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六章 重新开始

作者:老喵字数:3056更新时间:2016-09-08 18:57:48

换了地方后,生活似乎平静了很多。我婉拒了方晨让我和颜颜住到她家的热情,不想去打扰别人生活。但是我到方晨的公司去应聘了,因为之前做过销售有经验,所以也算顺利的再次找到了工作。

关于新家,我仍然选择了离公司和幼儿园都比较近的地方,也请了新的保姆,我和颜颜的生活总算安定了下来。

我的那条短信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无论是电话,还是短信,我想,我和霍擎川,大概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吧。

日子缓缓,岁月淡淡,我越来越觉得,也许这样一直下去,也是不错的人生。

转眼间,一年的时间就这样悄然流逝了。

这期间,除了白少倾还跟我通过几次电话之外,我跟a市的人几乎断了所有的联系,仿佛我从来没有生活在那个城市。

这天,我跟方晨一起去楼下的快餐厅吃午饭,从她那里我知道了一些公司内部的消息。

“迟晚,你知道吗?我们公司的前景堪忧啊。”方晨一边吸着不剩多少的奶昔,发出了“滋滋”的声音,一边神秘兮兮的对我说。

最近我也听过不少流言闲语,但是都没有放到心上。如今方晨也这样说的话,恐怕真的是有些问题了。

“怎么说?”我问。公司的存亡关乎我以后的生活问题,关心一下也是正常的。

“你知道吧,我们公司本来就是合资公司。”方晨放下嘴里的习惯,一本正经的对我说。

我点了点头,当初我来的时候公司的业绩可以说在c市是佼佼者,因规模扩大急需销售,我才能那么顺利的入职成功。

“现在啊,”方晨一脸怒其不争的表情,“老板们钱赚的越来越多,也都开始斤斤计较了。”

“怎么说?”我问。

“还不就是为了利益分成的事情吗?”方晨说,“吴总想要四六开,因为之前他投资比较多,但是张总却要五五开,说是什么在人力上面他投入的比较多,这不,两家闹起矛盾了,而且没有乙方愿意妥协的,都要闹到法庭上去了。”

“这么严重啊,”我惊讶的问道,“那当初的时候怎么就能协商好呢?”

“这不就是说嘛,有钱人往往是越有钱越抠门,为了一点蝇头小利都要争个不可开交,谁都不肯吐出那三瓜俩枣的。”

我不能理解方晨口中的三瓜俩枣是多大的一笔钱,但是对于两个老板的这种死倔的做法也确实不敢苟同。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问。按照道理说,这种集团的重大消息,是不可能通过正规渠道传出来的,会对员工的情绪造成重大的消极影响。

方晨看了看左右,靠近我,小声的道,“吴总找的资产律师,正好是我的一个相亲对象,他告诉我的。”

看来方晨并不是在空穴来风,公司在运作上面肯定是出了问题了。

“那我们以后怎么办啊?”我有些担忧的问道。

“哎,谁知道呢?”方晨捂着下巴,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让我好奇。

没等我问她,她自己就招了。

“其实吧,我妈喊我回去家乡了。”方晨说,“所以我在c市也呆不长久了。”

“什么?”我睁大了眼睛。

“你看我都这把年纪了,总得安定下来找个对象谈谈恋爱吧,”方晨一脸的局促,“我爸让我回去接管他那个小公司啊。”

“什么时候走啊?”我问。

“大概一个月之后吧。”方晨回答,然后她握着我的手,“对不起啊迟晚,我又要抛弃你了。”

我瞪她一眼,“谁说不是,怎么我去哪里你就要离开啊,是不是看我不顺眼说!”

“嘿嘿,真不是!”方晨吐个舌头,调皮的说。

其实我也是开玩笑,我自然是明白不能总是依赖别人的道理,别人有更好的选择我也没有资格去干扰人家。

但是如果方晨说的是真的话,那么我还真的应该考虑一下自己的后路了,总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

果然,方晨的说法并没有错,公司将要解散的消息不胫而走,办公室里整天人心惶惶。

随着吴总和张总关系的逐渐白热化,有些员工怕工资发布下来,已经组织罢工,更有甚者,在公司面前还举行了小型的示威活动。

看着溃不成军的公司组织,我的心里也没底,离开了这里,再去哪里呢,要赶紧开始准备了。

方晨也离开了c市,回老家当她的小老板了,她也邀请我去跟着她干,但是我这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接着换,总归也不是什么好办法。

