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四章 雪上加霜

作者:老喵字数:3160更新时间:2016-09-08 18:58:20

郊外的路不比市里,即便是深夜也灯火通明。越远离市区,路上的路灯就越少,再加上当天晚上乌云密布,我们几乎只能依靠车灯来照亮道路。

我恨不得一下子飞到父母的身边,看着黑漆漆的前路,我的心一直没有安定下来。

“迟晚,你不要担心了,吉人自有天相,伯父一定没事的。”霍擎川一边仔细的开车,一边安慰着我。

我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别人能做的也只有用好话来劝慰当事人而已,至于结果到底如何,根本不是这三言两语就能断定的。

“我只想要赶紧的见到父亲,只有亲眼看到他无恙,我才能放心。”我盯着前方的道路,声音也没有什么生气。

霍擎川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不要太吓唬自己,这样对你也不好。”说着,他用一只手扶住方向盘,想要为我拿点喝的东西。

翻找了好一会儿,霍擎川递给我一瓶矿泉水,“喝点水吧,让自己放松些。”

我还没有伸手接过那瓶水,因为道路上的不平,车子剧烈的颠簸了一下,霍擎川手中的水瓶掉了下去。

我弯腰想捡,但是霍擎川说了一句,“我来吧”,便弯腰伸手在黑暗中摸索掉下去的水瓶。

我们两个当时各有各的想法,完全忽略了这种情况下可能发生的其他意外。

当高速行驶的车子路过一处三岔路口,一阵货车的轰鸣声传来的时候,我只感觉到对面的车子刺眼的前灯照的我睁不开眼睛,然后便是震耳欲聋的一声巨响,身子猛烈的晃动了一下,我感觉自己飞了起来。

出车祸了,在被撞出去的一瞬间,我满脑子都是这个念头。

霍擎川的车子再怎么好,但是跟大体积的货车相撞,也都只有飞出去的份儿。

天旋地转,跟车内设施的撞击让我全身都在痛,我们的车子似乎是在坚硬的地面上翻滚着,不知什么时候能停下来。

我紧紧的拽着胸前的安全带,在这种时候,人能做的只有祈求上苍,从而得到一个活命的机会。

因为高强度的拉拽,我胸前的安全带似乎是断了,没有了束缚的我被毫不留情的甩了出去。因为刚才的撞击,车窗上的玻璃已经碎了,如果撞上那些尖锐的玻璃,我必死无疑。

我还没有见到父亲,自己就要这样去了,真是祸不单行,我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准备听天由命。

但是我即将飞出去的身体却被一双有力的胳膊抱住了,霍擎川大声的叫了一句我的名字,然后将我牢牢的护在了他的怀里。

他一只手护住我的头,另一只手紧紧的抱着我的腰,用自己的力量,避免我被甩出去。

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我也紧紧的抱着霍擎川。

车子在翻了几圈之后终于停下了,我的头像被狠狠击中了一样的疼,有黏腻的液体沿着脸颊流了下来,我想那是血。

不远处有车子停下的声音,然后依稀间我感觉有人朝这边跑过来。

他们使劲的锤着我们的车门,在大喊着些什么。

霍擎川,霍擎川,你还好吗?

我努力的抬头,想要确认在危机时候护住我的男人的情况,但是逐渐昏迷的意识让我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霍擎川拉着我的手去了一个像是仙境一般的地方,我非常喜欢那里,但是霍擎川却说,这里在人生中只能来一次,如果不走的话,就再也回不去原本的生活了。我不信他的话,坚持着想要留在那里,他朝我笑,但是那个笑容却越来越模糊,模糊到再也看不见。我努力的想要抓住他,却终究是一场空。

我猛地睁开了眼睛,脸上手心全是汗。

白花花的天花板和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让我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我的头也骤然间疼了起来。

对了,霍擎川怎么样,他有没有事?我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感觉全身无力,尤其是肩膀和头部,随着我的动作一阵剧痛。

负责我这边的护士见我有了意识,立刻过来询问我的情况。

“这位女士,你感觉怎么样?”她一边拿着病历表记录,一边冷静的问我。

“我没事,”我急于知道霍擎川的情况,“跟我在一起的那个男士现在情况如何?”

