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55我小时候抓的是拖拉机

作者:程小一字数:5908更新时间:2015-08-16 15:20:31

看到苏若晚的时候,景慕琛深幽的双眸突然就像是亮起来了似的,勾起薄唇,朝她走了过来。

他原本就长得好看,勾着薄唇似笑非笑的模样更是引人眼球。

苏若晚第一反应就是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果然,原本都脉脉深情看着东方夜的女生们都转移了目标,激动又无措的看向了款款而来的成熟男子。

尤其有几个喜欢犯花痴的,更是忍不住就在那儿窃窃私语起来。

“这个帅哥是谁呀?”

“看起来好有魅力啊。”

“是啊,他好像一直看着我们这儿呢。”

“谁认识吗?”

“不认识……”

“哎呀怎么办,他好像朝我看过来了,人家好害羞啊!”

苏若晚,“……”

身后,刘芳则“啊”的一声捂住了嘴,她想起来了,眼前这个就是那天跟苏苏在宿舍里眉目传情的男人,也就是……苏苏的老公!

景慕琛已经走到了苏若晚面前,修长大手直接将她肩上将包拿了下来,带着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说道,“老婆,可以走了吗?”

苏若晚呐呐的看着他,垂在身旁的小手也很快的被他握住,熟悉的触感带着热度直接熨帖在了她的手心。

她听到身后有人开口问道,“苏苏,这……是你的男朋友吗?”

“哇真的吗?苏苏的男朋友,长得好帅啊!”

苏若晚,“……”

景慕琛显然也听到这些话了,他微微的挑了一下眉,淡定自若的对苏若晚说道,“老婆,不给我介绍一下?”

苏若晚被他一口一个亲昵的“老婆”叫的有点儿不好意思,只好转身看着众人,清柔的开口,做了一个简单的介绍,“呃,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先生。这位是我们学生会的会长,这位是副会长,还有这几位是我的舍友。”

“先生?”张洁狐疑的看着苏若晚,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苏苏,难道你……真的已经结婚了?”

之前苏若晚说的时候她一直都是不相信的,可是……看着眼前这个帅哥的外貌和年纪,还有苏若晚和他之间自然而然的称呼,应该是*不离十了。

不然,谁会用“先生”这样的词来介绍自己的男朋友啊?

一时,整个现场都寂静了下来,一双双充满着惊讶和怀疑的目光都投射在苏若晚和景慕琛身上。

苏若晚微囧,虽然她不想隐瞒结婚的事实,但是在这么多同校学生面前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起自己已经结婚了,总觉得有点儿怪怪的。

景慕琛则微微一笑,态度和善的伸出了右手,“你们好,我是若晚的丈夫,我们已经结婚七年了,多谢你们在学校对我爱人的关照。”

“轰”的一声,原本死寂的场面瞬间就沸腾了起来。

最后,苏若晚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坐进车里面的。

她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感觉脸上的肌肉都有点儿笑僵掉了似的,又酸又痛。

景慕琛则眉眼温柔的把她的包向后递到后车位座,又体贴的帮她系上了安全带,看得出来心情很不错。

苏若晚想到晚上老宅子的聚餐,担忧的问道,“对了,爸,妈,还有爷爷他们晚上没有怪我吧?”

景慕琛开口安抚她,“没事儿,有小丞丞和小玥玥在呢。”

几个老人玩两个小孩子都玩不过来了,又哪有时间责备儿媳妇呢。

苏若晚点头,忙又问道,“那小丞丞现在怎么样了啊?有没有送去医院看看啊?”

“……”景慕琛默默的将车发动,半天后才说了一句,“小孩子哪有那么娇贵,放心吧,我来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

苏若晚,“……”

小南国门口。

银灰色的揽胜缓缓离开了,众人的热议却还在不间断的进行着:

“真想不到啊!苏苏竟然真的结婚了。”

“就是啊,没想到结婚都那么久了,老公还长得那么帅!对她那么好!”

“不光帅,还是个有钱人呢,你没看到他开的那一辆豪车吗?现在得要好几百万呢!”

“高富帅啊简直是!”

“那可不,看人家那风度翩翩的,肯定是某个公司的小开吧。”

“……”

一个学姐听到这话,突然茅塞顿开,大声的“啊”了一声,“我想起来了,原来苏苏的老公就是景阳集团的总裁,景慕琛!”

