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十三章 **的笑容

作者:林洛U字数:3219更新时间:2015-04-23 1:11:16

“你哥哥?”我发现了丁灵脸上的变化,看着门口的方向。

“恩。我,我能见他吗?”女孩子轻声的说道,目光中带着乞求。

“不能。”我断然拒绝:“说好了我把纸条给他就行。你也知道,如果这事情让刚才的那位我同事看到,揭发了我,我会被开除的!”

“就一面,可以吗?”丁灵小心的说道。

看着丁灵一脸焦急的表情,我动了恻隐之心。毕竟谁都有亲人,在自己受伤受到委屈的时候,谁都想有个亲人安慰一下。

我走出病房,往外看,走廊站着一个衣衫不整的男人,面目粗犷,微黑。这家伙就是丁灵的弟弟丁敏。

“政FU好,我可以见我妹妹吗?”他有些羞怯的问道。

我搜索不到徐男的身影,赶紧说:“快进去,五分钟的时间。”

我在门口叼上了一根烟。

差不多五分钟之后,丁敏从里面出来,朝着我点点头,笑容满面,憨厚淳朴:“谢谢政fu。”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居然也是软白沙。

掏出了一只给我。

我把烟头掐灭了,然后接过来他给的烟,说:“快走吧。”

“嗯,嗯,谢谢政fu,谢谢。谢谢。”一边走一边对我鞠躬点头。

我回到了病房。

小姑娘衣衫整齐,没有了之前的颓废,嘴角挂着笑容。

看着小姑娘天真烂漫的笑容,我的心里多了一份做了好人的满足感。

“对了,既然你有你以前的老板要帮你,为什么你挪用钱被抓的时候,不让你那以前老板帮你?”我问道。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那个我以前的老板,是我妈妈的初恋。我妈以前没嫁给我爸之前,跟他好上的,他的家庭条件好,老板家人不同意他和我妈在一起,就分开了,我没想到自己毕业后去上班的公司老板会是我我妈的初恋,那个老板看我长得像我妈妈,就问我,后来就知道了。他那个时候还问了我们家的情况,我们家过的不好,我爸刚过世,我妈妈做环卫的,我怕他来找我妈了又好上,对不起我死去的爸爸,就不和他说。可现在是没有办法了……”

大约十几分钟后,徐男回来了,手上带着一盒饭。

我装模作样的问:“徐大哥,你去哪儿了那么久啊?”

她不好意思的笑笑:“嗨,我出去给我一朋友打电话,她非要过来请我吃饭,出去吃了个饭。给你也带了一份。”

这女的没啥心机,直性子,我挺喜欢这样性子的,当个哥们交很不错,就是那嘴巴厉害了些,而且对待女囚下手非常的狠,比马爽马玲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接过盒饭,对她说谢谢,然后拿出一包烟,就是李洋洋上次送我的中华烟。

她拿了过去,大大咧咧的说:“哈哈,谢谢哥们。我出去抽支烟,你要不要出去吃饭。”

“你去吧,我在这吃。”我说。

她出去抽烟了,听到她的大嗓门,跟外面的医生聊的挺来的。

病床上的小姑娘闻到了盒饭的味道,吞了吞口水。

我问她:“是不是想吃?”

她微微点头,嗯。

我开玩笑的说,“那你把你身子给我吧。”

她愣了,愣了好久,然后眼眶含泪,默默点头。

我笑着说,“开玩笑的。”

然后把盒饭打开递给了她。

“警官,你是个好人。”她接过盒饭,看着盒饭里面的香菇炒鸡,一脸的幸福。准备吃的时候,又停了下来:“那你吃什么?”

我说我吃什么都好,我出去外面买个盒饭不过几块钱,你吃吧,你在监狱里能吃到这些吗?

她摇了摇头,然后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和我说她们的伙食。

监狱的伙食真的是不怎么样的,但比看守所的好很多,说是因为监狱要劳动的缘故。看守所的伙食简直就不是人吃的东西,每天不是大白菜煮自来水,就是白豆腐加点辣,一星期有一顿荤那根本没法吃,就是一快大肥肉。那个肥呀,还没吃就让人想吐。

监狱的伙食每顿是一个菜,星期天会加一个菜,一般都是素菜里面加点肉丝,如果是大白菜之类的全素菜,还会有一个汤,也就是西红柿或是青菜加点蛋花花。但是菜的品种就是那么几样,再加是大锅菜,味道是不怎么敢恭维的。别说是这样的菜了,就是山珍海味让人吃个几年,十几年的还不是和糟糠差不多味儿了。能美美地吃一顿好东西也成了她们朝思暮想的心愿。

