你踢他的时候他跑得比刘翔还快。”

一阵冷风吹来,我打了个冷战,哆嗦的看着她的黑丝袜问:“你你你不冷冷吗。”

“冷,所以才走那么快。”

终于进了小区的楼栋,然后上了电梯到了她家,暖洋洋的真好啊。

那只博美犬扑了上来,高兴的扑上贺兰婷的身上。

贺兰婷抱了抱它,然后叫我拖鞋,去给她的狗洗澡。

我便去了给她的狗洗澡。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