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四章 痛苦的抉择

作者:老喵字数:3139更新时间:2016-09-08 18:57:47

生活渐渐恢复到了常态,除了迟馨的事情,其他的一切好像都没有什么明显的改变。

关于迟馨的话,我也打电话跟父母求证过。电话那边沉默了好一段时间之后,父亲才叹了口气,对我说了真相。

原来,迟馨真的是我们家的养女。

她的亲生父母是我父亲的好友,由于我家就我一个女儿,父母想要给我添个伴儿,所以在我们都不懂事的时候,迟馨被送到了我们家,成了迟家的女儿,我的妹妹。

虽然有了些心理准备,我还是忍不住震惊。

“小晚啊,虽然她不是你的亲妹妹,但是毕竟也在我们家生活了二十多年了,你不要因为这个事情对她有偏见啊。”临了,母亲有些担忧的叮嘱我。

“妈,你放心吧,我对小馨的态度不会改变的。”我安慰母亲道。

放下电话,我有些心情复杂。

我对迟馨的态度并无半点改变,但是这个妹妹对我,恐怕早就没有了姐妹情谊。

这次的事情我没有向公司说出去,也是希望她能看到我的诚意,从而能够对我们的关系起到哪怕一点儿作用。

但是我的梦想却总是不能实现,不仅不能实现,等到的还是一记当头棒喝。

几乎是鬼使神差的,我打开了基本不怎么逛的公司网站的论坛版块,却看到了一张极为刺目的照片。

霍擎川和迟馨肩并肩从某酒店走出,两个人的脸上还挂着笑容,似乎在聊着些什么。

而对于这张照片的佩文更加让人浮想联翩:霍总再度与迟家小妹走出酒店,是生意关系,还是另有隐情?

看看发布的时间,是我打开网页的前一分钟。

很快的,这张有着爆炸性影响力的论坛便增加了无数的评论,大家纷纷表示了惊讶,和各种猜测。但是碍于是老板的八卦,很多人纷纷采用了颇有想象空间的措辞。

这就是公司论坛言论自由的弊端,只要是公司的员工,都可以注册,而且可以匿名发表言论,就算查id,也查不到什么。所以,这就造就了某些喜欢八卦的闲人的便利,就算是关于大老板的花边新闻,都能这么大方的被放到公司的主页上。

心里有些不安,我滑动鼠标,看着下面的评论。

虽然猜测的不少,但是也有很多人证实这是某次霍总跟迟馨一起出去谈生意时候的场景,让那些有些之人不要多想。

八卦的感染力总是惊人,很快,大家从在网上讨论,就转移到了摆在明面上议论,就连我身边的同事,都一边看着我,一边交头接耳着些什么。

我关掉了网页,想让自己不要多想,但是越是强迫自己,就忍不住去想事情的原委。

可能是考虑到公司的形象问题,论坛管理员几乎是秒删了那个帖子,并发布了一篇禁止捏造不实谣言,一经发现立即严惩的警告帖子。

我暗示自己要相信霍擎川的为人,但是一直以来迟馨都毫不掩饰的对他示好,即便是知道了我们两个已经在交往了也没有改变,如果说是迟馨主动接近霍擎川,那么霍擎川就真的能够一直拒绝迟馨的殷勤吗?

虽然已经交往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也试图想要去相信这个男人,但是毕竟,我还看不懂他的内心。

这个想法在我的脑中纠结不已,我站起身,索性到公司的休息区去散一下心。

接了一杯咖啡,我倚在阳台上,看着下面的车水马龙,城市风光,感受着渐渐热起来的风,心里面还是不能平静。

身后传来响声,想是有人来了,我下意识的转身,却看到了迟馨的脸。

她接着咖啡,抬头看到了我。

原本以为她接完咖啡就会走,没想到她也慢慢的踱了过来,跟我站到了一个平行线上,看着这个城市。

她要说什么?是关于上次我帮她隐瞒的事情,还是这次论坛的那张照片?

我看着她,从她的表情上面察觉出,她似乎不会对我的缄默感恩戴德。

“公司的那帮人还真是八卦,有那么好的跟踪能力去改行当狗仔队多好,明明是避着人的还是被他们发现了。”她悠闲的喝了口咖啡,像是在对我说。

不管是自言自语还是对我说,我都听见了她的话,并且很自然的在消化她话里的意思。

难道她和霍擎川的会面,是单独私下见面吗,不然为什么要避着人,他们两个到底有什么事情?

“你什么意思?”心里有种强烈的不安,我不想独自猜测,开口问道。

迟馨一副把什么说漏了嘴的表情,而后脸上满是得意,“我什么意思,你真的不知道,还是在装什么?”

