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章 情绪激动

作者:林洛U字数:3363更新时间:2015-04-23 01:02:42

肥胖的矮个子女人还不依不饶,瞪着我说,“你给我记住了!除了在你的心理咨询室,以后不许到监狱其他地方直接接触犯人!还有你们几个!他不知道你们不知道吗!”

啪啦啪啦的骂了一大通,然后问康姐,“那监区的犯人都说这里来了一个男管教,情绪特别激动,我怎么跟她们说?”

康姐有点不耐烦的说道,“就说他是心理咨询师。”

队长看康姐的脸色不好,急忙换了语气,“对对,也没什么要紧的。那,康指导,那牢房里面的那些人怎么办?我看,把她们都关了小黑屋,让她们长长记性。”

我们监狱从上到下分别设监狱长、政委、工会主席、政治处主任,以上为监狱领导班子架构;往下是监区长、副队长,指导员。当然,如果按具体的细分到副级别的岗位,还不止这些,还有副中队长小队长这些。而最下面的,就是狱警、管教。

狱警和管教又有所不同,狱警泛指在监狱工作中执法管理的所有警察,是一个警种的名称,含领导职务的警察,就例如小队长胖女人马姐、女汉子那种;而管教干警类似干事,是属于非领导职务一类的警察,狱政管教,教育管教等,我和李洋洋就属于这类。

我想,康姐在这里一定是有点分量的人物。这个中队长的职位比康姐高,却还怕她。

康姐对她说,“这事你看着办就好,至于他们…”康姐转过来看我们,对我们说道,“你们记住了,下不为例!都回去自己工作岗位。张帆你留下。”

李洋洋她们高兴的散了。

我留了下来,不知道她要留我下来干什么,难道要对我单独进行处分吗。

康姐问我,“是不是对监狱很好奇?”

我想了想,说:“是挺好奇的。”

她说,“行,我带你出去转一圈,以后就别到处乱闯了。”

我说,“谢谢指导员。”

康姐带着我出了办公室,在监狱里走着,她在前我在后,望着她那**的身体,挺出的**,我心神摇荡。我从下到上看了好几遍,她的脸她的**,她的大腿,想起昨晚薛明媚洁白的身体,对应的每一个部位,想象康姐衣服里面的风光。

她指着那些上面挂着铁丝网的房子对我说,“那些都是监区,牢房,里面有四个监区,abcd,d监区的犯人性质最严重恶劣,重犯基本都在那里,从d到a,依次递减。”

到了操场上,好多女犯人见了我,还是有人叫着,但因为有几个女狱警在她们身边看着,她们不敢造次。

康姐的目光掠过女囚,说,“女犯人一周出来这里一次放风,轮流出来,除了探视之外,这是她们最期待的事情。”

到了一个巨大的建筑,康姐说:“那是厂房,劳动改造都在那里,思想改造在后面的楼。”

我喃喃道,“劳动改造?”

康姐道,“对,劳动改造,通过劳动,犯人能得分,有了分,买东西可以优先,可以争取减刑。”

原来如此,怪不得上次那马姐对那群发疯的女犯人喊了一句扣分,犯人全都老实了。

然后是犯人进来体检的地方,监狱很大,转了半个多小时,她很耐心的把基本该告诉我的地方全都告诉我。来到一个小平房前,很破烂,我问这地方是什么,她却不直接告诉我,却说千万别想着私自跑这里来,这可是很严重的行为。

我好奇了,这个小平房到底是干嘛用的?

晚上下班吃饭后回到宿舍,躺在床上看书。

没电脑,没手机,没网络,日子可真难熬啊。

有人来敲门了,我知道一定是李洋洋。

我开了门,果然是李洋洋。

我仔细一看,她手上拿了一条烟,我马上兴高采烈的冲过去:“洋洋你从哪弄来的!”

她看我开心的样子,也开心了起来,“从我小姐妹那里拿的。”

我乐不可支的拆开了,点上了一支,可憋死我了。前天我就跟她说能不能弄到烟,没想到今天她就拿来了。

我吐出一口烟,说,“洋洋,谢谢你啊,改天发工资了,我给她拿钱。”

洋洋却说,“不用了。”

我问,“怎么不用了。”

洋洋说,“这是她拿来送人的,人家不要,我就给她钱跟她要了,她知道我是拿来给你,又说不要钱。”

我说,“好吧,那这钱我给你。”

洋洋摇头说,“不要了不要了。”

我笑了,这小女孩对我有点意思。

我又问,“你小姐妹拿来送谁呀?”

洋洋坐了下来说,“找领导办事呀,她想调到别的监区。”

我那时还不知道对于管教来说,监管abcd几个监区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后面才慢慢的了解到,里面大有学问,不论是工作量,还是油水,或者是其他方面。有人问,为什么还有油水?慢慢看吧,后面会告诉你们的。

说着说着,李洋洋吞吞吐吐看着我裆部,问道,“张哥哥,你,你那里好点了吗?”