听我提起同行的人,那个护士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我的心立刻沉了下去。

不会的,一定不是我想的那样。

我拼命的想要从床上起来,去霍擎川身边,我希望看到他再次对我笑,再次温柔的安慰我。

“迟晚,是吧?”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模样的人走了过来,他叫出了我的名字。

“医生,医生,我是迟晚,”我费力的拉着医生的衣袖,恳求他给我一个心安,“求您告诉我,跟我一起的那个人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那名男医生的表现比护士要镇静了很多,我想,那大概是看惯了生老病死,对于他们来说,这种事情,应该是天天都会见到的吧。

“迟女士,你受的伤并不重,只是一些皮外伤,另外头部受了一点撞击,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医生顿了顿,然后接着说,“至于跟你同行的那名男士,因为承受了巨大的撞击,全身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害,情况十分严重,我们正在救治。”

听着医生平静的叙述,我的眼泪,再次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如果不是为了保护我,霍擎川不可能受这么严重的伤,以至于现在生死未卜。

怎么办,如果霍擎川真的出了什么事,我要怎么办?

我将头埋进手掌里,嘤嘤的哭了起来。

却在这时,一名护士将我的电话递了过来,“迟小姐,您的电话一直在响,或许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我颤巍巍的接过了电话,看到号码,才想起,原来,家的一边,也是让我不能安心的情况。

“妈,”我尽量让母亲听不出我现在的状况,“我······”

“小晚啊,你怎么还没回来啊,你爸爸他,医生说情况很危险······”母亲依旧抽抽泣泣的,相当的无助,“已经下了病危,能不能熬过今天晚上都不知道啊。”

在心头已经有一把刀的情况下再加上一把刀是什么滋味,我再也忍不住,眼泪哗哗的流了出来。

霍擎川的情况尚不明确,父亲又被下了病危通知,我一生中从未面临如此的境地,我到底要怎么办?

思考了片刻,我拔下了手腕上的点滴,穿上自己的衣服往外走去。

“迟女士,你要去哪里?”那名小护士拦住了我,“你身上还有伤,不能乱动。”

我握住她的手,泪眼朦胧,“求你们,一定要将霍擎川治好!”

“这是我们医院的职责,我们一定会尽力救助病人,但是你不要在这里看着他吗?”小护士扶住我,疑惑的问。

“我父亲,我父亲现在已经病危了,我要过去。”我哭啼啼的说道。

那名小护士在听到我的理由后,便不再拦我。

从她的口中,我知道,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正是我老家的城市,我们发生事故的地点,也是靠近这座城市的郊外,所以是这里的医院向我们派出了救护车。

来到医院的门口,我随手招呼了一辆出租车,朝着父亲的医院奔去。

在车上,我的泪就没有停过。

父亲,您一定要坚持住,女儿这就来看你。

霍擎川,你一定要没事,不然,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活下去。

司机师傅见我头上包着绷带,身上还有医院的味道,好心的问我出了什么事,但是代替我回答他的,只有呜咽。

好不容易赶到了父亲的医院,已经是半夜两点多。我来到菔务台,询问了父亲的病房后,便迫不及待的冲了过去。

父亲所在的病房是重症监护室,在走廊上看到母亲孤单消瘦的背影的时候,我大声的哭了出来,朝母亲跑过去。

母亲也发现了我,她的眼睛红肿着,一看就是一直在落泪。

“母亲,父亲他怎么样了?”我拉着母亲的手臂,着急的向病房里面观望。

“医生说今天晚上很危险,如果熬不过去······”说到这里,母亲又开始伤心。然后她泪眼朦胧的看着我,“小晚啊,你这是怎么了?”

她伸手摸着我头上的绷带,眼神中充满了担忧,“你是出了什么事吗?”

现在怎么还能让母亲为了我担心,我只能咬着嘴唇说谎,“没事,我只是稍微磕了一下,没有大事。”

将对霍擎川的担心压在心底,我趴到病房的门上,看着里面的父亲。

他身上插满了仪器,那些代表着人生命的指示灯一明一灭,让人看着不由得心慌。

我看见了父亲的脸,借着病房里的灯光,他的面色苍白。他戴着氧气罩,呼出的气息为透明的罩子蒙上了一层水汽,我的心不由得揪了起来。

父亲,女儿来看您了,您一定要好起来。

我和母亲坐在病房外面的长椅上,整夜的守着父亲。期间有医生过来给父亲做检查,我们因为是家属,可以随着进去看看。

但是看着父亲满身的仪器,我们却不敢动他一分,生怕因为一个不小心,就让父亲的病情更加的恶化。

医生们说着我们听不懂的医学术语,他们脸上的表情仍旧冷肃,看不到一丝希望。

问他们,得到的也只是天亮看结果的答案。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