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九章 祸不单行

作者:老喵字数:3150更新时间:2016-09-08 18:57:39

我和蔡甜甜不欢而散,我回到包间拿上自己的东西便匆匆的离开了酒店。

回去的一路上,我都在想蔡甜甜的话。虽然是无稽之谈,但是却让我不得不在意。

霍擎川给我打来了电话,因为心里面有心事,所以我草草的结束了跟他的通话。

颜颜也在阿姨的陪伴下入睡了,见我回来,阿姨叮嘱了我几句便离开了。

我尽量放轻自己的动作,以免吵醒了女儿。

来到床上,我借助着床头灯温馨的光线打量着女儿。

清秀的小脸上呈现出安静的睡颜,女儿长得很像我。我仔细的端详着她,似乎想要从她还未张开的面容上寻找到展翼的样子,来证明这个女儿就是展翼的。

我翻着手机通讯录,展翼的电话早就被我从手机里面删除了,但是那个记了很多年的号码却牢牢的印到了我的脑子里,想忘也忘不掉。

我拨出了展翼的电话号码,盯着手机屏幕好长时间还是没有按下通话键。

虽然我非常想要现在就求证蔡甜甜的胡言乱语,但是现在这个时间,如果给已经离婚的前夫去电话,说不定会落人口实,我不想做这种明显是错误的事情。

由于心中有结,我几乎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

第二天一早,我瞅着时间给展翼去了电话,约他中午见面。

接到我的电话展翼似乎很吃惊,从他的语气就能听出一二。犹豫了一下,他答应了下来。

上午的班我几乎没怎么上好,心里只想着昨天的事情,连开会都有些心不在焉。

时间一到,我提起自己的包包出了公司便打车到了展翼任教的大学门前,索性站到门口等他。

一身西装的展翼在看到我的时候,眼神里出现了一丝惊慌,随后像是躲着什么似的拉着我来到了远离学校的一间快餐店。

也许是怕有人看见他跟前妻见面传到蔡甜甜那里吧,我想。但是此时此刻我并没有心情去在意展翼的态度,我只想将事情问个明白。

“你到底有什么话要问我?”展翼左右看了一眼餐厅,在确定没有问题之后,他小声的问我。

虽然来得是餐厅,但是他根本没有要点餐的意思,看来是想要尽快的结束这次会面吧。

这也合了我的心意,我也不想跟他相处太久。

但是一直想要求证的话却憋在了嗓子眼,我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

但是无论如何,我跟他也曾经是夫妻,虽说现在提起那样的事情有些难为情,也总比以后独自纠结的好。

“展翼,我问你,”我顿了下,“领证的那天晚上,去我房间的是你吗?”

听到我的问题,展翼愣了一下,似乎是回想了非常久远的事情,他皱着眉头,过了好一会儿才像想起了什么似的。

“你说我们请朋友吃饭的那天?”他试探性的问道。

我点了点头,“是的,我喝多了上楼休息,你后来有没有去找过我?”

我问的也比较含蓄,如果他说没有,那么就真的证明那天晚上我确实做了糊涂事。

“我去过啊。”展翼又冥思苦想了一下,然后回答。

我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落下了一般,似乎他的回答就意味着我的清白。

但是他接下来的话又让我的心莫名的提了起来,“回家的时候,我上去找过你啊,但是我看你脱光了衣服在睡,没好意思进去,你自己收拾好了才出来的。”

我的心一下子到了嗓子眼,咚咚的急速跳了起来。

我尽量控制住自己动摇的心境,不让展翼看出破绽。

“真,真的吗?你再想想,是不是你喝多了上去过不记得了。”我试图唤醒展翼的记忆,让他证明我的第一次是给了他。

展翼揉了揉头发,又皱着眉头想了一下,“真没有,我当时跟朋友们喝的大醉,是送走了他们之后在包间了睡好了才上去的。”

我的心彻底的掉进了黑洞,原来那天晚上,跟我发生关系的竟然不是我的老公,而是一个我完全不知道身份的男人!

震惊的事情堵在心里,展翼似乎是看出了什么。

“怎么了?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他问。

我回过神来,下意识的猛地摇了摇头,“没什么,我就是问问,问问。”

虽然我跟展翼已经不是夫妻,但是我仍旧不想要面对自己竟然在婚前失·身的这个现实。

“那个,”展翼顿了一下,“你现在还好吗?”

