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一章 偶遇

作者:老喵字数:3178更新时间:2016-09-08 18:57:40

没想到我今天竟然被拒之门外,见我要进门,姑娘先一步拦住了我的去路。

我只好停下脚步看着她。

“迟小姐,霍总他,他正在忙,”她横在门前,有些支吾的说,“我为您通报一下吧。”

好奇怪,明明之前我来这里都不用这么麻烦的,我心生疑窦。

但是却不好为难这个秘书,只能点点头,静静的候在门外。

门开的时候,我无意中朝里看了看,霍擎川的办公室里面并没有别人。

过了一分钟,秘书从里面走了出来,脸色有些不好看。

“怎么样?”我焦急的问道。

“抱歉迟小姐,”姑娘唯唯诺诺的说,“霍总他现在正有重要的视频会议在开,所以请您先回去。”

视频会议?这个理由让我无法反驳,在权衡了一下之后,我离开了霍擎川的办公室。

但是不知为何,心里总有种异样的感觉。

人也见不着,我在公司也没什么可做的,于是我索性打车回家。

时间是下午三点多,再过一会儿正好可以去幼儿园接女儿,于是我独自在大街上溜达着。

从我离开公司也有半个小时了,也许霍擎川的视频会议已经结束了,我掏出手机,拨通了他的电话。

话筒里面一直传来“嘟嘟”的声音,但是知道最后,也没有人接听。

以我对霍擎川的了解,他应该是个手机寸不离身的人,难道还没有开完会?我放下手机,转而发了条短信过去,希望他忙完之后给我回个电话。

但是直到晚上我和女儿都要睡觉了,我也没有等到霍擎川的回复,这种等不到的感觉让我有些心慌。

将颜颜哄睡之后,我来到客厅,再次拨通了霍擎川的电话。

又是响了好久之后,那边终于接通了。

“喂,”我尽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生怕影响到女儿。“忙完了吗?”

“恩。”霍擎川的声音从那边传来,有种莫名的疲惫。

我心下迟疑,他的这种冰冷的态度让我没有勇气说下去。但是既然好不容易打通了电话,总要解释一下才好。

“公司泄密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我问。

那边明显的停了一下,然后才传来霍擎川有些沙哑的声音,“还在调查中。”

我咬了咬嘴唇,“不是我做的。”我说。“是有人陷害我的。”

我想对他说让他相信我,但是终究没有说出口,那样的话就好像我再狡辩着些什么。

如果我们真的能心意相通,相信不用我多说什么,他也会站在我这一边的。

但是我得到的回复仍然只是一个简短的“恩”,甚至连感**彩都听不出来。

我强忍住失望的心情,“你今天是不是很忙?”

“还好吧,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他说。

这样的回答无异于让我知趣的不要去打扰他,我的心一揪,觉得鼻子有些酸。

虽然我是一个还算坚强的女人,但是并不代表我在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之后仍然可以一个人独自坚强,不需要任何人的安慰。

而那个人,我多么希望是我正在通电话的这个男人。

“那么你忙吧。”为了不让自己的情绪显露的太过明显,我先挂掉了电话。

伤心和失望的情绪一齐涌了上来,我抱着膝盖窝在沙发里,将脸也埋进了手臂里。

有水滴从眼中溢出,一滴一滴的打落在皮质的沙发上。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困意袭来,我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卧室。

随后的几天,我一直在家无所事事。

没有接到公司任何有关调查进展的消息,我只能干等着。

这几天,我放了阿姨的假,自己一个人接送女儿上下幼儿园。颜颜倒是开心,每次都笑容满面。

而霍擎川也没有给我来过一次电话,唯一一次联络还是我在给他发了一条短信之后,他给我回的一个简单不过的“还行吧。”

他的态度让我内心的焦虑越来越大,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对我突然冷淡了下来?

分析整件事情的原委,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这次的泄密事件了。

看来,无论他在我面前如何的温言婉语,在床上如何的柔情缠绵,也都比不过一次小小的信任上的考验。

想到这里,我的心又不免的难过起来。

下午的时候,我接到了卫延的电话。

他约我到我家周围的一个咖啡厅见面,说是有事情要跟我说。

也许是有什么调查上的进展,我抱着一线希望按照卫延说的时间地点赶了过去。

刚走进咖啡厅,我就看到了并排坐着向我招手的卫延和白少倾。

“阿晚,我听老卫说了,”刚坐下,白少倾就抓住了我的手,关切的问道,“到底是哪个不要脸的,竟然作出这种事情。”