我看了看我裆部,看着李洋洋涨红的脸蛋,问,“我这里?我这里怎么了?”

李洋洋的脸更红了,低头捋了捋秀发,稍显腼腆,这一刻却显得格外**,说,“昨晚那个女的,她,她不是咬你那里吗。”

我扑哧笑了,这个纯真的小姑娘,还以为那个叫薛明媚的女犯人撕咬我,她哪知道那和咬是不同的。

我晃了晃手上的烟,说,“没事啊,没事。”

我仔细看烟盒,中华。

软中华。

妈的,这些人送烟给领导,也够舍得下血本了。

我心里开始滴血,发工资要是给洋洋一条烟钱,给家里打些钱,自己也剩不下什么了,还想买双鞋子啊。

穷?丝伤不起。

洋洋说道,“我小姐妹说你人很好,昨晚的事情,你今天在指导员和队长她们面前,把责任都揽过去了。”

我说,“这本来就是我惹的祸,怎么能让你们去扛。”

她说,“我好怕指导员处分了你,指导员这人真好,监狱里我遇到那么多领导,最好就是指导员了。”

我说,“是吧。”

我担心起来,像洋洋这样很傻很天真的小女孩,如何在监狱这里做下去。

我问洋洋有没有见过一个头发很长,身材很高……我跟她描述着那个被我强?把我招进来的醉酒女人。

洋洋摇头,我想,那个女人,如果是监狱里的人,最起码是领导班子那一层的人,洋洋刚进来不久,也不太可能和那些人接触过。

周六放假一天,我办好手续,换好衣服,要憋死我了,我要出去外面转转。

从宿舍到监狱大门,要穿过操场,走着走着,突然一个人扑过来抱住了我:“男人!男人!是男人!”

我一听这声音,气不打一处来,把她推开了,骂道:“薛明媚你脑子被打坏了是吧!?”

薛明媚一脸暖暖的笑容,侧着头看着我,阳光下,一半明媚,一半忧伤。

我看着她头上的绷带,关心的问,“你头还没好吗。”

她问道,“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真是锲而不舍啊,我说,“张帆。张帆起航。”

她咯咯一笑,低吟片刻念叨:“杨柳迎春早,明媚日寂寥。风雨起扶摇,张帆济云霄。”

我愣住,想不到,她居然是个才女。

她后面的女狱警过来拉她,“走啊!看到男人又发浪走不动啊!”

就是那个在医院看守她的女狱警,她刚从医院回来。

女狱警把她推走,她扭头过来,冲我做了个可爱的鬼脸。

我一扭头,故意不看她,实际上,这一幕,看得我心里难受。酸酸的。就算只是**的炮友,那也是有了点感情的,看到她被女狱警大呼大喝的吼骂推搡,唉…心里好不舒服。

到警卫室拿到了手机,妈的,从来没觉得手机对我有那么重要的。

开机后,却没有一条信息,也没有来电提醒,是欠费了吗?

出了监狱外面,手机开始启动发狂模式,几十个信息争先恐后冲进来。

靠,监狱里是屏蔽信号的。

二十几条来电提醒是家人,几条是我一个大学同窗同宿舍的铁哥们王大炮,还有几条中国移动的垃圾短信。

我给家人打了电话,家人虽然知道我去了监狱干活,但找不到我,有些担心,我告诉父亲我这几天在监狱里的简单情况,父亲叮嘱我说,一定要好好干,不要得罪领导什么什么的。

我问他的病情,他说慢慢好起来,叫我不要担心,我一听这个就心酸,家人一般对这些,都是报喜不报忧。

然后给了王大炮回了个电话,王大炮本名王达,是我大学舍友。大学的时候我一边兼职挣钱一边学习,刚来学校的时候衣服几乎只有身上一套和一套高中校服,王达看不下去,就给我一些他的衣服穿,我的洗护用品没有,他就给我买,我发了工资后给他钱,那家伙也不要,我塞给了他。

也是在宿舍,他是唯一一个看得起我的人。

电话通了,这厮懒洋洋的问我现在还在不在宠物店上班。

我说我现在刚从监狱出来。

他急了,问,“妈的你犯了什么事?哪个看守所!?”

我哈哈一笑说,“老子考公务员进了女子监狱。”

他愕然了好久,问我怎么考进去的,是走什么关系。

我说:“关你鸟事,有没有时间今天聚一聚。”

他说,“今天不行,还在外地出差,本想帮你介绍个工作的,下周见个面,见的时候再详聊。”

我说:“好吧,既然没其他事,朕先挂电话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