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三章 告别仪式

作者:林洛U字数:3554更新时间:2015-04-23 1:23:32

康指导员一愣,然后说道:“行啊张帆,你可真行。看来我们把你招进来,还真是给我们监狱造福了。”

我不说话。

沉闷了一会儿,我看了李洋洋一眼,又问康指导员:“指导员,洋洋为什么会被调走?”

这一次我不再是理直气壮,而是声音软了下来。

康指导员似乎对这套很受用,她叹了口气说:“李洋洋私自带手机进入监区牢房,严重违反监狱规章制度,而且她的手机信号我们的机器根本屏蔽不了。”

“啊?”我大吃一惊。

私自带手机进入牢房,这的确是大事。

且不说什么违反监狱规章制度什么的,单单是从安全方面来说,万一被犯人拿到手做一些不法的事,那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单纯天真的李洋洋怎么可能会不知道监狱规章制度,而且还拿了一个连监狱都无法屏蔽信号的手机进来这里?这又是什么手机。

我看向李洋洋,李洋洋看着我,委屈的摇头:“我没有。”

康指导员继续说道:“手机已经被没收,这件事已经闹大了,上头很重视,如果严格按规矩办事,是要开除的。监狱长做了批示,把李洋洋调到其他地方,也算是宽大处理。”

我跟康指导员请示了一下,得到指导员同意后,把李洋洋拉出走廊外,了解到了这事情的来龙去脉。

李洋洋早上在巡视牢房的时候,有几个管教听到了她办公桌抽屉里手机响起的声音,结果马爽过去把抽屉一打开,见是一部手机,就通过对讲机叫了马玲马队长过去,马队长又把李洋洋叫了过去,问了李洋洋两句说怎么会有手机在这里。李洋洋说不知道。马队长又问了几次,李洋洋哭着说不知道。马队长把手机上交给了副分监区长,副分监区长给了监区长,监区长向监狱领导班子汇报,监狱长做了调走李洋洋的批示。

我问李洋洋手机的事。

李洋洋一个劲的说她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抽屉里会有一部手机。

听李洋洋的描述,手机似乎是军用的手机。手机像是诺基亚老款那种,但是棱角分明,看起来像是车子轮胎一样的凹凸。

我几乎可以肯定是军用的手机了,而且,手机一定不是李洋洋弄进来的。

这样的手机如果弄独特频道的网络,监狱的屏蔽仪还真屏蔽不了。再者,鬼知道那手机是不是真的有信号,或许是栽赃李洋洋的人直接调了个铃声闹铃的说成是李洋洋手机有来电也说不定。

可是,李洋洋弄这么个手机来干嘛?

看着李洋洋委屈喊冤抽泣的样子,我可以断定,她是被栽赃的。

李洋洋不被开除也就算了,还被调到了监狱管理局,这又是几个意思?反常必妖。

因为她帮我查屈大姐死因的事,李洋洋肯定是被栽赃的,可为什么不直接把我弄出去了事?

幸运的是,李洋洋身份特殊,她爸她妈都是有身份和地位的人,监狱方知道李洋洋怀疑屈大姐的死因,当李洋洋查起来,她们生怕这事会闹大,就栽赃李洋洋找了个理由把李洋洋弄走,但是又惧怕得罪了李洋洋的父母,就把李洋洋掉到了监狱管理局做了个闲差。那个闲差可比在监狱里做管教舒服多了,这样一来,既把李洋洋弄出了监狱,也对李洋洋的父母也算是有了个交代。

我敢肯定,如果李洋洋是个没背景的小姑娘,只怕面临的,就是开除的结局了。

可为什么,不开除我呢?她们应该知道,是我让李洋洋查的啊。

想了一会儿,实在想不出来。

我安慰洋洋道:“洋洋,别哭了,乖,去了那里也是个好事,至少不用在这个阴暗无聊的地方窝着了。每天下班就回家,逛逛街的比什么都开心呀。”

洋洋还是很委屈的哭着:“可是,那个手机我真的没有拿进来。”

我**洋洋的头,说:“洋洋我相信你,这事情,你是被我连累了,如果我不让你去帮忙查这些,你就不会被她们栽赃。”

洋洋停止了抽泣:“我知道,可是我心里还是很难受,要离开你我舍不得。这个地方的人那么坏,你不要在这里待下去了。出去了找个其他的工作吧。”

这个天真善良的小女孩,我真不该说她什么好,我抱了抱她。

她窝在我的怀里,像个受伤的可怜小白兔。

回到康指导员的办公室,康指导员告诉李洋洋,今天就必须要离开这里,康指导员让我去送送李洋洋。

我对指导员道谢。

回去宿舍的一路上,我和李洋洋都没说话。

回到宿舍后,我抱了李洋洋一会儿,然后帮她收拾着东西。

收拾着的时候,李洋洋问我:“我们这样算不算分手了?”

我说当然不是了。

童话里的小姑娘,那么的天真善良,我就是那一只大灰狼,骗了她的身子还像一头老狐狸编织一个美轮美奂的童话给这个小姑娘听:“洋洋,我们周末啊什么的还是可以约会呀。平时在这里,我们想想对方就好了,你说是吗?”