我朝她笑笑,表示自己也不知情。

我将目光转向卫延,希望从他那里听到些好消息。

“迟晚啊,”卫延有些局促的搓了搓手,然后看向我,“这件事情实在太复杂了,我这边也是调查了很多地方,都没有找到确切的证据。”

谈话间,服务员为我上了一杯咖啡,卫延在袅袅的热气中继续为我解释。

“依我的想法,是有人事先在你的电脑上动了手脚,所以才会让他们看到你跟大山集团的人互通的邮件。但是我调了办公室的监控录像,你的位置还就在一个摄像头看不到的地方,没有什么收获。”卫延说。

“还不都是你看管不力,不然也不会发生在这样的事情。”白少倾倒是为我打抱不平,一个劲的责怪自己的老公。

卫延对自己的这个媳妇是半点儿也奈何不得,任由白少倾怎么骂他也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

“少顷,你不要怪卫总了。”我有些羡慕他们两个的关系,也试着帮卫延说说话。

卫延感激的看了我一眼,“我会接着调查的,从发邮件的时间出发,把有嫌疑的员工当天的行动摸一遍,应该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麻烦卫总了。”我客气的说道。

“阿晚你不要这么客气,这也是他的责任。”白少倾说。

卫延局促的看了自家媳妇一眼,然后想起了什么似的,靠近我,“那个,霍总那边······”

提起霍擎川,我又是一阵失落,但是也没有办法将心中的委屈在人家面前抖落出来。

“他最近应该挺忙的。”我轻轻的说。

卫延似乎是明白我的意思,没有继续问下去,反而帮着搪塞,“是啊,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作为总负责人日子也不好过。不过迟晚你放心,霍总的人我还是了解的,他肯定也是相信你的。”

“希望如此吧。”我苦笑了一下,回答的有些敷衍。

白少倾看看我,再看看卫延,不太明白我们两个在说什么。

又聊了几句,我才跟他们夫妻俩分开。

次日,白少倾打电话给我,约我出门逛街。

我现在基本是无业状态,颜颜也送去幼儿园了,反正家里也没事,索性答应了白少倾的邀请。

我们两个约在了市中心万达前见面,是上午十点,一看见我,白少倾便过来挽住了我的胳膊。

“迟晚,我看上一对手链,特别漂亮,你陪我去看看?”白少倾穿着白色的连衣裙,黑长的头发柔顺的垂下来,气质出尘绝世。

我恰好那天也穿着一条白色的裙子,也披着头发,所以到柜台的时候,服务员还误认为我们两个是姐妹呢。

听到别人的打趣,白少倾突然来了兴致,“你看别人都说我们是姐妹了,所以呀手链我们一人一条!”说着,就把从柜台里面拿出来的手链分了一条,往我的手上戴。

那是蒂芙尼的专柜,一条手链都上万,我无法接受白少倾这么贵重的礼物,推辞道,“少顷,你这里礼物太贵了。”

没想到白少倾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怎么,你嫌弃我当你姐妹?”

说起姐妹,我又不自觉的想起了迟馨,和那段不光彩的过往。

“当然不是,”我说,“只是这条手链······”

“既然不是,就赶紧的收下吧。”白少倾不给我说完话的机会,径直扣上了手链的环。“恩,很适合你!”她打量着那款镶着钻石和水晶的手链,很是满意。

然后她自己也戴上了另外一条,甚至把手伸到了我的跟前,要求一起拍个照。

“我要把这个照片发到微信上,好不容易有你这么个好朋友,不晒一晒怎么行?”她得意的说。

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总觉得自己不值得别人这么做。

“好啦,你就不要耷拉着张脸了,”白少倾扯了扯我的脸颊,笑着说,“过意不去的话,以后你也送我礼物好了。”

我喜欢白少倾的理由,是因为她性格直爽,不加遮掩,跟她相处很舒服。

我点了点头,这才安心的收下了这份大礼。

“我们去吃饭吧,好饿的。”白少倾看了看手表,对我说。

“我请你。”我抓住了这个机会,抢先说。

白少倾看了我一眼,“我可是要吃大餐的。”

“随你。”我说。

轻松的聊着天,我们来到了一家比较有名的酒店前。

“听说这里的龙虾和蟹皇宴相当的不错,怎么样?”白少倾说。

“那就去啊。”我笑着回答。

见我没有异议,白少倾拉着我的胳膊朝着酒店大门走去。

但是擦肩而过的两个人让我停住了脚步,那个男的不就是那次在电视上看到的大山集团的代表吗?

而那个女的,虽然不想相信,但是确实是迟馨没错的。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