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卷2:他像风一样自由 058 江皓?江皓!

作者:中2病字数:2623更新时间:2016-11-22 01:54:09

他不止抱我,还把我的脸扳过来要亲我。

即使在我们俩最不清不楚的那几天里,我也顶多被他在脸上亲过一下。

郑俊熙贴过来的时候,我唯一的想法就不能让他亲我,我把他推开了,一米八几的小伙子被我推的撞在后面的树上。

人一旦有了原则也就能爆发点儿潜力了,我总让江皓得逞,那是因为我心底压根儿就容许了他的存在。

郑俊熙也只是干巴巴的笑着,坦坦荡荡跟我说对不起,我把项链还给他,他顿了顿,最终收下。

然后他又自己走在前面去打电话,估计是要把我们宿管给吵醒了。

没过两分钟宿管骂骂咧咧来开门,对郑俊熙这一颗未来之星学校的重点培养对象表示糟心,对我这个过往有大把不良记录的学渣表示鄙视。

但我还是得放低姿态去要钥匙,不然进了宿舍楼回不去寝室我一样要睡过道。

小时候会觉得所谓高低贵贱都是自卑的产物,而越长大就越相信这个世界真现实。

我拿了钥匙去开寝室的门,为了报复宿管对我的鄙视,决定明天再下楼去给她还钥匙。

然后我窝在床上辗转发侧,突然听到手机滴滴的响了两声。

屏幕上多了一串号码。

这个号码我不陌生,在我暗恋着郑俊熙的那些日日夜夜里,我早就能背出这十一个数字了,换新手机的时候我故意没去存这个号码。

现在看来,存不存区别并不大,纵然我对郑俊熙已经没了曾经的感觉,根深蒂固的长在心里的东西,也不是轻易都能给抛出来的。

信息的内容很简单,郑俊熙告诉我,他跟老唐分了。

分了就分了吧,看他这么说,我想分了也挺好,不然这么不被祝福的一对早晚也得掰。

看了短信后我更睡不着了,下了床乱溜达。

走到窗前的时候,我看到楼下的郑俊熙,他低着头,手里掐着个小火星。在我的印象里他向来烟酒不沾,没想到现在也染上了这么个习惯。

再回想他刚刚抱我时候眼底淡淡的黑眼圈,这小模样真招人心疼啊,可我明白越是心疼就越不能给他希望,就像江皓表面上乐呵呵的也一直没给过我希望一样。

表面看比较无情,实际是真正的道德。

郑俊熙抽烟这事儿我也没放在心上,我相信他是有数的,熬过这阵子不好过也就没事儿了。

而且就抽个烟,又不是那什么什么的。

林夏她们快六点才回来,正是ktv关门截止营业的时候,这俩人大概没少喝一进来就玩儿命的笑,笑到隔壁寝室又开始拿衣架砸墙抗议。

我翻了个身,决定继续装睡。

然后听到林夏开始打电话,这个电话是打给江皓的,她也不喊哥,大概是习惯了直接叫名字。

也不知道江皓说了什么,林夏就过来扒我的被子,对着电话继续说:“昂,睡了啊。你这么关心湘湘干嘛还让她回来,不是你作风啊,我跟你说啊江皓……额,不对,算了算了没事儿你赶紧挂吧,拜拜。”

好险,我差点儿又让林夏给出卖一回。

结果林夏挂了电话就整个人砸在我身上,贴着我耳朵,“小样儿,知道你装睡呢,别难过啊,我会陪着你……”

话说到一半,她就睡着了。

告别了江皓的日子,我的生活基本也回到了从前的轨道,郑俊熙没再找过我,甚至老唐也不来上课了,没人愿意关心她,这个人消失的真是无影无踪。

我也跟去年一样老老实实的回到便利店做收银攒下学期的学费,同时还打听着其他的工作,到了周末就出去给网店杂志拍照片。

别人都不信我已经是拍过戏的人,不然怎么会这么寒酸呢。

至于我家里的债,就那样吧。唯一让我感觉欣慰的就是陈汐的成绩提升了不少,她们班主任说重本希望还是挺大的,但是我们一家都不敢跟她说不要出国了,后面该怎么办,还是按她的意思走。

