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7章 道歉无用

作者:默菲字数:3030更新时间:2016-07-28 22:30:2

靳正庭怀里拥着赵瞳心,冰冷的视线移到陈如树的脸上,轻描淡写的说道:“带回去。”

“是,靳总。”说着就有人上前去架起陈如树。

“不,靳正庭,靳总,我知道错了,这都是那个女人害的,我本来不想这样的,真的我不想的。”

陈如树听到靳正庭轻描淡写的语气,心里更加害怕,这个男人的深沉让人心生恐惧,他要是被带走,肯定不能活着走出来。

“这都是陈美丽的计划,而且我们都没有伤害到她,求你了。”

陈美丽在看到靳正庭的身影时,整个人都愣住了,她没想到那个男人会花费这么多心思就为了一个赵瞳心,这不可能,她不相信。

心里的嫉妒就像一团火苗,在心里疯涨,她清楚今天是不可能安全的走出这里,听到陈如树将所有事情都推到她头上,也没在意。

陈美丽像是根本没看到屋子里还有其他人,安静的拍掉身上的尘土,把散乱的头发整理好,她忽然莫名其妙的狂笑不止。

赵瞳心眉头一皱,将头移开了靳正庭的怀抱,平静的看向陈美丽。

陈如树听着陈美丽诡异的笑声,看着她抖动的肩膀,一头长发倾泻而下,披在前胸,就像一个鬼一样恐怖,顿时觉得头皮发麻,惊叫道:“陈美丽,你是不是疯了,像你这么恶毒的女人还是赶紧死吧。”

陈美丽的小手戛然而止,她凶狠的眼眸瞪了一眼陈如树,扭头看向靳正庭怀里的赵瞳心,恶狠狠的说道:“赵瞳心,你赢了又怎么样,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陈美丽输了就是输了。”

“但是我要告诉你,没有一个人是永远不会失败的,我等着你也有这一天,知道吗,我等着你被人抛弃,比我还不如,哈哈。”

“带下去,嘴巴堵上。”靳正庭脸色一沉,眸色迸发出一股危险的讯号,他不允许任何一个人伤害赵瞳心,哪怕是子虚乌有的诅咒,他也不想听到。

赵瞳心拉了一下靳正庭的衣服说道:“等等,我有话对她说。”

靳正庭低头看了一眼赵瞳心平静的神色,点了一下头。

赵瞳心得到靳正庭许可,从他怀里走了出来,她挺直了腰板下巴微抬,抬步走到陈美丽的面前,平静的眼神看了她的表情一遍,缓缓的说道:“陈美丽,不管你怎么说,对我都毫无影响。”

“还有不要拿自己犯的错误来怪罪其他人,为自己的愚蠢做开脱,没有人逼你这样做,路是你自己选的,是你把自己推到这种境地,就不要一副都是所有人的错,来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可笑。”

赵瞳心说完这番话,看也不看陈美丽,走回靳正庭的身边。

“赵瞳心,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陈美丽的伪装在赵瞳心面无表情的话语中,击得粉碎,她就是自欺欺人的想这一切都是赵瞳心的错,只有这样想她心里才能舒服,理所当然的指责。

距离她比较近的黑衣西装的男人,几步走了过来将她控制住。

“走吧。”靳正庭大手一揽,将赵瞳心再次拥在怀中,他淡漠的眼神在听完她的话后,有些软化。

没想到这个小女人说起话来,还有几分气势,那些人不过是无关紧要的人,确实没必要多费时间去理会。

陈如树看着靳正庭要走,心急的叫道:“靳总,那我呢,我怎么办这一切都是这个疯女人的错,不能怪我啊,而且我还保护赵小姐没让她受到一点伤害啊。”

靳正庭的脚步并未停留,带着赵瞳心离开,会有人留下来处理余下的事情。

一切归于平静,回到家中赵瞳心坐在沙发上,眼神有些飘忽,她刚刚对陈美丽的一番说辞像是不在意,其实如果不在意的话,依照她的性格说都不会说。

果真,还是跟陈美丽一样自欺欺人,明明心里害怕的要死,还要装作无所谓。

“怎么了,还在害怕?”靳正庭看到赵瞳心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眼神有些呆滞,以为她是受了惊吓才会这样。

赵瞳心垂首摇头,“不,我没有。”

“跟我说实话,你知道我不喜欢说谎。”靳正庭伸手将赵瞳心的脸抬了起来,深邃的眼眸直视着她灵动的瞳孔,像是要将她的灵魂看透一般,霸道直接。

赵瞳心心尖微颤,答非所问的说道:“为什么没接电话。”

靳正庭听罢放下手,淡淡的说道,“不方便。”

