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七章 纠结的心情

作者:老喵字数:3129更新时间:2016-09-08 18:56:30

两人说了几句便各自离开了,霍擎川开着车经过我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的侧脸一闪而过,仍旧是那么的不近人情。

想到这个人那么不明所以的拒绝了我的请求,我连打电话的心情也没有了。

还好迟馨没过多久就来了,我们仍旧一起回家。

“姐,你回行政部了?”今天一天迟馨都不在公司,所以并不知道我的状态。

“还没有。”我回答,“准确的来说是还没有接到上司的正式通知。”

“诶?”迟馨有些惊讶,“那你今天一天都在干嘛?”

“就闲着,”我说,“没人跟我说要干什么,甚至没有人抽出空跟我说话。”

这确实是实话,刚来销售部,除了小林和迟馨,我确实一个同事都不认识。他们又都忙的要死,根本没有空搭理我一个新人。

“可能是今天老板们都忙吧,”迟馨像是在安慰我,“你知道的,sk集团收购我们公司不久,有很多事情需要老板们去处理,没时间安排你很正常。”

我没有说话,除了这个理由,还能因为什么呢?我再乐观也不会想着是霍总突然改变了心意打算将我留在销售部的。

回到家,姐妹俩简单的吃了顿饭,我收拾收拾便躺到了床上。

手机响,一看是条短信,发信人是展翼。

我离开家已经有几天了,他现在才想起联系我了,真是让人心寒的高兴,高兴的是我终于可以又对这个男人更加死心了。

看也没看,我直接按下了删除键。

展翼的消息给我原本就烦躁的心更添了一把火,我将手机扔到了一边。可能是因为昨晚失眠的原因,我很快便睡了过去。

次日我仍旧若无其事的上班,然后等待迟迟不肯到来的指示。

又一天的音信皆无,我已经把桌子上的资料看完了。

然后我把邮箱里面小林发的文件也都看完了,还是没有任何让我转回行政部的消息。

销售部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就我一个闲人,仿佛被隔离出了这个空间,没有人意识到我的存在。

这样下去,我到底在这个公司能做些什么,是销售部还是行政部,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了。

这种闲的发慌,没抓没挠的状态让我的心里愈发的急躁。就算我再不明事理,我也知道一个道理。

放置,就相当于放弃。

再这样下去,不要说行政部了,恐怕我连这个公司都待不下去了。

怎么办?为了能让自己的生活有所改变,我抛弃了一贯忍气吞声的态度,甚至不惜跟丈夫分居,将女儿送离身边,结果却是这样一幅惨象。一系列的经历仿佛生活跟我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此刻有一双满含恶意的眼睛,正虎视眈眈的看着我。

我又想起了不久前的那次裁员,看来,我的下场要跟那些同事一样了。

如果丢了这份工作,我以后要何去何从?过于黑暗的未来让我无法想象,也不敢想象。

拖着比平时疲累的身体回家,迟馨打电话说今晚不回来吃饭,有客户聚餐。我扔下电话,索性将自己扔到了沙发上,一动不动。

我就那么躺着,听着墙上挂钟滴答滴答的声音,一直到外面的天色完全黑了下来。

已是晚上八点,我竟然一点饿的意思都没有,过度的忧虑让我异常的疲惫,我打算回床上睡觉。

手机响了起来,看了看号码,是爸爸。

糟了,因为烦心事这几天都没有给颜颜打电话,一定是女儿想我了。

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我用尽量平常的语气对着电话那头说,“喂,爸。”

“妈妈!”颜颜元气满满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似乎充满了骄傲!

“颜颜?”我有些奇怪,本以为女儿会小小的抱怨一下呢。

“妈妈,妈妈,你听我说啊!”可以想象电话那头的女儿此刻一定是手舞足蹈,因为从话筒里我还听到了爸妈无奈的声音。

“恩恩,妈妈听着呢,颜颜说吧,发生什么事了?”一听到女儿的声音,我就不由自主的温柔下来,将所有的烦心事都抛到了脑后。

“今天我在幼儿园的画画比赛中得到了一等奖,老师表扬我了,还为我发了一份奖品!”女儿更加兴高采烈起来,语气也愈发的骄傲。

“哇哦,我的颜颜这么厉害,妈妈真高兴。”从心底为女儿感到自豪,我由衷的夸奖道。

话筒里传来了女儿“咯咯咯”的笑声,那么的天真,又那么的悦耳。小孩子总是可以在我们看来微不足道的方面得到满足,那是我们这些大人们无法想象的世界。

如果我们的生活也能像他们那样单纯简单,该多好。

之后又简单的跟女儿说了几句,我们便挂掉了电话。

女儿最后的话让我感触颇深,高兴之余,她用软软的声音问我,“妈妈什么时候来看我啊?”

