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6章 说他是鸭

作者:默菲字数:3050更新时间:2016-07-28 22:29:49

靳正庭清冷的视线看向顾容州,淡淡的说道:“顾院长,教育女儿的方法真是别具一格,让我刮目相看。”

靳正庭的语气虽轻,但是听在顾容州的耳朵里,仿佛是一块千斤的巨石压在他心头,让他顿时汗如雨下。

江滨市有头有脸的人没有一个不知道靳正庭是谁,也没有一个不知道靳正庭的手段是如何果决跟独断。

所以没人敢惹靳正庭,他的名字就像一个标志横在所有人头上。

顾容州只希望他的女儿不要太蠢,说了不该说的的话,眼睛瞟到靳正庭怀里安静娇小的女人,心中一动,拉着顾晴晴对赵瞳心的方向说道:“这位小姐,如果我女儿不懂事冒犯了你,我替她道歉,希望你不要跟她小孩子一般计较。”

“顾院长,您不用跟我道歉,顾小姐她……,您还是自己问吧。”很可惜,这次顾晴晴惹的人不是她,而是靳正庭,她根本管不了。

赵瞳心想都没有过有人竟敢说靳正庭是鸭……

尽管这个男人的身材很符合她们的标准,可是这样说出来,真的要有一定的勇气。

顾容州看到赵瞳心脸上的同情,心里咯噔一下提了起来,语气前所未有的严厉,“顾晴晴,你说,你到底干了什么事。”

“我,爸爸,我也不知道他是谁。”顾晴晴怕了,也不敢说出实情,没想到第一次踢到一个铁板。

顾容州看到女儿这个表情,那还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对她身旁的黄色衣服女人喝道,“月梅,你说。”

“大伯……。”月梅看到顾容州锐利的眼神,闭着眼害怕的说道:“是晴晴说那个男人是鸭子的,不关我的事情。”

“月梅,你敢出卖我。”顾晴晴听到月梅的话,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顾容州听到月梅的话,眼一黑,差点昏过去,想也不想一个耳光就挥了过去。

结结实实的巴掌声响了起来,他气的直哆嗦,“是不是我最近太纵容你了,让你这样没大没小。”

要是靳正庭真的追究起来,不仅他院长做到头,恐怕连她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爸,你打我。”顾晴晴不敢相信一直对她疼爱有加的父亲,竟然打她,而且下手这么重。

靳正庭像是没看到这一幕一样,语气淡漠的说道:“顾院长,我只是让你领你的女儿回去。”

“不,靳总,请你原谅我的女儿,是我教子无方,我下次一定会登门道歉,希望你能给我这个机会。”顾容州不敢真的就带着顾晴晴走,他知道今天他今天这样一走,明天他的工作生涯就到头了。

跟在顾容州身后的几个助理,根本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没想到他们院长竟然会对一个男人如此低声下去,他们也是面色一紧,想要开口,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靳正庭根本不管这些,高大挺拔的身影站起来就想走。

“正庭,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柯景腾高挑的身影走了进来,他正打算走出来透透气,看到楼底下好多人,都往哪个长亭去,隐约间好像还能看到他们的院长在里面低头哈腰的赔罪。

而能让他们院长这样对待的人,除了好友,他想不到还有谁,立即放下手上的听诊器,快速走过去,希望还来得及。

顾容州像是看到希望,连忙说道:“景腾,你来啦,你快点帮顾叔叔跟靳总说说情吧。”

“顾院长,怎么回事。”他想帮忙也要知道是什么情况。

柯景腾看到顾院长闪躲的眼神,眼神一沉,看样子应该是比较严重的问题了,可他家跟顾家是世交,坐视不管到时候回去肯定说不过去。

正庭生气的时候,不管谁说都没有,柯景腾正心急的时候,看到站在靳正庭身边的赵瞳心,心里有了底,眼神向她看了过去。

赵瞳心柯景腾不断朝她眨眼,这是什么讯号?跟着他又看了一眼顾容州的方向,柯医生不会是让她去解围吧。

可是她说的有用吗,那个女人的话确实很过分,看着顾容州用心维护女儿,甚至不惜落下脸面求情,她的心多少有些被触动。

从小她的父亲很少就去世,甚至连父亲的面都没见过,上学的时候下雨天只能羡慕的看着人家的父亲来接,而她只能一个人回去。

赵瞳心轻轻的拉了一下靳正庭的衣角,轻声的说道:“正庭,不要生气了,好吗。”

她的声音不大,只有离她最近的靳正庭听到,他听到她娇软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羡艳,坚硬的心突地软了下来,低沉的嗓音淡淡的说道:“下不为例。”

扔下一句话,带着赵瞳心离开众人的视线。

顾容州傻眼,靳正庭的意思是原谅他了吗?他有些不相信的拍了拍柯景腾的肩膀说道,“景腾,你看靳总的意思是不是原谅晴晴了?”