这一连串的折腾,其实也不过半个月的光阴,我忙的没空去想江皓,他的号码也一直放在手机里没删过。

互相都没有联系过,也许只有真正的遗忘才会无所谓。

我再一次跟江皓有所交集,是因为我被林夏和陆小琦撺掇着三个人一起去参加选秀。

说起选秀这个事儿,大多数人觉得我们这些x影x戏的学生不感冒,甚至怀疑学校不支持。

其实不然,这几年演艺圈也不景气,基本上大家还是渴望多个出路,拿不拿奖是次要上电视刷个脸熟圈粉才是重点。

然而那些选秀基本都是唱歌比赛,我们一群学表演的,能过海选的都没几个。

这次我们几个去参加的原因是今年出了网络分赛区。

所谓网络赛区存在的意义就是把那些靠着人民币选票一轮一轮脱颖而出的人气选手直接保送暑假档期的全国总决赛。这样的形式看人气也看脸,实力反而不是最重要的了,于是我们三个就依靠外形的先天优势顺利过了海选,又用了半个月的时间一路杀进了五十强。

为了比赛我专门去开通了微博,步骤里有个要不要关注通讯录好友,我直接选了是。之后又选了几张比较好看的自拍照发上去,顺便拉了个票,贴上自己参加比赛的网页地址。

没过几分钟就有了第一条评论:哟,又漂亮了哈。

粉丝那里多了个“+1”,这是我第一个粉丝,出于好奇我就点进去瞟了一眼,这个人头像是个跑车,内容基本都是点赞和转载,评论粉丝好像还很多?刚好这时林夏喊我去吃饭,我就随手关上了。

几天后的晚上是五十进二十的淘汰赛,票选的前十名进入安全区直接晋级,剩下的就必须靠实力进行下一轮比赛。

最后被选出来的二十人将会在暑假期间到d市参加线下的比赛。

林夏宣布放弃,她对前五十已经很满意。我和陆小琦表示要有始有终,后来陆小琦第二个败下来,剩下我一个人一直在九到十名之间徘徊。

我发了个微博拉票,在没有强势背景和成型粉丝团体的支持下,我其实也没多少自信能晋级。

结果这一轮比赛到了最后十分钟的时候我被后面的人超过,从第九直接掉到十一。

虽然之前也没抱多大希望,看到这个结果的时候我还是被打击了。

之后的比赛,我在意料之中被淘汰,不得不面对灰头土脸的结局。

这一天我心情不佳,更让我郁闷的是第二天早上我们这场比赛上了几个门户网站的新闻头条,有人开始八卦最后秒了十几万票的那个选手,经过分析和爆料确定,花了十几万捧她的那个人,就是江皓。

江皓?

这两个字让我感觉陌生又熟悉,但更多还是不可思议。纵然这个世界上有许许多多叫江皓的人,但这个给我对手投票让我被淘汰的人,确实是我认识的那个江皓。

他投票的时候知不知道我也在参加这个比赛?他帮的那个人是不是他新的相好?这些问题都让我心烦意乱。

我把电脑关上,手机微博又传来上千的提醒,有人喜欢我,自然也会有人讨厌我骂我,这其实就是成名的代价。

林夏看我心烦,就帮我设置了关注的人才能评论。

安安静静的过了一个下午以后,晚上我发现又有了一条新评论,还是第一个评论我的那个跑车头像的人。

他说:淘汰就淘汰呗,破比赛参加了也没好事儿。

我想跟他说谢谢,却突然想起来自己从来没关注过这个人,出于好奇,我又一次点了他的头像。

这样才发现我跟他不止是互粉关系,还有一个共同好友,是林夏。

我又点开林夏的微博,果然看到她也和这个人有过互动。林夏叫他,江皓?

江皓!

(前面还一章)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