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5这是那个女孩的身份证

作者:程小一字数:3655更新时间:2015-09-26 20:14:12

男人身体猛地一僵,原本的水流声突然没有了,然后,那张脸慢慢的转了过来。

黑色无袖t恤,牛仔短裤,戴着个鸭舌帽,心形的小脸上化了很浓很艳的妆,五官很稚嫩,一双眼睑微微上翘的猫眼正充满好奇的看着自己……

不过是个小孩子。

黎慕晨微微眯了下眼,随即面无表情的转过头,继续自己未完的事情。

水流声再度响起,于雾雾困惑的眨了眨眼,大步向前走了过去。

“喂,我问你话怎么不回答啊!”她仰着小脑袋,气呼呼的瞪着他的后脑勺。

黎慕晨抿着薄唇,将拉链拉好,走到盥洗池洗手,全程不发一言,仿佛当她是空气。

于雾雾怒了,走过去就将水龙头关了,“不准用我家的水!”

黎慕晨忍耐的皱紧了眉,伸手过去又将水龙头打开。

于雾雾急的小手伸过去就把他的手往后拉,醉意上头,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整个人都贴到男人的怀里不说,还拼命抱着他的身体,头顶着他要往旁边拽。

黎慕晨自认并不是个柳下惠,但一来他对小孩子不感兴趣,二来他清晰闻到了她身上的酒气,所以就这么硬生生的被她推到门边,然后打开门就推了出去。

门“啪”一声就关上了,黎慕晨皱眉看着自己手上的水渍,站在那儿半天都没有动。

这时有几个男人过来,推开男洗手间的门就走了进去。

黎慕晨刚要离开,却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女孩子的尖叫,他皱了皱眉,下意识的就转身推门,谁知门被人从里面反锁了。

“黎总?怎么了?”特助selina从女洗手间出来,一脸疑惑的看着黎慕晨。

黎慕晨松开门把,向后退了一步,随即抬起右脚猛的一踹,“啪”的一下,洗手间的门就被踹开来了……

于雾雾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

睁开眼,发现头顶是白花花的天花板,再看一圈,是酒店!

她坐起身子,发现被子下面的自己什么衣服也没有穿,头脑中拼命的回忆先前的事情,却只记得酒吧里那个不怀好意的男人带了几个男人冲了进来,然后,她就什么事情都记不得了!

难道她……被那几个男人给那什么了吗?

可是……下面也不疼啊,除了手臂上有几个红肿的印记……

于雾雾咬着小嘴,心里是既害怕又不安,确定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后,抓过一旁椅子上的衣服胡乱穿上,拿起包就快速的离开了。

10几分钟后,紧闭的房门再度被人从外面打开,selina穿着一身职业套装风情万种的走了进来。

她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大床,秀眉微微一蹙,只好拿起房卡也离开了。

办完退房手续后,赶回黎氏企业,将于雾雾的身份证递给黎慕晨,“黎总,这是那个女孩的身份证,昨天登记完忘记放回去了,刚才我去酒店找她但人已经离开了,您看……要不要找人查一下?”

黎慕晨接过身份证,看都不看的就随手放到一旁,“不用查了。”

selina,“……好。”

于雾雾回到学校,也不敢跟人说自己在酒吧发生的事情。

她偷偷买了避孕药吃了,结果一个月来了两次月经,搞得叶薇薇还以为她身体不好……

几天过后,吴晚谦的妻子夏槿之突然在医院自杀了。

这件事情闹得很大,新闻版面和电视上几乎都是吴晚谦,于婧和夏槿之的三者关系分析报道,甚至,也有于雾雾打了码的照片被曝光。

叶薇薇因为被金主甩了,并没有注意到这些报道,班里的同学也没有注意到电视上的那个私生女就是于雾雾,但是于雾雾自己却很不安,她总觉得夏槿之的死,或多或少,应该和自己的妈妈有一些关系。

也许正因如此,她一点都不愿意去认吴晚谦那个父亲,很快还将他的号码拉入了黑名单。

胡家的那几个人也不再来找她了,不知道吴晚谦使了什么法子。

刚好学校暑假来临,于雾雾为了散心,就跟着叶薇薇跑到首都玩了一圈。

每天看看风景,吃吃好吃的,总算将连日来心里的烦闷驱散了一些。

离开北京前的最后一个晚上,两人来到首都著名的三里屯。

在某个酒吧里,叶薇薇春心大动,和一个酒吧男歌手看对眼了……那天晚上,于雾雾是一个人在宾馆睡的。

九月份,文化大学新学期到来。

于雾雾从老家回到学校,发现叶薇薇不在宿舍住了。

过了几天她才从舍友小夏口中得知,原来叶薇薇搬出去和男朋友同居了。

男朋友,就是那个三里屯的酒吧男歌手,名叫李翔,他竟然追到d市来了,两人在学校附近租了个大开间。

周末,于雾雾去看他们,平日里千金小姐一样的叶薇薇竟然亲自下厨做了三菜一汤,味道还不错。

“雾雾你知道吗?我活了20岁,交了无数个男朋友,可是阿翔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才叫做真爱!以前那些有钱男人喜欢的就是我的身体,可阿翔他爱的是我的人。为了阿翔的梦想,姐们决定以后从良了,再也不下海了!”

阿翔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歌手,听说他参加过不少的国内选秀节目,还得过前10的好名次,也曾有娱乐公司想找他签约,包装,但都被他给拒绝了。

用叶薇薇的说法就是,“我家阿翔不想靠脸靠绯闻吃饭,人家有的是实力。”

“可是,他今年都30岁了。”于雾雾弱弱的说道。

虽然她没有谈过恋爱,但总觉得李翔不太靠谱,三十岁的男人还没有个正经工作,还大了她们整整10岁,真怕叶薇薇被骗了啊……

“这你就不懂了吧,老男人才知道疼人!”叶薇薇暗测测的笑着,“等你以后谈恋爱就知道了!再说了,阿翔只要追逐他的梦想就行了,经济上有我呢,不能让才子沾染上金钱的世俗你知道吗?”

