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八章 再见霍擎川

作者:老喵字数:3131更新时间:2016-09-08 18:57:55

这次宴会选择的场所也算是c市最高级的酒店了,从门口的排场就可见一斑。

我刚从车上下来,就有门童过来迎接我。我把邀请函给门口专门负责签到的人看,他打量了我一下,然后安排专人送我上楼。

我来的时间点应该是属于不早不晚,因为酒店的门口已经陆陆续续有明显也是来参加宴会的人结伴出现了。

衣着整洁的经理带着我乘坐电梯到八楼,来到今天宴会的主会场——金玉满堂,推开门,里面已经有了很多人了。

门口侍立的服务生接过了我的外套,恭敬的做出手势请我进去。

好在之前跟白舒参加过几次类似的宴会,所以我现在还不至于慌张。

从里面的人衣着可以看出来,今天的宴会完全就是个供玩乐的场合,男的都是各式各样笔挺的西服,而女人,则是竭尽所能的穿着各种漂亮的裙子,向大家展示自己婀娜动人的身姿。

里面有很多人,大家认识的都围在一起,好像在谈论着些什么。

白舒说,我们的合作伙伴也会参加这次宴会,我努力的在人群中寻找着,试图找个认识的人聊聊天也好。

我踩着将近十厘米的高跟鞋,拖着有些长的裙子,小心翼翼的行走在柔软的地毯上,走进了人群中。

就在我看着那些陌生面孔的时候,有人从背后叫住了我。

我转头,原来是最近才跟我谈成了一笔生意的方宇集团的老板杜总。

“迟晚,今天很漂亮嘛。”那位有着花白头发的老板上下打量了一下我,笑着称赞道。

他的身边看起来是他的妻子,年龄虽然也大了,但是却保持着少见的典雅和大方。

我朝她点头示意,然后转向杜总,“杜总您真是说笑了,夫人才是风韵犹存啊。”

从做成销售以来,我也学会了很多人情世故,不再像以前那样见到陌生人就只会畏手畏脚了。

“哈哈······”我的话很好的融洽了气氛,大家都笑起来。

“怎么,今天白总没有来吗?”杜总看了看我的身旁,疑惑的问道。

我立马作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可不是嘛杜总,白总把我骗到这里,自己去享福了。”我打趣道。

“我看可不是这样,你来这里啊,可真是为你们公司长脸呢。”杜总朝周围看看,示意了一下我。

我也跟着转头看,发现有不少的人都朝我们这边看过来。

“迟晚,你以后都要这么打扮,多好看啊。”杜总说。

“那我就谢谢杜总您夸奖啦,以后我穿这身去找您谈生意,您可要给我优惠哦。”我开玩笑的说。

“没问题!”杜总爽快的答应道。

聊着聊着,宴会就正式开始了。

本次宴会的主办方领导上台发了言,大家都停止了讨论,看向讲台,以示对主办方的尊重。

说是讲话,其实也就无非是一些颂扬过去成绩,展望美好未来,加强通力合作的套话,没什么意思。

“希望各位代表今天在这里,好好的玩,尽情的交流!我们之后还有舞会,望各位与自己的舞伴,舞出精彩!”随着一阵不怎么热烈的掌声,宴会正式拉开了帷幕。

这个宴会是典型的自由式,点心水果香槟都是随时供应,自助自理,所以大家也都不拘谨,遇到认识的人仍旧聊天,从各种介绍中,也能认识更多的人。

我之后也遇到了不少生意上的合作伙伴,通过介绍也认识了其他的老板,我举着香槟,挂着得体的笑容,跟他们讲一些敷衍的话。

我不喜欢这些,但是身不由己。

时间已经是九点多了,该做的事情我也做完了,现在可以离开了。

这么想着,我放下酒杯,提起裙子,朝着门口走去。

但是当看到对面的两个人的时候,我想起了白舒的那条短信,“说不定还能遇到你的有缘人呢。”

霍擎川和迟馨手挽手,一人执着一杯香槟,在跟别人说笑着些什么。

霍擎川穿着深色带着浅条纹的西装,领子上扎着一个同款的领结,皮鞋擦得很亮。他的头发向后梳着,露出干净的额头,显得他的脸又英气了几分。随着他的动作,他腕上的表晃出了几道光。

而迟馨则是穿着一身大红色的短款礼服,鲜艳的红色再衬上她鲜艳的妆容,让整个人都有一种锐利的美。她艳丽的红唇一开一合,跟对方在说笑着些什么。

她雪白的胳膊缠在霍擎川的胳膊上,白的有些刺眼。

我整个人都愣在那里,在这里遇到这两个人,我该相信这是天意吗?

