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六章 放手吧,霍擎川

作者:老喵字数:3152更新时间:2016-09-08 18:58:05

跟迟馨的谈话似乎是不欢而散,起码在我看来是这样的,至于迟馨嘛,很是高兴和放心的样子。

“姐,你如果来a市可以随时找我啊。”末了,像是感激我的成全,迟馨笑着说。

我也对她笑了笑,却没有将她的话记半点在心上。

既然她已经追到了自己的幸福,那么我只能祝福她,算是我这个当姐姐的能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

既然如此,那么以后我就要尽量避免见霍擎川。倒不是说我担心自己的心意会被动摇,只是,不见,就能省去一大部分的麻烦。

事与愿违,原本以为这边的工作顺利进行,想要预定明天的机票回c市,我却接到了霍擎川的电话。

应该是生意上的事情,我暗示着自己。

“听说你已经搬出了美邻苑?”霍擎川低沉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仍然听不出情绪。

我该怎么回答,“恩,对于擅闯您的家,我还是感到非常的抱歉,一早上我就搬出来了。”

“你为什么这样做?”霍擎川反而没有因为我的自觉而满意,声音里充满了责备,“我都说了你可以住在那里。”

“霍总,那里已经不属于我了,我是一个懂得分寸的人。”我小心拿捏着自己的说辞,礼貌客气的回他。

“什么分寸?”霍擎川貌似听不懂我的话,他问道。

自然是不能跟一个有未婚妻的人走的太近,以免引起误会啊。但是这种事情我却不能说出口,不然好像我在吃他的醋似的。

“就是我感谢霍总您的好意,总之,我住酒店就可以了。”为了不深究那个话题,我笑着说。

“迟晚!”霍擎川打断了我的话,语气有些严厉,“我要见你,你在哪里?”

看吧,这个男人还是这么强势,搞得好像别人都要听他的。

“霍总,”我现在却完全的不怕他,合同已经签了,分内的工作我也都好好的完成,至于私人的事情,我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决定做与不做。“今天的工作我已经做好了,我现在有别的事情要处理,所以恐怕没有时间跟您见面。”

说起来,我好像是第一次如此干净利落的拒绝霍擎川,这种新鲜的感觉还挺不错。

“你有什么事情?”霍擎川不依不饶的问道。

“私事。”我简单的回答,言外之意,并不需要你知道。

“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要跟你谈谈。”他问。

“这个嘛,我也不清楚。”我刚刚答应了迟馨不去招惹霍擎川,自然是要说到做到。

“好,”霍擎川似乎是在赌气,“我给你时间处理你的私事,我会再打电话给你的。”

说完,便自顾自的挂掉了电话。

我看着黑掉的屏幕,心里一阵复杂。

我了解霍擎川,他如果想要找我,一定还会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我得随时做好准备才行。

还好直到晚上,霍擎川都没有再打过来,我也乐得自在。

握在酒店的床上,我打通了白舒的电话。

才出来两天,我就有些想颜颜了。

白舒今天也没有什么应酬,刚好在家看两个孩子,从话筒里面我就听到了小孩儿的笑声。

“小晚啊,什么事?”

“白姐,吃饭了吗?”最起码的礼仪是要有的,我客气的问。

“恩,吃了,我今天带着两个宝贝去吃的披萨。”白舒回答。

“对了,我明天就回去了,麻烦白姐送颜颜到幼儿园就行,我下午回去接她。”我说。

“这么快?”白舒倒是有些惊讶,“不用多待几天嘛?”

“这边的合作挺顺利的,也没有什么非要我留在这里的地方,我在这边太闲了,总觉得不自在。”我如实的汇报着这边的情况,当然,刻意的忽视了一些人情上的交流。

“这样啊,”白舒犹豫了一下,“行吧,回头你回来咱再说。”

“谢白姐。”我笑嘻嘻,“我想跟颜颜说句话。”

“等着啊,”白舒对我说,然后我就听到了她在呼唤颜颜,窸窸窣窣的声音后,我听到了那边一声脆脆的“妈妈”。

“颜颜,在白阿姨家有没有听话啊?”我问。

“恩,颜颜可听话了,跟哥哥也玩的很开心,哥哥还把他的小飞机给我玩了!”颜颜兴奋的说着,似乎是很喜欢白舒家的儿子。

“可不能给白阿姨添乱知道吗?”我叮嘱道。

“恩!知道了!”

“好,来亲一个,妈妈明天就回去了。”

“mua!”

