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三章 内心的虚荣

作者:林洛U字数:3213更新时间:2015-04-23 01:34:15

电话一接通,她就哭了。

我急忙问:“洋洋,哭什么。别哭,有什么事慢慢说,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事。”

她一个劲的抽泣,我一直就紧张的问。

几分钟后,她总算收住声音:“你爸爸怎么样了。”

“好不容易凑够了手术的钱,等着明天做手术了。”我说。

“对不起张哥哥,我没能帮到你。”她内疚的道歉。

我说:“没关系的洋洋,我知道你一定很想帮我。洋洋你这几天去哪儿了,让我一直的打你电话都打不通。”

而且,她现在给我打来的,还是用了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

“我爸我妈不让我再和你联系。”她这话一说出来,就又开始哭了。

“洋洋别哭,乖,好好说,究竟怎么回事。你爸你妈知道了我们的事?”洋洋还真的找她父母问钱了。

“我,我问了家人,找了爸爸妈妈借钱。”洋洋小声和我说道。

“我意料到了。对了,前几天有个中年的男人来看过我爸爸,给我留了一些钱,是你家人吗?”

我和洋洋描述了那个中年男人的长相穿着,洋洋说那个就是她爸爸。

“你爸爸为什么这样?是要来看你男朋友长什么样的?”我问洋洋。

“他,他。”洋洋吞吞吐吐着。

我说你快点说吧,我不介意。

“张哥哥,我过几天和你说好吗当着面。在电话里我不知道怎么说。”

“好。”

“祝你的爸爸手术顺利成功,我明晚给你打电话。”

“好。”

洋洋挂了电话,我长长叹气,八成是她爸爸妈妈不同意她和我在一起了。

对啊,她的家庭条件那么好,哪会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委屈了跟着我这个什么也没有的乡下佬。

我能怪她吗?

我能给于她父母所期盼的幸福吗,我们门当户对吗,没有,不能。

我不能怪她。

洋洋和她家人对我做的,也已经仁至义尽。我还要无耻的对她要求什么。

当医生告诉我,手术很成功。

我的眼泪不觉的夺眶而出,一切都还好,父亲的命留下来,还能和我们一起走很多年。

我首先给王达发了信息,告诉了他这个消息,他也给我回复了信息。

还有给每个关心过我的人都发了消息,谢谢他们每一个人。

最后发的,是贺兰婷。

她连回都不回。

晚上,洋洋给我打了电话,先是祝贺,然后问我什么时候回去。

我说不知道,可能这几天。

她说回去的话找她,她想见见我。

之后的就是康复期了,包括父亲和大姐。

当医生告诉我们说不需要再留院观察了,我们回到了老家。

看着父亲一天天康复,我决定回去继续工作。

我身上担负着将近百万的巨债啊。

走之前那晚,母亲杀了两只鸡,一家人其乐融融的聚了一起。

这让我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家里穷归穷,可只要一家人能和和气气团团圆圆,那就是最好的幸福。

看着这个破破烂烂的房子,我感慨万千。

总有一天,我要把这个房子盖起来装修好,让爸爸妈妈也住上好房子。

回到市里,第一件事当然是给王达打电话,请他吃饭谢恩,第二件事就是给洋洋打电话。

王达说马上过来,洋洋说她没有时间出来吃饭,让我和朋友吃完饭找她。

我说好。

心里还是挺失望,内心的虚荣感还想把她带到王达面前炫耀炫耀,当然,也希望能和她早点见面。

和王达两人去了一家火锅店吃了火锅,两人喝了一瓶高度白酒。当我千恩万谢地要把我感谢他的肺腑之言说出来时,他举起手,示意我不要说这种话,聊其他事。

我停住了,问他他的代理生意要怎么办?

王达说,既然没钱备货去代理,那只能等了,继续等,或者,去求求那个啤酒厂的老板,说不准人家给他代理权呢。

怎么求。我问。

那个啤酒厂是个市里新兴的企业,啤酒虽然不上档次,但便宜好喝,适合普通大众消费水平,代理商都是要有自己的仓库自己注册的公司,办公室,还需要押金,甚至还要交钱拿代理权。当然这指的是牛逼的啤酒公司,但就算是不牛的啤酒公司,要进货也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谁会给一个不认识的所谓代理商先送货卖完再付的?