但是我并不想跟他们打招呼,因为他们两个都不是我可以正常叙旧的人。

在我想着怎么躲开他们的时候,他们却发现了我。

当我发现他们看着我的时候,他们正缓缓的向我走过来,手挽着手。

我看到迟馨脸上仍旧是灿烂的笑容,她是在对我笑吗?

而霍擎川的表情我没有去看,只是一眼,就知道他一定还是那副冰山脸。

既然人家都发现我了,我也没有必要躲躲藏藏,该来的怎么也躲不掉,干脆大方的跟他们打招呼好了。

“姐,你竟然也在这里?”来到我面前之后,迟馨欢快的跟我打招呼,甚至松开了挽着霍擎川的手,跟我拥抱了一下。

她不是一直非常讨厌我吗?为何对我如此殷勤?我有些疑惑,但是很快便不疑惑了。

她对我的攻击,仅限于我们两个单独见面的时候,在这种场合,肯定是不能那么做的,况且,她的身边是霍擎川。

“小馨,好久不见。”我也笑着回应道,然后勉强的转向霍擎川,“霍总也好久不见。”

只一句,我就不再看他。

霍擎川并没有回应我的话,我也料到了这点,我和他之间,应该还有这一些不值一提的误会。

“我跟霍总今天一起来参加这场宴会,”迟馨看了看霍擎川,再次搂上了他的胳膊,紧紧的,“姐你自己来的吗?”

我笑了一下,点了点头,“我替老板来的,她有事走不开。”

迟馨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继续开朗的关心我,“姐你当初走的那么急,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了呢,我给你打过很多电话,结果你完全都不理我呢,好伤心。”

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你什么时候给我打电话了?但是我不会拆穿迟馨的谎言,没有那个必要,我也不想那么做。

迟馨仿佛是看透了我不会揭露她的心理活动,继续煽风点火,“姐你现在怎么样了啊,有没有给我找一个姐夫啊?你也不要总是一个人单着,像你这样的姿色,找个好男人不是很简单吗?”

迟馨的话越来越有些深意了,她当初说我勾引男人的场景浮现在脑中。

“这个,看缘分吧。”我仍旧不与她计较,淡淡的回答。

“什么缘分不缘分的,要不,我帮你介绍一个?”迟馨说。

我看着她,从她的眼中,我看不到半分的真情实意。

我想要结束这次会面了,不管分开多久,我们之间的怨恨都不会因为时间而少一分。

在我与迟馨对话的过程中,霍擎川始终一言不发,我没有看他,但是我却知道,他的目光一直都在我的身上,那种凝视的眼神让我不安。

“不用了。”我回绝了迟馨的提议。“我这就回去了,颜颜还在家,你们好好玩。”然后不由分说的,我便准备从他们身边经过。

为了回避霍擎川,我选择了迟馨一边经过。

但是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不知道是我太急于离开走的不稳,还是被推了一下,总之,我撞上了一个离我们很近的女士,她手中的香槟没有拿好,撒了我一身。

金黄色的液体洒到了我的裙子上,沿着腹部的位置往下流,有丝丝的凉意,泅湿了好大的一片。

“对不起对不起。”我连声的道歉,毕竟是我撞了人家。

那位女士也很不好意思,拿出包里的手帕要为我擦,我笑着阻止了。

“没事,我自己处理就行。”我客气的说。

“姐,你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迟馨也来问我,语气倒是颇为关心。

“我没事,只是湿了衣服,去擦一下就好了。”我说。

“要不要我陪你?”迟馨问。

我看着她,心中苦笑,“不用了,这点小事,我自己处理就好,你玩吧。”

必须要去卫生间好好的擦一擦了,我提起裙摆,朝着礼堂外面走去,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在经过迟馨的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她的笑容。

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迟馨对我一直是这种态度。但是这套礼服可是白舒借给我的,万一弄脏了,怎么过意的去。

还好撒上的是香槟不是红酒,不然就惨了,我暗自庆幸。

这么想着,我快步朝着服务员告知的卫生间走去。

从包里掏出洁白的手帕,我站着水小心翼翼的擦拭着被弄脏的地方。索性那位女士杯子中的酒不多,没几下,裙子上就看不出什么痕迹了。

我用清水将手帕洗干净,整理了一下仪容,走出了卫生间。

本打算就此来开,省得再碰上霍擎川和迟馨尴尬,但是衣服还在那边呢,无奈,我只能再次回去。

但是我并没有回得去,在一个人迹罕至的拐角处,我被堵住了。

堵住我的人,正是霍擎川。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