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2章 震怒

作者:默菲字数:3052更新时间:2016-07-28 22:29:43

赵瞳心使劲的摇头,就算她不抬头也能感受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现在她的脸一定肿的很高,她不想将自己脆弱的一面让他看到。

柯景腾以为赵瞳心还在害怕,声音轻柔的说道:“瞳心,没事了,先让我检查一下你的伤势吧。”

赵瞳心还是躺在靳正庭动也不肯动,两只手揪着靳正庭的胸襟。

靳正庭心中一动,伸手将赵瞳心的脸翻了出来,原本白嫩的基本上印着五条深深的血痕,肌肤高肿的都能看到细微的血管,每一处都显得触目惊心,沉稳如他,看到她脸上的伤口,忽然不敢伸手去碰。

“好丑,不要看。”赵瞳心看到靳正庭眼里的心疼跟震怒,更加不想让她看到自己这个模样,将脸转到了他的胸口。

旁边的柯景腾扫到赵瞳心脸上的伤口,也是一沉,没想到那个男人下手这么重。

靳正庭五指攥紧‘咯咯’作响,像是极力忍耐心中的怒火,脸色平静的可怕,就像暴风雨前的宁静,让人心中无端升起惧意,冷漠的声音说道:“子烨,把他带回去。”

“恩?”杨子烨扭头看到靳正庭阴狠的表情,也是一吓,怎么突然这么生气,只要是被带回去的下场,绝对是惨不忍睹……

他看了一眼柯景腾,见他没什么表情,眼神也是一凛,沉沉的说道:“我知道了。”

脸上的疼,又怎么比的上精神受挫,赵瞳心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放下,头一歪晕了过去。

靳正庭察觉到怀中的女人身子一软,神色晦暗不明,抱着她大跨步的离开,清冷的声音说道,“我先带她去医院。”

“好,我马上跟来。”柯景腾明白在这里没有仪器检查,正庭是担心她身上还有其他伤口,所以先去医院。

杨子烨一脚踩在肥胖男人的头上,打的太久,气息有些微喘的问道:“怎么回事,要去医院检查。”

“瞳心,脸上的伤,很重。”柯景腾没有描述伤口有多重,不过可以让靳正庭一贯清冷的表情露出凶狠的眼神,可以确定这个伤肯定不轻。

杨子烨听后心里又是一火,抬脚狠狠的踹了一脚地上的男人,骂道:“操,你个死肥猪,这次你死定了。”

肥胖的男人已经没有自觉,只能趴在地上直哼哼。

“好了,子烨叫人过来处理一下先,顺便调查一下这个男人是谁。”陆展严第一时间就准确的做出安排。

“我知道了。”杨子烨也知道再打下去这个男人肯定要废,不过不能这么便宜了他。

医院内,靳正庭将赵瞳心放在病床上,坐在沙发上,食指与中指之间夹着一根点燃的烟,烟雾袅袅上升,就如同他的表情一样让人扑所迷离。

就算靳正庭没有说话,他周身的气场,让围在病床旁边的几个医生,后背升起一股寒意,好似如果床上的女人如果有一点闪失,他们也会跟着倒霉。

几个人手上处理伤口的动作更加轻柔,生怕弄疼了床上的女人。

很快伤口就被处理好,其中一个医生被推了出来说道,“靳,靳总,赵小姐的脸伤已经处理好了。”

“有没有其他地方受伤。”靳正庭将手上的烟摁灭,深邃的眼眸扫向他们。

年轻的医生有些不敢看靳正庭骇人的眼眸,磕磕巴巴的说道:“肋,肋骨断了一根。”

靳正庭听到赵瞳心肋骨断了一根,神色冷的像是凝结成冰渣,紧抿的薄唇冷冷的吐出两个字,“出去。”

所有医生如蒙大赦,全部鱼贯而出,仿佛身后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追赶他们,一刻都不敢停留。

走出病房,有人靠在墙上呼吸,“天呐,刚刚我都以为会死在那。”

“靳总的表情实在好恐怖。”

柯景腾正好穿着白大褂赶了过来,询问了几句赵瞳心的情况,也知道他们害怕的原因,宽慰道:“麻烦你们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把。”

说的人跟柯景腾关系比较好,作为同事他好心的提醒道:“柯医生,你一个人没事吗,靳总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柯景腾为人低调温和,一般人不知道他跟靳正庭的关系,而且他也没说过,“没事,这里有我就可以了,你们去忙吧。”

有些人实在怕了靳正庭,感谢的说道:“那就麻烦柯医生了,我们先走了。”

“柯医生,你就多担待一点了。”

“无妨。”柯景腾看着他们离开后,才转身进了病房。

门一开就看到靳正庭高大挺拔的身影站在窗边,好像笼罩在一片黑暗当中,全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冰冷气息,他轻轻的问道,“正庭,你没事吧。”