她说怎么第一眼见到的时候觉得那么熟悉呢,一年多以前的时候,她跟父母去参加过景家的这一场婚礼,不过当时苏若晚还怀着个身子,人也比现在稍微胖一些,她一时就没能够认得起来。

“对对对,学姐你一说我也想起来了,苏苏拿来的那10万块钱的支票上,写的就是景阳什么集团的名字。”负责采购的一个女生也说道。

话已至此,事实的真相已经一目了然。

原来又是一出豪门高富帅和灰姑娘完美结合的佳话,而这个灰姑娘竟然就是隐藏在自己身边的同学,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

“夜学长,夜学长……”角落里,张静岚接连喊了几声,东方夜才回过神来,眨了一下眼睛后,看着她说道,“怎么了?”

张静岚心里咯噔一声,虽然现在夜学长面无表情,可是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夜学长刚才……是在对着那一辆离开的车发呆吗?

不会吧,难道……夜学长也对刚才那个苏苏同学感兴趣?

可是,她都已经结婚了啊!

“夜学长!”王珊珊的声音突然在一旁响了起来,她红着脸,声音又细又轻的看着东方夜说道,“夜学长,我能打扰一下,跟你说几句话吗?”

可恶!明明是自己先找夜学长的,怎么这个丑女人老是出来挡自己的道啊?

张静岚握紧拳头,刚要开口……

“好。”东方夜一口答应,看了一眼时间,“我们边走边说吧。”

“好啊!”王珊珊兴奋地不行,抱着自己的包跟着东方夜朝学校门口走去。

看着眼前离去的一对背影,张静岚气急败坏,差点儿跺坏了脚下的那一双7寸高跟鞋!

另一边,景慕琛直接将车开回了景宅。

车刚停好,苏若晚推开车门,几乎是跳着下去的,然后又匆匆地朝别墅的主屋一路小跑了过去。

景慕琛,“……”

他默默的帮她把包拿上,关上车门也跟着走了过去。

苏若晚推开主屋的门,一阵“咿咿呀呀”的婴儿声就从客厅里传了出来。

看到急的一头大汗的苏若晚,厉晴哄着怀里的小外孙,“小丞丞快看,谁回来啦?”

小丞丞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朝苏若晚看了过来,伸出肉呼呼的小手,张着粉嫩小嘴“妈唔”,“妈唔”的叫了起来。

苏若晚被儿子这叫声喊得心都要碎了,忙换好室内拖鞋走了过去,一把接过小丞丞抱进了怀里,低头在他软软嫩嫩的小脸蛋上猛亲了好几下,最后才放松的开口问道,“妈,小丞丞他没事儿了吧?”

看到他安然无事的躺在自己怀里,苏若晚才觉得心里真正的安定了起来。

厉晴一脸的莫名其妙,“没事啊,他能有什么事?”

苏若晚皱眉,“阿琛刚才给我打电话,说小丞丞一直吐奶,不肯吃东西。”

“……啊?”厉晴显然有些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就看向了刚走进来的景慕琛。

苏若晚看着支支吾吾,有些说不出话的母亲,又看了看景慕琛,脑中灵光一闪,后知后觉的领悟了过来,顿时觉得好气又好笑。

不过她也没说什么,看着怀里的小家伙一直张着小嘴好像是要吃奶的小模样儿,抱着他就上楼去了。

景慕琛看过睡着的小女儿后,也抬脚上楼。

打开卧室门,刚好听到苏若晚轻声细语的说道,“你说你啊,姐姐都能戒奶了,你为什么还是不肯戒啊……”

小丞丞不为所动的半眯着眼睛,使劲的嘬着小嘴喝奶水,享受极了。

终于喂饱了他,苏若晚伸手打了个哈欠,才将衣服拉了下去。

景慕琛走了过来,“把孩子给我吧。”

苏若晚点了下头,也没说话,看他熟练的抱着小丞丞给打嗝,自己则起身去拿睡衣洗澡。

晚上吃饭的时候,有学长抽烟又喝酒的,她自个儿闻着身上味道都不太好闻,小丞丞竟然一点儿也不嫌弃。

洗完澡出来后,卧室里还是空空荡荡的,景慕琛还没有上来。

苏若晚懒洋洋的躺在大床上,忍不住拿起,打开监视器,看楼下婴儿房的情况。

画面上,果然,景慕琛正坐在床榻上给小丞丞换尿布呢。

他的动作轻柔又干脆利索,脸上没有一点儿的不耐烦,反而洋溢着一种为人父的温柔和慈爱。

换完尿布后,他抱着小丞丞放在婴儿床上,站在床边看了好一会儿,最后,又去小玥玥床边看了一下,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如果说,苏若晚对他还有一点儿怨气的话,此刻便已经全部被打消了。

这个男人,虽然小心眼,甚至还很幼稚,不过看在他这么在乎自己和孩子的份上,一切都是可以被原谅的。

景慕琛再一次回到卧室,打开房门后,看到自家老婆正妖娆的躺在大床上,歪着脑袋,大而清澈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薄被只盖到了她的胸部,露出了大片白皙似雪的肌肤,一眼看去,好像是没有穿衣服……

景慕琛眸色一深,几乎是抑制不住的就身体燥热了起来。

自家老婆自从上了大学,天天嚷嚷着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老实说,他真的已经好久没有开荤戒了!

