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8章 嫌隙

作者:默菲字数:3045更新时间:2016-07-28 22:29:49

赵瞳心到病房时,看到宋乔一只脚打着石膏,一只脚翘在床头,看上去不像住院,反而还有点悠闲的样子,“宋乔,你怎么住院了也不跟我说一下。”

“瞳心?瞳心!你怎么知道我在医院。”宋乔抬眼看到赵瞳心,惊得差点从床上摔下,她明明谁也没通知。

赵瞳心把带来的礼品放到桌子上,颇为无奈的坐到床边看着她说道:“是一个男人告诉我的。”

“我靠,楚阳那个混蛋。”宋乔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补品又是一声惊叫,“瞳心,你这是下血本了吗,这可是你好几年工资的补品。”

也不是她识货,只是看着那个条纹码标记,就知道这是专柜卖的上等雪参,没有个十来万是下不来的。

“你以为我会拿那么贵吗,怎么可能,我哪有钱,这些只不过是普通人参包装的。”赵瞳心经过宋乔的提醒,才想起他们送的礼物肯定都是价格不菲,她就这样随随便便的拿好几样下来,宋乔肯定会误会,索性不承认算了。

“我就说嘛。”宋乔拍了拍胸脯,一脸受惊吓的模样,忽地又大叫了一声,“瞳心,你这脸是怎么回事,谁做的。”

赵瞳心摸了摸脸上面的浮肿已经消了大半,不过仔细还是能看得出来,不在意的笑笑说道:“没有,只是不小心摔倒了。”

“骗鬼呢,到底是谁,别怕我给你撑腰。”宋乔作势就想起来。

“就你这个样子还是算了吧。”赵瞳心好笑的看了一眼行动不方便的宋乔,转开话题说道:“你怎么突然就摔倒了啊,还住院了也不说,不会是有什么秘密吧。”

“你不说我还忘了讲。”宋乔像是猛然醒悟,还伸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朝着赵瞳心勾了勾手指说道,“瞳心你过来一些,我告诉你个的事情。”

“什么事情搞得像是地下情报似的。”赵瞳心嘴上这么说,人还是靠了过去。

“我那天回江滨市的时候,看到那个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要不是两个人气场不对,我都要跑过去跟你相认了。”宋乔回忆起那天的细节,也感觉不可思议,没有亲眼见到真的不能体会那种震撼的感觉,世界上还真有人长得一模一样。

赵瞳心听到宋乔的话,小脸一绷,连着语气也跟着加重,“你在哪看到她的。”

许颜可竟然在江滨市出现,是不是意味着靳正庭有可能已经知道了,或许两人早已见过面也说不定……

她的心像是被人猛地抓紧,有些疼还有些说不清楚的涩然。

“我那天不是说回来找你吗,在大洋百货,而且还看她跟一个男人亲密的相拥。”宋乔想了一下继续说道:“不过那个男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帅,气场全开,清冷英俊,是我见过最man的男人。”

“他是不是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白色衬衣,手腕上还有一块伯爵名表,身材高大挺拔,五官如刀削一般刚毅冷峻。”赵瞳心每说出一个字的时候,心如刀绞。

宋乔惊讶的看了一眼赵瞳心,“瞳心,你怎么知道。”

赵瞳心当然知道,那个男人的习惯已经深深的印在心里,他不管是走到哪里,总是一身正装,那天也刚好是穿着黑色的西装跟她出去北高山。

中途却将她丢在半路上,让她一个人独自走回家,脚上的痛至今还留有一个疤痕,现在想来还隐隐作痛。

原来他真的是去见许颜可,是这样的迫不及待,连送她到市区的地方都没有。

回来之后也是一句解释都不给,她还傻傻的沉溺在他营造的温柔当中,这算什么……

宋乔看赵瞳心脸色不对,小声的问道:“瞳心,你怎么了。”她不会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吧,明明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突然这个表情。

赵瞳心硬是逼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轻轻的说道:“我没事,宋乔你先好好休息,我,我先回病房了。”

“瞳心……。”宋乔身体不便,只能看着赵瞳心离开,她总觉得瞳心的表情很不对。

赵瞳心出了宋乔的病房,外面的明媚的阳光照射在她脸上,眼泪哗的一下落下,她伸手擦了一下眼角的湿润,喃喃自语的说道:“今天的阳光真的很刺眼。”

就像她的心一样,被狠狠的刺痛,难以遏制的痛,一遍一遍的袭上心头,像是要将她整个人淹没在剧痛之下。

赵瞳心走的有些踉跄,周围的一切好像不复存在一般,只剩下她一人,孤独的,伤心的走在长长的走廊上。

心里空荡荡的仿佛缺了一个口子,无数道冷风毫不留情的灌入,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病房。

