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二二二章 妖僧现、龙船出

作者:跃千愁字数:3020更新时间:2017-01-09 17:09:19

获悉苗毅已经派了二十亿大军来援,后续还会有阎修和横无道人马来援,严啸心中大定,再不济他坚信自己等到二十亿大军来援还是没问题的。

获悉苗毅要和青、佛进行最后决战,严啸又担心起了苗毅的安危,因为之前见识过青、佛二人的强悍武力,那绝对是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的人物,何况还是两个。他深知苗毅一旦出事,打赢了青、佛人马也没用,这边绝对要陷入大乱,各派系的势力谁能服谁?如今只有让他们臣服的苗毅能镇住!

“二位玄女,青、佛二人的实力非常人能挡,陛下恐有危险,希望二位能尽快赶去相助。”心存忧虑的严啸对两位凤族玄女表示恳请。

两人没有推辞,当即答应尽快赶去,留了龙凤在此协助,一旦这边有所不测,成群龙凤也能尽量掩护严啸撤离。

玉罗刹领了一万精锐弟子随行护送,

黑炭本也要赶去,被二位玄女拦下了,其他人不懂怎么指挥这些护卫中军的冥螳螂……

苗毅这边等到青月率领而来的人马碰头后,立刻率人折返,一路上天眼锁定了青、佛。

一行雄心壮志,意图一统天下。

一行破釜沉舟,欲一决胜负。

双方大军不可避免地迎面对峙在了星空。

一方近七十亿人马在星空展开,气势汹汹。

一方十亿人马列阵星空,绝不退缩。

两军对峙,双方主帅露面相见,心情各不相同。

苗毅依稀还能想到在御园初见青主时的情形,当年他真的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有资格与青主两军对垒分胜负,更没想到自己居然能有机会将青主给取而代之,遥想当年青主随便一句话便能置自己于生死一线挣扎,那般苦苦挣扎求生的往事犹如昨日,只怕当年的青主也想不到会有这一天吧!

佛主拨动着手上念珠,细细打量着苗毅。

而青主一见苗毅便是满腔怒火,想到发妻夏侯承宇落在人家手中,儿子青元尊被对方所害,战如意连同腹中骨肉亦死在人家手中,偏偏此獠却是自己当年一手选拔出来的。

对他来说,他觉得自己是养虎为患。

可对苗毅来说,却不认为青主当年有多照顾自己,一切都是自己小心翼翼周旋来的。

总之对青主来说是新仇旧恨,见到苗毅可谓瞬间眼红,戳指怒喝:“逆贼!还不快快受死!”

苗毅朗声回道:“天下人心向背,尽在眼前,还不快快束手投降,可免一死!”信手抓出了九鼎剑在手。

见到九鼎剑,不免想到父子受人挑拨反目成仇的事,青主拔剑怒吼:“可敢与朕决一死战!”

苗毅冷笑道:“瓮中之鳖,也敢言勇?”

大战一触即发,谁知星空中却传来一声睥睨众生的漠然讥讽声,“说的不错,都是瓮中之鳖!”声音雄浑。

众人齐刷刷回头,看向了随法力波动而来的声音来向,只见一条黑线从远处飘荡而来。

黑线临近这边突然一翻转,却是一块飘荡在星空中的黑布,上面有金线绣出的经纬纹路,确切地说是一块黑色袈裟。若非声音传来,只怕还真难注意到。

“咪嘛呢嗡……”一阵梵音传来,听着声音不大,却似洪钟大吕震人心神。

只这瞬间,不知多少人精神陷入恍惚中。

就连苗毅也是精神一恍,体内法源却是弹起一股明波荡涤体躯,瞬间又恢复了清醒。

恢复清醒的瞬间,苗毅大吃一惊,脑海中立刻想起一个人来,妖僧南波!

这一刻,苗毅真正是暗暗叫苦,妖僧这个时候出现,莫非是法力已经恢复了当年的巅峰?若真如此的话,怕是麻烦大了去,人家敢出现必然是有所倚仗。

他记得夏侯拓说过,妖僧得要万年才能重回当年的巅峰,万年没到,潜隐这么多年,怎会这个时候跑了出来,难道这老妖怪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苗毅迅速看向左右,发现迷茫神色的人不少,尽管做了防御妖僧的准备,可并非所有人都一直封闭着六识。

