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六卷 传奇 第四十章 开启

作者:楚白字数:3497更新时间:2014-12-21 2:18:51

苍茫的星海之中,有一团团耀眼的光芒,正在朝着四面散发出一道道刺目的光箭,令人心惊胆寒。

但若是能够走近了看,便会发现其实这一团团的光芒中央,乃是一只只奇形怪状的巨兽,它们的身体粗壮臃肿,看不到四肢和五官,仔细看去犹如一个巨大的口袋,一张庞大得完全不成比例的巨口直接连着又粗又肥的身体,丑陋不堪。

无数的光芒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源源不断投入它们的嘴巴里面,消失得无影无踪。而每一道光芒,其实都是一整个世界爆炸之后形成。之所以会产生这种光芒聚集成团,并且朝着四面散发的景象,实际上是因为空间正在被它们飞快地吞噬,拉拽着一个个正在接连爆炸的世界不断朝着它们靠近,最终才形成了如此奇观。

这样的巨兽,一共有四只,分别占据一个巨型四面体的四个顶点,不断地吞噬着正在爆炸的浩瀚星海。

无上魔君坐在四面体的正中央,闭着眼睛,正在默默思考。庞大的混沌之海如今已经完全收缩起来,化为一卷书简,外侧红黑交织,内侧一片纯白,正束成一卷,放在他的身边。

书简中央,隐约可以看到一团纯白的温和气息正在缓缓流淌,吴解闭着眼睛,怀抱着一只同样瞑目不醒的白兔,静静地躺在里面。

无上魔君并未怎么在意书简的情况,这天书世界曾经是他重要的宝物,是他成就永恒的希望所在。可如今他已经又向前走了好几步,真正站在了永恒至尊的门槛上,天书世界对他来说已经意义大减,不过是一件厉害的法宝罢了。

甚至于,因为器灵沉睡,天书世界的威能也大大降低,以他现在的实力看来,这东西除了有点怀念意义之外,别的还真看不上眼呢

他原本正在专心致志地毁灭星海界,但就在毁灭的过程中突然心有所感,便果断地放下一切,开始冲关。

此刻对他来说,天大地大都没有自己冲关来得大。无数岁月的积累,无数的谋划和争斗,都只是为了这一刻,为了这一次冲关。

他要证道永恒,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事情值得在意

但无上魔君也并未就这么放过星海界,冲关之前,他将魔神幡化为阵法守护自身,更把混沌之海的四个魔王变为四只巨兽,继续吞噬星海界,将其转化为自己的力量。

要毁灭世界,并非他的临时起意,而是很早就已经既定的方针。

作为半步永恒的大神通者,无上神君自然也有窥探时间长河的能力,也能够看到自己并未获得成功的未来。

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将会不能成功,那么该怎么办呢?

有的强者选择横渡时间长河,前往时间的彼端去,寻找新的希望;有的强者选择坦然面对失败,留下神魂转世轮回,等待未来的可能;而无上神君的选择是——

我命由我不由天,倘若时间长河之中我失败的未来已经发生,那么我就将时间长河也一并摧毁

毁灭世界,毁灭时间,一切都由我来控制

他之所以非要选择用天书世界去吞噬诸天万界,之所以非要选择这条和所有人为敌的道路,根本原因自然是他的性格,可观测时间长河而得到的结论,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对于工科生华思源来说,观察决定结果,所以他创造了薛定谔的盒子来躲避天罚;而对于狂人无上来说,结果决定观察,过程什么的根本就不重要,他只要结果。

如果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那么就毁掉过程,再重来一次

如果重来一次还不行的话,那就再毁掉,再重来

对于他来说,若是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那么这个世界就没有存在的价值,这时间的长河也没有存在的价值,一切都没有存在的价值

所有的一切,都应该围绕着他,为他而服务,提供给他想要的结果。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价值所在。

无上魔君微笑着,稳坐在巨大四面体的中央,向着自己长久以来的目标发起了冲击。

而这个时候,玉皇宫正在狼狈地飞驰,尽可能地将自己从那些巨兽可怕的吞噬之力中逃脱。

因为将整个斗神组织还有数不清的世界数不清的生灵都容纳于其中,化为了巨大的避难所,所以玉皇宫已经失去了直接跳跃到大荒界或者归墟海的能力,但它最根本的能力依然存在。

这巨大的宫殿,原本就是华思源制造出来的逃命工具。

玉皇大天尊曾经很好奇地询问过主人,为什么自己明明具有强大的威能,可最核心的能力却是飞遁?当时华思源如此回答:“对于我来说,修炼也好战斗也罢,仅仅依靠自己基本上就足够了。如果有什么情况让我不得不使用工具的话,那大约就是逃跑了。”