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到底爱的还是许颜可吧。

她不过是许颜可这段时间的替身,什么喜欢跟温柔,不过是她偷来的一段幸福,可笑又可悲。

阳光一点一点的倾斜,变成一片余晖,洋洋洒洒的散落在病房内,更显得赵瞳心瑟瑟萧索的身影那么渺小,她双手抱膝,将头深深的埋在其中,保持这个姿势许久,久到两只脚已经发麻都没感觉。

门把传来一阵响动,有人推门而入,脚步很沉,每一步都走的四平八稳,就像他的人一样泰然自若,遇事波澜不惊。

赵瞳心自嘲的一笑,身子依旧一动不动。

“怎么了。”靳正庭一进屋,就发觉赵瞳心的情绪不对,高大的身子走了过去。

赵瞳心平静无波的回答:“没事。”她不想像个傻子一样质问他是否喜欢她,那样只会让她仅有的自尊心更加廉价。

靳正庭听出赵瞳心语气中刻意的疏离,眉头一皱,在他走后,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那个小女人不会突然这样。

他表情未变的说道:“走吧,我带你吃饭。”

赵瞳心像个木头一样,坐在床上,头也没抬回答,“我不饿。”

靳正庭语气微沉,“闹什么脾气。”

“我没闹,我只是不想吃而已。”她只是需要时间,将心态调整回来。

靳正庭不悦的抿着嘴,他并没有在说什么,可那双幽深的暗眸好像要将赵瞳心看透一般深沉的可怕。

赵瞳心感觉有一道强烈的视线紧紧盯着在背上,让她如芒在刺,受伤的明明是她,凭什么那个男人理所当然的这样对她。

心一下子硬了起来,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让她抬头跟他对视,认真而执着。

靳正庭看着赵瞳心微红的鼻头,跟湿润的眼眸,低沉的声音一沉,“为什么哭。”

“我哭不哭有什么关系吗,靳正庭,你告诉我,那天你是不是去见许颜可了。”赵瞳心微红的眼眶牢牢的锁住他,想要从他淡漠的表情看出一些情绪。

靳正庭表情一凛,没有回答见了,也没说没见,薄唇淡淡的问道:“谁告诉你的。”

“呵呵,那就是见了。”赵瞳心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将自己已经血淋漓的伤口再次剥开,露出血骨,痛的已经麻木。

没有听到他口中的答案,她还存着一丝侥幸,可真的从他嘴里问道答案,她反而更加平静。

赵瞳心看着所有人心目中完美的男人,依然高大伟岸,剑眉星目俊朗无比,淡漠的表情也是未曾浮动,是觉得没必要,还是根本不在乎。

靳正庭好看的眉峰皱成一个川字,他很不喜欢赵瞳心露出这路表情,像是做出了某种决定,就算他跟许颜可见面又如何,那个女人跟她相比,根本不值得一提。

所以他觉得没必要解释,她就应该懂,“你想表达什么。”

“不,我不想表达什么,我知道我今后该怎么做了而已。”赵瞳心轻轻的笑了,柔弱又坚韧,一字一顿吐字清晰的对靳正庭说道:“我想,靳总以后还是少来医院,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跟麻烦。”

她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会来的那么快,两人之间像是亲密无间,实则很多细节已经拉开了彼此的距离,她不说,只是想贪心的留住这一切

靳正庭的不悦升到了一个高度,赵瞳心脸上的笑意让他觉得即将失去某样重要的东西,他无端心慌,却又很快将那种感觉生生压下,“如果你是因为我见了许颜可生气,根本没必要,她已经逃走了。”

“靳总,你可能想错了,我们之间不过是合作关系,直到你找到许颜可,我都会很配合你的工作。”赵瞳心努力瞪着眼睛不让眼泪落下,她不想在他面前认输,哪怕她已经一败涂地。

许颜可出现或者没出现根本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对许颜可的态度,让她明白什么叫在乎,什么叫区别,只要碰到许颜可的事情,那个男人总是森冷的让人不可靠近。

好像许颜可是他心中的逆鳞,谁也不能触碰。

她再也不要假装不在意,假装那个女人不存在,那样太痛,也太伤。

靳正庭冷峻的脸庞隐隐带着一丝怒气,那种客套的称呼从她嘴里说出,让他胸口像是堵上一块石头,低沉的语气含着某种警告,“赵瞳心。”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