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十九章 自动放下尊严

作者:林洛U字数:3313更新时间:2015-04-23 01:13:00

事后,小朱回了她房间,我去洋洋的房间看了她,洋洋睡的很沉,我喊她都没有什么反应。

第二天被洋洋叫醒,叫醒我后,她先去上班了。

昨天的放纵让我浑身有点发酸,洗漱后下楼去办公室路上,我发现小朱也刚好下楼,看着小朱我有点无耐式的笑了笑,我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胆怯,你越心虚后果就越严重。

小朱不敢跟我对视,很快就将头低了下去。我大步走到小朱边上,双手顺势伸了她衣服里面。

小朱急忙推开我的手,怕有人看到,脸红红的,哈哈。

女人啊,一旦和男人发生关系后,基本就会自动放下很多的尊严。

到了办公室,又要开始我一天的坐牢生活了,拿了一本书,一包烟,过一天。我这个所谓的心理咨询师,原来不过是个摆设。

电话铃声响起,看来,指导员又要指导我去干什么事了。

“指导员什么事?”我敲敲门,进去问。

指导员站起来,哟,来得那么快呀小张。

我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一声。

这个演员一样的指导员,可厉害得很啊,做的时候哥哥亲哥哥的叫,做完了直接就一副良家妇女道貌岸然的样。

她这种女上司的范,倒是挺吸引我的,看着穿**的她,又蠢蠢欲动了。

她叫我把门关上。

我乖乖关门了。

她走过来,伸手摸我,看着我说:“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他们可以为了自己的**和自己根本不喜欢的女人。”

我不说话。

她看了我一会儿,然后脸贴上来,手也抱住我,开始吻我。

既然反抗不了,就要学会享受。

噔噔噔噔急速的脚步声后,门碰的一声被推开了。

我和康指导员两人喘着粗气惊恐的看着门口。

马玲气喘吁吁的,看到我们两人在肉搏,赶紧的关门退出去。

我和康指导员急忙整理好衣服恢复平时人模狗样。

“马玲你给我进来!”指导员火了。

马队长推门进来了。

“我跟你说了多少次,多少次了,敲门敲门你不懂什么是敲门吗!?”指导员大发雷霆,骂的胸硕硕抖动。

我悠然自得的看着马脸一个劲地道歉。

马玲看了看我,欲言又止。

“什么事,说!说啊!哑了?”指导员大骂。

“那个,那个……姓屈的女犯死了。”马玲开口道。

“什么!?”我和康指导员几乎异口同声。

“走,快。”指导员马上出了门。

马玲跟着跑,我也跟了上去。

前些日子她还送我两条烟的,还给了徐男两条,我那时候还想着,她应该是要适应监狱生活了,所以感恩的给了我两条烟,给徐男两条是想让徐男多多照顾。

她还是选择了自杀,那时她就尝试过自杀,因为她的孩子,因为进了监狱,因为没了希望,没了活着的精神支柱。

在监区一楼大厅里,屈大姐已经死了,躺在地上,矮胖的大队长,徐男等几个人围着屈大姐。

看到我和康雪指导员跑过来,矮胖的大队长迎了上来跟康雪指导员说道:“我就说她真没钱,不要再逼迫她订制,现在出事了……”

“闭嘴!”康指导员大吼一声,然后瞄了我一眼。

矮胖的大队长脸上都是畏惧的神情。

我在屈大姐身旁蹲下来,看着已经死去的屈大姐,心里感到有说不出的难受。

这个前些天还送我烟的大姐,说我是个好人的大姐,就这么没了。

而身边的这些人,一个个冷冷的看着,仿佛地上躺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条被车子撞死的与她们无关的狗。

康指导也蹲了下来,看着屈大姐,问矮胖的大队长:“这是怎么一回事,她怎么死的?”

矮胖的大队长问徐男,“你告诉指导员,是怎么回事?”

徐男赶紧回答道,“今天早上查房,监室里女囚都起来了,就她没有起来,我过去看,发现她已经死了。”

我问徐男:“那你发现她这样,也不打电话叫狱医过来看看吗?”

康指导突然抬起来大骂我道:“叫什么狱医,啊?!叫什么狱医?”康指导的眼睛吓人的可怕。

我不再说话。

屈大姐的精神状态一直都不是很好,而且女囚们还经常欺负她,而我两次都听到管教说她没钱。这让我很难不联想到狱警们一起沆瀣一气逼迫女囚拿钱出来孝敬她们。

康指导骂完我后,看了看屈大姐,问矮胖女人:“其它女囚呢,她们知道她死了吗?”

