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自甘堕落

作者:程小一字数:3938更新时间:2015-08-25 23:9:16

谁知道刚回到学校,铃声响了,于婧打了电话过来。

于雾雾心里不开心,将设了静音,躺在宿舍床上,没有接电话。

过了好久,就在于雾雾昏昏欲睡的时候,宿舍的电话又突然响了起来,因为舍友都还在外面逛街没有回来,于雾雾只好起身过去接电话。

是宿管阿姨打来的,问她于雾雾在不在,门口她的妈妈来了要找她。

于雾雾当下没有任何的心思去见于婧,被欺骗的愤怒和伤心,让她一点儿都不想见到她。

宿管阿姨听电话这头说人不在,便干脆的挂断了电话。

于雾雾继续回去床上躺着,睁眼看着头上蓝色的蚊帐,想着刚才在胡家客厅里发生的事情,心里有着说不出的苦涩和压抑。

周一,上午。

于雾雾刚上完两节管理学的课程,跟室友叶薇薇一起回宿舍,远远地,她就看到一身绿色无袖及膝裙打扮的于婧正站在宿舍门口。

她踩着一双细高跟的裸色凉鞋,绿色裙装衬的那一双小腿白皙的过分,纤细的胳膊上挎着一个白色的prada包,微微卷曲的头发风情万种的挽在颈侧,再搭上那一张看不出年龄的精致脸庞,引得过往的男大学生不停往她侧目。

看到于雾雾的时候,于婧立刻伸手打招呼,“雾雾!”

叶薇薇两眼发亮的看着于婧,低声问道,“雾雾,这是你姐姐吗?挺有钱的啊。”

叶薇薇对名牌很有研究,她一眼就看出了于婧手上的包是prada的,而那一身裙子则是channel的今年最新款。

于雾雾无奈的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等于婧踩着高跟鞋迎过来的时候,她才皱眉说道,“你来做什么?”

于婧白皙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僵硬,随即朝着叶薇薇笑了笑,说道,“同学你好,我能和雾雾单独说会儿话吗?”

叶薇薇笑眯眯的说道,“当然可以啊。雾雾,那我先回去啦。”

说着,她挥了挥手,抱着书就率先离开了。

于雾雾小脸冰冷的看着于婧,距离上一次和她见面,仿佛已经有半年之久了,好像是元宵节的时候她回了一次g市,匆匆和外公吃了一顿饭后,就又飞去了上海陪那个吴晚谦做访谈。

“雾雾。”于婧伸手握着于雾雾纤细的手腕,心疼的看着女儿瘦削的小脸,斟酌着开口说道,“你上周六的时候,去大院了是吗?你……你怎么不提前跟我说一声啊。”

于雾雾猛地甩开了于婧的手,冷冰冰的说道,“跟你说一声?我之前问过你多少次了,为什么爸爸从来都不来看我,可是你呢,你有给过我答案吗?”

于婧柔美的脸庞瞬间变得发白,她看了看周围不断侧目的学生,伸手拉着于雾雾往学校外走去。

校门口,于婧带着于雾雾走进了一家咖啡屋,给自己点了一杯摩卡咖啡,给于雾雾点了一杯奶茶,外加一道提拉米苏。

服务生刚走,于婧就拿出看了看,于雾雾坐对面发现了她的动作,开口说道,“你要是有急事的话就走吧。”

于婧放下,叹了口气说道,“没什么要紧的事情。雾雾,妈妈今天来找你,就是想跟你说说你‘爸爸’的事情。”

于雾雾面无表情的看着于婧,心里头的苦涩却渐渐的弥漫了开来。

“对不起,雾雾,都是我的错,都怪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们离婚的事情。”于婧说完,又叹了口气。

“没关系,反正我现在已经知道了。”于雾雾冷冰冰的说道。

于婧,“……”

空气中,是长久的沉默。

服务生将饮品和甜点送了上来,于婧仿佛解脱一般的将精致可口的提拉米苏推到了于雾雾面前,一脸讨好的笑着说道,“雾雾,来,这是你最喜欢吃的……”

“我现在已经不爱吃这个了。”于雾雾一脸惨忍的看着于婧,“有话就赶紧说吧,我待会儿下午还有课。”

于婧愣了一下,手上的动作停止了。

铃声终于响了起来,于婧看了一眼对面的于雾雾,无奈的接听了起来,“喂,什么事?”

