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十六章 竟然是她

作者:林洛U字数:3701更新时间:2015-04-23 1:12:11

我们搞在了一起……

最后结束的时候,康雪和我都没有说话。我们穿上衣服。

我说:“我回去办公室了。”

她说:“去吧。”

她的表情和说话的口气就和一个普通同事、和往常没什么两样。让我简直怀疑刚才的大战是一场幻觉。我倒不自然了起来。

终于熬到了发工资那天,出了监狱后,第一件事就是开手机,给家里打电话,然后给家里打钱,第二件事,找王达。

那家伙貌似很忙,叫我等电话,他晚上找我请我吃饭。

我说好吧。

到了出租屋楼下的破银行转账后,我回到了破出租屋。

出租屋的租期还没到期。

毕业前出来实习时,为了和女友天天在一起,我就租了这房子,我们一起去宠物店兼职,我疯狂的爱着她,以为自己找到了自己今生的幸福,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可是有一天晚上,在这个出租屋里,她对我说,我们分手吧。

我不明白自己什么地方做错了,想听她的解释,她却一再的说我们不合适。

后来,她离职了。

再后来几天,从老板的干女儿店长嘴里我才知道,她上门给客户宠物洗澡,和那个客户有了关系,对方是个千万富翁。我曾经苦苦挽回过,但她已经铁了心,我只能在心里骂自己无能,我不能把全部的罪责往她头上揽,谁让我是农村出来的,谁让我家里那么穷,谁让我没本事。

从楼梯口的破窗往外看,外面车如流水马如龙,渐渐的华灯初上,霓虹灯闪的光怪陆离,我想起王达说的一句话,他说,我们这些农村出来的穷孩子,在这个城市人的眼里,不管偷不偷东西,我们这些人之与这座城市,都是阴沟里的老鼠。想要融入他们,你只能挣钱挣钱再挣钱,要穿的跟他们一样好住的跟他们一样好吃的跟他们一样好车也要一样好,他们才会接纳你。不然,连保安看到你这身衣服都想赶你走。

被女友甩了后,我很害怕热闹,又害怕独处,各种无所适从。出租屋太压抑,我忽然很想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拿起手机,翻出了她的号码,打出去,没通之前,挂掉,打出去,再挂掉,如此三次。

我想起女友那次在学校和我一起爬山,到山顶后,她缩在我怀里,用手指比划了个很小很小的长度说,我想变得这么这么这么一点点大,藏在你口袋里,你去哪我就去哪,那样我们永远不分离。

一滴泪,悄悄涌出我的眼角。

妈的,我不能在这个破出租屋这么呆着。

拿了手机出了门,刚好王达给我打来了电话,叫我去K吧找他。

K吧是一家很大的高档KTV,算他有点良心,请我去唱歌。

王达毕业后,找了一家信托公司上班,而且也开始赚大钱了,却出人意料的跳到了啤酒公司干推销,后来我问他才知道,这跟他的兄弟有关。

他有个兄弟,是他从小玩到大的同村哥们,从小他们就一起玩石子,一起弄弹弓打雀儿,一起到别人家果园里偷苹果还倒霉的被抓到,一起偷过人家小卖店的糖果,还放火烧过一个骂过他们的人家的房子。在高考的前一天,他们约定一定要考上同一所大学,如果不能考上同一所大学,那就一起出去打工闯一闯。后来他们果然考进了同一所大学。后来又一起认识了我,从那以后我们三个经常喝酒啥的。他的兄弟开口闭口都是咱兄弟间不谈钱,咱兄弟间不说那些,咱兄弟一起用,没事。

我对他那兄弟没啥好感,甚至觉得他兄弟很不可靠。结果,我和王达从来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如胶似漆的兄弟,竟然喜欢王达的女朋友小月,为了追小月无所不用其极,甚至不惜跟我们撕破脸皮。后来,他如愿以偿的追到了小月,成功的给王达戴了绿帽子。

我和王达的女朋友,都是被富二代给翘了,他比我更痛苦,他是被自己兄弟给翘了。

王达之所以选择啤酒这个行业,是因为他兄弟就是啤酒世家的大公子,他爸从农村出来后,从街头摆地摊买菜的搞起,然后开**利店,后来搞了青岛啤酒总代理,经过差不多十年的努力,稳稳占据了这个大区的啤酒大部分销售市场。报复心的驱使让王达决定从哪颠倒从哪爬起。于是,这家伙不惜辞去高薪水的信托工作,到了珠江啤酒公司干了推销员,决心要把他兄弟一家代理的青岛啤酒搞下去。

可是当他进入这一行之后,才知道凭借他自己一个小人的微薄之力去抗衡当地第一品牌啤酒简直是以卵击石,杯水车薪,荒谬透顶,餐饮行业和夜场的资金压力都很大,经常的拖欠账款。

当我满心喜地的跑去K吧,王达一脸愁苦的跟我说:“今晚要是再拿不到K吧的欠款,我明早就去投河自尽,老板已经逼的我无路可走,工资不发,工作也干不下去了。”

