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57留校考研【完】

作者:程小一字数:7047更新时间:2015-08-18 16:42:25

和半年前相比,现在两个小家伙都可以说出完整的话了,而每天早晨,在景宅的门口都会发生这样的一幕情景:

“麻麻,麻麻……”这是小丞丞的哭声。

“爸爸,爸爸……”这是小玥玥的哭声。

厉晴和乔婶天天寸步不离的照顾两个小家伙,可两个小家伙最黏的却是晚上和周末才能见到的爸爸和妈妈。

所以每天早晨景慕琛和苏若晚要出门的时候,门口都要上演“生离死别”的场面,两个小人儿眼泪泛滥成灾,大有发大水的趋势。

而每当这时候,苏若晚便只能抱着小丞丞轻声细语的哄他,“小丞丞你乖啊,妈妈要去上学,等晚上放学了你就能看到妈妈了好不好?”

“不好不好,5555555……”小丞丞搂着妈妈的脖子,哭的肝肠寸断。

苏若晚,“……”

景慕琛也心疼小女儿,之前曾经因为小玥玥哭的太惨,他没办法只好把她带去了公司,结果那天他去开会的工夫,小丫头把办公室搞的鸡飞狗跳的,往事真是不堪回首啊。

“麻麻,带丞丞一起去上学。”那边,2岁的小丞丞搂着妈妈的脖子,小脸上还挂着鼻涕泡泡,奶声奶气的开口说道。

小家伙并不知道上学是什么意思,但是只要能跟妈妈在一起,那就是极好的。

苏若晚只好继续哄他,“小丞丞,你现在还太小了,不能去上学,等小丞丞长大了再去上学好不好?”

小家伙拼命的摇头,“丞丞要跟麻麻一起去上学!”

苏若晚,“……”

最后的结果,当时又是厉晴和乔婶连哄带骗的把孩子抱回去,两个大人才得以脱身离开。

有时候,景慕琛看两个孩子实在嗷嗷的哭个不停便不去公司了,把工作带回家来做。

可是苏若晚不行,因为还是报社的实习生,不想自己搞特殊待遇,每天不但9点就必须到单位报到,晚上可能还因为跟前辈出去采访而晚归。

就算是晚上和周末在家里,她也根本闲不住,不是忙着写报社采访的新闻稿,就是要和学校老师讨论毕业论文的事情。

随着毕业的时间越来越近,她这个学习委员也越来越忙,仅剩下的一点儿时间基本上都被孩子们给霸占住了,尤其是小丞丞。

小丞丞自从可以完整的表达自己说话的意思后,每天都要缠着苏若晚,比当初景彦希的缠功有过之而无不及。

甚至晚上,也不想睡自己的小婴儿床,要让妈妈抱着才肯睡觉。

于是大床上,景慕琛和苏若晚中间,就经常躺了个白白胖胖的小电灯泡,虽然跟小玥玥比起来还算安静,可是却活生生掠夺了某人的一些专属特权。

最初的两三天,景慕琛还能忍,可随着时间一长,难免心生不满。

这一天晚上,景慕琛在楼下看完了睡着的小女儿,一上楼推开卧室的门,看到小丞丞又霸道的躺在大床中央,眉头一皱,终于忍不住,直接开口说要把小丞丞给送到楼下婴儿房睡觉。

苏若晚坐在床边,听到这话后头也不抬的说道,“我现在天天太忙了,只有晚上才能陪他这一会儿,你就不能忍耐一下吗?”

忍耐一下?景慕琛的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那我呢,你多久没陪我了?”

苏若晚微囧,抬头看着他的表情充满了无奈,“你是大人啊,小丞丞他还小嘛,你跟儿子吃什么醋啊。”

景慕琛,“……”

“好了,别说了,一会儿再把他吵醒了。”苏若晚说完,看小家伙已经睡着了,起身去洗澡。

景慕琛站在大床边,看着张着小嘴流着哈喇子,睡的没心没肺的小儿子,眉头间深深的打了一个结。

卫浴室。

苏若晚简单的冲了一个澡,刚关掉淋浴的开关,卫浴室的门打开了,景慕琛走进来直接从后面抱着她,声音低沉魅惑的喊道,“老婆……”

苏若晚浑身一颤,被他搂着的身体寸缕不着,还挂着水滴。

可是一回身看到那幽深如墨,正火热注视着自己的双眸,苏若晚也明白了他的意思,顿时一阵无奈又好笑,“老公,我明天有事儿,你……唔!”