心脏跳的越来越快,“我有什么好装的。”我像赌气一般的说道。

“那么,就让我来提醒你好了,”迟馨嘴角一翘,“那张照片啊,确实是我跟霍总从酒店出来的时候被抓拍的,时间是昨天晚上十二点。”

她的话里有两个词语刺激到了我,一个是晚上,一个是十二点。虽说陪客户吃饭也有可能到那个时候,但是我怎么也无法用这个理由说服自己。

因为我跟霍擎川刚好上的那个时候,我们两个缠绵完之后,也基本都是这个时间从酒店里面出来的。

“你······你想说什么?”因为剧烈动摇的心志,我说话也有些支吾了。

“我想说什么,你恐怕都已经明白了吧,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多费口舌?”迟馨冷笑了一声。

“我不会相信你的,你这样对我没用。”我摇摇头,让自己镇定下来。只是一张照片而已,说明不了什么况且,只要向霍擎川求证,迟馨的谎言就会不攻自破。

“都到这个份上了,你还是这么倔强呢!”迟馨靠近我,在我的耳边小声呢喃,“姐,你当初抢了我的男人,现在又被抢走的感觉,一定不好受吧。”

她的话犹如毒蛇一般在我的心上爬动,既冰凉,又让人充满了恐惧。

我睁大了眼睛看她,从她的眼神中,我看到的都是志得意满的神情。

难道霍擎川真的跟迟馨······

我不愿相信这个事实,也不想相信,明明昨天晚上霍擎川还送我回家,也跟我解释了很多他的苦衷。

等等,昨天晚上,他要留宿,而我拒绝了他,他走的时候脸色很难看······

把事情联想起来之后,我只感觉到彻骨的寒冷。

似乎是发现了我内心的剧烈动摇,迟馨对我嗤之以鼻的一笑之后,便施施然离开了天台。

留下我一个人,想到自己最不愿面对的场面,和很有可能再一次被背叛的事实,我就浑身的冰凉。

但我仍旧不想放弃希望,我渴望霍擎川能给我一个解释。

这个事情的影响还算很大的,霍擎川就算没有看到那篇帖子,也应该听到些风言风语了,作为我的恋人,他跟我做一个解释都是理所应当。

回去后,我一直盯着自己的手机,等待来自霍擎川的解释。

我不是那种因为一点蛛丝马迹就去向恋人兴师问罪的类型,我想要对方主动承认错误,或者澄清误会。

短短几天的时间,我就有两次面临等待霍擎川解释的事情,想想自己还真是可怜。

但是手机的屏幕一直是黑着的,没有半点动静。

等了一下午,我都没有等到霍擎川的任何消息。

这种失望的感觉,比上次霍擎川不回应我的时候,还要让人心寒。

这次和上次的情况不尽相同,上次按照他的说法,为了避嫌才跟我保持距离,但是这次呢,这次才是他应该站出来辟谣的啊。

公司的同事仍旧在议论纷纷,尤其是删了那篇帖子之后更显得欲盖弥彰,我瞬间成了被总裁甩掉的可怜女人,他们连看我的目光都多了几分同情。

一下班,我便收拾好了东西走出了办公室。

门前,并没有霍擎川的车子,我只能自己回家。

一直到了晚上,颜颜都睡了,我独自在客厅里,茶几上放着一直黑着屏的手机,还在希望着些什么。

客厅里面的钟滴滴答答的响着,向我证明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不知过了多久,我抬头看时间,已经十点多了。

我拿起手机,解开了锁,没有任何来自霍擎川的消息。

看来他没有任何想要解释的意思,是他觉得没必要跟我解释,还是真的移情别恋,不需要跟我这个前任解释什么呢?

心像是被铁丝捆住了一般,越收越紧,铁丝已经嵌进了肉里,渗出鲜血,痛的让人无法呼吸。

我将头埋进了胳膊,紧紧的闭着眼睛,想要缓解心理的剧痛。

原本以为遭遇了一次失败的婚姻,再次挑选的这个男人能给我一段幸福的感情,却没成想,当初的热情根本经不住任何考验,脆弱的如同风中的蜡烛,连苟延残喘都算不上。

霍擎川一直都是个冰冷的人,偶尔的温柔只不过是他人生中的一丝丝小插曲,掩盖不了他的本性。我早就知道这些,为什么还要在他的身上试图寻求温暖呢?

我擦干了流出的泪水,索性将手机关机,轻手轻脚的回到卧室。

失去了丈夫,失去了家庭,失去了妹妹,也失去了唯一可能改变这个现状的机会,但是,我还有最重要的女儿。

为了颜颜,我要离开这个城市,离开这些给了我各种伤痛的人。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