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九章 剪不断理还乱

作者:老喵字数:3160更新时间:2016-09-08 18:57:56

霍擎川就那么突兀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挡住了我的去路。

我也被这突如其来的见面吓了一跳,站在原地看着他。

他也看着我,他深邃的眼神再次发挥了作用,让我半分也动弹不得。

我们就这样对视着,不知过了多久,反正在我看来,是过了好久了。

他不说话,但是我却不能任由这种尴尬的气氛继续下去,不然我会受不了。

“霍总,您也出来了?”我强挤出一个笑容,声音也不大。

我都开口了,怎么说你也要有个回应吧,不然我真的要无地自容了,我默默的想道。

哪知,霍擎川就是这样一个不给别人面子的人,他依然没有说话,我甚至腹诽他是不是哑巴了。

“那既然霍总没什么事情的吧,我先进去了。”不想在这无边的尴尬氛围中多停留一秒,我提起裙子,想要离开。

但这一次,霍擎川却没有一如既往的无所作为。

在我经过他的那一瞬间,他抓起我的胳膊,将我往后一带,自己也跟着靠了上来。

我的高跟鞋很容易的就让我失去了重心,只能随着霍擎川的力道向后退去,原以为我会摔倒在地上,但是后背传来的坚实的感觉让我知道,我磕到了身后的墙上。

礼服是抹胸的,刚贴上的时候,能感觉到一阵冰凉,甚至也有一丝骤然撞上硬物的钝痛感。

但这些我都没法去在意,因为霍擎川,那个男人的脸,就出现在离我不到二十公分的地方。

他的一只手按在我耳边的墙面上,另一只手则是按在我腰肢的一侧,这个动作,明显就是不让我逃。

太近了,我甚至能感觉到他若有若无的气息。

我别过脸,不想也不敢与他对视。

我的心砰砰的乱跳着,这种感觉,与当初并无二致。

“你为什么不告而别?!”霍大总裁终于开口了,他目光灼灼的看着我,用近乎逼问的阴鸷语气问道。

这一问让我恢复了神智,我将后脑使劲的贴在墙壁上,转头看他。

怎么就叫不告而别了,我明明给他发过短信了。况且,当初我的离开,他难道就没有一丁点的责任吗?

我发现我只能因为他无理的问题而回看他,至于如何回答,却毫无头绪。

关系再一次陷入了僵局,霍擎川在等我的回答,我嘴唇动了动,终究没有说出一句话。

似乎是等的不耐烦了,我只感觉到他的脸在我的面前骤然放大,没等我反应过来,唇上就传来了柔软的触感,随后便是微痛的啃噬。

因为这个突然的动作,我睁大的眼睛,神智陷入了昏迷。

霍擎川近乎粗暴的吻着我,不住的咬着我的双唇,带着惩罚性的意味,他粗重的呼吸跟我慌乱的呼吸融合到了一起,瞬间充满了**的味道。

我反应了过来,双手抵上他的胸膛,试图推开他,手中的小包也因为动作掉到了地上。

但是霍擎川似乎并不想要放开我,他一只手控住我的后脑继续在我嘴里攻城略地,一只手则是揽住我的腰肢将我带向他。

我几乎都要窒息了,极度难受的感觉让我不管不顾的使出最大的力度在他怀里挣扎,被堵住的嘴巴也发出“唔···唔···”的声音。

也许是察觉到我强烈的情绪,霍擎川的动作有一瞬间的迟疑,我趁着这个机会使劲推开了他。

“啪!”响亮的声音传出,霍擎川的脸因为力道偏向了一边。

我的肩膀上下的起伏着,大口的呼吸着好不容易得到的新鲜空气,而且觉得刚才的那一巴掌还不过瘾。

霍擎川的脸被打到了一边,他站直了身子,伸手只是稍微的摸了下,然后看着我。

我的情绪因为他刚才的动作而久久不能平静,我愤怒的注视着他,看出他的眼中似乎有着一种狂热的情绪。

“你干什么?!”我大声的质问着。

我走的时候不闻不问,一年多的时间音信全无,而如今,却用这种类似欺负人的举动来撩拨我的心弦,这个男人,到底是有多么的自私和任性!

良久,霍擎川只说了一句话,却让我的心志如同碉堡一样的坍塌下来。

“我好想你。”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也带着莫名的委屈。

伴随着溃不成军的心理防线,一股热泪,也不由自主的从我的眼中涌起,马上就溢出的趋势。

当初,他就是用了相同的一句话,俘获了我在婚姻中受伤的心,而现在,他想要用相同的招数,让我再次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吗?