这个善良的小姑娘居然开心的点了点头,我握住了她的一双小手,坚定的对她点点头,奥斯卡影帝不颁发给我真是可惜了。

其实想想我在这里做的那一切,口口声声和洋洋说在一起确定了男女关系,却又和不同的女人搞三搞四。可洋洋还是那么对我,我为什么不感到羞耻,为什么不感到可耻。我的道德心呢?

说真的,当我的女朋友背叛我的那一刻,我早已经不相信爱情了。

傻子才相信爱情。

李洋洋怎么对我好,我觉得也就是这段时间的事,像她那么好的条件,一出去离开了这里,保不准她爸爸妈妈就介绍什么官二代富二代的给她了,这世界上优秀的男人多的是,我和李洋洋感情再好又能脱离现实吗?她的老爸老妈如果知道这个事,会让她跟我?

三个字来回答:开玩笑。

这么一想,我把我那点可怜的羞耻心压下去,兽性毕露的我,把宿舍门一关,从抽屉里轻车熟路掏出个套,扑到了李洋洋身上。

当我如同野兽般将这个本该圣洁的送行仪式糟蹋得一塌糊涂后,李洋洋红扑扑着脸微微喘息:“我该走了吧。”

我像个得到了满足的无耻嫖客般,从口袋中掏出烟盒拿出一根烟点上,悠悠的抽了一口:“对,是该走了。”

李洋洋要离开这里,我又是庆幸又是无奈又是不舍。

因为她的性格软弱可欺,小白兔离开这里,我是该庆幸,而且她离开了这里去更好的地方,实际上以她父母的背景,哪怕是被开除了也能找到更好的地方,我就是想不通为什么那么多单位可以去,她父母偏偏把她送进这里来。

无奈的是,让我看到这个监狱里编织的一张巨大的看不见底不见边界的网。

李洋洋的离开,是我意料之内,我已经知道她有一天会离开这里,只是我没想到她以这么个方式离开,而且是那么的快。

这也只能怪我自己。

怪自己让她去查屈大姐死因。

很快就收拾好了李洋洋的行李,女孩子的东西就是杂七杂八的多,小袋大袋的好多。提起来后,开了门,小朱竟然站在走廊不远处。

难道,莫非,刚才我和洋洋做那事的时候,她已经就在门口了?然后听到我和李洋洋做那事,才离开远远的?

管她呢,反正她已经不止一次听到我和李洋洋做事了。

小朱向李洋洋走来,李洋洋低着头有点不好意思的面对小朱,脸上还带着红晕,更不好意思的是小朱,我想,她两心里都各自想着不同的东西。

小朱伸手过来帮李洋洋提东西,李洋洋也不说话。

三个人就这么默默的走下楼,走向监狱大门口。

得势人聚,失势人散,尤其是李洋洋犯错被调走,很多她以前的所谓朋友,连送她都不送。洋洋对此有些不明白,还自言自语的嘟囔:“菜菜,芒果,晨晨她们都不来送送我。”

小朱抿着嘴不说话。

我说:“洋洋,你不管进了哪个单位,你都要明白,当你得势时,你的身边围着很多人,当你失势时,你身边就不会剩下几个人了。”

洋洋显然听不懂,摇摇头。

我耐心的跟她解释道:“这就好比市场的情形,早晨大家要拼命拥挤着去买东西,可是到日暮后,谁也不会往那儿看一眼。为什么呢?因为早上可买的东西多,到晚上时就没货了。同样的道理,您有权有势有钱时,大家都争着前来,因为您这里有他们需要的东西;可是你失势了,大家就离开了,因为从您这里得不到东西。而且跟你靠的太近还怕被领导误会。这就是人之常情。所以您也不要因为埋怨而断绝和她们的友情。或许过几天,她们会给你打电话。”

洋洋还是摇着头:“什么是得势,什么是失势?”

“好吧,听不懂就算了。”

“她们是怕我连累到她们吗?”洋洋问我。

“大概是这个意思吧。”我只能这么回答。

她这么一听,急忙从小朱手上把行李抢过来:“小朱那你快回去吧。”

小朱说不行,我要送你。

洋洋站住了,对我们两说:“你们都回去吧,不要你们送了,也送不到哪里,那里就是大门了。”

三个人都站着了。

我说没事,洋洋执意不肯。

洋洋对我单独说:“你要按时吃饭睡觉,好好照顾自己,别抽那么多烟了。”

我点头说好。

洋洋又对小朱说:“小朱,你有空就找我好不好。”

小朱不说话。

“你们两在这里,住那么近,可以相互照应。”

洋洋话没说话,小朱咳了一声,咳嗽声略带浑浊,明显的压抑呼吸,她既恐惧又愧疚。

洋洋上前一步,“那你出去了给我打电话,我来找你好不好?”

小朱哭了。

洋洋看着小朱哭,她也跟着哭了,上去抱了抱小朱。

小朱哭得更大声了,哭声中慢慢地忏悔与愧疚,然后含糊不清的说了句对不起。

洋洋走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