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去见女儿?想到当初送她走时的豪言壮志,现在被打击的不剩什么,我就觉得愧对于女儿。

不行,就这么消沉下去不是办法,如果一直守株待兔,我迟早会变得一无所有。

我决定要再去找霍擎川一次,哪怕是求,也要为自己争取一线生机。

做了这个决定之后,我似乎又重新找到了勇气,悲观的态度似乎也转变了一些。

但是现实却没有那么乐观。

霍擎川仍旧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明明在销售大会上看到了他,但当我去找他的时候,他的秘书却不是告诉我霍总已经去xx公司见客户了,就是霍总现在正在接见xx重要客户,根本没有时间见我。

一连几天,都是如此。

我心急如焚,却无计可施。

在惴惴不安的又混了一天日子后,下班途中我从迟馨那里听到了一个消息:原公司与sk集团的交接已经正式完成,明天上午将会举行公司更名启动誓师大会,下午下班后领导团队还会在满月庭举办新晚宴,所有留下来的员工都要参加。

这虽然是一个好消息,但是对于现在的我,提不起一点高兴的心情。

迟馨似乎看出了我的情绪,安慰我说先不要气馁,说不定公司正式交接完毕了领导就会给我安排新的工作了。

除了拿这句话来安慰自己,我还真的不知道该做何感想。

晚上又接到了女儿的电话,她抱怨我这几天都不主动打电话过去了。我心生愧疚,好声好气的总算哄住了她。

不论未来再怎么黑暗,总要撑下去的。

所以我决定继续像个没事人一样照常上班,直到领导肯为我安排正式工作的那时候。

第二天,隆重又声势浩大的誓师大会在公司最大的讲堂里举行,作为新公司的总裁,霍擎川发表了重要讲话。

他的讲话内容无非就是照本宣科,一切都只是一个形式而已,我在行政部的时候曾经不知道为领导们起草了多少类似的发言稿。

誓师大会的一切都按照应有的流程顺利的进行完毕,公司正式更名为sk集团旗下——乐孚贸易公司。

誓师大会无非即使领导发言的场合,员工们真正期待的,是晚上的宴会。办公室的同事对这个所谓的晚宴充满了期待,特别是有些女同事甚至在上班期间大胆的讨论穿什么衣服才能在新总裁那里留下深刻的印象。

这些兴奋又无谓的女同事里面,就有我的妹妹迟馨。我不止一次的从她口中听到要抓住霍擎川这个钻石王老五,成为sk的老板娘这样的话。

中午的时候,她甚至兴致冲冲的拉着我到周围的服装店挑选晚上要穿的礼服。

我有些无奈,但是想到一直以来妹妹对我的照顾,只能麻木的跟着她一起去。

高档的服装店里,各种时尚的礼服琳琅满目,迟馨兴奋的一件件翻看着,一个劲儿的询问我的意见。

“这个怎么样?”她眼前一亮,拿起一件大红的前后都露很多的长裙在我眼前晾了晾,脸上满是希冀。

“会不会太过了。”我稍微看了一眼,目测那件衣服要是穿在身上,恐怕连内内都不能穿。

“就是要这样啊,你如果不适当的漏一点,怎么可能吸引总裁的目光呢?”迟馨丝毫不在意衣服的尺度,她只关心霍擎川的目光。

我对她的想法无言以对,只能在原地等她进去换衣服。

过了十分钟,试衣间的门打开。迟馨一袭红衣,配上她脸上的妆容和火辣的身材,显得分外的妖娆。

“怎么样?”迟馨在我面前转了一圈,得意的问道。

“还是漏的有点多。”我一向有些保守,虽然觉得确实不错,但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老姐,你真是太落后了。”她不满的撇撇嘴,“总之,我就要这件了。”然后她莫名其妙的靠近我,小声的在我耳边嘀咕,“你要是不信就看,今天晚上肯定还有比我这个更加过分的。”

我一愣,不置可否。不就是个公司聚餐吗,有必要这么隆重吗?或者说,那个冷若冰霜的霍擎川到底哪里有魅力了?

这么想着,我脑海中又浮现出霍擎川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还有那仿佛要让人调入无尽深渊的眼神。

将衣服脱下来让店员打包,迟馨问我晚上要穿什么。

我低头看了看身上的制服,“就这样去。”

“啊?”迟馨一脸的不可思议,“姐你没开玩笑吧。”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