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章 意外的进去了

作者:林洛U字数:3854更新时间:2015-04-23 01:01:19

我傻了好久,我被女子监狱录取了!我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两条老泪纵横驰骋在我那纯爷们的脸上。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日放荡走天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遍长安花。

这天晚上,我又幸福地吃了一大碗牛肉面,加了一碟花生,一瓶十块钱的白酒。

给家里打电话汇报了这个消息后,爸爸兴奋得好半晌说不出话来。在他们看来,我现在就是国家的人了,吃公家的饭,以后就是当官的。这可是光耀门楣的大事。

可是,我转念一想,那个女的怎么会那么好心?我强?了她,她还让我考过了,她可不是以德报怨的好人,想想那晚她拿着酒瓶砸我头上的情景,现在还在痛。她是不是让我进去了,再慢慢折磨我?

百思不得其解。

我不管她要如何对付我,要不要对付我,总之,我都要进女子监狱工作。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五天后,我正式去上班。

的士司机走错两次路后,才在手机导航软件帮助下,找到了郊区的女子监狱大门前。

高墙,?望站,炮楼上还有武警,高高的大铁门,上面有国徽,铁门上大铆钉。

在门口,我停下脚步,整了整挤公交车弄乱的衣服。

“什么人,监狱重地,赶紧走!”有个人在水泥桩的玻璃窗喊道。

一个一米见方的玻璃窗,还用铁栏杆栏起来。

我马上过去,说明了自己的来历。

那警卫是个女的,见我是个男的,立即对我进行了盘查审问一样的询问,当我拿出那红头文件,里面的人才打了电话让人接我进去。

过一会儿,大铁门旁边的一个小铁门哐哐当当的开了,里面有人喊道:“张帆!进来!”

我进去,女警卫搜了我的身,把我的手机和钥匙都拿了出来。

“进去吧。”

走进去,一个胖胖满脸阴沉的女人站在我跟前。

“领导,您好,我是新来的实习生。”我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但叫领导肯定是没有错的。进了机关门,谁都会觉得自己是个领导,把别人叫大了肯定高兴。

和她打过招呼后,我问怎么称呼,胖胖的女人没好气的说姓马。

她叫我等一下,然后走进门卫室里去了。

我打量了监狱里面。

一股孽气阴气袭来,高墙围起,铁丝围栏,虽然只是隔了一个铁门一堵围墙,却隔开了人间。

和电视上不一样的是,空荡荡的操场空荡荡的空地,一个女犯人都没有。难道这和我们读小学时上学一样,现在是关押时间,做操的时候才能放出来吗。

远处不少现代化的房子,可怎么看都让人心里不舒服。

胖女人突然出来,说,跟我走!

我问我手机和钥匙呢?

她冷哼一声吼骂道:“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你们学校吗?进这里,手机必须上交警卫室!”

操,更年期吧,说一声不就行了,至于要吼叫吗?

我心里不爽,嘴上却不能得罪,小心翼翼的问马姐我们这是去哪儿。

“跟我走就是,问那么多做什么?”胖女人的态度很不好,就像是我欠了她钱一样,后来我才知道,我顶了胖女人的表弟进来,这胖女人才对我有这么大的怨念。

“我就随口问问。”我嘀咕道。

胖女人随即发火:“你不想干可以走,现在就滚。”

我当即肺都气炸了,可若是和她吵起架,日后指不定有多少小鞋穿,蹭起的火只能浇熄了。

胖女人把我带到了一栋大楼上楼进了一个办公室,她让我在外面等着,她过去敲门,里面传来一个女声,进来。

胖女人马上进去,点头哈腰,如同一条哈巴狗:“康指导,咱们单位不是招了一个科员吗,他现在过来了,您见见吗?”

里面的女人的声音传过来:哦,进来吧。

我敲敲门,走了进去,看见一个三十左右风姿绰约的女人,坐在办公桌后面,盯着电脑屏幕,皮肤白皙,有一种很知性的感觉。丰满成熟。她的脸蛋或许不像身材这样动人心魄,但也绝对算得上是美女。我这人天生就对这种皮肤白白成熟的女人没免疫力,此刻自是看呆了眼。

见我进来,她朝我一看,正好和我色迷迷的眼神撞在一起,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我一眼,差点将我射成内伤。

她冲我官方的笑笑:“小张,坐吧,小伙子长得很精神啊。马姐,你去给小张安排个宿舍,我和小张聊聊。”

胖女人点头应声出去。

她边站起来边对我说:“小张,坐吧,别客气。我是康雪,是指导员,你可以叫我康姐,你刚来,先熟悉一下情况,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来问我。”

坐在沙发上,接过康指导给我倒的水,这让我有些受宠若惊,她是领导,还主动给我倒水,这让我感到康指导这人很好,体贴,温柔,像个大姐姐,我礼貌回复道:“谢谢康姐。”

康姐似乎是对我直接称呼她为康姐有些惊讶,眼中闪过一丝异样,坐回电脑前,手拿鼠标,滚动滚轮,而她眼镜镜片上反射出来的图像,让我大吃一惊。

我从她的眼镜片上看见电脑屏幕上反射的图像,我惊愕不已,这大白天人进人出的办公室,她居然在看那种图片。

“小张啊,以后你就是我们女子监狱的一员了,我看你彬彬有礼的也挺懂事,以后的工作一定好好努力。等会儿我就先帮你安排好宿舍和办公室。”

