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章 不可告人的秘密

作者:林洛U字数:3220更新时间:2015-04-23 1:13:14

周末,我出去出租屋拿遗忘在出租屋的钥匙,让房东太太开了门,然后拿了钥匙,在大街上又是一顿吃喝后,微醉摇晃着打的回监狱。

破的士司机居然不愿意开进通往监狱的分岔路,说是女子监狱,晦气得很,直接就把我扔在了大路上,我一个劲地好话,他无动于衷,然后我又有点求他,他也无动于衷,干脆少收了我十块钱,让我自己走进去。

妈的,从大路走到里面,起码也有四五公里,这路是通往监狱和一些小乡村的小道,少有车来往,我这半醉的状态走到里面,何其辛苦。

一路走一路骂。

正走着,一辆崭新的白色奥迪轿车突然从监狱方向飞驰而来,直直的往我这边撞过来。

我一看情况不妙,酒吓了半醒,这司机**是喝醉了吧。急忙跳到路边石墩上。

奥迪车子一个急刹车,四个轮子都不动了。

我盯着车窗,看不到里面。

想撞死我吗!

副驾驶座车窗徐徐降下,一个陌生却又好像在哪儿见过的女人,漂亮的脸蛋戴着墨镜,正看着我。

“你是谁?为什么要撞我!”我跳下石墩,问她。

“你!上车,我有话跟你说!”她咬牙切齿的对我说道。

一听这声音,我知道她是谁了,被我强日过的女人。

她的气场,由不得我说不,乖乖的开了车门爬上了车。

“什么,什么事?”我问她。在车里,豪华的车子,高档的内饰,好闻的香水,她咄咄逼人的美,都让我无可适从。

“我怀孕了。”她盯着我。

我由怒转惊,又由惊转疑。

“你怀孕?你怀孕是我的吗?”

“不是你是谁的!”她一巴掌直接飞过来,猝不及防的我重重的吃了这一巴掌。

我摸着脸庞,怒道:“干嘛打我!”

“我都快半年了没男人碰过我的身体,不是你是谁的!”

“那可不一定,你说没男人碰就没男人碰,那啥文浩的不是你未婚夫吗?”

“敢做不敢当的懦夫!”她一巴掌又甩过来。

这次我已有准备,啪的抓住了她的手,怒骂道:“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我能和你这个**犯好好说话吗!”她的手灵巧一转,就挣脱开了我的手爪。

然后抓住我的两个最长的手指反手一扭,我疼的啊的惨叫起来:“断了断了……”

她这一招,巧妙的很。

我在极度疼痛的情况下,顾不了那么多,伸另一只手就抓住她的胸,她也是没料到我来这么一招,**被我一捏,急忙放开我的手回防,拉开我的手后飞快的一巴掌啪的又打我脸上。

我吃亏了。

脸上**辣的疼,又急又气的我却又对她无可奈何,从她的身手不难看出,她是有几招的,说白了,肯定是练过,而且看着跟我看过的以色列格斗术套路一个样。

以色列格斗术又称马伽术,是以色列发展创立的特种军用格斗技术。是以色列国防军及军事、执法部门人员必修格斗术,也是美国FBI必修课,已经被广泛地运用在世界各地军警部门。

可以被有效的运用于个人防身自卫,在遇到他人侵害时马伽术练习者可以进行及时有效的安全防御。以色列语的语意为“近身格斗”,被公认为世界上最强悍的防卫术。克拉夫玛迦是一个完整的内容广泛的武打系统,内容包括运用自己身体各部去攻击敌人、自我防卫技术、反击打和脚踢技术、被动解脱术、摔投法、地面格斗术、徒手对刀术、徒手对棍术、徒手对枪术、反多人攻击术等。

它是以预防危险暴力的发生而发明的一种非常实用的格斗术,以色列格斗揉合了西方拳击、泰拳、擒拿技以及巴西柔术等等的武术而进行改良目前适用於世界各国特种部队的训练项目中,当面对敌人时可以充分的发挥拳脚肘膝去快速的进攻或则反击。是一种实用、狠毒的格斗技巧!

