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七章 一次宴会

作者:老喵字数:3246更新时间:2016-09-08 18:57:49

进入公司两个月来,我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还有白舒有意无意的照顾,工作倒也是风生水起,得心应手。白舒和另一位老板还在季度总结会上特地表彰了我,并将我晋升为销售部的经理。

自打工作以来,我从来没有做过领导的职位,虽然有些不适应,但我相信我能做好。

看着公司一天天的逐渐强大起来,我也卯足了劲跟着白姐他们努力的打拼,活出自己的精彩。

虽说事业蒸蒸日上,但是我的感情问题仍然是父母头疼的事情。在得知我离开了a市之后,母亲就知道我其实并没有找到更好的男人,时间越拖越久,她也替我着急,总是让我不要那么太努力工作,女人还是要以家庭为主。

我自然是明白母亲的意思,她想让我再找个男人,毕竟一个女人带孩子,总是有诸多的不方便。

但是我的心里,总也放不下那个男人,那个突兀的走进我的人生,然后又无奈退出的男人。

即便人在相隔万里的另一个城市,即便我不想承认,我也一直默默的关注曾经那个城市的动态,想要知道霍擎川现在怎么样了。

有时候从新闻上,有时候从某个财经报告上,只要见到有关sk集团,有关霍擎川的消息,我都会放下手中的工作,一个字不落的全部看完。

即便我会跟白少倾联系,但是我绝对不会主动提起霍擎川的事情,所以一些他的近态,都是白少倾主动跟我说的。

比如霍擎川和迟馨这一年来的关系进展,就是白少倾“顺口”跟我说的。

自从认识了这个直率的女人之后,我就觉得自己跟她很合得来,即便是离开了a市,因为意气相投,我们两个也经常联系,互相问候一下对方的现状。

“阿晚,最近怎么样啊?”接通电话之后,白少倾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让人莫名的安心。

不由自主的我嘴角就出现了一丝笑容,“我呀,还好啦,少顷你怎么样?”

“我呀,就凑合着那么过吧,除了某人天天惹我生气,也还过得去。”提起某个人,白少倾的语气就不那么热情了,透着一股子的嫌弃。

我掩嘴笑笑,“说起卫总,他最近怎么样啊,工作还顺利吗?”我承认,问这句话的时候,我是存了一点私心,想要借由卫延,说不定能够知道一些霍擎川的事情。

也不知道白少倾是感受到了我的目的,还是真的就是顺口八卦,在抱怨了卫延几句之后,她跟我说起了霍擎川的现状。

“说起霍总啊,就不得不提一下你的妹妹。”白少倾的语气很奇怪,似乎是不高兴,但是隔着话筒,我也不敢肯定。

她知道我有个妹妹在sk上班也不奇怪,卫延总归会跟她提一些的。

听她提起霍擎川的时候要先说迟馨,我的心不由得悬了起来。我走之前,就是因为他跟迟馨传出绯闻得不到解释而心灰意冷,这都一年多了,如果他们真的是那种关系,现在已经发展的如火如荼了吧。

“我听老卫说,前几个月啊,你妹妹迟馨不知道在哪里遇到了霍家的老太太,也就是霍擎川的母亲,当时老太太一个人出门,谁知道半路上有一些混混见这老太太衣着不凡便起了念头,抢了老太太的包和手机,正愁着回不了家,正好就被你妹妹碰上了。”白少倾向我转述着自己听到的传言,这边我聚精会神的听着。

“那后来呢?”我沉不住气的问了一句。

“后来,迟馨就把老太太送回霍家了啊,听说现在老太太可喜欢迟馨了,还经常邀请她到霍家大宅做客人呢。大家都在传,这霍大少爷长年悬而未决的婚姻大事终于要解决了,照这个速度,喜事将近啊。”白少倾说。

心脏砰砰的跳动着,一下一下沉重起来。

见我不言语,白少倾赶紧劝我,“原本以后你跟霍擎川能走进新的婚姻,没想到还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我真是看错了这个男人了。”

为了不让白少倾多想,我忍住心口的疼痛,“我没事,少顷,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忘记霍擎川了。”

白少倾还是不放心,劝了我好多之后,才挂掉了电话。

我躺在床上,回味着刚才的话,根本无法做到嘴上说的那样无动于衷。

但是我有什么资格去怪霍擎川呢?

当初是我以一种几乎是不告而别的方式离开了他,一年之间没有联系,又怎么能要求他还在为我守候?

