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二章 失去闺蜜

作者:林洛U字数:3173更新时间:2015-04-23 1:23:15

我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我让李洋洋查的,还有让薛明媚帮我问的查的,她们都知道?

脸上假装无事般说道:“不问了,她们都说是猝死的。我没有怀疑了。”

监区长不屑的冷哼一声,说:“你要是不信,可以继续查!你这是在怀疑领导!在这里,领导就是天,要你留就留要你走就走,别到时候怪我没有提醒你。”

根据心理学的解释,不屑代表着极度的自卑或者自信。监区长没有任何在我面前自卑的东西,那就是极度的自信,她自信就算我查下去也查不出什么所以然,更为重要的是,就算我查出来,她自信我拿她也没辙。

“是!不敢了!”我应道。

她侧眼剐了我一眼,然后警告似的说:“在这里,别多事,少说话,跟着走,有好处!”

说完她就走了。

康指导员在后面甜甜的说:“监区长慢走。”

我也跟着说一句:“监区长慢走。”

康指导员看着监区长消失在我们目光后,瞪了我一眼说:“你到底在查什么!警告你这件事到此为止!再折腾下去,对你对我都没好处!”

“是是是。”

屈大姐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傻子都知道屈大姐死亡这事有内幕,但是我不能让这件事不明不白的淹没,万事讲证据,可是现在凭着我这点权利和本事,想要把这事查出来的难度无异于登天。再者,就算我能查出来,我又能拿背后的主犯们怎么样?

见了徐男后,我两默然无语,徐男跟我说,屈大姐猝死这件事,就这么过去吧,如果真的有心,帮她善后就好。

我点点头。

徐男的心地并不坏,她拿了屈大姐的烟,心里也是想着替屈大姐做点事的,例如在监狱里照顾屈大姐什么的,可没想到屈大姐突然就这么走了,徐男也知道这件事不简单,可她并不想去触犯雷区,于是就想着帮忙屈大姐善后还恩。

我们就这么定了下来,徐男帮忙屈大姐善后,因为她是这里的老员工了,出入办理手续什么的也都方便,而且她可以向领导申请,作为监狱的一方。

而我,因为调查屈大姐的死因让我的身份在监狱领导的眼中变得极为敏感,别说是去善后什么的,就是从我嘴中提到屈大姐这三个字,领导们的脸色都变了。

我偷偷的跟徐男说你可以查一查屈大姐的真正死因吗。

徐男严肃的对我说道:“张帆,我不会查的,你也不要再查了。这不是被开除那么简单的事情而已!”

我无奈道:“好吧。”

难道,这件事,就真的这么翻页了吗?

晚上,李洋洋敲了我宿舍门,我让她进来,李洋洋进来后我抱了抱她,她先是开心的搂了我一会儿,然后表情严肃的告诉我说,她昨天去问了屈大姐同间牢房的丁灵关于屈大姐死因的事,丁灵说不知道。但是她问丁灵的时候,不小心被马爽听到了。

接着马爽的堂姐马玲马队长去警告李洋洋说这个事不要再问。

但是她今天又偷偷的去了屈大姐的牢房,问了另外的人,也没人说知道的,可是她发现马爽跟踪着她。

说完后,李洋洋还问我会不会有什么事。

我心想,这帮天杀的是沆瀣一气啊,从马爽到马玲到指导员队长监区长这些,都是一条绳子的。我安慰李洋洋说能有什么事呢。

到十一点后,李洋洋就回去了她房间,我因为心事重重,屈大姐的死加上李洋洋被马爽跟踪的事,还有那个女的要去医院打胎,没心情和洋洋**了。

一直翻来覆去到凌晨一点,小朱也没来找我。

次日早上我又去请假,理由是看病。康指导好说话,不过签字后,还是对我半威胁说,有些事,不知道对你有好处。

出来监狱外面,见那个女人的车已经在前面路口,我过去上车,车开后,我继续从车里挡风玻璃上的镜子观察她,美丽的女子总是耐人寻味的。

“看什么看!”她突然转过来对我喝道。

“你不看我你怎么知道我看你?”

她没说话,但我感觉得到她厚厚太阳眼镜后那双瞪大的眼睛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方能解心头之恨。

在医院里,我去排队交钱,唉,男人一冲动,真是后患无穷。在交费台前排队没啥,但是,到了妇科那里,连排队也要我去排。

又排了很长的队,才交了钱,也不知道是治啥的,交了一千多。急冲冲跑上妇科时,她又不耐烦的对我啸叫了:“磨磨蹭蹭的!”