她和我聊天的度虽然把握得很好,可我从她眼中流露出的异样光芒,让我心知肚明,这女人思春了。都说女人二十不浪三十浪,四十正在浪尖上,这话真是不假。

我心里暗骂她,嘴上道:“谢谢康姐,我刚参加工作,对很多事情不熟悉,如果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请多多包涵。”

康指导和我聊了聊女子监狱的一些情况,还跟我说我工作的事情,因为不少女犯人都有一些心理问题,需要一个心理指导师,我的工作,就是对女犯人进行心理辅导。而前面招了几个女心理指导师,因为各种原因不干了,所以就找了一个男的。说完还对我官方语言一下:“小张啊,你可要好好努力,顶住压力,不要辜负组织的期望啊。”

我心想,这有什么压力呢?

当时还没了解这里面情况的我,实在是太天真无邪太不懂得世道的险恶了。

说着话的时候,姓马的胖女人过来敲门:“康指导,是我。”

康指导让她进来,站了起来走到我面前,我急忙站起来。她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张啊,你先跟马姐去宿舍,安排好了住的地方再找我。”

康指导边说手上边加重力度。

我点头说好,然后跟了姓马的胖女人出去。

跟着胖女人,我不想和她说话,省得找骂,就老老实实的尾随着,让她带我去宿舍。

路过一个铁丝网围起来的操场时,胖女人回头吩咐我道:“待会儿可别往铁丝网里边看!”

“哦。”我心里好奇了,为什么呢?

把你姨日的,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不要我看,我偏要看。从犯贱心理学角度来说,人都有犯贱的心理,你不要他做,他就偏要做。

走了十几步后,我犯贱的侧脸往铁丝网里边看,把她姨日的,那些身着深色统一服装的,不正是女犯人吗?那些女犯人也看到了我,人数不少。

刚开始的时候,很静谧,我在看她们,她们也在看我。那些眼神,从开始的惊讶好奇,慢慢转为奇怪的凝视。

突然,操场上突然一声尖叫:“男人!那是个男人!”

操场上,一大群女人疯喊着冲了过来,隔着铁丝网疯喊,那些女犯人,冲到了铁丝网边,还有人从铁丝网的网孔里伸手过来,还有人开始攀爬:“男人!男人!”

那种场景,仿佛我是罪大恶极的全民公敌,她们要撕碎我声吃了我都不得解恨。看着这群声嘶力竭怪叫的女疯子,我两条大腿在发抖,恐惧如泉水一样从心里涌出来,心脑一片空白。

这群女囚犯争先恐后爬上铁丝网,摇晃着铁丝网疯狂大叫男人男人!竞相冲出来。

走在我前面的马姐对她们咆哮:“你们这群**!滚远点!发什么浪?不滚回去全部扣分!”

这一吼,这一扣分的威胁,让这群疯了的女囚犯立马停住动作,乖乖的退回去,一边退一边用狼看猎物一样的眼神看我。

“放开手!”马姐对我骂道。

我这才回过神,万分惊恐的我紧紧牵住了马姐的衣服。

急忙松开了手。

马姐继续骂我,“你说你一个大男人,来女监狱干什么?以后少在女犯人面前出现!”

把你姨日的,这是我的错吗?你们监狱招人,你带我去宿舍经过这里,怎么就成了我的错了。

再回头看看那群女囚犯,一个个如狼似虎看着我。

“两年前我们监区带进来了一个男人。”马姐一张臭脸看着我。

“男人?”我大吃一惊,女子监狱居然能进来男人,这还真是稀奇事儿。“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这个男人居然被监区的女子给活活的折腾死了,然后把他的那个东西割了下来。”

我再次大吃一惊,眼睛望向了女子监区,这里面究竟都是一些什么样的女人?或许在她们坐牢的这段时间里面,性和自由是她们最大的渴望。

“割下来之后呢?监狱没有发现问题吗?上面不知道吗?”

“问那么多做什么,总之你别乱走就是!”

“还有这样的事?”我半信半疑。

我隐隐的感觉到这座监狱远远不是自己看着的这般平静,这里面一定藏着很多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走到了管后勤的那里,大妈看着我,就像看到了外星人,一边盯着我心里发毛,一边发给我各种住宿用品,我离开的时候,这大妈不知嘴里念叨着什么。

拿着这些用品走了一会儿,到了监狱后面的住宿楼,这里边住的都是监狱的工作人员,也就是说,这是一栋女宿舍,妥妥的全是女人住的宿舍。

一眼放过去,全是花花绿绿的女孩子里面的衣服,马姐看着我,冷哼一声,带着我到了二楼。

我的宿舍在最角落那里,只有那里门口上的铁丝没有挂晒好的衣服,而从角落这里放眼过去,一排长长的走廊晾衣铁丝上挂的全是花枝招展的女孩子衣服,也许现在是上班时间,都关着门,不过我心里可乐了,这栋宿舍楼全是女的。

二人一间的宿舍,只有我一个男的,就自己住了一间,两张床,一张我拿来放东西,桌子凳子空调什么的一应俱全,比大学宿舍可强太多了。

马姐指着墙上的一张表格说,“这是宿舍的规章制度,还有卫生标准,仔细看好了,别到时候被扣分了唧唧歪歪!”

我真**日她先人了,我怎么就得罪了她了,那架势,摆明了把我当犯人看。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