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五章 回归的生活

作者:老喵字数:3147更新时间:2016-09-08 18:57:31

我试着在工作之余观察周围的气氛,果然如同邓婷婷所说,大家似乎不再看到我的时候议论纷纷,甚至会亲切的向我打招呼。

当然,除了个别的几个人,但是这不影响我的好心情,生活,终于开始慢慢的向正轨行进。

而我一直追求的那个目标,也越来越向我靠近,渐渐的,触手可及。

这段日子以来,我拼命的工作,努力的攒钱,为的就是能尽快的将女儿接回来。

以为工作的关系,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颜颜了。

虽然市场打电话,但是只有声音根本解决不了我的相思之苦,每当听到电话里面女儿越发委屈的声音,我都感觉自己的心也跟着一揪一揪的。

强大的工作压力让我的身体渐渐的有些吃不消,以前不怎么发作的老毛病最近也经常犯,比如胃疼,经常在喝完酒之后就翻山倒海的吐;又比如贫血,这是个我从小就有的毛病,经常会在看完一摞文件想要站起来休息一下的时候眼前发黑,头晕目眩。

有时候,这种状况也会发生在生活中。

那是一个周天的下午,我想要把家里的小鱼缸重新洗刷一遍。我蹲在浴室里面仔细的擦拭着每一颗小石子,等到这些全部完成之后,我捧着干净的鱼缸从地上站起来是,强烈的晕眩的感觉让我站不稳,身体仿佛没有了支撑。鱼缸掉到地上发出巨大的响声,而我也重重的磕到了旁边的洗衣机上。

房间里的霍擎川听到这个声音火速的来到我的面前,将还有些摇摇欲坠的我扶着来到了客厅里。

“怎么了?”他看着我,担心的问。

贫血的症状在血流恢复了之后便会消失,我看着他摇摇头,“没事,就一点头晕而已。”

最近这个男人越来越爱往我这里钻,闲着没事就赖在这里,总也不愿意回他的公寓去。

“怎么可能没事,你看你脸白的。”霍擎川皱着眉头,语气里面也有几分责备。

我摸了摸额头,稍微闭了一下眼睛,感觉已经完全没有刚才的不适了之后,给他一个笑容,“真的没事,我从小到大都这样。”

霍擎川一脸的不信,我扳着我的肩膀,让我正面对着他。

“迟晚,你辞职吧。”他突兀的来了这么一句,语气坚定,眼神坚定。

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间就让我辞职,我真是有些云里雾里了。

“你在说什么呀?”我完全不能理解霍擎川的思维,理所当然的要从他那里得到答案。

霍擎川还是一脸的凝重,“我说,你辞职,我养你,也养颜颜。”

重复了一遍他的说法,再加上了对我以后的保障,但是仍旧不算回答了我的问题。

“干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辞职啊?”我把文件问的更加的直接了一点。

我的工作正在蒸蒸日上,我和同事的关系也渐渐的缓和,我相信我对公司的贡献也是有的,为什么要让我辞职?

“你现在的这个样,我实在是看不下去。”霍擎川声音低低的说,“经常喝的烂醉,动不动胃疼,现在还越来越频繁的晕头转向,你到底能撑到什么时候?”

其实最近身体有些不太好我也知道,我以为习惯习惯就会过去的,为了颜颜,我必须坚强下去。

“没关系的,我会注意。”我从没有打打算让谁养我,我要靠自己的能力生存下去。

“你工作上面拼死拼活,好不容易有个假期还要在家里干活,你什么时候有个休息的时间?再把颜颜接回来,你忙得过来吗?”霍擎川接着为我的前程堪忧。

他的话提醒了我,确实,以我现在的工作情况,想要既做好工作,又照顾好女儿,是不可能的。

因为拼命工作,我现在已经有了一部分的积蓄,只有再接再厉,往后的我们母女俩的生活是没有问题的。

颜颜不能一直待在父母那里,那么必须要有人为我分担一部分家里的活计才行。

“我想到一个好办法,”我会霍擎川说,“我可以请一个保姆,帮我做家务,顺带接送颜颜,这样我就能多顾顾工作,也能休息好了。”

我主动靠到霍擎川的身上,“谢谢你提醒了我,不然我一个人还真忙不过来。”

头顶上的男人重重的叹了口气,“迟晚,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明白,你是在担心我,不想让我这么累,是心疼我,我都懂。你不是一个善于表达内心情感的人,你只会将这种情感表现在直接的语言和动作上。认识你这么久,我早就知道了。

“好啦,我也是个大人了。”我抚摸着男人的衣袖,让他宽心,“等我生活渐渐稳定下来,我就不会这么拼命了,我也知道好好保养自己的。”