靳正庭身子没动,淡淡的回答:“恩。”他只是在想如果他陪她过去,或许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怒意就像一把火苗,好像不管怎么样都熄灭不了,心里更多的是自责,她身上的伤每一处都在提醒他的疏忽,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

“她还好吧,我听其他医生说了她的情况。”柯景腾看了一眼还在昏迷的赵瞳心,就算伤口处理过了,可是看着也很吓人,身上多处青紫,肋骨还断了一更,放在一个女人身上的确很严重。

觉得自己有些白问,要不是她够坚持,很可能已经被……

柯景腾把其他医生不敢说的情况全部挑明:“脸上的伤会比较消得快,不过肋骨可能要修养半个月才能好好,而且可能会出现其他并发症,还要多观察一下。”

柯景腾看着靳正庭的身影就似一座山一样屹立不动,心里微叹了一声,转身出去,将空间让给两人独处。

他明白此刻心里最不好受的恐怕就是正庭了,不管是多危险的境地,多紧急的情况,哪怕是生死之间,正庭总是将所有事情掩藏在心底独自应对,不屑去做多余的解释。

而这样的他只会让人更加敬佩跟敬重。

靳正庭听到关门声,高大的身影转了过来,静静的凝视床上的女人,月光打在她脸上,让她苍白的小脸更显柔弱,一头黑发散在胸前,紧皱的眉头,跟翕动的红唇,无一不在说明她的害怕。

他走了过去,坐在她的身旁,抬手拨开落在她脸上的头发,手指在她伤口上流连不止,深邃的眼眸的就像一汪清幽的湖水,让看不到他眼底涌动的暗流。

赵瞳心沉浸在恶梦当中,无数只手向她袭来,好像要将她落入黑暗,不管她怎么呐喊,怎么尖叫,喉咙里一直发不出声音,隔着一面镜子,她清楚的看到靳正庭怀里揉着一个女人,深情的拥吻。

那个女人长着一张跟她一模一样的脸型,眼神好像在炫耀胜利一般得意的朝她看去。

她不断的捶打玻璃,想要告诉靳正庭,她在这里,可是不管她怎么做,靳正庭一直抱着那个女人没松,不久他们两个好像要离开。

赵瞳心心急的不断摇头,双手紧紧的抓着被子,嘴唇死咬着不松,仿佛下一秒就会咬破。

靳正庭眸色一声,修长的食指伸到赵瞳心嘴边,顶替她的下唇让她咬住,尖锐的牙齿刺入皮肤,下一秒就他的手指就被咬破,鲜血顺着她的唇角流下、

他的表情淡漠的没有一丝浮动,另外一只空闲的手抚慰似的在她下巴处摩挲。

赵瞳心突然感觉到口腔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猛地将她惊醒,嘴里还咬着靳正庭的手指,她看着他冷峻的脸庞,下意识的伸出柔软的舌头舔了一下他的伤口。

赵瞳心看到靳正庭眸色一暗,才惊觉自己做了什么举动,连忙将他的大手挥开,还勾起一丝透明的丝线,她羞红的脸想要讲话,嘴角一扯,感觉到一阵刺疼,“啊……疼,那个对不起,靳正庭我不知道怎么就咬到你了。”

靳正庭深邃的暗眸盯着她的表情看,手指上的湿润滑腻告诉他,她的红舌有多么柔软。

赵瞳心窘迫的看着靳正庭淡漠的表情,用食指跟中指摩擦着她的唾液,好像在做一件多么正经的事情。

余光中还能看到他食指中间的位置还有血迹,她咬着嫩唇说道,“你的手要不要包扎一下。”

靳正庭掩下眸中异色,淡淡的问道:“感觉怎么样了。”

“我没事了。”赵瞳心想要笑一下表示自己确实没事,一不小心扯到伤口,又是疼的她一阵吸气,想到脸上的伤,她忍不住伸手碰了一下,浮肿紧绷的皮肤告诉她,现在她的脸肯定很难看。

有些心急的说道,“靳正庭,你能不能哪个镜子给我。”女人没有一个不在乎自己的长相,她也很怕自己会毁容留疤。

靳正庭知道赵瞳心在担忧什么,平静的说谎:“不难看。”

如果让赵瞳心看到自己此刻脸肿的跟馒头一样,还一脸娇羞的模样,估计她会被自己羞愧而死,所以他这么做,都是为了她好。

“你骗我,肯定很难看。”赵瞳心不信,说着就要下床去洗手间,人还没动就被靳正庭双手固定在床上。

冷不防闯进靳正庭深邃的暗眸,心口扑通扑通的直跳。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