反观青、佛二人的神色反应似乎没受什么影响,不知二人事先做了什么准备。

青、佛脸上亦是惊骇神色。

就在这时,一阵“叮叮咚咚”的琴音传来,轻柔,逐渐恢宏,如铺天盖地而来。

陷入沉迷神色中的人马纷纷一哆嗦,犹如从噩梦中醒来,思绪坠落深渊时仿佛被这琴音给拉了回来。

青、佛脸色又是一变,双双猛然回头看去。

众人看向琴音来处,只见一艘白玉般的巨大龙舟从星空深处驶来。龙船巨大而精美,恢宏壮观,许许多多的僵尸身上拴着链子,拖曳着巨大龙船前进,给人一种莫名的震撼感。

十行宫众人‘v’字型站在船头,船楼上戴着斗笠手扶禅杖的巫行者在右,一袭黑色披风头戴黑色高帽的高冠在左,白主居中,手抚一只长达一丈有余的古琴。

古琴上浮雕日月星辰,三只龙头犹如从云海中探首,龙身三色为弦,看款式原本应该有八根琴弦,不知何故只剩三根。

两鬓垂白发,素青披风裹着白衣,一手后背在披风下,一手修长五指优雅拨弄着三根琴弦,神情淡漠,星眸将大军对峙情况尽收眼底。琴音正是来自这艘龙船,来自白主的手下拨弄。

幽冥龙船!巫行者!苗毅瞳孔骤缩,紧盯着抚琴的男人,这么多年,终于又见到了他,却是选在这个时候露面,他无法肯定对方是敌是友。

青、佛二人意图决一死战的气势已经被压了下来,死死盯着龙船上抚琴的男人,一如既往的好气质,一如既往地潇洒,困了这么多年只是添了些沧桑而已。

苗毅不能确定对方是敌是友,他们却能确定白主是来者不善!

两人之前惦记着就算战败也能脱身,现在却是没了把握。

还有那些拖拽龙船的僵尸,青佛等人对这些僵尸是什么人并不陌生,不少老熟人面面相觑。

站在船楼上的高冠令青主脸颊狠狠一抽,想到了被他斩杀的上官青,似乎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

飘来的黑色袈裟突然张开,原来是对折的。袈裟一打开,里面冒出了一群人。腾、成二人认出了赢月,认出了原嬴九光麾下的旧部,只是没认出已经恢复了青春的左儿。

一个赤足赤着上身体型高大的僧人露面在前,鼻梁高挺,脸颊深陷,颧骨突出,正是妖僧南波。抬手拉住飘荡的袈裟一角一扯,袈裟翻卷而来,斜披在了他的肩头,掩盖了胸腹上的坚实肌肉。

有上官青的心腹手下杜桥为内应,他要找到大军动向不难,只是后来上官青被青主所杀,杜桥身为上官青心腹也不能幸免。他其实在一直跟着青、佛一行,一直在等待时机露面,只是手法特殊没被发现而已。

如同他曾经对左儿说过的那般,他要等人到齐,否则让哪个人跑了的话,纵然是他,也难找到。

青、佛二人看着这个赤足披着黑袈裟的僧人,眼中有惊恐神色闪过,若说面对白主还能勇于面对,但面对妖僧南波,二人心中隐隐有恐惧。

妖僧南波深邃目光扫过青、佛,这两个欲在封印之地置他于死地的人,目光落在苗毅脸上,想起差点死在苗毅手上的情形,脸上浮现诡异笑容,“牛有德,我们又见面了!”

相对青、佛二人来说,他更恨苗毅,纵横天下以来,还从未有人把他当白痴一样耍过,凭他的身份为了株血莲跑来跑去为苗毅办事,事办好了,结果苗毅不认账,不认账也就罢了,赖了账还想弄死他,天下哪有如此无耻可恨之人?

苗毅面无表情,没回话,目光瞅向了白主,明知妖僧来了,白主还露面,是一伙的,还是有恃无恐?

琴声一停,幽冥龙船也停在了远处。

妖僧南波霍然回头目光直视幽冥龙船,盯着白主冷笑一声,又盯向了巫行者,咧嘴露出深深笑意。

一向淡定的巫行者斗笠低垂,不敢对上妖僧的目光,竟有颤栗的感觉。

妖僧南波目光又回到了对峙大军,声音嗡嗡回荡道:“打!继续打呀,怎么不打了?”

现场无人吭声,哪怕是不认识妖僧南波的,从之前那声梵音差点把大家给控制了,也大概猜出了是谁。

妖僧的出现,幽冥龙船的出现,战场一触即发的气势荡然无存。

嬴系旧部面露戏谑笑意,也有兴奋神色,他们等这一天等了好久。尤其是嬴月,怨毒的目光不时在青主、腾飞、成太泽和苗毅的脸上扫过。

远处,一行人紧急停下,正是凤族两位守护玄女,还有玉罗刹。

两位玄女伸手一拦,面露惊恐道:“妖僧南波!”

她们许久以前是和妖僧南波面对面交过手的人,知道妖僧有多恐怖。

玉罗刹只见过妖僧神魂,没见过本尊,闻言吓一跳,这老妖怪竟然在这个时候出现了,真正是要人命的事情。

一行已不敢再靠近。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