矮胖女人看着徐男,徐男回答道:“虽然是我们把她抬出来的,没有和监室的女囚们说,但她们应该,都知道了。”

康指导脸色阴郁,不耐烦的摇手示意徐男别再说下去:“徐男你把张帆先带出监区,这事不要再说出去。”

徐男点头,康指导又对我说:“张帆,今天这事情,你也见到了,什么该说,不该说,我想你那么聪明,心里明白得很。如果你想在这里好好做下去,把你的嘴封严实点!如果你不想活得好好的话……”

她这话既是威胁,又是恐吓,加上拉拢。

我想问点什么,但是徐男把我给拉走了。

薛明媚早就跟我说,这里没你想像中的那么简单,我也知道这里没有想象中的简单,可也没想到有那么黑,那么没人性。死个人就跟死一只狗一样,她们的冷漠,她们恐惧连带责任而要把消息封死。

她们真的是逼着屈大姐要钱吗?难道监狱里所有的女犯人都要像黑社会电影里一样,交费,否则自身难保?

徐男的脸色如土,看起来心情也不好,我问她如果这事情被上面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徐男说在监狱里最大的事情就是死了人,想来也是废话,死人无论在监狱还是在外面都是最大的事情。

徐男说如果处理不恰当,那从监狱长一直到她这个值班的小管教,都有可能被问责。

徐男说的处理不恰当,我想,一个是消息泄露死人家属闹上去,另一个就是领导大发雷霆要求严惩。

这事情要是泄露出去,康指导矮胖队长徐男都有可能被上面处分,她们是一条船上的人,所以她们才那么怕我把这事讲出去。

走到了心理咨询室,徐男对我说道,哥们,我知道你看到我们这样,觉得心里不舒服,而我们两还收过她的烟,我想到这个心里更不舒服。可如果换成你是我,或者是康指导,你会怎么做?你也只能把这事情瞒着压着。对吧?

我心里想,这事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如果捅出去,上面追责,最好把指导员矮胖大队长马玲队长眼镜蛇监狱长几个**弄出去。

不过很可能也害了徐男,李洋洋,还有那个神秘的把我弄进来监狱干活的美女。

再者,可我有那个能耐吗?我能向哪个部门举报?谁会相信我?就算相信,他们谁会跳出来为了这么个没关系没背景没钱的死人伸冤?衡量利益权势,谁都不会趟这个浑水。

点了一支烟,抽了两口,妈的,这烟还是屈大姐送的。

有可能,屈大姐早就想死,送我烟是感谢我开导过她救过她,送徐男烟,是因为必须要有管教帮我带烟。

屈大姐的丈夫被她捅死,孩子被搞传销的爷爷奶奶带走下落不明,原本就万念俱灰,加上在监狱里受女囚欺负,没钱又被女囚和监狱的人联合欺压,死已经是她最好的解脱了。

监狱里死了人,整个监区的管理人员都人心惶惶,下午的时候开了个会,是我们监区的会。监区长,指导员,副监区长,副指导员,矮胖的刘队长,在台上给我们说些加强管理安抚人心之类的场面话,最后,监区长看着我们,说今早B监区有个女犯人突发心脏病,在牢房里不幸去世,各位一定要注意多多关心犯人的身心健康。

**这群狗日的,屈大姐明明是被人逼死的,怎么到了这里就成了心脏病突发死了。

吃午饭,我遇见了李洋洋和她的小姐妹小朱,她们都在食堂一起吃饭,看见我,李洋洋喜洋洋笑着,笑着尴尬羞涩低着头吃饭。

李洋洋过来坐在我旁边,我问她你们监区的屈大姐死了你知道这事情吗。

李洋洋脸色变得有些害怕,说我知道啊,她们一早都在说这个事。

你怕吗。我问她。

她说我怕呀,最怕死人了。

我问你怕什么,怕自己受到牵连?

她说怕巡查牢房遇到鬼。边说露出恐惧的表情。

我问她你觉得屈大姐真的是心脏病突发死的吗?

李洋洋反问我,难道不是吗?

看来这个小女孩还真的不知道。

监狱管理人员生怕死了人殃及自己,舆论愚弄大众,别人自然不知事件真相,因为真相也只有那几个当事人知道。

我跟李洋洋说,叫她帮我跟屈大姐她们监室打听打听一下,屈大姐究竟是怎么死的。

李洋洋说好。

这个星期,我每天晚上只要等到洋洋睡着,都跑去小朱的房间。只有单纯的洋洋什么都不知道,一个劲的帮我查屈大姐的死因,小朱是个善良的姑娘,面对洋洋她十分内疚,为此还开始躲我。只是已经在小朱身上找到新的活力的我怎么也不愿意放手,我开始一次次支开洋洋,寻找机会与小朱独处。洋洋夜晚出去值班,轮休,我都会去找小朱。有时候我会等洋洋睡了,然后偷偷敲开小朱房间。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