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3章 朱长海

作者:默菲字数:3060更新时间:2016-07-28 22:29:43

“别动,医生让你静养。”

靳正庭刚毅的下巴贴近她的脸颊,她都能清楚的看到他脖颈间鼓动的喉结,充满了男人危险的气息。

他身上还飘着淡淡的烟草味,很淡,更多的是他身上散发的独特气味,两者很好的相融在一起,让人闻着迷醉。

赵瞳心猛然反应自己在想些什么,后脑勺一扬抵在他宽厚的手背,点点头说道,“我,我知道了。”

靳正庭幽深的眼眸看了她一眼,考虑她话中的真假,高大的身子才缓缓站了起来,淡淡的说道:“我出去一下。”

赵瞳心听到靳正庭要走,心里一紧,头微微点了一下说:“恩。”

她希望他能留下陪她,可她也知道,那个男人只要开口就不会有回旋的余地,哪怕她现在是这样的状况。

“我很快就回来。”靳正庭走到门口,浅浅的留下一句话,关上门。

她倏地抬头,只看到男人的背影消失在病房,他这算不算是解释……

赵瞳心疲惫的靠在床上,脸上痛感提醒着她前面发生的事情不是幻觉,空荡荡的房间又剩下她一个,她害怕的将身子缩了起来。

不过半个小时,房门又被人推开,钱园园的大嗓门担心的叫道:“瞳心,瞳心你没事吧,我听说你出事了,就过来了。”

“园园?”赵瞳心不懂钱园园是怎么知道她进了医院,“园园,你怎么来了。”

“是,靳……。”钱园园惊觉自己差点说错话,硬是改口说道:“是陆展严告陆莫言的时候,我听到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都不说。”

“我不想你们担心,我没事的。”有一瞬间赵瞳心怀疑自己好像听到靳正庭的名字,不过看到钱园园关切的表情,又压了下来。

钱园园又似心疼又似气愤的说道:“还说没事,你看看脸上肿的这么高,那个该死的王八蛋,下次让我碰到我肯定踢的他生活不能自理。”

“好了,没事啦,你能来看我就可以了,不过园园你的尾巴怎么没跟来。”赵瞳心看了一眼钱园园的身后,陆莫言正常不是应该跟着吗。

“他啊,被他哥抓回去了呗,还好有他哥,算了不说他们了。”钱园园的语气顿了一下,继续说:“我看你这样,估计得修养十天半个月的,靳总肯定很心疼吧。”

“园园你胡说什么啊。”赵瞳心本来想问钱园园跟陆莫言的事情,园园提到靳正庭,她又忘了要问的事情。

“我哪有胡说什么,你不知道吗,靳总这个人呢深藏功与名,就算是喜欢呢,也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活像别人欠了他好几百万似的。”钱园园又开始了她的洗脑大业,恨不得将全部思想打入赵瞳心脑中才好。

“不过这就是我偶像的迷人之处,又帅,又多金,沉稳又专情,简直无可挑剔。”

赵瞳心看着钱园园崇拜的表情,学着靳正庭的语气淡淡的问道:“园园,我怎么觉得你像是给靳正庭推销一样,莫非他给了你什么好处?”

“什么啊,瞳心你胡说什么,靳总怎么会给我好处,我们又非亲非故的,而且他那种大人物只能远观不可亵玩,知道吗。”钱园园夸张的语气,好像在掩饰她心底的紧张。

瞳心也太精明了吧,这么快就察觉到了什么,她明明表现的很低调啊!

赵瞳心学着钱园园的样子夸张的说道“既然他是那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大人物。”

“那你为什么要让我去喜欢。”

钱园园义正言辞的回答:“那你当然不一样啦,靳总是对你有意思,他要是对我有意思,哪还轮的到你啊。”

赵瞳心开玩笑似的说:“要不我帮你跟靳正庭表达一下你的爱慕之情?”

“瞳心,你就不要拿我寻开心了,靳总只能远观。”开玩笑,真的让瞳心去跟靳总说她有爱慕之心,除非她是不想活了。钱园园立即转移话题的说道,“瞳心啊,你知道柯医生有女朋友吗?”