隔着电话,我感受到来自女儿的思念,嘴角也不禁上扬。

正聊得起劲,电话提示有来电,我看了下来电显示,是霍擎川。

这么晚了他找我有什么事?不会还是白天的事情吧,我猜测着。

跟白舒又说了几句之后,我看着那个未接电话,犹豫着要不要打过去。

但是似乎根本不用我来做决定,因为在几秒钟之后,霍擎川的电话再次打了过来。

我有预感,如果不接的话,除非关机,否则一晚上不用消停了。

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用平常心来对待就好。

这么想着,我按下了通话键。

“喂,霍总,有什么事吗?”我仍旧客气的问道。

“迟晚,你给谁打电话呢?”霍擎川的语气有些不满。

“给白姐打电话了,告诉她我明天要回去。”我平静的回答。

“你明天要回去?”霍擎川的语气提高了一个幅度。

“恩,公司那边有些事情需要我回去处理一下。”我不想将真实的原因说给他听,只能撒一个无伤大雅的谎。

“那这边呢?”霍擎川问。

“这边的前期工作我都安排好了,最近几天不会有什么问题。”我从源头上堵住他要用工作来阻拦我回去的意图。

“可是,谁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突发的状况。”霍擎川有些着急。

什么突发状况是sk解决不了的?我们这只是个小合作,又不是什么国家科技研究,怎么可能会出现突发状况?当然了,排除某人存心想要找事的话。

这些腹诽的话我也没有说出来,只能用一种公事公办的回答来安抚霍大总裁的顾虑,“这个霍总您放心,我这次回去就是处理一下公司那边的事情,只要我们的合作出现了任何的问题,我会第一时间赶回来的。”

也不知道霍擎川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小题大做,还是被我说服了,总之他不再计较我要回去这件事了。

他换了个话题,我觉得他还不如不换。

“你现在在哪里,我在美邻苑,你曾经住的地方。”霍擎川的语气瞬间柔和了很多,没有了刚才的咄咄逼人。

我该怎么回答他呢?好像我在哪里,他在哪里,都不能成为我们两个谈论的话题吧。

如今他已经是个有未婚妻的人,而我也答应迟馨的请求,有什么理由在半夜的时候谈论“你在哪里”这样一个暧昧的话题呢?

“我在宾馆。”电话那头一直沉默着,似乎是在等待我的回答,我只好给出了一个中庸又平常的答案。

“我······”霍擎川一般不这么说话,我不知道他想要表达什么。

我只好将电话固定在耳旁,耐心的等待他的后话。

“你吃饭了吗?”他却将话头转向了我。

“恩吃了。”我回答。

我很想问一句“你呢?”,但是我忍住了,类似于情侣之间这种缱绻的情话实在太不适合此时的我们了。

从刚才开始,我的回答就仅仅只是贴合霍擎川的问题作出相应的回答,没有半分半豪引导其他话题的意图。

又是一阵沉默,静的我几乎都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迟晚,我们见一面吧。”在以为霍擎川要受不了这种尴尬的氛围的时候,他突兀的来了这么一句。

我不会承认在听到他的提议的时候,心脏快了一拍,但是我有足够的理智来应对他的突如其来。

“我觉得我们并没有什么见面的必要,”我换了手那电话,“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

我要避免迟馨对我们的误会,同时,也担心在见到他之后自己会出现他还在意我的错觉。

“迟晚,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霍擎川的语气还算平静,只是压低了声音问道。

我为什么这样对他,他到底是真的不自觉还是故意要这么说,他已经有了迟馨了,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

但是这样的质问我也同样不会问出口,如果说出来,就仿佛将我们之间隐晦的关系摆到了明面上,需要直挺挺的去面对了。

我想要事情平平静静的过去,想要柔和的结束这段关系,并不喜欢撕破脸皮的处理方式。

迟馨都已经跟我说了那样的话,摆明了就是在向我示威,如果我还偷偷的跟霍擎川来往,我想她会用更加激烈的方式来针对我。

我对这个男人是有留恋,但却不想面对鲜血淋漓的斗争,与其再与迟馨反目,不如忍痛割舍下这段感情。

这一年多的时间,已经让我渐渐的淡忘了与霍擎川之间的激情和眷恋,只要再坚持一下,我就能彻底的将这个男人从我的生命中剥离出去。

“霍总,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我顿了一下,用仍旧还平静的声音对他说,“我有了我新的生活,你也有你应该要尽的义务,我们难道就不能,像正常的合伙人那样相处吗?”

我不会去打扰你的幸福,请你也不要,用这种任性的方式,继续摧毁我的防线,侵入我的生活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