我好生气,好愤怒,不是因为霍擎川,而是因为只他一句话,就迷失了自我的自己。

我看着他,泪水从眼中流了出来。

“迟晚,我······”霍擎川还要在说什么,不远处却传来了一声呼唤,是迟馨的声音。

不知道是不是在掩饰什么,我快速擦掉眼泪,整理好了有些乱的头发。这时,迟馨刚好走了过来。

她看看我,再看看霍擎川,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阴鸷。

很明显,对于为什么我会和霍擎川独自待在这里,她需要一个解释。

霍擎川看着我,并没有任何想要说明的意思。

倒是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但是在迟馨的注视下,我只能开口,“我恰好在出来的时候碰到了霍总,聊了几句。”

如此的口是心非,我自己都不敢与迟馨对视。

“原来如此,我也是见霍总总也不回来,所以出来看看。”迟馨皮笑肉不笑的说,同时挽上了霍擎川的胳膊,“姐,你裙子处理好了吗?”

她还不忘这个,我只能回答,“没关系,已经擦干净了。”

“哦···”迟馨故意拖长了尾音,“那么,我们一起回去?舞会已经开始了。”

不想在这里再多待一秒,我立刻拒绝了,“我还要回去看颜颜,你跟霍总好好玩吧。”

迟馨笑了笑,仿佛对我的答案挺满意。

说完话,迟馨就拽着霍擎川回去了,走的时候,霍擎川还看了我一眼。我别过头,不想看他。

也不知道是怀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回到了家,颜颜已经睡着了。

我退下礼服,洗干净了脸上的妆,躺在床上,宴会上的一幕幕,不由得在我眼前呈现。

嘴唇上似乎还有霍擎川的触感,那种霸道的感觉跟一年前无异,我感觉自己的脸有些烧。

算了,不要想了,现在既不跟他一个城市,也有迟馨在他身边,还奢望什么呢?我劝自己。

但是某些思绪却不是只靠暗示就能消散的,第二天我起床的时候,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挂在了脸上,粉底遮都遮不住。

熬夜和糟心让我上班的时候也有些无精打采,不过还好,今天工作上也没有什么大事。

就在我漫不经心的看着网上对于昨天宴会的一些没血没肉的报导时,白舒兴奋的推开我办公室的门,走了进来。

“小晚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她一进门便坐到了我的对面,语气中都带着激动。

我静静的看着她,等她把话说完。

“啧,”白舒一副高兴的样子,“我刚才接到一个电话,你猜,是什么事?”

我当然猜不到,索性一只手撑着下巴,看着白舒。

果然,这个女人是藏不住事情的,马上一股脑的全说了出来。

“sk集团代表给我打电话,说要跟我们合作呢!”白舒一拍手,表达自己心中的兴奋。

但是我一听那四个字,就不自觉的紧张了起来。

sk集团,好端端的为什么会抛橄榄枝到我们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来呢?难道跟昨天的事情有关?

仔细想想,霍擎川也确实会做出这种小题大做的事情,他本来就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男人。想到这些,我的后背就一阵发凉。

“这可是一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只要能跟sk好好的合作,那我们以后的事业可以说就顺风顺水了!”白舒仍旧很激动。

我则是思考着这里面的复杂关系,并没有表现的像她一样。

“小晚,我知道你以前在sk工作过,”白舒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本正经对我说,“领导你都认识吧。”

我顿了顿,我是认识sk的准总裁没错,但是跟霍擎川的关系,却不能直接说出来,只能尴尬的回答,“那都是一年前的事情了,我也不知道现在的领导都有哪些。”

“这个不要紧,总归不会换的太离谱了。”白舒倒是无所谓,“有你这层关系,我们跟他们的合作一定会更顺利!”

我有种不妙的感觉,果然,下一刻,白舒就说出了我心中担心的事情,“小晚,这次跟sk合作的事情就全权交给你了,包括洽谈,签合同,以及后续的沟通交流,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

白舒的脸上满是自信,仿佛有我在,跟sk的合作已经板上钉钉。

我苦笑了一下,任我为这次合作的代表,那就意味着,我要再次与sk的那些熟人打交道,时至如今,我还能像平常那样对待他们吗?

白舒出去了,我一个人纠结了起来。

其实按照我的意愿,我不想再与那些人扯上关系,即便说的是生意上的合作,但是就能保证不会被卷进某些情感里吗?

但是一看就知道,白姐对这次的合作非常的期待和看重。来这里的半年的时间,白姐可以说对我照顾有加,如果因为我个人的顾虑,而让公司丧失了这么一个好机会,我心里也过意不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