“老子不和你这疯女人莫名其妙的打架。”说完我就下车。

狠狠的把车门一甩,我下车就走。

才没走出几米,没想到她悄悄的跟上来,左手抓住我脑勺后头发,右手抓住我右手手腕,一脚蹬踏在我膝关节后部,我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她抓住我的右手手腕一转,我就疼得啊的惨叫起来:“放手…放…”

果然是以色列格斗术。

“你如果不乖乖跟我上车,我就扭断你的手。”她威胁我道。

这个如天仙漂亮的女人,动起手来却心如蛇蝎。

我跪在地上,疼得呲牙咧嘴,面子都被丢光了。

老子好歹是个大男人,就这么跪在她面前,被一个年轻的女人打得跪地求饶,成何体统。

我好歹也是看过以色列格斗术,虽然不是习练精通,但对这种简单的招数还是可以拆的。

我假装求饶:“我和你上车,和你上车,你放开我,我会听话……”

我说话分开她的注意力。

“怎么,认输了?”她问我。

“是是,是,认输了。”

当她注意力不太集中她的手稍微放松一点时,我马上趁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顺我被她箍住的手腕顺时针方向转个半身站起来到她身后,那只手反着抓住她手臂夹到背后,一只手掐住她喉咙,眼看控制住了她,我得意洋洋:“我好歹也是看了几年的……”

没说完我啊的惨叫起来,两只手放开了她,我的两腿和全身开始打颤,脸色全变了,两只手捂住裆部:我的裆部被她一把抓在了手里。

阴狠的女人。

“你敢打我。”她加重了力道。

我啊啊啊的叫着:“不敢了不敢。”

“我长这么大没人打我,你还敢用擒拿术对付我?”

明明是她打的我,怎么成了我打她,我用的擒拿术也只是想脱身。

她见我不说话,又问:“怎么不嚣张了。”

我脸色发白,手抓住裆部覆盖在她手上:“你这女人好阴狠。”

“是吗!”她一下子抓紧。

“啊,要死了松手……”我疼得没力气喊了,几乎是要软着脚跪下来了。

她警告我道:“我不是在逼你,而是你**了我,让我怀了孕,我才要你负责。你要是不配合我处理好这件事,你在监狱也不要干下去了!”

说完她放开了手,恶狠狠看着我。

我无奈的点头。

捂着裤裆跟她上了车。

我想,也许真的是我让她怀孕的。以她如此刚烈的个性,如果让她怀孕的是未婚夫,早就杀到未婚夫家里闹得鸡飞狗跳。

无论是不是我,她反正咬定是我的种了,这事我要是不负责,她就和我没完,她这么一恐吓,那还得了,她是监狱里的领导班子,她既然能把我弄进监狱,也能把我赶出监狱。

我可不想再沦落街头,再去什么宠物店KTV这些做兼职了。

在这里,我有好烟抽,有女人,有钱拿。

出了监狱外面,我还是那个出租屋的可怜虫。

“你要我怎么办?”我点了根烟,问她。

她骂我道:“别在我车上抽烟!”

我哦了一声,急忙扔烟头出窗外。

“带我去医院检查,打胎。”她说。她的情绪总算有点平静下来了。

“你那么神通广大,你自己不会去?”我问。

“你的意思是你不想负责了?”她突然侧头过来。

我捂紧了我还瑟瑟发疼的蛋蛋,说:“我不是不想负责,是觉得你,挺奇怪的,这点儿事对你来说根本不算事。对吧?”

“我不想在这里打胎,这个城市几乎每家医院都有认识我的。给我一支烟。”她说道。

我给她拿了一支烟:“你不是说不能在你车上抽。”

“我可以,你不可以。你是什么?我是什么?”她拿着烟,让我给她点上。

我给她点上烟:“什么我是什么你是什么?”

“哼,搞笑,居然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

显然,她很瞧不起我这种没身份没地位没钱没势的人。

我可没心情没时间和她在这里闲扯,心想怎么那么糟糕那么烦的事情都发生在我身上,早点把这事处理好脱离苦海:“那你不在这里打胎,能去哪。你既然没去医院检查,你怎么知道你怀孕?”

“废话!我月经没来,我拿了验孕纸测了,有了!还用去医院吗?”她怒气汹汹,**微微颤抖。

挺**的。

我斜瞄了一眼,她察觉到我的视线,把**微微一侧,说:“往哪儿看?”

“那你那么有身份,你找个人陪你去一个没人认识你的小县城或者医院打胎不就行了,找我干什么?”

“是怀的你的我不找你找谁!我这事,我有脸让人知道吗!?”

我看着她说:“其实,你生气的时候,也漂亮,但真的没平时漂亮。”

“关你什么事?”

“话说回来,你在监狱是干什么的?是不是监狱长的……女儿?”

她冷笑一声说:“她,我是她女儿,就凭她?我和她什么关系,也不关你的事。”

“好吧,那你要我做什么,你说吧。”

“明天,请假,跟我去林县,去找一家医院,检查,打胎。”她把烟头扔出车窗,从小嘴里幽幽吐出一口烟。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