“恩。”柯景腾意味不明的应了一声,他也没想到赵瞳心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能让正庭放过顾容州,虽然不知道她说了什么,不过能触动正庭的话,肯定是她心里的话。

或许,他们都没有真正的意识到,赵瞳心真的对正庭很重要。

“太好了。”顾容州七上八下的心,跟着慢慢的放下,不过他不懂靳正庭怎么突然这么好心的放过他们,好奇的问:“景腾,你知道靳总是因为什么原因不追究的吗。”

“不知道。”柯景腾敛下眉眼种的深思,语气微沉的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不过希望顾叔管好女儿比较好,不是每一次都有这么好的运气。”

顾容州干干的笑了一下,说道:“景腾,我知道,这件事还是多亏了你,回头我一定会好好感谢一下你父亲的。”

“顾叔不需要这么客气,我先去忙了。”柯景腾客套的说了一声,转身离开。

顾容州再一次端起院长的姿态,“你们也先去忙吧。”

“好的,院长。”几个助理见没什么事情,纷纷离开,刚刚他们也是吓的一身冷汗,那个男人简直太可怕了。

长亭内,只剩下他们父女两人后,顾晴晴捂着脸哭着问道:“爸爸,为什么你要怕了那个男人,还为了他打我,我不甘心,不甘心。”

“闭嘴,你知不到你惹了多大的祸,要不是景腾在,别说是你,就连我这个院长的位置也保不住。”顾容州看了一眼不懂事的女儿,深知在放任下去,指不定到时候给他捅多大的篓子,这次一定要好好教育她一下。

“我不懂。”顾晴晴被喝了一句,表情有些呆傻,不过她还是不懂父亲的职位这么大,为什么还要怕一个商人。

“晴晴你只要知道,在江滨市你惹了其他人,爸爸都有办法保住你,唯独靳家的人不能惹,靳正庭不禁是经商,主要是靳家整个家族,根基庞大又错综复杂,参政,参军的人都有,你明白吗。”顾容州也不甘心,可那也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我知道了啦。”顾晴晴听了顾容州的解释,也是一阵后怕,没想到靳正庭的背景如此吓人。

赵瞳心回了病房,门一关,她忽然从前面抱住靳正庭的窄腰,低低的说道:“靳正庭,谢谢你。”

靳正庭没动,任凭她洁白如藕般的手紧紧抱着他,背对着他的表情,浮现着淡淡的柔情。

“我知道让你碰到这种事情,是我的不对,下次我也不去楼下了。”赵瞳心发现,只要她跟靳正庭单独出来,总会遇到哪些莫名其妙的人过来找茬。

靳正庭低沉醇厚的嗓音说道:“你要怎么报答我呢。”

赵瞳心没想到靳正庭会这么说,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手上的力道也有些放松,还没等她回神,一双有力的大手已经稳稳的把住她的细腰,下一秒她已经落入一个冰冷的怀抱。

靳正庭高大的身子一转,将她压在强上,强健的长腿挤进她的腿间,逼迫她贴近自己,因为身高的差距,他深邃的暗眸居高临下的俯视她,性感的薄唇快要贴近她的肌肤,充满磁性的声音说道:“或许,你已经想到了。”

赵瞳心被抵在冰凉的墙壁上,一双潋滟的水眸怔怔的看着眼前放大的俊脸,她都清楚的闻到他身上清冽的男性气息,他的薄唇距离她不到一毫米,她只要一动就会碰上。

在这样暧昧的气氛下,她心跳如雷,避开他慑人的视线,语气有些磕巴的说道:“我,我还没想好,或者,你,你可以先放开我。”

靳正庭又怎么会容许她有一丝一毫退缩的表现,薄唇一低字直接封住她的柔嫩红唇,继续他昨晚没做下去的事情。

密密地包围住她,红舌惩罚似地搅动,极尽温情。

赵瞳心觉得自己要沉溺在靳正庭的吻中,身子软的快要滑落,一下被人提起,贴近他高大的身子,炙热的体温也跟着传递过来,融入她的血液,窜进她的骨髓。

她想,她的真的要醉了吧,醉倒在这个铁汉柔情的男人身上,醉倒在他淡漠的温柔之下。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