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卷2:他像风一样自由 066 温存一小会儿吧

作者:中2病字数:2758更新时间:2016-11-22 1:54:46

老唐的事儿,可以拉的很长去讲述。但简单来说,就是她寒假回家的时候遇上了高中时的相好也就是刚刚那个小混混,他们滚了个床单,之后老唐被祸害的染上了毒瘾。

所以她制造出后来的那么多事情,完全基于她对命运不公平的怨恨。

摧毁老唐最后一丝理智的是今天和我在饭店的那个碰面。

当她觉得自己最落魄的时候,我却一点儿事儿也没有还人模人样的出现在她面前,甚至假装没看到去无视她。

她觉得,我很残忍。

我听到这些话时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能怪我吗?要是晚上我多去关心关心老唐就没后来的事儿吗?明显不是,她都那样了被发现了也算好事,要不然哪天连命都没了。

我不会把错误都往自己身上拉,但还是会不痛快,会难过,会为曾经真心实意把我当朋友的那个老唐感觉惋惜。

江皓要比我清醒理智很多,知道这个情况以后,他首先给林夏打电话,旁敲侧击的确认林夏没吃过用过老唐给的东西以后,才委婉的说明了整件事,还让她去问问我们另外一个室友。

我不介意江皓会先关心自己的亲妹妹。

而我就在他面前,他还是跟我确认了一下,我说我没事儿,他才松了一口气,拿手揉我的头发,摸到了血迹又皱皱眉。

江皓十分心疼的把我往怀里带了一把,而我忍着疼,忍着呲牙咧嘴的表情很乖的拿手去搂他的腰。

我对江皓,就从来没有过这么真心实意的温顺,纵然我有过听他话的时候,但那些更多是怕他抑或是被他威胁的。

现在我们俩这状态真的很好,于是我也觉得,能好多久并不重要。

先不问江皓是怎么想的,就连我自己在明确肯定就是喜欢他的情况下,也没考虑过什么结婚什么一辈子的问题。

今天这种事遇到了一次并不等于以后就没有了,地球那么危险,我们就且行且珍惜吧。

后来江皓接了一个电话,挺急的,大概是他生意上的事情,我不好意思让他耽误了,就说我不用人陪了,于是江皓去外面接电话。

这时候郑俊熙来了,说到底他还是来晚了,他坐下来跟我说了一会儿话,无非就是些关心什么的。

我也不乐意跟他提老唐,我觉得那是道德绑架,他们俩的纠葛义务就留给他们俩自己去掰扯吧。

他想去不用我赶他去,他不想去,我再怎么着也没用。

甚至这会儿,我有点儿怪郑俊熙没有很早的清楚老唐的情况,所以我其实也不太愿意见到他。

郑也体会的出来,实际上他在外面站了好久,一直等到江皓出去才进来,察觉到自己不被需要后他就站起来,跟我说要走了。

我嗯了一声,故意连再见都没说。

结果他刚出去我就发现他手机落在桌子上了。

我只能出去追,见到他进了转角的楼梯间,我的病房就是挨着楼梯间的,所以我也没喊他,直接跟过去了。

郑俊熙当时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烟盒扔进垃圾桶里面,他自己在那儿楞了两秒,我也跟着楞了两秒,又看到他重新把烟盒捡出来放回口袋里。

“多脏啊,烟戒了挺好的,以后别抽了。”我把手机递给郑俊熙。

他大概没想到我会出来,就面无表情的把手机接回去,也没说话。

“那我走了。”

我真的没多想什么的,我智商本来就很有限,做不到江皓那样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还关心着别人,我表面对谁都很包容,实际上还是自私,连关心都很吝啬。

很久以后,我开始后悔自己在这一天的行为,假如我也能像江皓关心林夏和我一样去关心关心郑俊熙,对他扔烟盒又捡回来的行为多在意一点,也许就不会发生那些无可挽回的悲剧了。