“……”

“我现在有重要的事情在忙,新闻发布会的事情你先帮我盯一下。”

“……”

“这么点小事你都做不好的话,我不知道要你这个助理还有什么用?”于婧的脸上带了一丝不耐烦。

“……”

于雾雾终于忍不住,“嚯”的一声站了起来,大步朝咖啡厅外走去。

“雾雾!”于婧急的站起来追过去,谁知到了门口,服务生伸手拦下了她,“女士,您还没有买单。”

于婧匆忙的从包里掏出100元大钞扔给她,走出门口的时候却已经不见了于雾雾的身影。

手中的这时又响了起来。

“于姐,新闻发布会20分钟后就要开始了,可是谦叔不知道人去哪里了,打电话也不接啊。”电话那头,助理晓丽慌乱的声音传了过来。

于婧死死的皱着眉头,最终,她对着电话那头说了一句,“继续给他打电话,我马上回去。”

……

待于婧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匆匆离开后,于雾雾这才抱着书,从咖啡馆旁边的巷子里走了出来。

她看着渐渐离去的出租车,眼圈渐渐的红了起来。

那之后的半年里,于雾雾再也没有见到于婧。

她似乎很忙,吴晚谦的新电影正在紧锣密鼓的拍摄中,她作为经纪人,每天都要去片场跟随,寸步不离,也似乎忘记了……自己还有一个女儿在d市。

偶然她会打电话或发短信过来,于雾雾要么不接,要么无视,久而久之,于婧也不再做尝试,只是每个月都会固定打生活费到于雾雾的卡里。

于雾雾不再像以前那么的爱学习,没有外公在身边管教,她开始跟叶薇薇混到了一起,很快就学会了抽烟,也学会了喝酒,用于婧给她的钱肆意挥洒着青春。

只是,很快的,叶薇薇就在迪厅里钓到了一个模样不错的帅哥,开始装模作样的扮纯情女大学生。

没有人陪于雾雾出去鬼混了,她只好一个人每天窝在宿舍里睡觉,打游戏,连课也不去上。

于是,学期末的时候,于雾雾果断被当掉了3门学科。

放寒假回到家,又毫无例外的被外公狠狠的训了一顿。

他想不明白的是,从前那么乖巧听话又聪明的外孙女儿,怎么短短一学期的时间没见,就变成了现在的这幅德行?

一脸的大浓妆,大冬天的,还穿着那么短的裙子,竟然还学会了抽烟和喝酒!

训到最后,他又气又自责,痛心疾首的说道,“我管不动你,我也不想管你了,改天等你妈回来,你就跟她去d市住吧,不要再回来了。”

“……”于雾雾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外公,心底是从未有过的难过和无助。

她已经没有了爸爸,于婧也只顾着工作根本就不管她,难道现在,连一向疼爱自己的外公也不想要管她了吗?

最后,她不顾外公在身后的呼喊,疯狂的夺门而出。

已经是将近春节的时候了,g市的大街上到处张灯结彩,欢声笑语,热闹的不行。

于雾雾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最后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孤零零的在路上走了一会儿,看到一家迪厅就直接钻了进去。

10岁以前,她学过几年的芭蕾舞,后来被于婧接到了g市,外公又带她去学了钢琴和民族舞,因为有多年扎实的舞蹈功底,她什么舞蹈都很快,跟叶薇薇混熟了后,更是很快地就学会了各类迪厅热舞。