不动声色的将门带上,景慕琛走到大床边看着她,“洗完澡了?”

苏若晚点了一下头,没说话。

有些事情不言而喻,尤其在卧室,深夜,还是在这么暧昧的氛围下。

景慕琛伸手拉住被子的一角,薄唇好看的扬了起来,“里面穿衣服了吗?”

苏若晚脸一红,赶紧拉住了几乎就要起来的被子,“你先去洗澡。”

景慕琛看着她一笑,邪气又带着一丝暗示,欣然同意的说道,“好。”

苏若晚,“……”

景慕琛很快就洗了个战斗澡,卫浴室的门再次打开后,他只在腰上围了个浴巾就走了出来。

结实健壮的胸膛上还有着不少的水滴,随着走路的姿势,诱人的人鱼线清晰可见,性感的不行。

在他就要揭开被子的时候,苏若晚突然拉住了他的手,翻旧账的说道,“老公,你今天晚上是不是故意骗我的?”

景慕琛,“……”

几乎是瞬间,原本还带着一丝兴奋的表情突然就不自然了起来。

“哼,还骗我说小丞丞吐奶,你知不知道,害得我都担心死了!”苏若晚一想到这个,原本消掉的气又一层一层的堆积了起来,大眼睛愤怒的看着他,就差没起来指着他的鼻子说教了。

景慕琛被说得有点儿没面子,低咳了一声就说道,“小丞丞是吐奶了,不过妈照顾的很好,不太严重。”

“你还胡说!”苏若晚才不信呢,“今天晚上是人家夜学长第一次请我们吃饭,既然你都答应让我去了,就应该让我参加到最后,而不是开口提前告辞。”

“夜学长?叫得这么亲热?”景慕琛看着她,深幽的黑眸闪了一下,“是今天晚上的那个大眼睛的毛头小子吗?”

大眼睛?苏若晚愣了一下,一时没记起来东方夜究竟是大眼睛还是小眼睛。

“一个嘴上没毛的臭小子,比你的年纪还小吧,以后不准叫他学长!”景慕琛干脆霸道的说道。

苏若晚,“……”

对于女人来说,年纪和体重永远是最致命的!

她“嚯”地一声就从床上坐了起来,伸手拿过身后的枕头朝他身上砸去,“你才年纪大!你才年纪大!”

景慕琛一只手就轻松抓住了枕头的一角,让她动不了手。

苏若晚使劲想把枕头往回拽,结果男女力量悬殊太大,根本就拽不动,反而还把自己累的够呛。

景慕琛看着一手拿着枕头,一手还抓着被角遮住自己的小女人,突然一眯眼,手下猛地一使劲,苏若晚整个人就被他拉的朝前倒了下来,发出了“啊”的一声尖叫。

景慕琛满眼含笑的顺势把她抱在怀里,触手都是细腻滑嫩的肌肤,手感好的不得了。

低头在她耳边说道,“老婆,这是什么招?投怀送抱吗?我喜欢。”

苏若晚惊魂未定的搂着他,听到这句话后,脸一红,伸手推开他的身体,“臭流氓!”

景慕琛邪邪的上下打量着她裸露在外的身体,“这就流氓啦?待会儿,还有更流氓的要不要试试?”

苏若晚脸红心跳的缩回被子,本来大好的心情都被他搅和没了,真够可以的。

景慕琛也不恼,伸手将臀部的浴巾一扯,上床揭开被子,一把抱住了她。

“讨厌,你别碰我……”苏若晚羞愤的抗议着,可是那声音,软绵绵的,似乎又带了点儿欲拒还迎的味道。

景慕琛直接欺身而上,“都脱成这样了,还不让我碰?嗯?”