这个世界上是有因果报应的,所以后来郑俊熙的悲剧也辗转成就了我的悲剧。

但在因果报应以外,又有许多人无辜卷进来成了炮灰。那么糟心的事儿,暂且就不提了。

我跟江皓在医院住了一晚上,他这么大牌儿的人当然要住私立医院,还要求男女混住。

而他这么做也都是因为知道我会害怕,确实,这时候把我自己一个人关在这么个小房间里,我不可能睡得着。

其实江皓身上那些见血的伤要比我严重,我只是被打的疼,在医院躺了一天之后医生就宣布我随时能回家。

不过我这样子回家,肯定我爸妈都会吓坏。

我家里那边,就由江皓出面,编了个谎话说前几天我们俩在吵架,所以我才赌气一个人回了家,现在他把我哄好了,所以我们俩个小没良心的就先双宿双栖了。

这个借口,我爸肯定不满意,但考虑到自己家的女儿跟人闹小性子还被哄回去,看来我是真的没有被欺负,这样也就消了点儿气,他嘱咐我别太任性了,当然更不能委屈自己。

我说知道啦。

大概我爸也能听出我这一句里带着一丝丝的甜蜜,就没再多问。

转过脸看到江皓就在我旁边,我偷偷的开心,其实自打江皓出现在我们家,我和家里的关系就缓和了很多。

江皓毕竟年轻,身体素质也好,他恢复的算快,但是有些医生说要遵守的事情肯定不能当成儿戏,他又不乐意别人伺候他,这个重责大任就自然而然落到我的头上。

我也愿意,虽然我们俩现在属于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甚至连说江皓都好像懒得说的一个关系,我还是会挺心疼他这个样子。

并且出于对他喜欢,想要待在他身边,每天多看他一两眼。

在这个私立医院里,我们俩能大大方方的睡一个房间,甚至江皓觉得我可以不那么委屈睡沙发,而是跟他一块儿在床上挤一挤。反正我们俩都不胖,一米二的床刚好可以稍微搂搂抱抱一下,还不会觉得很热。

我仍旧有一点点小矜持,更主要是怕碰到他那些伤口。

我是个很怕疼的人,不单纯是自己怕疼,别人疼我都有那种感同身受的天赋。每天护士来给江皓换药我都不太敢看,背对着他只能听到他疼的发出嘶嘶的声音。

但是江皓偏偏要让我看,晚上我们俩关了门睡觉,还是他在床上,我在沙发上,留了一个小灯,俩人就面对面的聊天。

江皓说:“以前没觉得,现在越看你越好看。”

我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作为x戏的学生这点儿傲娇我还是有的,不然那么大把大把的网红怎么就混不过真正的明星,天然的肯定不一样,我还是挺喜欢自己这张脸的。

但这会儿江皓觉得我好看,更多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就像我也觉得躺在病床的他仍然好帅好帅一样。

江皓突然说他伤口疼。

我很慌张无措,起来准备出去叫护士。

他说,“不要去。”

“那怎么办啊?”我转过头去,对着他十分惆怅。

江皓:“那你过来给我看看呗。”

我坦然回答:“我不敢。”

他就装的很可怜,一定要我过去看看,我就过去了,掀开他的被子,他把衣服网上卷了一点点,露出那种不是特别夸张但也结实好看的腹肌,还有肚子上贴着的一小块纱布,他的伤口其实不大,这一处是最深的。

“怎么看啊?”

他很认真的想了下,跟我说,“那你给我吹吹呗?”

“哈?”

我当然知道吹吹好使了,不过那仅限于小小的磕磕碰碰,江皓这个刀伤,绝对不是我呼两口气儿就能止疼的。

“快啊。”他催我。

“好吧。”

我就低下头,听着江皓说的给他吹吹。

我在下面吹,他就在上面哼哼,并且哼哼的特别淫/荡,我拿眼睛瞪他,“你别那么叫唤啊,隔壁还有人呢。”

江皓拿手指捏我的脸,另一只手抓住我的手腕,牵引着往那个地方移动。

还没碰到地方,他就自己先哼唧了一下,声音哑哑的跟我说:“要不然……嗯?”

(微博关注“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微信公众号关注“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qq读者群3333394微信读者群加kakusy我会拉你进群)

(下面还一章,今天周日原本一更的,所以下一章是钻石的加更啊么么哒)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