年轻漂亮的女孩,柔软灵活的腰肢,还有那一双散发着魅惑的猫眼,舞池中的于雾雾很快就引起了一些不怀好意的目光注视。

刚好跳的大汗淋漓的时候,她走到吧台,接过服务生递到面前的一杯啤酒就一口喝干了。

不知道是不是天赋异禀,抑或是遗传了于婧千杯不倒的好酒量?和一般的女孩不同,于雾雾很能喝酒,以前跟叶薇薇去迪厅或酒吧,不管每次喝了多少的酒,最后都能全身而退,所以这一次,她喝酒的时候也没多想,甚至……根本没有注意到服务生眼底的一丝得意。

过了一会儿,她整个人就有点迷迷糊糊起来,头晕得很,眼睛也有点看不清。

一只男人的手搂在了她的腰上,强行带着她往迪厅外走。

于雾雾急的快哭了,可是浑身软绵绵的,一点儿力气也使不出来,张嘴说出口的话也是有气无力地,“放……开……我,放……”

可能是听到她的反抗,一只男人的手立刻就将她的嘴给捂上了。

于雾雾半闭着眼睛,嘴里无意识的不停嘟囔着,直到最后,她再也没有了任何的意识……

第二天早上,于雾雾睁开眼,一眼就看到自己处在一个陌生的酒店房间里。

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于雾雾来不及思考,伸手捂着耳朵,“啊啊啊啊”的就尖叫了起来。

“别吵了!”一道比她更洪亮的声音立刻也在房间里响起。

于雾雾被这突如其来的吼叫吓的瞬间就闭上了嘴巴,她心跳加速的看向隔壁床,见只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立刻就开口问道,“你是谁啊?你为什么跟我住在同一个房间?”

那个女人坐起身,一脸怜悯的看着于雾雾,“你昨天晚上差点被男人当成尸体给扛走了,得亏姐姐我出手相助才保住了你的清白知道了吗?”

“你救了我?”于雾雾伸手挠了挠头,看着女人那一副“救世主”的表情,不满的回道,“谁让你救我啦,我自甘堕落不行吗?”

那个女人猛地抬头,看向她的眼神带着一丝的愤怒,“自甘堕落?”

于雾雾懒得理她,揭开被子走下床,走到窗边把窗帘拉开了,冲着太阳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还好还好,昨天晚上,她没有碰到坏人!

身后却再度响起那个女人的声音,“喂,我问你话呢,你就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吗?快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了?”

于雾雾不耐烦的转过身,虽然很不想理那个啰嗦的大婶,但是想到她昨天晚上救了自己,不管怎么说,也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吧。

于是,她瘪了瘪嘴,想到即将到来的春节,张口就说道,“我叫于雾雾,今年19岁。”

谁知那个女人却开始嗤笑她,“才19岁,小屁孩一个嘛,你懂什么叫自甘堕落吗?”

于雾雾原本挺好的心情又被她给破坏了,心情不爽的回道,“要你管!”

连亲生父母和外公都不想管自己了,她只是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又有什么资格管她?

想到外公,于雾雾脑中突然又警钟猛敲。

完蛋了,如果再被外公知道自己竟然夜不归宿,肯定又要把她骂个狗血淋头了!

只是……她伸手在口袋里东摸西摸,去哪儿了?还有……这儿离家好远,她身无分文,怎么回去?

浴室里已经传来了水流的声音,那个女人在洗澡!

于雾雾看了一眼桌上的时钟,已经是早晨的6点30分了,外公每天7点起床,现在如果她赶紧打车回去的话应该还来得及。

她一咬牙,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就从那个女人的包里拿了1000块钱。

离开之前,于雾雾还匆忙写了一张字条留下了,“借你1000块钱,我回家后就拿钱来还你!于雾雾留。”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在门关上的一瞬间,一阵风从敞开的窗户吹过,那张字条被吹到了地上……

------题外话------

大家应该知道这个一直没名字的大婶就是吴丽丽啦~

这两章大概交代一下于雾雾的性格形成原因和背景,下一章,阿晨就出来啦~

ps:新书《暖妻成瘾》已经正式开始连载,亲们请移步多支持啊,现在的成绩让我好揪心啊~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