好在监狱的管理在近一两年也开始走向人性化。平时大家吃的都是大锅饭,有钱可以吃小炒。

不过,如果犯人的处遇达到了A级的就可以在每个星期六吃A级菜,B级的则是两个星期一次。A、B级菜都是干警到外面店里买的,品种也不断地翻新,有时是半只烧鸡,有时是半个蹄膀,有时还会有汉堡啊、虾啊、真空包装的猪肉什么的。犯人吃饭是不要钱的,可这个A、B级菜却是要钱的。所以有很多劳役做的很好,表现特突出的A、B级犯人因为家里穷大帐上没钱而白白浪费了“配额”。

监狱里有一个小超市,犯人每月去一次买东西。现金在监狱是不流通的。每个犯人入监时都会有一张大帐卡,从看守所转到监狱来时有现金的全部打到这张卡上,家里人每月来接见时送的钱也打到这张卡上。

去超市每人能买多少东西是由各自的处遇来决定的。日常用品不**金额,只有食品有**。A级的可以买100元,B级买80元,C级买60元,D级买50元。每月一次的接见,探监者也是按照同样的规定给探望的对象买食品。如果是A级,并且每个月都有人来接见的话,那她就可以有200元的食品了。只是,每个大队能享受A、B级待遇的人只有几个,有条件的人也舍不得乱花钱,毕竟这钱都是父母家人的钱,何况里面家庭条件好的并不多,表现好的家里穷的叮当响,家里有钱的又不一定能争取到A、B级,所以浪费“配额”的事情比比皆是。

超市里的东西都贵的要命,而且很多假冒伪劣产品。犯人买也得买,不买也得买,只此一家,没有分店。食品泡面具多,也有一些真空食品,可都太贵,即使很想买,也买不起,大部分人只能买50、60元,一包真空包装的东西就要十几块甚至二十几块,买了这个其它的就甭买了。犯人去超市每月必买的食品是泡面,最少10包,多的买一箱、榨菜、火腿肠,因为监狱只有三顿饭,而且晚饭时间是5点,到晚上肚子是一定会饿的,干活又晚,没有泡面就完蛋了。这几样东西买好了,也剩不了几个钱了,再想吃的东西也只能是过过眼瘾。

说着说着,徐男进来了,看到小姑娘吃着盒饭,她对我说道:“哟,雷锋同志,舍人为己,精神可嘉啊。”

我呵呵一笑置之。

她又说,“我说张帆,人家做好事,都是在外面做,留名的,感动中国那种。你现在是在干什么?是泡妞呢还是饿饱了撑的。”

我说,她们在监狱都吃得不好,听着挺可怜的,反正我也不饿,给她吃吧。

徐男冷哼一声说,“百无一用是怜悯,尤其是在监狱,对这些犯罪分子可怜。你知道监狱为啥吃得不好?你要知道她们犯罪了进监狱是来改造的,让她们悔过的,让她们来了后以后打死就不想再来的。如果监狱搞的是五星级宾馆那样,那对犯罪分子还有什么震慑作用?”

她的话确实有道理。

徐男给指导员打了个电话,监狱派车过来,我和徐男送了丁灵回去监室。

到了监室,丁灵一看到对她目露凶光的骆春芳,就吓得瑟瑟发抖,这骆春芳不仅抢丁灵的分,还带人殴打丁灵,实在是可恶,薛明媚看不下去,替丁灵出头,还被骆春芳恶人先告状,搞进小号子去蹲着,这种人实在是罪大恶极。

丁灵进去监室后,惊恐如同小兔进了老虎的牢笼,轻轻的走到那个屈大姐的身旁坐下。

屈大姐面如死灰,看都不看丁灵,不知想些什么,兴许是想她失去联系的儿子吧。

骆春芳恶狠狠的看着丁灵,像一只想要把兔子撕碎的母老虎,我估计我和徐男只要转身一走,丁灵马上被骆春芳给打。

我撒了个谎跟徐男说道,“男哥,刚才指导员还交代我,我们回来后,让我去看看关小号的薛明媚,合适了就可以放出来了。”

徐男说道,“薛明媚又被关小号了?”

她丢了钥匙给我说道,“这是钥匙,你去把她拉过来,我去监区长那里登记丁灵回监。”

我拿过钥匙,点点头拿着钥匙去了小号。小号的面积很小,可能只有一个平方米。人在里面只能站着、或者坐着。想要躺着睡觉是不太可能的,小号里的人躺着的时候只能是身体极限的蜷缩成一团,就和母体里的婴儿姿态差不多。更重要的是,这里面黯淡无光,黑黝黝一片。

薛明媚现在就这么缩着一团,蹲小号是非常痛苦的。就是身强体壮的年轻人呆在小号一小会儿也会浑身酸痛无比。

薛明媚的表情很痛苦,见到我的时候整个人突然精神一震!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