我的心一沉,原本就不开心,跑上跑下的还要受骂,我忍了,只想时间过快点,让这该死的女人进去做完手术。

等了约莫一个钟,她进去了不到二十分钟,就出来了,还是那副样子,我奇怪着,做完人流手术了居然还能面不改色若无其事的?她走到我跟前:“走吧。”

我无声跟在她身后,在电梯里我鼓足勇气问道:“请问,你身体有不舒服的吧?”我已经做好了被破骂的准备。

她果然没有放过这个能够破骂我的机会:“关你什么事,我还要你来管我!”

因为电梯里并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前面七八个人**的目光向我们两人烧来,我只觉得脸上**辣的,真丢人。

她对着前面这群人喊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啊?”前面这些人唰的把头都转了回去。

她开车的时候,明显脸色发白。

我跟她说对不起。

她看也不看我。

我担心的问她感觉怎么样,她有不回答我。

监狱外路口,我下了车,她踩油门走了。

看着车的背影,我长长的舒一口气。庆幸的是这档子事总算完了,可我又挺担心她的身体。

回到监狱里,抬腿走向食堂,在餐厅里,好多人都在议论谁被调走的消息。

饿极的我开始没听进耳朵里,扒着饭吃,但听到她们谈论的对象是李洋洋。

李洋洋被调走?

于是我凑了过去问,她们告诉我说李洋洋和一些人要被调走的消息。

这怎么这么突然呢!我感觉情况颇为不妙,李洋洋可从来没有跟我说近期她要调走的消息,我知道李洋洋把这里当成跳板,迟早有一天要离开这里,可是我也没想到她会走得那么快,就算是她打算要调走了,她没有不告诉我的理由。

出了门,刚好见小朱进来食堂。

我跟小朱打招呼,小朱身边还有两个女管教,我叫小朱过来一边,问她知不知道李洋洋要调走。

小朱抿嘴沉默了一会儿,说:“听说她犯了错,领导要把她调走。”

“什么错?”我马上想到让李洋洋帮我查屈大姐死因的事。

“我也,不太清楚。”小朱说完又看看我,小声道,“洋洋她看到我,挺不高兴的,我害怕,我害怕。”

我急道:“你害怕什么你倒是说啊!别吞吞吐吐的!”

“我害怕我们的事,她知道了。”说着小朱的眼泪就流下来。

“你别哭啊!这是我的事,跟你没关系。”

“我,我,洋洋把我当成她的好姐妹,可是我还这么对她。”小朱低着头右手大拇指和食指一下一下的捏着左手手指,右脚尖在左脚尖上不停来回踩着,自责的说道。

“你别自责了这时候,洋洋在哪,先把洋洋留下来才是正经事!”我问小朱。

小朱擦了擦眼泪抽泣说:“她被指导员叫去了,刚才我见到她,她一直低着头,我想,她是真的知道我们的事了。”

“好好,你别乱想,我先去找她。”我只好安慰小朱。

小朱现在完全就是一个和闺蜜男友**被发现的心理,她已经慌得不成样子,心里既内疚又害怕。但是说句不好听的,**的时候她可是刺激得不得了。

现在的眼泪,不过是担心承受**的惩罚和对闺蜜的歉疚还有害怕失去闺蜜的痛楚。

我先不理她,先去找李洋洋再说。

从食堂一路狂奔到了办公楼,到了康指导员办公室门口,我敲了几下,里面没声音,我直接推门进去。

李洋洋和康指导员两人在办公室里。

李洋洋默默哭着,指导员脸色不好看的盯着我:“我没叫你进来!”

我气呼呼走到康指导员面前,弯**子双手放在她办公桌上,直直的瞪着康指导员问:“她们都说你把李洋洋调走,凭什么?”

李洋洋看清楚是我进来,更觉得委屈了,哭得更欢。

康指导员盯着我,鼻孔长舒气,然后对我点了两下头,挑衅一样的对我说:“你又凭什么来质问我?你别忘了你的身份张帆!”

我这才知觉自己失了身份,强忍火气,退后两步,道歉道:“对不起指导员,我有点冲动。”

康指导员看我后退了,头往下压了一点,眼神里也没那么挑衅,问我说:“李洋洋是你什么人?”

我被这个问题噎住,是啊我凭什么冲过来向她问李洋洋的事。

我想了一会儿,承认李洋洋是我女朋友又怎么样,于是说:“李洋洋是我女朋友!”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