话音未落,景慕琛已经双目通红地直接低头堵住了她的唇。

她刚刚洗完澡,身上的幽香,混杂着沐浴露的清香味道,让他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己,肌肤柔滑细嫩的触感更是让他爱不释手。

一吻完毕,景慕琛直接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扯过大毛巾铺在盥洗台上就让她坐了上去。

苏若晚感觉到身前的压力,尽管浑身颤抖着,却还是有些吃力地想把他的头往外推,“老公,王姐说……明天早上8点……要带我去工商局做采访……”

王姐是报社里带她的一名资深女记者,之所以是女的,恩,也是某人跟厉远洋特意私下交代的。

景慕琛微微喘息着,“就一次,时间很快的。”

苏若晚无奈的朝天翻了个白眼,你还想几次啊?再说了,说是一次,可哪一次不是折腾了大半天的?

在她不停腹诽的时候,景慕琛已经三两下把自己的上衣和裤子都脱掉了,再一次抵上她的身前,薄唇紧贴着她的唇瓣说道,“老婆,你说咱们多久没亲热了,恩?”

不但没亲热,晚上抱着她睡觉的特权都被小丞丞给霸占了,这让他怎能不怨念?

苏若晚看着他眼底眉梢的浓烈情绪,想到最近,自己天天去报社报到,周末有时候还要去学校,就算是在家里也要忙着赶稿赶论文,晚上还要哄小丞丞,似乎确实是冷落他很久了。

苏若晚叹了口气,心里开始觉得愧疚,两手捧着他的脸,主动亲了亲他的薄唇,撒娇卖萌的说道,“老公,对不起啊,最近冷落你了……”

景慕琛看着她充满歉意的眸子,和双颊上迷人的红晕,没忍得住,直接紧紧的搂住了她的腰。

渐渐地,人影起伏晃动,卫浴室里的热度也越来越高……

第二天一大早,苏若晚被自己身下的一阵湿意惊醒的。

睁开眼后,发现自己的睡衣上也有一些湿漉漉的,一旁,景翊丞小朋友的睡裤不翼而飞,光光的小屁股蛋上还粘着一小角尚未脱落的纸尿裤,床单上则是一大滩的尿液。

“……”苏若晚头疼不已的坐起身来,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小腿一伸,在景慕琛的腰上轻踹了两下。

景慕琛睁开了眼,尚未清醒的双眸,难得的带了一丝茫然,声音也带着低沉的沙哑,“怎么了?”

苏若晚指了指趴在那儿呼呼大睡的儿子,“小丞丞尿裤子了,你赶紧给收拾一下。”

景慕琛,“……”

苏若晚不顾他,起身拿起待会儿要外出的衣服走进浴室。

景慕琛只好抱起了小儿子,拿过湿纸巾给他擦干净小pp,又给利索的换上了一个新的纸尿裤,这才开始单手收拾被弄脏的床单。

小家伙被折腾的醒了,张着小嘴打着秀气的哈欠,然后开口就喊道,“麻麻,麻麻呢?”

“妈妈在洗澡。”景慕琛回答。

“丞丞洗,丞丞也要跟妈妈洗澡澡!”小家伙立马奶声奶气的喊了一句。

景慕琛斜眼看着怀里不安分的小儿子,不理他。

小丞丞瞪着一双乌黑锃亮的大眼睛看着景慕琛,见他半天都不说话,气呼呼的扭着小身子要下去,小短腿还不停的蹬着爸爸的身体。

因为几乎每天都在家里练游泳,小腿非常的结实有力,一下比一下又踹得很。

景慕琛,“……”

等苏若晚冲好澡,换好一身衣服出来后,就看到景慕琛两手背在身后,面容有些严肃。

小丞丞已经换上了新的尿不湿,糯米团子一样的坐在新换的床单上,裸着两条肉呼呼的小腿,小脸上满是气鼓鼓的看着爸爸。

“怎么了这是?”苏若晚把换洗衣服丢进洗衣篮,费解的开口问道。

一听到苏若晚的声音,小丞丞扭过头,伸出两只小胳膊奶声奶气的喊道,“麻麻,抱抱。”

苏若晚走过去抱起小家伙,摸摸他有一些凉意的小光腿,不满的看向景慕琛,“你怎么不给他穿一条裤子啊?再冷的着凉了怎么办?”