我说操,老子高高兴兴的跑来以为你要请我唱歌,结果却是来帮你要账。

这个开口一分钟几百万上下的男人,却连请我KTV唱歌的钱也没有。

K吧已经押了王达推销的珠江啤酒整整三个月没有结帐了,他今天晚上的主要任务就是到K吧把帐结了。

老板已经给他下了狠话,这六十万啤酒钱拿不来,就立马滚蛋。

为了推销,王达用自己的钱垫下去,还借钱垫下去。这一次,他是真的走投无路了。

他给我一支烟黯然道:“今晚我们俩说什么也要把K吧的帐结回来,再不结回来,我真的要去死了。”

操,我骂归骂,还是要帮他的,只是不知道如何帮。

王达带着我进了K吧,在k吧歌厅的外面已经感觉到每个包间里的暗流涌动,晚上的夜生活让多少纸醉金迷的青年流连忘返,只是不清楚他们流恋的是唱歌本身还是美人入怀时的**荡漾。

K吧吧台,浓装妆抹的老板娘热情的给王达打着招呼:“小王,你又下来走市场了啊?小五,快拿两瓶饮料。”

老板娘笑得那么动人,说话那么周满,也难怪她会将这么大的一个歌厅经营的井井有条。

“恩,那个------”王达吞吞吐吐的说着,话到嘴边突然改口了,“周姐,今天晚上生意还是这么**哈!”

这小子准是被老板娘**的笑得将结帐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还可以,要不你带你们俩找个包间坐会,周姐给你们安排两个最好的小妹,怎么样?”周姐挤了挤眉,她的眼神足以让每一个视力正常的男人在刹那间下面撑起了雨伞。

王达看了看我,我心想:你不是来要帐的吗?不会就靠我们俩来消费一顿将六十多万块钱一点点结回来吧,那样的话估计我俩喝到吐血,六十多万块钱也花不回来。

正当我两在深思如何开口之际,门口突然进来了四位衣着华贵气质不凡的女人,我和王达在这几位女人强大的气场下情不自禁的向旁边移了下。

走在最前面的女人,走到吧台,开门见山的说:你们这里怎么消费的。

周姐笑呵呵的说:四个人吗?坐小包就可以,小包2小时480元,赠送六瓶啤酒和一个果盘。你们想要大点的也可以,就要中包吧,十二个人场。

那几个女人身上的香气迷漫了整个空间,我禁不住深呼吸了一下,确实很香。我的眼睛也禁不住细细打量着几位女士。一个字形容艳,两个字形容勾人,三个字形容,真**勾人。

那女的继续追问:你们这里有没有“先生”?她轻描淡写理直气壮的语气就好像问这里有没有啤酒一样。

这句话一出口让我着实吃了一惊,毕竟男人找小姐的事见多了,但这几个衣着华贵的女人怎么还好这口。

周姐笑着说:实在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没有先生,只有小姐。

那女的突然将头一侧,转向了我和王达这里,她的下一句话差点把我雷倒,“这里不是有两个吗?”然后将手指向了我们,

周姐疑似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吓了一跳,然后笑呵呵的瞅向我们,疑似在问:你们愿不愿意。

我刚要拒绝,作为一个淡定自若,阅历无数,酒精杀场的销售人员,在这个瞬间,英明神武的王达早已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电光火石破天惊之势在我回答之前已迫不及待的回答:好啊。

我脸都绿了,瞪着王达,这厮对我不好意思的笑笑。

周姐又叫了两个服务生,然后不怀好意的目送着我和王达跟随着四位大姐进入了包间。

多么敬业的销售人员,多么可歌哥泣的销售人员,我突然间有那么一小会被王达感动。我仿佛看到了在珠江啤酒公司全国销售大会上向他颁发“终身成就奖”以表彰他为了公司销售业绩的勇于献身精神。

幽暗的灯光下,我突然间觉得自己有那么点小紧张,再加上一些如针刺股,因为旁边这位大姐的目光刺激的我全身不自在,我侧头打量起她,只见她上身一件宽松的长袖T恤,**一条微拉的牛仔裤,大大的眼睛,烫着桔红色的头发,虽说不上十分漂亮,但全身都散发出成熟迷人的气息,就是年龄太大了,约末四十加。

再看王达时,已经与旁边的大姐打得火热,玩起了色子,我不得不佩服王总的适应能力,在短时间内就能突破敌军阵地,大举进攻,我想这也是为什么,这就是魄力,胆识。

我与旁边的大娘相视无语,就像她刚才选我**时一样,轻轻的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丝云彩,此刻我有点佩服小姐了,我想,我如果要是一个小姐的话,我会轻轻的倒上一杯酒,撒娇的说:来,美女,大哥陪你喝一杯。然后大娘就会一饮而尽,嚯嚯大笑然后把我揽入怀中。

想到此情此景,我禁不住倒上了一杯,侧头微笑道:姐,你好,认识你很高兴,**敬你一杯。

大娘微笑着举起酒杯,轻启朱唇,一饮而尽。我看着其它的兄弟姐妹玩得都很尽兴,只有我们俩似乎与整个环境格格不入,看来先生这碗饭不是那么好吃的。正当我想是不是应该故事情节往下进行时,结果剧情没有按偶像剧方面发展,我猜中了开头,却未能猜中结尾。

“小贺,你终于来了!”

“怎么才来啊小贺!来,坐这边。”

门口进来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子,我一抬眼,哑然失色,麻痹的,有首诗怎么写的:人生何处不相逢,世上无巧不成书,有缘千里来相会,十年修得同船渡…

进来的,那是被我强jian过的女人。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