既然他跟迟馨情投意合,那就随他们去好了,我也该放下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了。

强迫自己放下霍擎川这个念想,我将心思一门投入到工作上面,白姐对我赞不绝口,各大重要场合都带我去,我在c市也结识了不少各行各业的人。

六月二十八日,是白舒的母亲生日,原本应该值得庆祝的日子,白舒却显得愁眉不展。

“白姐,你怎么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抽空间,我问她。

白舒抬头,见是我,开始跟我抱怨了起来。

原来,今天晚上有一场涵盖c市及几个重要城市的商务晚宴,我们的很多重要合作伙伴和客户都会到场,我们公司也接到了邀请函,需要派一位有影响的领导参加。

虽说不是什么正式的洽谈场合,但是做我们这一行的都知道,有时候,社交比专业更重要。

但是白舒的母亲已经八十岁了,作为一个孝顺的女儿,也是老人唯一的孩子,她实在不想让老母亲独自一个人过生日,所以这才愁得慌。

“不是还有林总吗?”我提起了公司的另一个老板。

“林总下午去出差了,根本就不在c市。”白舒绝望的说。

“那就难办了,”我跟着为难,“但是要是我的话,还是希望白姐陪着阿姨过生日,毕竟亲情最重要了。”

没想到听了我的话,白舒立马来了精神,她看着我,眼中似有深意,“你也这么想的是吧?”

我不明所以,点了点头,“当然了。”

“那,”她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我有不好的预感,“迟晚,你代我去吧。”

她还真敢说,人家大会邀请的可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我怎么能代替她去呢?

我表达了自己的为难,况且我还要回去陪女儿呢。

“迟晚,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白舒欲哭,“没事,你是我们公司的销售经理,身份上面完全没有问题的。”

“可是······”我有些冒汗,不知道如何拒绝。

“你就让阿姨多留一会儿,陪着颜颜,要不,把颜颜接到我家也行啊。”白舒立马堵住了我的另一条退路。

这下我无话可说了,只能僵在那里。

“我们是老姐妹吧,你看我都没有用领导的身份强迫你去,你就权当帮姐姐一个忙,好不好?”白舒情真意切的恳求我。

这还不是强人所难呢?领导的身份都拿出来了好吗?我有些无语了。

“行了,白姐,我答应你就好了。”即便这个领导有些脱线,但是她帮了我那么多,如果我再推辞,就忘恩负义了。

白舒立马来了精神,高兴的站了起来,“还是你够意思!”

我感觉自己的嘴角抽了抽。

“礼服我会帮你准备好的,你的尺码我知道!你可是代表我们公司的门面,一定要闪瞎那些人!”说完,一脸坏笑的打起了电话。

我心里无念,走出了办公室。

下班前,我接到了白舒为我量身定制的礼服。由于在公司里面不方便,直到回家,我才打开了那个包装精美的盒子。

白舒并没有说谎,这套礼服还真是漂亮。

纯黑的高级绸缎做成的长款礼服裙,外面还恰到好处的包裹着一层薄纱,让裙子的裙摆处有蓬蓬的感觉。经典的抹胸领口设计,正好搭上一并送来的宝石项链。整个裙子的设计简约却显大气,非常符合我的审美观。

我前后翻看着裙子,原本以为是那种拖地的长裙,后来发现,在腿的部分,还别出心裁的做了高开叉的处理,可能是为了让穿衣的人更显性感吧。

我正在把裙子往身上比划,手机响了起来。

过去一看,是白舒发来的点心。

迟晚,记住,你是今天晚上舞会的焦点,代表我们公司哦,fighting!ps:好好打扮,说不定还能碰上你的有缘人哦!

无奈的笑了笑,我放下手机,开始收拾起来。

就算不用白舒提醒,我也不能不着粉黛的穿着这身去舞会啊。

经常要见客户,总是素面朝天的话有些人会觉得你不重视他,所以我已经知道如何打扮才能既不过分招摇,又能得体大方了。

我将一头的黑发盘了起来,别上了一根简单的发簪。放下盒子里那条有些夸张的项链,我找出自己那条只有一颗珍珠的锁骨链,挂到了脖子上,我的手上仍旧是白少倾送的那条手链,然后配上一个漆皮的黑色包包。

我化着浓淡相宜的妆,最后穿上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在镜子面前转了一圈,觉得还算满意。

这时候,从幼儿园回来的女儿看到了我,我也故意来到她的跟前,转了转,问她,“怎么样,妈妈好看吗?”

女儿的嘴张的老大,良久,才迟迟的回答,“好看,妈妈真是太好看了。”

女儿这么会说话,回来后一定要好好奖励她。

“今天妈妈要去参加个宴会,颜颜在家等妈妈好吗?”我蹲下身子,温和的说。

虽然小脸上有些不乐意,但是颜颜还是点了点头。“妈妈要早点儿回来。”

我笑着摸摸她的头,跟阿姨叮嘱了一番,这才披起一件外套,拿上邀请函,下楼直接打车朝着会场赶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