他的语气充满犹豫,眼神满是迟疑,似乎是在回避着什么。

“还好。”我简单的回答。

我的脑海现在全被那个陌生的男人,和那个荒唐的经历充斥着,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恐惧简直让人像堕入了无尽深渊。

既然问出了事实,也就没有必要跟展翼待在一起了,我起身,准备离开。

展翼也没有留我,因为他的电话适时的响了起来。

走出餐厅,我有些失魂落魄的沿着街边行走。

随着展翼的话,我想起了一些事情。新婚当夜,我跟展翼行完我们作为夫妻的第一次房事之后,我确实没有落红,当时展翼的脸上似乎有不快的表情,但是由于他没有说什么,我也没问,还以为他忘记了酒店发生的事情。

没想到,一切的发生的让人如此猝不及防。

颜颜确实是在那一夜之后怀上的,即便后来短时间之内我便和展翼结了婚,但是对于女人来说,是哪一次怀上了孩子,自己是最清楚的。

也就是说,蔡甜甜看似胡言乱语的话,却是事实!

这如同晴天霹雳的事实让我脑中一片空白,我守了那么多年的家庭,却原来从刚开始就存在着难以磨灭的裂痕。

我以为女儿在经历了那一次的伤痛之后以后便能幸福快乐的生活下去,没想到连她真正的爸爸是谁,我都无法告诉她。

老天啊,你到底是跟我开了一个什么样的玩笑啊!

想起这个可悲的事实,我站住了脚,抬头望天。天还是那么蓝,周围的一切也都正常的太过正常,并没有因为我而有分毫的改变。

改变的,只有我一个人的心境而已。

站了好一会儿,我才无力的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朝着美邻苑驶去。

我在车上给卫临打了电话,请了半天的假。

早早的回到家,阿姨正在阳台上打扫卫生。

“姑娘,怎么今天回来了?”阿姨在围裙上搓搓手,恭敬的对我说。

我有些无力的对她说,“今天有点事,所以请假了。阿姨,今天我来接颜颜吧,您可以先回去了。”

没有再多问什么,阿姨应了一声,便解下了围裙,离开了我家。

我把包往沙发上一扔,将整个人也扔到了沙发里。

今天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到现在我的脑子里都乱乱的。

看展翼的反应,他似乎是还不知道颜颜不是他亲生女儿的事实,不然怎么可能无动于衷。而且这件事情我还不能跟任何人说起,因为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件极其荒唐的事。

但是以蔡甜甜的个性,她那么恨我,想要让她为我保守这个秘密是不可能的了。想来她也会去展翼那边嚼舌根,展家父母也很快就会知道,事态将会朝着越来越糟糕的方向发展。

我烦躁的翻了个身,她那边如果不跟他们打照面,即便说三道四只要不传到我的耳朵里也可以当做没事发生,但是我今后要怎么面对女儿呢?

虽然不知道她的爸爸是谁,但是她确实是我的女儿,我一定会尽到妈妈的责任。但今后再提起她的爸爸,我要怎么回答她呢?

一系列的后遗症在我的脑海中盘旋着,让我的头越来越疼。

我尽量的回想着那天我晚上的情景,但是由于时间过去实在是太久,除了当时身体上的感觉,对于那个男人的身份,我竟然什么也想不起来。

从沙发上坐起身,我伸出手指揉了揉疼痛的太阳穴,闭着眼睛想要让自己放松一下。

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我本不想接,但是电话一直不停,我只能拖着疲惫的精神打开了手机。

是个陌生的座机电话,我犹疑的按下了接听键。

里面传来的话冰冷,让我顿时感觉天昏地暗。

迟晚,你涉嫌泄露我公司重要情报,导致了公司的巨大损失,现公司总部办公室对你做出了停职停薪以待观察的处分,望你接受并配合调查。

分明不是人工智能的声音,却比机器给人的感觉更冰冷。

我被这晴天霹雳震惊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泄露公司机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按照公司的合理流程进行的,谈公事的时候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都严格遵守,公司内部报价以及进货渠道也都从来不会向客户透漏,现在没头没尾的说我泄露了公司的机密,到底出了什么事?

一天之内连续接到两个重磅打击,让我原本平静的生活再度波涛汹涌起来。

我拨通了卫临的电话,希望从他那里知道一些具体的细节。但是电话响了好久,那边仍旧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已经没办法在家待着了,必须搞清楚情况才行。这么想着,我拿起包包,朝着公司奔去。

刚来到公司,我就感受到明显的气氛的不对劲。从进门开始,凡是见到我的同事都对我投以异样的目光,然后在议论着什么。

我没有闲心计较这些,直接朝着销售部走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