不久后,房间内便响起了一阵阵压抑的喘息声。

事实证明,情事是解决夫妻双方小矛盾的最好方式。

极致的劳累过后,苏若晚微微喘息的躺在景慕琛身下,身上的男人重重的,压得她几乎要喘不过气,却也同时让她安心和踏实。

景慕琛很快便翻身躺平,搂着苏若晚躺在自己身上,伸手将她汗湿的碎发拨到耳后,薄唇又在她额上印下细碎又温柔的吻。

这时候的他,和之前那副坏男人的模样截然相反,俨然就是个温柔又深情,宠爱她的好丈夫。

苏若晚懒洋洋的闭着眼睛,累的一点儿都不想动,声音也困蔫蔫的,“老公,你抱我去洗个澡再睡。”

身上黏黏腻腻的,不太舒服。

“乖,再等一会儿,先让我抱抱。”景慕琛两手搂着她,体会着暌违已久的那一种激情后的余韵。

苏若晚“嗯”了一声,懒得管他,放松自己,很快便进入了睡眠。

第二天,苏若晚接到周梅美的电话,“小苏,你跟我表弟怎么了?”

“啊?”苏若晚一头的雾水。

“他一大早的就给我来了一通电话,问我为什么知道你结婚了不告诉他,还要介绍给他,真是莫名其妙的,还冲我发了一顿火,这个臭小子,真是把我给气死了!”周梅美气呼呼的在那头说道。

苏若晚,“……”

有点无语的挂断电话后,景慕琛和景彦希刚好从外面晨跑回来了。

她看着大汗淋漓的父子俩,突然内心一阵心虚,起身,特别殷勤的就迎了过去,声音也温柔的腻人,“你们回来啦。”

景慕琛,“……”

景彦希则挑了挑跟景慕琛几乎一模一样的浓眉,摇头晃脑的说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这是他最近刚在语文课上刚学会的一句话。

谁知话刚说完,脑门上就挨了景慕琛的一记爆头,外加一句训斥,“臭小子,有这么说你妈的吗?”

景彦希,“……”

苏若晚忙走了过来,埋怨的看了一眼景慕琛,“你干嘛打他啊。”

又温柔的伸手揉着景彦希的小脑袋,问道,“彦彦,疼不疼?”

景彦希点了点头,“好疼啊晚晚。”

苏若晚立马心疼的不得了,把景彦希的小脑袋抱进怀里轻声安慰了半天。

景彦希嘴角挂着笑,得意又狡黠的看向了吃瘪的景慕琛。

景慕琛,“……”

周一,回到宿舍。

刘芳悄悄对她说道,“苏苏,姗姗上周五的告白失败了,她失恋了,所以……她跟我们说要退出学生会的工作。小洛也不太想干了,我呢反正是要准备考研,所以也肯定没有时间参加。你呢?还做吗?”

苏若晚看了一眼王珊珊,想到周六早晨周梅美的那一通电话,开口说道,“好,那我也退出吧。”

“其实……你不必为了我退出的。”王珊珊忍不住别扭的开口说道,“你先生的事业那么成功,他又对你那么好,一定会支持你继续做外联部工作的。”

苏若晚笑了笑,“他的事业是他的事情。再说了,我也不是因为你退出的,我对这个就不感兴趣,既然大家都不做了,那就一起吧。”

王珊珊看着眼前淡然微笑的苏若晚,心里渐渐的叹息了起来。

真的很难想象,这么年轻又漂亮的苏若晚,竟然已经结婚生子7年多的时间了,还生4个可爱的孩子,先生又是那么优秀和成功的知名人士。

这么圆满又幸福的人生,应该是她上辈子救了银河系才换来的吧?

退出学生会后,苏若晚乐得轻松,继续过自己家和学校两点一线的学生生活。

小玥玥和小丞丞一周岁生日的时候,景老爷子给两个孩子安排了一次“抓周”仪式。

各式各样的象征物体摆放成一圈,两个小家伙穿着大红色,喜气洋洋的小寿辰服,被依次抱着坐在了中间。

尽管几个老人一直在旁边用声音和动作指挥着两个孩子去抓,小玥玥却直接伸手就抓了一把玩具枪抱在怀里,咧着小嘴笑的没心没肺的,怎么也不肯松手。

小丞丞呢,撑着自己软绵绵的身体转了一圈,最后伸出小手抓了一把塑料小锅铲。

景老爷子被打击得直捏额头,“完了完了,丫头喜欢上了玩枪,小子却爱上了炒菜,这可如何是好哦。”

苏若晚虽然不是很信这个,不过也未免担忧,问景慕琛的时候,他不以为然的说道,“放心吧,抓周这个不准的。”

苏若晚问他为什么,景慕琛不自然的说了一句,“我小时候抓的是拖拉机。”

苏若晚,“……”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