就在我举步维艰的时候,原公司的白舒,白姐,向我伸出了橄榄枝。

说起来白舒也是我在这个公司的顶头上司,三十多岁的年纪,却是个不折不扣的事业型女人。干练的着装,英气的为表,以及果决的性格,每一样都彰显着她女强人的身份。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担心我会跟这个领导处不好,但是慢慢的,我才发现,原来白姐是一个非常好相处的人。

但是前提是,你在工作上能够兢兢业业,认真刻苦,只要你坐到了你的最大化努力,那么即便是做错了事情,她也不会怪罪于你。

我就是因为一次无意中的失误跟白姐熟识的,现在的关系可以说跟方晨不相上下。在得知了我之前的经历之后,白姐对我的照顾似乎更加周到了。

咖啡厅里,白姐一身干练的黑色西服,点好了咖啡等着我。

“白姐,”我首先打了招呼,“真是不好意思,有些事情拖住了,所以迟到了一会儿。”

“没事没事,”白姐摆摆手对我说,“先坐下,看看我为你点的咖啡合不合胃口?”

白舒为我点的是不加糖的卡布奇诺,是我最喜欢的口味。

“谢谢白姐!”我笑着说。

白舒也笑了,然后双手放到桌子上,手指交叉了起来,一看就是要谈正事了。

“迟晚啊,今天叫你出来确实是有事情要跟你商量,准确来说,是想要征求你的同意。”白舒说,她的声音清冽干脆,从不拖泥带水。

我好奇的看着她,“白姐您真是太客气了,您说说看是什么事,只要是我能力范围内,我一定会帮助您的。”

白舒笑了笑,“那我就单刀直入的说了,”她喝了口咖啡,“你也知道我们公司现在的情况吧,不出月底,公司内部就会宣布解散。”

虽然已经感觉到了苗头,但是我没想到会这么快,而且还是领导跟我说出来。

“不瞒你说,很多同事,甚至领导都开始物色下家了,只是这个消息上面还封锁着罢了。”她注视着我,“你想好的你的后路了吗?”

我只是打算开始物色,但是并没有那么着急。

我摇了摇头,“说实话白姐,我现在还没有找好下家呢。”

“你是个实在人,也是个老好人。”白舒对我说,“当然,我可不是在夸你。像你这种情况,你要是不早早的为自己打算,你以后怎么办啊?找个男人养你,还是回老家靠爸妈?我觉得你并不是一个喜欢依赖别人的女人,这方面,你跟我还是有些像。”

我羞赧的笑了笑,“白姐您真是抬举我了,我怎么比得上您啊。”

“情况我也跟你说明白了,你现在应该知道自己的处境了吧。”她说。

“是啊,按照您和方晨的说法,我是应该赶紧的物色下家了。”我低头,沉沉的说。

“迟晚,”没想到白舒的语气换了一下,我抬头看她,只见她目光灼灼,“你要不要跟我干?”

“跟你干?”我重复了一遍她的话,有些不可思议。

白舒抿嘴点了点头,“我跟朋友有一家公司,是年初的时候开的,现在已经在慢慢起步,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其实就算不是公司出现了这些问题,我也要辞职回去打理的。”

“你从你来了这里,我就觉得你是一把干销售的料,你来我的公司吧,我们之间有个照应,我也不会亏待你。”白舒循循善诱道。

“白姐您说的哪里话,我怎么可能怀疑您?”白舒的话对我来说确实是一个不小的吸引。

客观来说,我确实是需要一份靠谱的工作维持生计;而主观的说,我也喜欢白舒这种不遮不掩实实在在的性格。

“也就是说你答应了?”白舒语气一升,着急的问我。

我稍微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如果现在的公司真的待不下去的话,那就只能劳烦白姐您照应了。”

听我的回答,白舒终于眉开眼笑。

“迟晚,以后俺们姐妹俩就好好干,让那些男人都看看,没有他们,我们照样能过得很好。”

我伸手,握住了白舒伸过来的右手,表达了自己的决心。

白舒的公司确实不大,但是对于一个刚起步的新公司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而且幸运的是,她的公司选择了一处离我家不远的办公室,所以就上下班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

公司一共二十多个人,规模虽不大,但是大家都一条心,整天都想着怎么把工作做好,完全没有大公司那样的尔虞我诈。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