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4你站在那儿干嘛啊

作者:程小一字数:3665更新时间:2015-09-10 0:57:31

“雾雾是我们胡家的孙女儿,既然现在她妈妈不在了,就应该被接回胡家!”一个苍老有力的声音将于雾雾从睡梦中叫醒。

她睁开眼,发现病房里除了叶薇薇,吴晚谦,胡老爷子,胡老太太,甚至包括许久未见的胡毅川都在。

看到于雾雾醒了,叶薇薇忙凑到床沿,低声在她耳边说道,“你爷爷奶奶还有爸爸都来了,说要带你回家呢。”

回家?于雾雾眨了眨眼,想到先前混乱的情形,想到于婧……她伸手摸了摸依然刺痛的脸颊,迷迷糊糊的揭开被子,想要下床。

“雾雾,好孩子。”胡老爷子忙走了过来,慈眉善目的说道,“你先别起来,医生说你发烧了,身体很虚弱,得好好卧床休息。”

“不要,我要去看我妈……”于雾雾一开口,眼泪又掉了下来。

“别哭啊雾雾,虽然你妈妈不在了,但是……你还有我们啊,以后你跟爷爷奶奶一起过好不好?”胡老太太也过来病床边,握着她的手慈爱的说道。

“我要我妈,我就要我妈……”眼前模糊一片,于雾雾谁都看不到,摇着头,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吴晚谦声音在这时候响起,“胡老先生,老太太,拜托你们都先回去吧,雾雾有我照顾就可以了。”

胡毅川听到这话,双眼立刻直直的看了过去,咬紧牙关,面部紧绷,似乎在隐忍着什么似的。

胡老太太搂着哭泣的于雾雾,没好气的看着吴晚谦说道,“雾雾是我们胡家的孙女儿,让你一个大男人来照顾算怎么回事儿啊?如果没事情的话,吴先生请回吧,以后雾雾的事情不归你管!”

吴晚谦皱紧眉头,想要说什么,但是看着于雾雾哭得泪人儿一样的小脸,又叹了口气忍了下来。

“没错,吴先生,于婧的后事也不用麻烦你了,我们胡家会操办的,你请回吧。”胡老爷子板着脸指着门说道。

吴晚谦看了看于雾雾,最终缩紧眉头,选择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接下来的两三天,于雾雾发烧加上身心虚弱,没日没夜的躺在医院里挂水。

医生说她可能是心病,所以烧才会一直下不去,叶薇薇帮她向学校请了假,没事儿就过来病房陪她。

胡家人也经常过来,包括那个白浅,虽然谈不上多么热情,但看着于雾雾的时候还算客气。

三天后,于婧丧事过后,于雾雾接受了这个事实,戴着黑袖重回学校上课。

只是很快的,就有人来找她了。

“于雾雾小姐对吗,这个是你母亲生前托我交给您的。”校门口的咖啡馆,一个律师模样的男人将一个厚厚的牛皮纸袋放在她的面前。

他看着于雾雾继续说道,“这里面都是于婧女士的相关财产证明,继承人都是于小姐你,如果有什么疑义的话,于小姐可以随时与我联系。对了,这个是我的名片。”

律师离开后,于雾雾当场打开了牛皮纸袋,里面是一大堆财产公证单,还有一些存款证明,她也看不懂,直到……看到了一封手写的信。

信纸只有一张,上面寥寥用黑色水笔写着几行字,“雾雾,我的女儿,这十几年来,妈为了自己的私心,日夜陪在晚谦身边工作,苦了你,却最终也毁了自己。当被查出患癌症晚期的时候,说实话我并不难过,因为我终于有时间,可以仔细想想这十几年来的事情。如果说我这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谁,第一个是你,第二个,就是你的外公,我不是一个好妈妈,更不是一个好女儿,这么多年,为了自己内心的那一点儿私欲,为了追逐我爱的男人,却没能陪在至亲的你们身边,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于婧绝笔。”

字迹是于婧的没错,可是于雾雾看着却有些疑惑了。

“我爱的男人”?

难道……自己的母亲真的和那个吴晚谦有那一层不正常的关系?

猜测很快得到了证实。

周末的时候,胡老爷子和老太太突然坐车来学校找她,说已经跟远在g市的外公说好了,要带她回军区大院住,再把她的户籍正式转回胡家。

于雾雾看着他们开心热忱的脸,本来自己应该高兴的,却不知怎么回事,一点儿都开心不起来。

她还记得大半年前去军区大院找他们的情形,当时他们的表情都很冷漠,连欢迎她的样子都假扮不出来,可是现在呢,于婧刚走,他们的态度就突然三百六十度转变,生硬的不得不让她起疑。

走到快校门口的时候,于雾雾突然捂着肚子,说道,“我……突然肚子有点儿疼,想去上个洗手间。”

胡老爷子愣了愣,“怎么会肚子疼呢?”

胡老太太则拉了一把胡老爷子,笑着说道,“雾雾,那我陪你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很快的。”于雾雾说完,转身就朝洗手间跑去。

10分钟后,于雾雾上完厕所,出来,远远地却看到两个老人不见了。

她心生疑惑,快步跑过去却发现原来吴晚谦来了,正和两个老人在侧边的报刊亭拉拉扯扯的,口里还说着些什么。

“我告诉你姓吴的,雾雾已经答应回胡家住了,我们现在就要带她去改户籍了,以后她跟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听到没有?”这是胡老太太的声音,中气十足!