小丞丞搂着妈妈的脖子,立马鹦鹉学舌的说道,“麻麻,丞丞冷……”

景慕琛,“……”

苏若晚心疼的拿过小毯子裹住他,又瞪了罪魁祸首景慕琛一眼,这才带着小家伙下楼去了。

过完春节后,苏若晚因为实习期间表现良好,加上人长得漂亮,王姐直接跟主编申请要留她下来工作。

苏若晚当然很开心,毕竟这等于是对自己在新闻领域的鼓励和认可。

谁知回家告诉景慕琛的时候,某人竟然想都没有想,开口就是“不行”两个字。

她在实习期间就那么忙,几乎都不着家,这要是真的做了记者,天天在外面跑新闻,估计他更是连她的面都很难见到了。

而且当记者那么累,不管春夏秋冬,风吹日晒的都得往外面跑,尤其是民生新闻,甚至还可能会遭遇到无法预知的危险……景慕琛一想到这个,就觉得当初答应让她回去读书是一个最错误的决定!

苏若晚内心深处本来还有一些犹豫不定,但因为他如此强硬的态度,反倒让她起了逆反心理,偏偏就要答应留下来工作。

两人意见不合,不欢而散。

接连几天,苏若晚跟他闹起了小脾气,都不怎么搭理他。

虽然已经结束了实习工作,春节也越来越近了,可她每天就顾着陪四个孩子,几乎把景慕琛当成了空气。

晚上更是过分,直接把小玥玥和小丞丞都抱着放在了床中间睡,大有楚河汉界的意思。

景慕琛开始心里还挺不是滋味的,后来见她有越来越过分的趋势,不禁想自己是不是在婚后太纵容她了?所以才导致她现在的脾气越来越大,甚至仗着长辈和孩子都站在她那边,最近是愈加的有恃无恐,对自己各种嚣张跋扈?

看来,是时候应该冷落冷落她一下了,树立一下自己作为丈夫的威信。

这么决定后,景慕琛便呼叫了樊寅的内应电话,等他进来后,开口说道,“打电话约一下国土局的王局长,今天晚上8点,皇朝ktv定一个包房。”

樊寅以为自己听错了,“景总,您……要亲自去和他吃饭吗?”

自从总裁夫人又怀上了一对龙凤胎后,景总几乎是每天一下班就往家里跑,从来不参加晚上的酒会局了,就算有时候遇到不得不去的局,也会要求地点场合,然后带着总裁夫人一起去参加,怎么今天晚上却……

“怎么?你听力不好?还是要我再复述一遍?”景慕琛沉着一张脸厉声说道。

“好,呃……不是,我的意思是不用复述了,我知道了,景总。”樊寅被吓的差点儿咬到舌头,话都说不利索了。

等离开总裁办公室后,他边走边不停在心中腹诽道:希望今天晚上的活动一切顺利,希望总裁早日恢复以往的和善,不要再像这几天似的阴晴不定。

晚上快7点,景宅。

厉晴5点多钟的时候跟夏成霖出发去看话剧了,苏若晚在家喂完了小玥玥和小丞丞吃晚饭,看了看时间,已经是6点半了,以往每天最晚5点半就会回来的男人,今天竟然迟回来了一个小时了!

景彦希从玩具房里跑了出来,抓耳挠腮的一路小跑进厨房,“乔婶乔婶,晚上做了什么好吃的,我快饿死了!”

乔婶出来看了看客厅墙壁上的挂钟,开口问向坐在客厅沙发上的苏若晚,“太太,先生还没有回来,是先开饭还是……”

苏若晚眼眸一动,说道,“我先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好的,太太。”

待乔婶离开后,苏若晚伸手招着正和小玥玥一起玩着扭扭车的玖玖,“玖玖,过来。”

玖玖回头看了看苏若晚,听话的放下扭扭车走了过来。

“玖玖,你给爸爸打个电话,问他今天晚上还回不回来吃饭。”苏若晚把自己的递给她,一脸轻松的说道。

玖玖,“……哦。”

她接过,伸手直接按在了绿色的“拨出”健上,把贴到耳朵旁,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认真的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后,“妈咪,爸爸不接电话。”玖玖皱着小眉头,放下了说道。

苏若晚愣了愣,想到这几天两人之间的冷战……一时心里头就泛上了一些怪怪的感觉。

现在这是什么意思?给她脸色看吗?

