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一章 渐渐靠近

作者:老喵字数:3157更新时间:2016-09-08 18:57:5

灯火辉煌的歌剧院里,台上的乐队时而演奏出恢弘壮阔的合奏曲,时而谱写出优雅舒缓的咏叹调,在指挥者的指挥棒下,每一个演奏者都一丝不苟的将目前乐谱上的音律准确的呈现出来,给到场的听众献上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听觉盛宴。

我是第一次来听这种音乐会,霍擎川的票又恰好是二楼的贵宾席,所以我们可以居高临下的欣赏这场盛会。

整场晚会下来,仿佛是为了对演奏者表示尊重,除了每一曲末尾的鼓掌声,没有任何人发出打扰演奏的声音。

那种气氛总是让人不由自主的谨慎起来,仿佛一点不协调的动作都会为这华丽的曲章抹上污点。

我也渐渐的被演奏者们娴熟高超的演奏技巧所折服,以至于一个班小时的演奏会下来后,我竟然保持着同一个姿势。

曲终,全场爆发了热烈的掌声,随后人们开始渐渐散去。

我这才靠在了舒服的沙发上,对刚才的享受意犹未尽,感触颇深。

“喜欢这样的音乐会吗?”霍擎川在旁边问道。

我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如果因为我自己的那些小情绪而否认的话,我认为那是对演奏者的侮辱。

“那我以后经常带你来。”他说。

我这才从身临其境的演奏中回过神来,转头看着他,“这次谢谢霍总了,带我来这么高级的地方。”

“高级的地方?”他好奇的问。

也是,像霍擎川这样的人,大概休闲的时候就会来这样的音乐会,或者去打打高尔夫球什么的吧,对于平常人的乐趣不了解也很正常。

“是啊,”让人家请客吃饭又来听了音乐会,我自然有义务回答他的任何问题,“说实话我这是第一次来听演奏会呢,这种地方不是一般人来得起的。”我如实的说出了自己的情况。

霍擎川像是思考了一下,然后试探着问我,“那你跟你爱人,我是说你前夫,约会的时候都去哪里呢?”

他的问题的槽点简直太多,我简直不知道从何吐起。

一个是,既然知道我已经跟展翼离婚了,为什么还能这么自然的在我面前提起他;二个是,他的意思,我们两个现在是在约会吗?

想了一下,我决定正面回答霍擎川的问题。逃避的话,不就是代表着我还没有放下展翼吗?

“学生时代的话,我们一般都是去看看电影,吃点小吃什么的。”记忆中,结婚后,我的业余时间似乎都花在了家长里短上面,好像没怎么跟展翼一起二人时光了。

“那都是年轻人的爱好,”霍擎川不冷不热的评价了一句,然后似乎照应到我的感觉,“有意思吗?”

对于学生时代的我们,大概那样就是幸福的吧。我点了点头,“大概大家都那么做,所以觉得挺开心的吧。”

霍擎川没有再说话,仿佛在想些什么。

在那里坐了一会儿之后,我们两个起身离开了会场。

时间已经是九点半,理所当然的由霍擎川送我回家。

他开着车行驶在并不怎么拥挤的马路上,没用多长时间,就到了迟馨公寓的小区门口。

“就到这里吧,我自己可以回去的。”我阻止了霍擎川想要将车开到楼下的打算。

霍擎川这次没有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安安稳稳的将车停在了道路的一边。

我们两个静静的坐在车里,谁都没有先说话。

该下车了,我提醒自己。

这么想着,我解开自己的安全带,转头对霍擎川微笑,“霍总,感谢您今天的款待,我回去了,您路上小心。”

见他没什么反应,我只好有些尴尬的打开了车门。

“迟晚。”刚下车,就听到对面一阵开门关门的声音,随之一声低沉的男声传进了耳朵里。

霍擎川叫住了我,我转头看他。

他三步两步来到我的身前,带着一阵微风。

我本能的朝后面退了一步,以为他会像以前那样不计后果。

但是这次霍擎川并没有,他在一个离我刚刚好的位置上停了下来,看着我。

我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但是我的心跳又有加速的趋势。

霍擎川牵起我的手,声音中都揉进了温柔,他看着我,“以后私下见面不要叫我霍总,也不要用‘您’,显得我们关系很疏远。”