吴晚谦冷笑一声,压抑着怒气说道,“于婧跟我说过,雾雾在10岁那年就回g市了,这几年来你们胡家根本就没尽到一点儿的责任,现在看于婧走了,想要她的遗产,所以就来骗小孩子,你们也一大把岁数了,难道就不觉得羞耻吗!你们的心思别以为大家看不出来!”

“胡扯!”胡老爷子被说破心思脸上无光,指着吴晚谦的手抖个不停,“你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要不是你在20年前跟于婧发生关系,雾雾会被带去g市吗?于婧会跟我们儿子离婚吗?这些事情,我们胡家还没有找你算账呢!你倒好,现在还好意思来要孩子?”

“雾雾她是我的亲生女儿,这点有血缘关系鉴定书可以证明!于婧去世之前,我也答应过她要好好照顾雾雾,我说道就一定要做到!”吴晚谦掷地有声的说道。

“你……”胡老爷子气的脸红脖子粗的,要不是胡老太太拉着他,可能就要冲上去拼个你死我活似的……

“你们在说什么?”于雾雾突然开口,那脆生生的声音却吓得三个老人瞬间愣住了。

三人一回头就看到于雾雾站在那儿,大眼睛笑的弯弯的,一脸的天真和无邪,“原来爷爷奶奶是想要我妈的遗产,那你们直说就好了啊,我要那些钱也没用的。”

胡老爷子+胡老太太,“……”

“雾雾……”吴晚谦看着她,脸上闪过一丝心疼。

于雾雾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再等他开口,直接转身朝宿舍跑去。

不管身后那三人喊得多么大声,她都当完全没有听到……

到了宿舍,舍友们正围着桌子吃午饭,一看到满脸泪水跑回来的于雾雾都吓了一跳。

于雾雾也不管她们,扑到床头,彻彻底底的嚎啕大哭了起来。

原来她竟然是吴晚谦和于婧婚外情生的女儿,原来她……是一个私生女!

怪不得胡毅川之前不肯要她,也怪不得胡老爷子和胡老太太对她那么冷漠!

可笑的是,现在接近她竟然是为了要于婧的遗产,她存在意义就是那一笔遗产是吗?多么的讽刺!

“雾雾,你怎么哭啦?”叶薇薇关心的过来问她。

于雾雾摇头,什么都不肯说。

响了,叶薇薇拿起来一看,说道,“雾雾,你的电话,是那个吴晚谦打来的。”

于雾雾拿过直接就长按了关机。

叶薇薇,“……”

晚上,叶薇薇没有出去约会,而是留在宿舍里陪于雾雾。

九点多钟的时候,于雾雾突然站起身,“薇薇,陪我出去喝酒吧。”

叶薇薇皱眉看着她,“雾雾,你没事儿吧?”

“没事啊,走,姐今晚请你!”说着,于雾雾起身,洗了把脸,开始给自己化妆。

叶薇薇有点担心,虽然于雾雾以前也常跟她出去玩,但从来没有像今天晚上这样……视死如归的感觉啊。

她看了看时间,讪笑着说道,“雾雾,要不……算了吧,你看现在都9点多了,10点就关门禁了啊……”

于雾雾转过脸看她,“怕什么,我们玩通宵。”

叶薇薇,“……”

半小时后,两人压低帽檐,就这么顺利逃离了宿管大妈的眼睛。

今晚她们没有去平日里常去的那家迪厅,而是打车去了市中心的一家酒吧,场合比较高档,相对比较安全,而且人不多,气氛很好,很适合……买醉。

于雾雾坐下后就开始不停地喝酒,叶薇薇陪她喝了几杯,担心两人都喝醉不好回去,于是自己就不敢多喝了,只拿着酒杯在一旁看着她。

只是不一会儿,一个熟悉的身影引起了叶薇薇的注意,她火急火燎的站起来,拍拍于雾雾的肩说道,“雾雾,你在这儿别走啊,姐们去收个小妖就回来……妈蛋敢抢我的男人,看我不撕烂她的衣服!”

于雾雾,“……”

她挥挥手,看着叶薇薇小碎步跑走了,自己则继续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本来想借酒浇愁的,却没想到酒劲那么好,虽然眼前有一些模糊,但头脑中的意识却清醒的不行,白天胡老爷子,胡老太太还有吴晚谦的那些话都在心里头不停翻滚着,闹得她很难受。

“小姐,怎么一个人喝闷酒啊?要不要哥哥陪你啊?”一只狼爪子搭上了于雾雾的肩,很快的,一股臭烘烘的气息也传入了她的弊端。

于雾雾放下酒杯,描绘着烟熏妆的猫眼冷冷的看他,“我男朋友马上就回来了,你确定还要在这儿?”

男人愣了愣,嘴巴瘪了瘪,悻悻然的起身走了。

于雾雾又一个人喝了一会儿,叶薇薇还没回来,先前那个男人却在对面的角落一直不停观察着她。

于雾雾皱眉,拿起包,朝着洗手间走去。

到了外面于雾雾才感觉自己好像真的有点醉了,眼前影像晃晃悠悠的,什么都看不清楚。

她笑了笑,庆幸自己提前出来了,不然还真怕跟上次在g市似的……

这种事情,躲过一次是凑巧,躲过第二次?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

上完厕所,于雾雾冲完水,眯着眼打开隔间的门。

只是,女洗手间怎么会有男人在?

于雾雾指着前方背对着自己的高大身影,嘟嘟囔囔的就喊道,“喂,你站在那儿干嘛啊?”

男人身体猛地一僵,原本的水流声突然没有了,然后,那张脸慢慢的转了过来。

------题外话------

小一:阿晨,你站在那儿干嘛啊?

阿晨:尿尿!

小一:好吧当我没说,大家记得看新文《暖妻成瘾》!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