不但不回来吃饭,连自己的电话都不接了?

“妈咪,也许爸爸在开车呢,我再打一下好了。”玖玖善解人意的说着,又按下了“重拨”。

这一次电话终于通了,玖玖甜甜的对着电话说道,“爸爸,你刚才是在开车吗?”

苏若晚也听不到景慕琛说了什么,看到小丫头脸上一会儿凝眉,一会儿微笑的,自己的眉头也不自觉皱了起来。

玖玖听完爸爸的话,懂事的点了点头,看了一眼一脸期盼的妈咪,立马会意的说道,“爸爸,妈咪让我打电话叫你回来吃晚饭。”

苏若晚,“……”

玖玖打完了电话,成就感十足的说道,“妈咪,爸爸说让你不要急,他马上就回来。”

苏若晚脸上闪过了一阵不自然,心想我什么时候急了,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20分钟后,大门传来了推开的声音,景慕琛穿着一件深灰色大衣,风尘仆仆的从夜色中走了进来。

苏若晚看了他一眼就扭回了头,坐在沙发上没有起来,抱着安静的小丞丞继续看着电视上播出的《喜洋洋与灰太狼》动画片。

倒是两岁多的小玥玥兴奋的骑着扭扭车就朝景慕琛撞过去了,小嘴还兴奋地喊着,“爸爸,爸爸回来了。”

景慕琛,“……”

真是自己的亲闺女啊,用这样独特的方式欢迎自己!

他弯腰把小女儿从车上直接抱了起来,也没管西装裤上被车轮染上的痕迹,抬脚朝着客厅里走了过去。

乔婶看男主人既然已经回来了,立马端着做好的菜一道一道的往桌上放。

景彦希饿的蔫蔫的从玩具房里走出来,一脸不赞同的看着景慕琛道,“爸爸,你都已经是结婚的男人了,以后能不能下班后早点儿回来吃饭?”

景慕琛,“……”

吃饭过程中,除了景彦希和玖玖偶然说话的声音,景慕琛和苏若晚都很安静。

吃完饭后,苏若晚默默的抱着两个孩子进了一楼的卫浴室,景慕琛看她还不理自己,本来是接到电话立刻就从ktv回来了,这会儿满腔热情讨了个无趣,直接也走进了书房。

苏若晚给两个孩子洗完澡,出来没看到景慕琛,却看到书房虚掩的门内投射出的光。

她抿了抿唇,牵着两个小家伙的手直接走回了婴儿房。

一个人回到卧室,洗完澡再出来后,苏若晚发现窗户竟然没有关,透进来丝丝冬夜的寒意。

她关好窗户躺上大床,看了看旁边空荡荡的被褥,心里头有一些不是滋味起来。

正在她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卧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景慕琛单手握着门把,可能是一眼看到大床上竟然没有了两个小娃娃,突然间还有一些怔愣住了似的。

苏若晚有些别扭的移开了视线,看了看白花花的天花板,干脆闭上了眼睛假寐起来。

卧房里传来门被关上的声音,轻悄的走路声音,然后走路声渐渐远去,又传来了一阵阵淋浴的声音。

不一会儿,淋浴的声音消失了,脚步声又走出来了,床褥也顷刻猛地下沉,随即她的身体被搂入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怀抱里。

景慕琛搂着自己暌违已久的软玉温香,磁哑着嗓音说道,“终于不跟我冷战了,肯让两个孩子在楼下睡觉了?嗯?”

苏若晚睁开眼睛,有点别扭地看着他近在咫尺的俊脸,说道,“你今天晚上去哪里了啊?怎么不接我的电话?”