王达拍拍我肩膀:“别怕,你大爷我有的是办法,就算现在搞不了,以后也有一天能搞起来的。”

“对不起。”

“草,别将这个!”他拿酒罚了我一杯。

我一饮而尽。

分别的时候,已经快天黑,冬天就是天黑得快,我晃晃悠悠的走向公交车站台。

到了李洋洋跟我说的地点,运达广场前,我给她打了个电话。

她之前的电话打不通,我打了她改用的电话。

不一会儿,她过来了。

冷风冻得她的脸蛋红扑扑的,我也都好多天没见过洋洋了,过去就一把把她搂紧怀中。

亲了又亲。

“我们先去找个地方坐下吧,这里好冷。”洋洋跺脚说道。

我牵着她的手,进了商场里面。

进了里面,她带着我到一家咖啡馆里面坐下。

点了两杯热咖啡。

我双手握住洋洋的双手:“还冷吗。”

“现在没那么冷了。吃过了吧。酒味好重。”

“是啊,喝了一瓶白酒两个人。你呢没吃吗?”我问。

洋洋摇摇头:“我不吃晚饭,要减肥。”

“你这样子的还减肥啊。”

“是呀,你不觉得呀?”

“不会啊,抱起来很细啊。”

洋洋喝了一口咖啡:“张哥哥,你爸爸怎么样了。”

“康复期。没事了。”

“对不起张哥哥。”

“你干嘛要和我道歉?”

“我是想帮你的,但是。但是我没那么多钱。就问了我爸爸我妈妈要,他们就问我拿去做什么,我还撒谎,说我闺蜜的家人病了,我骗不了妈妈,她一直不信,就问,我说了我和你的事,说了你爸爸的事。他们知道我背着他们偷偷谈恋爱,我妈气得要打我。我爸就拦住。后来我哭了,我妈妈也不忍心,我爸就问了你,我就都和他说了,他说他们也没有那么多钱。我就哭就闹,让他们去借或者卖房子。”

洋洋真是用心良苦了。

我点头示意她说下去,她说:“爸爸说,住的这套房子还是妈妈所在的单位配的房,哪能卖,卖了住在哪里。一下子六十万去借别人,他们也不愿意,说没必要,而且我爸说他所在的单位的位置对钱都很敏感,我爸也只是个老老实实领工资的人。反正,我爸说最多能拿出几万块钱,但他要去见见你,而且要我不能跟你再有联系。”

我也喝了一口咖啡:“洋洋,我懂。”

“爸爸后来和妈妈去了,我也去了,到了你们县的医院,我们就在楼下,妈妈不然我上去,爸爸上去了,给你留了十万块钱。”

“他和我说他是我朋友的爸爸,我一直在想,是哪个朋友。后来想到最大的可能就是你的爸爸,但我不敢确定,给你电话也打不通。呵呵。洋洋,我估计,你爸爸妈妈不同意我们两在一起,对吗?”

洋洋委屈的两滴眼泪溢出眼眶。

“他们说你们家很穷,不能保护了我。再也不能让我和你在一起。如果我和你在一起,他们就不给你钱了,我同意了。可是我好想你,好想好想。”洋洋抓紧我双手。

我无奈的笑了一下,说:“洋洋,别任性,你爸爸妈妈是对的。”

“我不管。”洋洋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洋洋,不要任性,你妈妈爸爸说得很对,我家很穷,没有车没有房,没有一毛钱存款,又是农村的,家里都是靠种田过日子。给不了你过的好日子好生活,而且现在为了给爸爸治病,我家欠了有一百万的债。就是我打工到退休,都未必会还得上。”想想那一百万的巨债,我真的是不吃不喝也要干个二十几年也还完。

“我不管。你不能不要我。”洋洋哭着说。

“洋洋听话好吗?”我心里难受,但是我觉得她的父母无疑是非常明智的,分开会对洋洋的未来更好。

“不听我不听,你不要离开我。”

我看着她,无奈的叹气。

两人在咖啡店里聊了几个小时,后来,我说很晚了,我要回去了,明天一早就要上班。

洋洋和我出了咖啡店,拉了拉我的手:“明早再回去好吗。”

“洋洋,我们都好好考虑一下吧,没有长辈祝福的爱情,是走得不远的,我以前和你在一起,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我只想玩玩,后来动了心动了情,我也傻傻的幻想我们能有以后。你是个好姑娘,好女孩,谁娶到你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可是我这个样子我们能有什么结果呢洋洋。”

她使劲的拉了拉我的手,让我不要再说了:“不要说这个了,我好难受。周末你出来,给我打电话好吗。”

我点点头。

车来的时候,她抱了抱我亲了我一下,然后上了计程车。

我走向公交车站。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