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0章 相信他

作者:默菲字数:3008更新时间:2016-07-28 22:29:55

赵瞳心听到靳正庭低沉淡漠的声音,身子有一刹那的僵硬,她没想到他还会出现在病房内,昨晚不是很决绝的离开吗。

为什么又要回来……

赵瞳心头实在太晕,也没力气在听靳正庭跟柯景腾在说些什么,昏昏沉沉当中她似乎感觉到一双温热的大手,附在她的额间,很久没有离开,不过她很快又陷入昏睡当中。

这一觉睡到了下午,赵瞳心才有些精神,费劲全身的力气勉强靠在床上,苍白的脸色已经冒出好几层虚汗。

病房内的人早已离开,她自嘲的一笑,是自己想的太多,所以才幻觉靳正庭来过了吧。

“瞳心,你身上的伤还没好,我怎么听说你又感冒了。“钱园园提着一篮子的水果走了进来,看到赵瞳心苍白无色的小脸尽显虚弱,不免吓了一跳。

“瞳心,你告诉我你只是感冒,确定不是重病,怎么一副生无所恋的样子。”她看上去,仿佛经历了一场大病一样,面无人色。

赵瞳心很想回答钱园园的话,只是晚上高烧了一夜,声带可能有些烧坏了,她有些发不出声,只能对她勉强笑了笑。

“瞳心,你还是别对我笑了,怪渗人的,你看看你越来越瘦了,现在不是一阵风能吹倒,现在是直接瘦的皮包骨了。”钱园园虽然说的有些夸张,可看着原本精神满满的赵瞳心,几天不见,就变成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这个反差实在太大。

“我猜你可能内吃饭,就带了一碗白米粥来,你要不要吃一点。”钱园园说这话的时候很不好意思,因为这碗粥根本不是她要送的,是有人命令她送的。

实在搞不懂,两个人明明喜欢对方,却都变扭的不愿意坦诚相见。

她不想吃,也没有胃口,赵瞳心摇了一下头。

“不想吃也不行,你这样下去身子会垮的,昨天你一整天也没吃饭,现在怎么还不吃,你就多少吃一点吧。”钱园园将碗端到赵瞳心面前,放在她鼻子下绕了几圈。

赵瞳心有些无奈的看着钱园园,难道不知道感冒第一个肯定是鼻塞,她现在是一点嗅觉跟味蕾都没有,忽的她像是捕捉到某一个讯息。

昨天园园根本不在,怎么会知道她一天没有吃饭,肯定是有人跟她说的,会是他吗?这个想法冒出来,立即被她压下,怎么可能,应该是柯医生吧。

可她忘了,柯医生根本不认识园园。

“园……园……。”赵瞳心发觉自己喊出的声音就像鸭公嗓子一样难听,喉咙更是疼痛难忍。

钱园园看赵瞳心说话很费力的样子,急急的说道:“瞳心,你别说话。”

“你想问什么,可以用手机打字给我看。”

赵瞳心点点头,拿出手机按了一排数字出来——园园你是怎么知道我一天没吃饭。

钱园园看了一眼,不由自主的撩了一下整齐的头发,眼珠子转了一圈说道:“我过来的时候碰到医生问的,所以呢我就去楼下买了一碗粥上来。”

赵瞳心看了一眼桌子上精致的保温盒,再看了一眼神色明显不自然的钱园园,去楼下买一碗粥上来,也不会连着买一个保温盒吧,一看就知道是说谎。

不用猜也知道那个医生应该就是靳正庭了。

她早上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的声音,应该就是他了。

赵瞳心拿着手机又打了一行字递到钱园园眼前——我不吃,你带走吧。

“不行,你怎么能不吃呢,不吃身体怎么好的了,好不了你怎么去上班。”钱园园不同意的说道:“瞳心,难道你忘了正新的合同还等着你去处理呢。”

赵瞳心看了一眼钱园园没说话,正新的合同是她一步一步费尽心思争取下来的,她不想就这样放弃,可是再去面对那个男人,她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钱园园像是知道她考虑什么似的,继续说道:“瞳心,你不要想太多,把病养好先,秘书长那边帮你先兜着,等你好了可以立即接手。”

赵瞳心沉思了片刻,点点头,接过钱园园手上的碗,小口的吃起来,嘴里的味道熟悉的让她想要落泪,她一吃就知道是李嫂的手艺,除了他也没能会吩咐李嫂做。

“瞳心,你怎么了,你别哭啊。”钱园园看到赵瞳心喝了粥还有些沾沾自喜,觉得靳boss料事如神,知道她肯定不喝,以退为进相处这个办法,还没等她笑够。

看到瞳心大颗大颗的眼泪打在碗里,弄得她有些不知所措,不会是被瞳心看出来了吧。

赵瞳心摸了一下脸,发现真的不自不觉的哭了,沙哑干涩的声音说道:“没事,只是眼睛有点酸。”

