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六章 人生须珍惜

作者:老喵字数:3170更新时间:2016-09-08 18:58:21

今天白舒还要代表公司跟周老板签合同,她是忘了吗?于是我提醒白舒这件重要的事情。

“小晚,你说什么呢,生意上的事情可以拖,你这边的事情更重要!”我竟然被白舒狠狠的教训了。

此刻的我心情莫名的悲哀,养了二十几年的女儿对父亲的死活闭口不提,倒是这样一个上司,她二话不说的宁愿放弃到手的生意来关心我的家事。

我非常的感动,但是不能让白舒过来。

“白姐,我父亲已经脱离危险期了,我跟母亲现在轮流守着他,不会有问题的,谢谢你。”我真心实意的对她道谢。

白舒也似乎放下了心,转而关心我道,“迟晚,你没事吧?”

我无力的笑了笑,“放心吧白姐,我没事。”

“那就好,有事你就随时跟我说一声。”白舒说。

“恩,”我在电话这边点了点头,然后想起了什么似的,“颜颜就暂时先住白姐家吧,麻烦照顾一下。”

“那还用说吗?你放心吧。”

“还有,我想还是不要告诉她外公的事情了,至于怎么跟她说,就有劳白姐了。”我现在实在是没有精力去想女儿的事情了。

白舒让我放心,专心照顾父亲,还说等生意忙完了,一定过来老家这边探望。

放下电话后,我想总算是解救了一件事了。

霍擎川住院的消息应该已经传开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我心中万分的牵挂,但是当想要去确认这个消息的时候,又害怕起来,手指在通话记录上的“霍擎川”三个字上面犹豫了很久,终究没有按下去。

他一定会没事的,我在脑海中暗示着自己。

回到病房,这好又碰上医生来给父亲检查,这次我们可以跟着进去了。

“病人已经脱离危险期,接下来到普通病房静养就可以了。”主治大夫一边在病历表上填着什么,一边对我和母亲说。

这是个好消息,我们母亲高兴的几乎都要抱到一起了。

但是母亲仍然有些忧虑,“医生啊,老头子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啊?”

即便是度过了危险期,父亲也一直闭着眼睛昏睡着,这让人实在不敢放心。

“脑出血本来就会对大脑造成一定的影响,所以昏睡很正常,病人应该会在一天之内醒过来。”医生对我们说。

“这就好,这就好。”母亲紧紧的握着我的手,激动的说。

我们随着护士们一起将父亲转移到了普通病房,他的身上没有了那些密密麻麻的仪器,脸色也好了很多,这种状况对我们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了。

一整天我和母亲都守着父亲,期间只是轮流在他床边趴着休息了一会儿,只要醒着,我就眼也不眨的望着他,希望他能尽快的睁开眼睛。

不知不觉,天又黑了。

我下楼去买了一些吃的回来,刚将东西放在桌子上,就听到了母亲的惊喜的声音。

“小晚啊,小晚啊,快过来,你看你爸,是不是要醒了?”

我赶紧走过去,只见父亲的手指动了几下,眼珠子也在眼皮下面咕噜咕噜的转折,嘴唇还抿了一下。

我抓起父亲的手,一个劲的呼唤他。

终于,在我和母亲强烈的期盼下,父亲睁开了眼睛,那一刻,我们相拥而泣。

顾不得激动,我赶紧把医生叫了过来,让他给父亲再检查坚持。

“恩,患者恢复的不错。”医生收起仪器,板着脸对我们说。即便这个医生的表情一直是冷冰冰的,但是在我看来,他是这个世上最美的人了。

醒过来的父亲见到我和母亲,努力的笑了笑,嘴唇动了动,也发不出声音。

我赶紧凑过去,想要听听他在说什么。但只听到一句,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下来。

“没事,没事了,不要哭。”父亲艰难的动着嘴唇,一字一字的说着。

母亲看我哭,也跟着落泪。

失而复得,原来是这样的让人感动。

之后的几天,在医生的治疗下,父亲的状况渐渐好转,现在已经能够坐起来,吃一些简单的食物了。

宋叔叔带着宋羽又来过几次,当看到他的老哥已经好转的时候,脸上的喜悦是装不出来的。

我担心父亲的心也渐渐的放了下来,但是另一边,我却越来越害怕。

人一旦在第一时间没有做出行动,那么越往后拖,就越迈不出那一步,甚至开始逃避。

有一次在为父亲去交钱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不经意的低头去看,却差点拿不住手机。