所以,作为他的本命法宝,玉皇宫最核心的能力,其实就是逃跑。

不过这么多年来,玉皇宫还真没遇到过需要动用这个能力的情况,相比之下,反倒是几种次要的能力——比方说镇压啊,比方说扭曲时间辅助修炼啊……经常用到。

今天,玉皇宫终于遇到了需要动用真正实力的情况,而包括玉皇大天尊在内,每一个人都对华思源的先见之明佩服得五体投地。

能够擅长逃跑,真是太好了

虽然那四只巨兽吞噬世界的速度越来越快,但玉皇宫飞遁的速度却也越来越快,彼此仿佛都没有极限一样。

就连身为玉皇宫器灵的玉皇大天尊自己,也从没想到当自己全力以赴的时候,居然可以逃得这么快

无数的光芒流动着,那或许是一个个正在爆炸的世界,又或许是大道震动的光芒,甚至于或许是时间之河被惊人的速度激荡,掀起的涟漪。

但所有的一切都在收束着,汇聚成澎湃的浪潮,被那四只巨兽源源不断地吞噬,无论是有形之物还是无形之物,无论空间还是时间,什么都无法例外。

然而玉皇宫就是例外它逆着时间空间物质和精神的浪潮,犹如一条灵活的游鱼,又似一只矫健的海燕,穿透重重阻碍,不断提升着速度,始终保持着和巨兽那恐怖大嘴的距离。

“这样下去的话,就算逃个一万年也没问题”玉皇大天尊已经脱掉了平常的严肃装扮,敞胸露怀,狂气四溢,“我是谁?我可是大神君的本命法宝想要吞掉我?做梦”

旋转的蓝色球体面前,尹霜正在沉思。

“无中生有,无法并非灭法,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她沉吟着,心中满是迷惘。

那蓝色的球体,保护华思源却又将他牢牢束缚的“薛定谔的盒子”,其实就是华思源所创造的“地球”。这是一个完全没有神通法力存在的世界,就算尹霜身为华思源指定的“开门人”,也只能把自己的化身以一个凡人的身份降临。

区区一个凡人,又能做得了什么?

“盒子”里面的地球,历史以五千年为一个循环,从远古时期夏族和黎族的战争开始,到近未来时代全面核战爆发为终结,人类的历史由蒙昧而文明,由文明而发展,由发展而繁荣,最后盛极而衰,在最辉煌的顶点戛然而止,犹如一首悠久的长诗,写到了最激昂最澎湃的段落,却突然搁笔,下面没有了……

尹霜的化身在这个地球里面,已经经历了好几次这样的循环,可她始终没有找到“开门”的办法。

究竟要怎么样,才能打开盒子,让华思源出来?

就算有太上道祖的提示,她也完全摸不着头脑;就算是创立人道的三圣祖,也一样茫然不解。

他们同样分出化身进入那个世界,可也同样一无所获,甚至于比尹霜都还不如。

时间仿佛陷入了停滞,两场激烈的赛跑却正在进行。

一边是玉皇宫飞遁和四只巨兽吞噬星海之间的较量,一边是尹霜打开盒子和无上冲关之间的较量。

这两场,只要输掉一场,便是万劫不复

“我觉得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天道。”不知道多少次失败之后,自在道祖突然说,“天道还没有真正绝望,所以它还在阻扰着我们,不让我们打开盒子。”

“或许是吧,但要怎么样才能够让天道完全绝望呢?”正一道祖问。

“办法只有一个”自在道祖的眼中,燃起了危险的火焰,“我们出去,沟通星海、大荒和归墟”

“你疯了”正一道祖失声大叫,“那样的话,巨兽的吞噬之力就会蔓延到大荒界和归墟界啊”

“是的,但也只有那样,才能把天道逼到无路可退的地步,让它除了放出思源道友之外,再无别的选择”

自在道祖沉声叙述着自己的疯狂计划,眼中的光芒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这个时候,正一道祖终于想起了一件自己已经遗忘很久的大事:昔日商定人道的时候,自己的立场是正道,真武的立场是隐修,自在的立场却是……邪派

自在道祖发出癫狂的笑声,抢在正一和真武阻拦之前,化作一道强烈的光芒,冲出了玉皇宫。

这道光芒一冲出玉皇宫,就被巨兽们的吞噬之力吸住,跟随着无穷的时间和空间一起,朝着巨兽的大嘴飞去。

但自在道祖却没有半点害怕或者担心的意思,反而狂笑着,狠狠地朝着身边的虚空撞去。

一声巨响,虚空破裂。

苍莽的大荒群山和湍急的归墟激流之中,同时出现了一个破孔,和星海界联系在一起。

下一瞬间,两个世界的一切都被疯狂地吸引,沿着这个正在急剧扩张的破孔,源源不断地流入星海界,流入四只巨兽的嘴巴里面。

于是,所有的生灵都感觉到了恐慌,发自心灵最深处的恐慌。

虽然自在道祖作出这一击之后便被反震之力炸得粉碎,然后被巨兽们给吞噬了,但他的目的却已经达到。

“毁灭”已经从星海界蔓延开来,蔓延到了大荒界和归墟海。

终于,在玉皇宫之中,一个浩瀚的意志降临了。

这意志落在了被特地搬出会议室的“盒子”上,带着三分不甘和七分恐惧,带着一种无路可走的愤然和苦闷,犹如一只无形的大手,解开了某个看不见的封印。

尹霜突然一愣,心中恍然大悟,纵身冲入了“地球”之中。

因为这个世界不允许超自然力量的缘故,身为造化神君的她刹那间土崩瓦解,然而那份强大的力量却并不会因为她的崩溃而消失,反而沿着奇异的轨迹旋转起来。

旋转,旋转,再旋转,最后化作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占据了那个世界最大的海洋。

漩涡里面,一个穿着旧文化衫和短裤,踏着人字拖,懒洋洋的光头青年用手遮住了眼睛,有些迷迷糊糊地看着外面。

“天亮了吗?”他茫然地说。

红影一闪,尹霜出现在了他的身边,一把抓住他,不等他反应过来,就把他拖了出来。

这人正是华思源,连天道都认可的,唯一可能战胜的无上神君的强者。

也是这个世界,最后的希望所在。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