对,她只是有些眼酸而已……

钱园园虚惊了一场,心里也挺心疼赵瞳心的,关怀的说道:“昨天是不是熬夜了,你怎么不照顾好自己。”

赵瞳心没在开口,只是摇了摇头,在他的面前她的想法什么都不是,人总是在各种挫折中长大,而她也必须强迫自己不要在意。

“瞳心,你能跟我说一下你跟靳总怎么回事吗。”

“没事。”

赵瞳心躺在床上,一副不想再谈的模样,钱园园只好作罢。

“瞳心,你先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恩。”赵瞳心点了下头。

门关了,又开,靳正庭的身影走了进来,他抬眼看去,那个纤弱的小女人,看上去更加娇小,两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像是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

忧伤的眼眸写满了难过,他的心徒然一紧,他不想从她脸上看到这些表情,这种情绪直接蔓延到他全身的每一个细胞。

叫嚣这让他抚平。

靳正庭走了过去,抬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见她没有在发烧,心里微微一松,早上看到她歪倒在床上,小脸滚烫如火炉,身上不断冒着冷汗,那一刻,他慌了神,脸上的淡漠再也保持不下。

他都忘了可以按铃,心急火燎的就跑出去将正在忙碌的景腾拉了过来。

赵瞳心感觉到额头一沉,视线上移,看到靳正庭冷峻的五官一脸淡漠,身子微动避开他的触碰。

在她还没有想好之前,她不想看到他。

“还在闹。”

靳正庭轻飘飘的语气听在赵瞳心耳朵里,好像她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孩真在跟人闹脾气,她蹭的一下就火了,身子没有力气做起来,那双幽亮的水眸却是怒火中烧的瞪着他。

“有这种力气瞪我,不如养好身体。”靳正庭看着赵瞳心死寂的表情有了一丝活力,就算瞪着他,他也不觉得生气,心里隐隐还觉得有些舒心。

有力气瞪他,说明身体应该不是很差。

赵瞳心重重的鼻音,哼了一句,“哼——。”

靳正庭嘴角一扬,深邃的眼眸轻笑一闪而过,大手将她的被子掖好,身子也跟着坐下。

赵瞳心很想大声的让他走,可总归是没这个胆子,只能不冷不淡的说道:“你来做什么。”

“还在闹。”靳正庭听到赵瞳心的语气,不悦的蹙眉,他以为她应该是懂的,没想到这个小女人气性这么大,还敢给他摆脸色。

“什么叫我还在闹,我哪里闹了,我又不是小孩,你,咳咳,你。”赵瞳心气的脸色通红,从昨天到现在一直说她在闹脾气,她哪里闹了,这个男人是不是有些大男人主义过头了。

她一激动,讲话有些快,干涩的喉咙疼的她直咳。

“这么不小心,还不是小孩。”靳正庭不赞同的看着她,大手不轻不重的在她背上拍着。

“那,咳咳咳,不都是,咳咳,你吗。”赵瞳心气的瞪了他一眼,不是他,她能这么咳吗?这个男人到底有没有觉悟,他们两个人在吵架。

赵瞳心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人家根本没当回事,或者没放在心上。

“我知道。”

赵瞳心身子一顿,也不怎么咳了,靳正庭说知道是什么意思……

靳正庭第一次做出不算解释的解释,“你只要记得不要胡思乱想,相信我就可以。”

赵瞳心听着靳正庭低沉的嗓音,浑身一震,他这算是做出让步跟解释吗,她有些不敢相信,又怕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心真的很乱。

她清凉的眼眸注视着他幽深的暗眸,像从那一片漆黑如墨的瞳孔看到真相,那里面有她的倒影,很苍白也很憔悴,神色却是异常认真。

“我真的可以相信你吗。”

靳正庭没回答,幽深的眼眸像是一瓶陈年佳酿,让人沉醉不可自拔,就算他不开口,只要他的眼神看着她,就会让人不由自主的信服。

赵瞳心很想拒绝,可她也知道自己拒绝不了,拒绝不了这个温暖的午后,强大如神缔的男人充满柔情的怀抱。

她告诉自己,相信吧,就相信这一次,如果这是一个梦,那就永远不要让她醒来,如果这是一个谎言,她希望谁也不要戳破。

不在去想许颜可,不去想他们之间的协议,只是想着他。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