我愣了一下,称呼只是我对上司的尊重而已,我并没有要疏远的意思。

“可是,我······”我不知道除了霍总和您这个称谓,还有什么可以去称呼这个比我大上八岁的男人。

“你可以称呼我的名字。”仿佛看穿了我的心事,霍擎川回答道。

他的名字,霍擎川,擎川?再怎么说也太亲密了吧,我想象着自己叫他这个名字时候的场景,不由得有些尴尬。

“我···叫不出口。”我摇了摇头,为难的说道。

霍擎川反常的笑了笑,手上一用力将我带进了他的怀里。

看吧,我就知道他靠近我总是要行不轨之事的,但是意外的我并没有挣扎,只是静静的被他抱着。

“不要紧,你可以慢慢适应。”他摸摸我的头发,在我耳边用带着笑意的声音说。

随后,他放开我,两只手放在我的肩膀上,稍微低下头,直视着我的眼睛。

“以后不要再逃避我们之间的关系好吗,我说的爱你,是认真的。”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如何表达此刻的情感,总觉得一股巨大的喜悦毫无预兆的袭上了心头,让人无法忽视他的话。

但是······

“我结过婚。”我第一次认真的注视着他。

“那有什么,不是离婚了吗?”他若无其事的回答。

“你不介意吗?”我又问。

“介意什么,我也不是处了。”

“我还有一个女儿。”

“十个我也能养得起啊。”

该如何表达我此刻的心情,像一夜之间盛开的花朵那般,让人喜不自胜。

看着他没有半分动摇的眼神,我眼眶微红。

“所以,我这是合格了吗?”他轻轻的问,语气小心的似乎在呵护着一件易碎品。

男人偶尔顽劣的性格让我登时的红了脸,我扭过头,不敢再去看他。

“我可没这么说。”我第一次在他面前有些别扭的说道。

“没关系,”他笑,“就像我说的,我们可以慢慢来,只要你不再逃避我。”

我承认,在跟霍擎川打开心扉说了一些话之后,我的心态,确实跟之前不一样了。

像是真的要跟自己的爱人道别似的,我甚至等他的车消失在黑暗中之后,才转身回了家。

也许是沉浸在爱情的喜悦中让我忘掉了一些事情,但是当我打开门看到屋里的一切的时候,我才想起了有件重要的事实被我抛在了脑后。

不是说要为了迟馨放弃霍擎川的吗,但是为什么他才陪自己吃了顿饭后就忘了这个决定?

是被男人的眼神吸引,还是被他的话语蛊惑,抑或是自己忍不住去追寻他?我说不清,总之,我已经不想再自欺欺人的去逃避这份情感。

迟馨那里,如果好好解释一下的话,应该会得到她的谅解的吧。她一向都是个善解人意,什么事情都为我着想的好妹妹不是吗?她还那么年轻漂亮,一定会找到一个适合她的伴侣的。

后来我才知道,人在追寻幸福的时候有多么的自私,既渴望拥抱甜蜜的爱情,又不想抛弃温馨的亲情。但又如同古话说的那样,鱼与熊掌间,兼得不可。

但这都是后来发生的事情,此刻我正为自己寻得一份心动而雀跃不已。

正视与霍擎川之间的感情后,我不再在与他狭路相逢的时候可以的绕开,也不再视线相碰的时候惊慌的移开,而是落落大方的回应他,就像我决定回应自己内心深处的感情一般。

迟馨出差几天也回来了,除了跟我抱怨着累什么的没有发现我的变化。

我还没有想好要怎么跟她解释,我需要等几天的时间。这么想着,我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在逃避这个问题。

在两个人都没有应酬的日子里,我的手机上经常会收到来自霍擎川的短信。他约我下班后见面,然后开着车不是带着我去品尝特色的美食,就是去欣赏各类表演,跟他在一起,我去哪里都无所谓。

有一次,在我的提议下,我们去了电影院。

捧着爆米花喝着奶茶坐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着大屏幕上的精彩画面,同时听着旁边人的议论纷纷,我似乎感觉又回到了学生时代。

霍擎川似乎有些不适应这里的气氛,有好几次我跟他说什么的时候,都看到他脸上不怎么好看的表情。

我有些想笑,原来堂堂的霍大总裁竟然会因为这种小事而苦恼啊。

吃完饭,结束休闲活动之后,我们会心照不宣的选择一家不怎么出名的酒店,进屋后就会拥抱到一起,有些疯狂的索取彼此的身体。是的,我们并不是年轻人了,不必要可以压抑那些最原始的欲·望。

**之后,我会抱着男人的腰肢,感受着他仍然强烈的心跳,同时也让自己更加确认这份感情。

好几次霍擎川都要求我跟他一起睡,但是每次我都拒绝了。

夜不归宿,我要用什么理由向迟馨解释呢?

“干脆告诉她好了。”霍擎川为我出谋划策,“她总要知道的。”

“不行,我还没有想好。”我坚决的回绝了他。“要在不伤害小馨的情况下才能说。”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