“跟工商局王局长在外面谈点儿事情。”景慕琛面不改色,煞有其事的说道,“设了静音,后来我看到有电话来,这不就马上接听了嘛。”

苏若晚斜眼看着他,仿佛在说着,“编,你继续编啊,使劲儿的编啊。”

景慕琛被她看得有点儿不自然,轻咳了一声后,身子一挪,直接就压在了她的身上。

“干嘛啊,好重啊你!”苏若晚使劲推着身上的庞然大物,被他突兀的动作搞得有点儿猝不及防。

景慕琛没有动,他低头看着苏若晚的小脸,日光灯下,她的脸白皙又莹润剔透,没有一点儿的斑或者痘痘什么的,皮肤好的不像话,有时候一眼看去,真是一点儿也不像是个二十七岁的已婚妈妈,反倒就像是二十出头的女大学生,难怪走在大学校园里经常被那些愣头小伙子搭讪呢。

想到这么年轻又美好的她,竟然已经帮自己孕育了四个孩子,景慕琛心头一软,搂着她一百八十度的转身,让她趴在自己的胸口,一边抚着她的背,一边柔情蜜意的说道,“老婆,如果你真的想要去做记者的话,我可以答应你。”

“……”苏若晚猛的抬起头看他,毫不掩饰自己的讶异,“真的假的?”

景慕琛点了点头,大手掬起她一缕海藻般的卷发,打着商量的语气说道,“但是,我建议,你最好能换一个轻松一点儿的部门。”

苏若晚无奈的扯了一下唇角,她就知道。

景慕琛看她微露不快的样子,只好继续低声下气的哄着说道,“我只是担心你跑民生新闻会太累了,你看你这半年来,每天起早贪黑的,哪儿出事了都得立刻跟去现场,回来了还得写稿子,有时法定节假日都不能休息……你这还只是实习呢,万一真的转正了,岂不是更要忙翻天了?而且,跑民生新闻还会有一定的危险性,我又不能随时在你的身边保护你……老婆,为了咱们家嗷嗷待哺的四个孩子,换个轻松点儿的部门吧,行不行?”

苏若晚越听越窘,开始听着还觉得挺顺耳的,也挺感动的,怎么后面越说越离谱,她越听越觉得肉麻呢,还嗷嗷待哺的四个孩子呢,明明两个大的都已经八岁了,两个小的现在也快两岁半了!

“老婆,你觉得财经部门怎么样?或者,去做副刊?听说那个也很轻松,每天坐坐办公室,写两篇稿子交上去就行了。如果这两个你都不满意的话,还是……明天我打电话问一下舅舅?”景慕琛见她不说话,已经在构思接下来给她的安排了。

苏若晚叹了口气,没好气地说道,“不用啦,我昨天已经跟他说过了,毕业后,我会先尝试着接手公司的事情,其他时间就留校当助教,以后,可能会再考研。”

其实她经过这几天的冷战,已经冷静的思考好了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了。

毕竟家里面有四个孩子要照顾,而且经过半个学期的实习,她也深刻体会到做记者实在是挑战太大了,工作强度和压力都非常人能承受的,而同班来实习的另两个同学表现也很好,他们也很想留下来;再加上厉远洋那边又不停问她打算什么时候接手东胜集团……

总之,种种因素加在一起,她最终选择折中的这一条路。

景慕琛没想到她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但不管怎么说,这比去做劳什子民生记者要稳妥多了,毕竟待在学校和出去当记者,还是前者让他放心许多。

他内心终于松了口气,放松的搂着她的腰说道,“嗯,你决定了就好,我会支持你的。”

苏若晚窝在他怀里,听着他这番“假模假样”的话,瘪了瘪嘴,最终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

只是不一会儿,她就感觉到腰间的大手有一些不老实起来,身体也被他摸的越来越热。

最后,苏若晚半推半就的,衣服就这么被他褪去,两人没有了矛盾的隔阂,这一晚,终于缠绵的缱绻在了一起。

【番外完结】

------题外话------

晚晚和景大爷的番外应该差不多就到这儿了,公司这周有个活动,所以借此机会也休息一下,构思构思新文。

关于上官和阿晨的番外,可能过不久就会写,也可能过很久才写,好吧主要是没有啥动力写~

还有关于四个孩子的番外,如果有人想看,也可能会以小剧场形式时不时发一章上来,肯定不会像琛晚番外这么日更,毕竟写作重心要放到新书上去了,请亲们体谅小一啦~

最后再宣传一下我的新书,貌似收藏很少,希望亲们大驾光临都去点击收藏一下,书名《暖妻成瘾》,也可以从作者其他作品中看到,现在前三章是几个月前我心血来潮写的,回头我构思好了可能会修改一下,到时改了会通知你们~

好了,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请支持正版订阅,请支持小一新书《暖妻成瘾》~鞠躬~感谢~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