赵瞳心声音很轻的说道:“是嘛,我应该知道的。”

他根本不知道她当时有多害怕跟无助,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就是他,没想到得到的答案会是如此简单,一次次的都是这样,靠她去猜,去想,可是她也会有疲惫的一天。

靳正庭看着赵瞳心强颜欢笑的表情,眉头一紧,不是不懂她话中的意思,而是他做事从不解释,也不屑去做多余的解释,他的女人以后也必须习惯这一切。

“有没有受伤。”

“没有。”她只是觉得心里有些疼,这算不算受伤,呵……

靳正庭低沉的嗓音淡淡的说道:“不要闹。”

赵瞳心腾地一下想要站起来,腰间那只大手却不动如山,她根本动弹不了,视线转向他,轻柔的声音难掩怒火,“靳正庭,放开我。”

只要是她生气,都是以这句话结尾,别闹?凭什么,她不是他的手下,别想一直以这样的态度让她服从。

她要的是平等的尊重,是解释,不是他云淡风轻的回答。

靳正庭没有动,微沉的脸色告诉赵瞳心,他的不悦。

“靳正庭,我让你放开我,你没听到吗,你每次说走就走,一句解释都没有,好,我没问,难道我连生气的权利都没有吗。”赵瞳心见靳正庭沉默的表情,心里压抑的难过如潮水一般汹涌出来,让她感觉快要窒息。

她不管不顾的去推靳正庭,身子剧烈的挣扎的想要离开,喜欢一个人没有错,可是喜欢上了一个性格淡漠的男人,是不是注定要受伤。

靳正庭一把将赵瞳心拉入怀中,看到她受伤的表情,就像一根针扎在心底,一动就疼,他头一次对一个女人做出了妥协让步,低沉的声音说道:“瞳心,我三天没有怎么休息了。”

三天的时间,休息不到7个小时,就算是铁打的人,也快要垮掉,他还要紧密部署去救她,疲惫的身体也有些吃不消。

赵瞳心身体一僵,想要抬头去看靳正庭的表情,又被他摁在胸口不能动弹,回来这么久她根本没注意到这些,就算在生气心里记挂着他的身体,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你怎么都不说。“

这么久没有睡觉还要去就她,肯定很累,她这样一想,心里又有些着急,“那你还不去睡觉。”

“恩。”靳正庭垂眼看了一下赵瞳心担忧的表情,嘴角一扬,将她大横抱起,往楼上走去。

他没发觉自己的这种做法,正是他一直瞧不上杨子烨的苦肉计,不过,不得不说这个办法确实有效。

“你干嘛啊。”赵瞳心双手抱着靳正庭的手臂,有些不明所以,他不是三天没睡觉吗,还有精力抱着她。

靳正庭像是提前洞悉她的想法,淡淡的说道:“我没有你想的那么没用。”

赵瞳心虽然担心靳正庭的身体,不过还是有些生气,不是很情愿的说道:“你自己去睡,抱着我做什么。”

“一起。”靳正庭剑眉一挑,说的理所当然。

“我不要。”她还没决定要不要原谅他,不能就这样跟他上楼。

“可以。”靳正庭点头同意,深邃的眼眸滑过一道暗光,不想睡觉也可以,那就一起做些有益身心健康的运动也不错。

赵瞳心看着靳正庭还是没有放她下来的意思,还迈开步伐朝楼上走去,不由说道:“那你还不放我下来。”

靳正庭不在回答,脚步快了许多,很快就回到主卧,把赵瞳心放到床上后,淡淡的说道:“我去洗澡,一起?。”

赵瞳心脸色燥红的叫道:“自己去。”这个男人怎么好意思这么平静的说出让人误会的话。

不就是洗澡睡觉吗,她昨天已经洗过了,又不像他可能几天没洗澡了。

浴室内很快传出一阵水声,赵瞳心听着水声在床上滚来滚去的有些躁动不安,她怎么觉得靳正庭进去之前的那句话,好像还有其他意思。

她又觉得自己有些没骨气,就因为他一句三天没睡觉了,就心软,还默认一起睡觉,暗暗骂了自己一句,“没出息……。”

“说谁。”

赵瞳心扭头看到,靳正庭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站在浴室门口,古铜色的皮肤还挂着水珠,八块腹肌完美的呈现在她眼前,每一块肌理都紧实充满了爆发力,水珠滑落到他强劲的腰间,慢慢的被浴巾吸收。

她不敢再往下看。

室内的空气感觉突然变得稀薄,她的人跟着想要爬起来,“没说谁,你不是困了吗,你睡觉吧,我记得还有事情没做,先出去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