我起身,看着霍擎川,用眼神再向他传达一遍自己的意愿。

“你什么时候请保姆?”没有再跟我倔,霍擎川皱着眉头问。

“现在!”我起身,朝着电脑那边走。

“哦对了,麻烦霍总帮我收拾一下卫生间的玻璃可以吗?”我转头,调皮的对他一笑,用有些撒娇的语气要求道。

霍擎川愣了一下,然后见他从座椅上起身,朝着卫生间那边走去。我翻看同城服务的时候,听到了传来的扫动玻璃的声音,嘴角不由得上翘。

家政服务资源很多,我很快便找了一家评论看起来还不错的家政中介所。霍擎川已经收拾好残局,做到我的身边看我搜索。

“既然你没事的话,陪我去看看?”我试着问道。

原以为霍擎川不会对这种细碎的小事感兴趣,没想到他竟然答应了我。

我们两个收拾了一下,便朝着离为我家不远的中介走去。

接待我们的是一位看起来有些臃肿的中年妇女,在向她说明了来意之后,她从柜子里拿出一沓阿姨的资料,开始一一为我们介绍。

我仔细的听着她的介绍,然后一一的翻看着那些人的简介。

我需要的不仅仅是为我打扫房间和做饭洗衣的人,而是能够照顾好颜颜的细心体贴的人。工资我可以给的高一些,但是人必须要合适才行。

一张照片映入眼帘,我一眼便看中了。

所谓人的个性,从面相上面也可以看出一二。我将简历抽出,给霍擎川看。

霍擎川没有什么意见,倒是那位中年妇女一个劲的夸我的眼力好,什么这个阿姨手头最快,做事最仔细,看孩子也有一套云云,总之把自己的人夸了个天花乱坠。

我有些对付不了这样的类型,于是只是说要先试试,便交了定金,要了阿姨的联系方式。

见我如此严肃的对待请保姆的事情,霍擎川也放了心。回去的路上,他揽着我的肩膀,动作自然的让人生疑。我们平常一般不会这样,也不知道他今天怎么了。

保姆按照约定来了我家,经过一个礼拜的观察后,我决定正式聘用这位姓于的阿姨。

每当看她忙忙碌碌的样子,我总有种看到我妈妈影子的感觉。

说起妈妈,我觉得是时候去一趟老家,把颜颜接回来。然后,正式跟父母说一下我和展翼的事情了。

霍擎川听说我这个决定之后,说是要挤出时间陪我回去,但是父母还不知道我和展翼已经离了婚,再带一个别的男人回去,我确实没法解释。

我用这个理由拒绝了他,并且看到了他脸上不快的表情。没办法,想要安慰这个有些时候任性的像个小孩子一样的大总裁,只能是床第间的那些事了。

于是在一个天气很好的周末,我坐着长途大巴车,再次回到了那个好几个月没回的老家。

远远的,颜颜像小鸟一般飞扑过来,紧紧的抱着我的脖子,怎么也不肯放开。

感觉到女儿轻微的颤抖,我得心里也不好受,只能轻柔的抚摸她的头发,来安慰小小的女儿。

在爸爸的劝说下,颜颜这才肯让我回家。一路上,我都抱着长了些分量的女儿,乐此不疲。

被我逗了几句之后,颜颜的脸上又出现了开心的笑容。

母亲照样准备了一桌子的好饭,我们一家四口也算是其乐融融。

“妈妈,小姨为什么没有一起来?”颜颜抬起稚嫩的小脸,天真的问道。

想起跟迟馨之间的尴尬,我只能报以干笑,“小姨很忙,所以没有时间。”

颜颜大眼珠子转了转,没有再问下去。

一顿饭很快吃完了,有小伙伴来找颜颜玩,女儿蹦蹦跳跳的跟着他们一起出去了。

家里只剩下我和父母三人。

“对了,小晚,小馨回去有没有跟你说什么?”半响,妈妈有些犹豫的问道。

我看到爸爸瞪了她一眼,“没有啊。”我和迟馨的关系也许父母现在还不知道,所以我也无法多说什么。

“那就好。”妈妈叹道。

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是毕竟我这次回家的目的另有其他。

“爸、妈,我这次是来接颜颜回去的。”我说。

爸爸看了我一眼,接着抽他的烟,“早该接回去了,孩子多想你们呢,整天念叨着爸爸妈妈呢。”

爸爸话中的“你们”还是刺激到了我一下,现在已经没有“你们”了。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

“还有一件事,我要跟你们说。”我看着爸爸和妈妈,心一横,“我和展翼离婚了。”

他们用我能预料的到的目光看着我,好一会儿也没有回应。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