来电显示是霍擎川。

他给我打电话,应该是已经没事了吧。他会跟我说什么,会不会怪我,想到可能的情况,我甚至都不敢接这个电话了。

但是霍擎川不会放弃,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人。

我一次不接,他就一遍遍的重复打过来。每当我看到那串熟悉的电话号码,心脏就剧烈的跳动,终究没有勇气按下那个接听键。

又有一次,宋叔叔带着宋羽来探病,我去洗手房洗水果,兜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从衣服上擦擦手,我拿出了手机。果然,还是霍擎川。

他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弃,我现在是越来越不敢面对他了。

这段日子我一直在自责,在检讨自己,在想怎么再去见霍擎川,但是无论怎样想,我都无法逃避丢下他的罪过。

所以即便父亲的状况一天天的好转,我的心情却因为霍擎川而低落。

我端着洗好的水果,想要离开洗手房。

迎面撞上了门口的一个人,我赶忙向人家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一边说着,一边抬头看。

令我惊讶的是,被我撞上的人,正是宋羽。

看他的姿势,不像是过来洗手的,倒像是一直站在这里似的。那么刚才我的样子,他看到了吗?

“伯父见你一直不回去,所以让我来看看。”他终于开口了,我是第一次听到他说话。

他的声音很低沉,显得有些慵懒和无力。

“我没事,我们回去吧,谢谢你。”不去计较他到底有没有一直在这里,我笑着对他说。

匆匆的走过他的身边,我朝着病房那边走去,宋羽只是默默的跟在我的身后,不再言语。

知道他有病的事实,是在一次他们来探病的偶然间。

那天,宋叔叔又带着他的这个儿子来医院,本来我们在病房里面聊的好好的,但是宋羽的脸色突然就不好了,显得很难受的样子。

“小晚啊,你跟着小羽出去散散步吧,恐怕他是受不了这股药味。”宋叔叔倒是显得很震惊,他笑着对我说。

我只能答应宋叔叔的请求,陪着宋羽来到了病房外。

医院里面都有供病人们休息散心的公园,我们两个一边走,一边仍然没有话说。

我现在对他的态度有些改观,这个宋羽,比霍擎川还要冷。他的脸长得很好看,很精致,再加上一种有些病态的白,倒真是给人一种冰上美男的印象。

他不说话,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但是想起他刚才的难受,不由得关心起来。

“刚才你那么难受,现在没事了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惹到他。

“没事,都是老毛病了。”宋羽一边背着手走,一边平静的回答我。

这么年纪轻轻就有老毛病?我觉得有些无奈。

他的回答就像是一个谈话终止器,他这么一说,我们两个又没有话题了。

本来就是素不相识的人,见面也只是因为我父亲,现在在一起散步,总觉得有些尴尬。

但是他比我小,我有义务寻找另外一个话题来缓解这份尴尬,但是在我开口前,宋羽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他紧紧的皱着眉头,好像很难受。

“怎么了?!”我赶忙扶着他,关切的问道。

因为极度的难受,他的额头出现了细细的汗珠,我害怕起来。

他伸出一只手,示意我不要太紧张。这种情况我怎么能够不紧张,父亲的病就是突发的,我深深的了解这种突如其来有多么的可怕。

我因为担心,一直扶着宋羽的胳膊,在他的眉头皱的很厉害的时候,还为他捋了几下后背。

在我的胆战心惊之中,宋羽的表情终于缓和了一些,但是脸色比之前更白了。

“你到底怎么了,要不要紧啊?”我担心的看着他。

“我都说了是老毛病了,没关系的。”宋羽抹了一下额头的汗珠,然后把手从我的手中拿了出去。

他指了指自己的心脏,“这里的毛病,这种反应很正常,死不了。”

他说着这些的时候,竟然还是笑着的。

是有多么的冷淡,才能将这种事情当做平常。心脏上的毛病,只要一个不留神,就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他到底有没有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啊?

在我看来,宋羽实在是太不懂事了。如果他有什么事,他的父母可怎么办?

可能是经过了一次生死之交,我对这种感觉实在感同身受,所以不能由着他这么作践自己。

“不行,你跟我去检查一下。”我认真的看着他,用严肃的语气说道。

他爸爸叫我爸爸是老哥,我年纪也比他长,那么我就是他的姐姐。

即便只是认识几天,我也不允许这个男人如此的任性下去。

况且我们现在就在医院,如果在这里都不去好好的检查下的话,那简直是糊涂到家了。

我拉着他的手就要去门诊楼,但是宋羽却没有想要动弹的意思。

我转头看他,他苍白的脸上仍旧只是淡淡的笑着。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