赵瞳心当然看的出来钱园园是有意转移话题,她也知道在逼园园,也只会是其他答案。

也就顺着她的话说道:“柯医生有没有我不知道,不过园园你不是喜欢陆莫言吗。”

“问问而已,瞳心你要不要喝水我去给你到。”钱园园忽然发现自己把自己给卖了。

“那就谢谢你了。”

靳正庭离开后,去了私人饭馆的后院,哪里有一个别院,是他们专门审问人的地方。

漆黑的房间四面都是墙,中间的天花板上只留下一盏刺眼的强光,直射在躺在地上的肥胖男人身上。

而靳正庭静静端坐在不远处的奢华柔软的沙发内,清冷的暗眸淡淡的看着这一切。

他手一勾,就有人上去泼了一桶水上去。

地上昏迷的男人猛打了一个激灵,醒了过来,睁眼就是刺目的强光,让他不适应的闭眼,看了下周围的环境,惊恐的不断后退,求饶的说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知道错了。”

“谁派你来的。”

肥胖的男人视线转到声音的源头,只看到一片漆黑,跟模糊的轮廓,他只感觉到男人冰冷的视线像是一把刀,刺在他身上,身子不由自主的发抖,“真的不是谁派我来的,是我一时起了色心,我真的不知道是您的女人啊。”

“我?呵,你知道我是谁。”靳正庭似乎在笑,又似乎没有,不过每一个字都在嘲讽肥胖男人的低劣演技。

“不,我不知道。”肥胖的男人将头埋得更低,头死命的摇晃。

“朱长海,你tmd还装疯卖傻,是不是想死了。”杨子烨平时一副很好说话的模样,实际脾气并不是很好,而当他做起审问这种事情的时候,更是没有耐心。

朱长海在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有了反应,“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你祖宗八辈,我都给你查彻底了,你是自己老实交代呢,还是挨一顿打交代。”杨子烨看着朱长海越来越害怕的表情,笑着说道:“或者我可以让你的老婆孩子一起观看你这个狼狈的模样。”

朱长海像是被踩住痛脚,剧烈的嘶吼,“你别想动他们。”

杨子烨说,“那你就老实交代,别等我自己去查了,留你这条废物没用。”

靳正庭冷冷的坐在沙发上,没有动易没有制止杨子烨的审问,有些时候这种双重施压的举动,会更快问出他想要的答案。

朱长海不忘跟杨子烨谈条件,“我说可以,不,不过你要答应放过我跟我的家人。”

“跟我谈条件,你还没资格,要查出你幕后的人很容易,不过费点时间,不过你让我不耐烦,我就不一定有心情在听你说。”杨子烨是在逼朱长海主动说,不给他一丝一毫的退路。

“我说,我说,是,是米娅那个女人告诉我,只要睡……。”朱长海那句话还没出口,一股强大的气息向他压来。

背上一凛,只是几秒钟背后的衣服就被汗水打湿,那种恐怖的感觉营罩在他头上,让他生生将喉咙里的话改掉:“不是,是只要按照米娅的话完成,我就能拿到一笔钱。”

“还是不愿意说实话,是吗。”靳正庭清冷的声音夹杂着不怒自威的气势,听在朱长海耳朵里,全身一颤,如蒲柳般颤抖。

“不,我说,我说,是陈总,是那个做房地产的陈总跟米娅让我这么干的。”朱长海实在受不了靳正庭的威压,全盘脱出,“米娅那个狐狸精勾搭了陈总,在陈总那边吹枕头风,说是只要办了,办了赵瞳心就可以让您颜面尽失。”

“刚好陈总记起赵瞳心泼他咖啡的事情,于是就同意了,他们就找我办的这件事,其他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求您放了我把,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靳正庭淡淡的喊了一声,“子烨。”

“知道了。”杨子烨一个眼神,旁边站在两个身材魁梧的男人,立即将朱长海拖走。

“不,你们不是说好了放过我吗,为什么出尔反尔,放了我。”朱长海惊恐的扭动肥胖的身子,想要挣脱束缚,可惜身上的伤口太疼,他根本反抗不了。

杨子烨朝着朱长海恶劣的笑道,“我是答应放过你家人,可没答应放过你,还有放心,我会给你家里送一笔慰问金的,你就安心的去把。”

“不,不要。”朱长海刚喊出几声,就被人堵住嘴巴拖了出去。

杨子烨,懒洋洋的倒在另外一个沙发上说:“正庭,你说现在怎么玩,我看那个姓陈的不只是针对瞳心,更多的是针对你,她不过是人家泄愤的一个棋子。”

靳正庭清冷的语气不变,淡淡的说道:“密切观察他的举动,那个女人先抓过来,其余的事情不需要你管。”

“我是不想管,可是你知道我第一次喜欢上一个女人,可惜呢落花有情流水无意,我也无话可说,不过你已经有了许颜可了,就不要伤害她了,那个女人不像我们这个圈子的人。”杨子烨说说话的语气一停,跟着认真的说道:“她玩不起。”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