为了支持阿翔的梦想,叶薇薇用以前金主的钱投资开了个网店,白天就在电脑前忙活赚钱,晚上就陪阿翔去酒吧唱歌,几乎都不去学校上课了。

离开的时候,叶薇薇又说道,“雾雾,晚上没事的时候带小夏她们来听阿翔唱歌吧,他唱的可好听了。”

于雾雾经过上次的事情后确实不敢一个人去酒吧了,隔了几天过后,一个周五的晚上,才和小夏一起去了叶薇薇说的那个酒吧。

李翔正在台上唱着一首很老的情歌,他的声音有点沧桑,伴随着吉他的和弦声,听得叶薇薇在一旁眼泪汪汪的。

于雾雾端着一杯苏打水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虽然没怎么听得懂歌曲里的意境,但看着台上两人情意绵绵的样子,也挺为叶薇薇开心的。

只要两人真心喜欢彼此,应该也就不必在意别人的眼光了吧?

“雾雾!”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于雾雾回头一看,许久未见的吴晚谦站在那儿,脸色紧绷,一脸不悦的看着她。

小夏看着吴晚谦,突然张大了嘴有些意外的喊道,“你,你不是那个……”

吴晚谦不再说话,直接伸手攥着于雾雾就把她拉了出去。

小夏吓了一跳,再也顾不得花痴了,赶紧跑到台边去叫叶薇薇,“薇薇,薇薇,不好了,雾雾被人抓走了!”

吴晚谦的号被于雾雾拉进了黑名单,他只好直接去学校找她。

当听宿舍人说她去了酒吧后,二话不说的就开车赶过来了。

虽然于雾雾已经20岁了,但是在他眼里,就和一个小孩子没有差别,所以当看到于雾雾老练的坐在卡座里,手里还端着一杯酒把头晃来晃去的……说实话,吴晚谦根本忍不住心头的那把火,扯着于雾雾就要朝车上走去。

“放开她!喂,说你呢!”

李翔箭步追了过来,扯住吴晚谦的胳膊,一拳就打了上去。

这一拳打的很结实,吴晚谦一时不查,整个人往后踉跄了一下,还好没跌倒。

于雾雾吓得捂住嘴,叶薇薇则忙把李翔扯了回去,“你打他干嘛呀?”

“不要脸的老流氓,想调戏你姐妹呢,我就打了怎么样了!”李翔甩开叶薇薇的手,一步走上前还想要再揍上一拳。

吴晚谦回过头,一贯温润的脸庞散发着寒意,“她是我女儿,你们是谁?”

灯光下,吴晚谦的五官愈发清晰冷峻,李翔看着这张熟悉的脸,突然就愣住了,“你……你是谦叔?”

后来的事情就有些戏剧化了。

李翔没了先前的气势,再三不停的跟吴晚谦道歉,然后拉着叶薇薇和小夏就离开了。

吴晚谦也没有去管,直接把于雾雾塞进车里,驱车来到一栋别墅。

“以后你就住在这儿,不用再回宿舍里住了,上学放学我都会会找人接送你。”客厅里,吴晚谦将于雾雾丢在沙发上,不容反驳的说道。

另一边的单人沙发上,还坐着一个20岁出头的年轻男子,戴着一副金边眼镜,五官斯文俊秀,和吴晚谦长得有几分相似,从于雾雾进门后就一直上下的打量着她。

“孟弦,她就是你的妹妹于雾雾,以后好好相处知道吗?”吴晚谦看着吴孟弦说道。

吴孟弦鼻端冷冷的哼了一声,“妹妹?对不起,我只记得我有个姐姐,可惜她已经死了。”

“你……瞎胡说什么呢?”吴曦文是吴晚谦的一根软肋,她在六年前因为难产,连同腹中胎儿一起死了,这让吴晚谦一直都很介怀。

吴孟弦冷笑了下,起身就朝二楼走去。

吴晚谦没再管他,走进书房拿了一个文件袋出来,放在了于雾雾的面前。

“雾雾,我已经去g市见过你外公了,他的身体不太好,让我一定要照顾你。至于这个……你自己看看吧。”

于雾雾看都不看那个牛皮纸袋,冷着一张脸说道,“我不看。”

“不看也无所谓,反正,你知道这个事实就可以了。”吴晚谦也不强求,开口喊道,“杨阿姨。”

一楼的一间卧室门开了,穿着佣人服的中年妇女走了出来,恭敬喊道,“吴先生。”

“带小姐去楼上的卧室休息。”

“是。”杨阿姨走到于雾雾面前,笑眯眯的说道,“小姐,我送您去楼上休息吧,房间都为您准备好了,特别的漂亮。”

于雾雾咬着小嘴,半天后……

算了,去就去!

到了二楼,杨阿姨打开其中一间卧室的房门,“小姐,这个就是您的卧房,有需要的话随时找我。”

于雾雾看着俨然全部新置的卧房,感觉自己好像进入了一个粉红色的世界。

坐在满是蕾丝花边的大床上,她嫌弃的瘪着小嘴。

她都20岁了,又不是10岁的小女孩!要不要装扮这么少女啊!

打开,发现有好几条的未读信息,全部是叶薇薇发过来的。

------题外话------

新书《暖妻成瘾》10月10号上架,求收藏求首订!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