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1章 恶心的男人

作者:默菲字数:3034更新时间:2016-07-28 22:29:43

靳正庭一手搭在赵瞳心的椅子上,像是揽着她,做出独占的姿态,淡淡的开口说道:“这件事回头再说。“

赵瞳心看着他们说的话也听不懂,知道靳正庭是照顾她的感受说以没谈下去。

他们看了一眼赵瞳心了然的点点头。

柯景腾按了一下桌子上的铃声,对着传呼机说道:“上主菜吧。”

传呼机那头立即恭敬的回答:“是,少爷。”

“柯医生,这间私房菜不会是你的吧。”赵瞳心没想到柯景腾一个医生竟然这么有钱,能在闹市开一间与世隔绝的私房菜。

“算也不算。”这间私房菜馆,不过是他们四个好友兴起一起投资的项目,挂名在他头上而已,没想到反而是越做越火。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哪有算不算。”赵瞳心觉得这个没什么可隐瞒的,就算柯景腾说他是某集团的儿子,她也会很淡定的相信。

“你可以问正庭。”柯景腾将问题丢了回去。

这时菜陆续的端了上来。

靳正庭没有再谈下去的样子,淡淡的说道:“吃饭。”

赵瞳心也不是一定要知道,也就没再想这些,听话的拿起筷子夹菜,她就一个比较重的毛病就是挑食,桌子上的菜式都不错,可是大多都放了她不喜欢的调料。

摆在她眼前最近的只有一道凉菜,她正想伸筷子,就看到自己喜欢的蒜蓉虾摆在了她的眼前,而端着盘子的另一端是一只节骨分明的大手,大手的主人是哪个清冷淡漠的男人。

简洁,强势的说道:“不准吃凉的。”

“恩。”赵瞳心这一瞬觉得这个男人帅的一塌糊涂,就连他平时冷冷冰冰的语气停在耳朵里都带着一丝暖意。

杨子烨语气有些泼酸的说:“我说,你们不用再这里秀恩爱吧。”好歹顾忌他这个失恋人的心情吧。

柯景腾也难得开玩笑道:“吃还堵不上你的嘴,明天我就给那个正新的小模特打电话。”

“得了,别老是替正新的那几个行吗。”杨子烨最后还是老实的不说话。

男人在酒桌上肯定少不了酒,靳正庭又不准赵瞳心喝酒,她一个人喝了不少鲜果榨汁,所以很快她就想去厕所方便一下。

她悄悄的拉了一下靳正庭的衣服,指了指门口。

靳正庭问,“要人陪你吗?”

“不需要,我很快回来。”只是去个洗手间,又不是小孩,哪里还要人陪,赵瞳心说完,匆匆离席。

赵瞳心在服务员的手势下找了很久,才在后院的地方到洗手间,洗手间安静的隔开了吃饭的地方,草丛里偶尔有三两声的虫鸣,跟微弱的路灯。

这种极大的反差让她心里一阵打鼓,不过生理上实在憋不住,她也管不了,抬眼看了一下标志,就往女厕方向进去。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离进去女厕的时候,也有一个男人悄悄的尾随过来。

赵瞳心出来看到卫生间安静的可怕,心里有些发紧,不行她必须马上回去,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迅速洗了手,用水将头发理了一下,就想离开。

突然一双肥胖的大手从她身后抱住了她的后腰,嘴里还在不断嘟囔,“我的心肝,我的宝贝,来让哥哥好好疼疼。”

“啊,你是谁,快放开我,放开我。”赵瞳突然被一个男人抱住,本能的尖叫的想要推开抱紧自己的男人。

可惜两人悬殊太大,她根本推不开身后的男人,恐惧立即像洪水一样向她袭来,她死命挣扎捶打身后的男人。

“你就别装了,不都是出来卖吗,老子有的是钱,只要你好好服侍我,你想要什么都可以。”肥胖的男人满脸横肉,狞笑的目光看她就像看一块到嘴的肉。

“滚开,你给我滚开。”赵瞳心想要逃脱偏偏使不上力,她想要用脚去踢那个男人,双腿反而被他夹住,好似这个动作他做了无数遍一样简单。

男人身上浓厚的酒味跟满嘴的臭味,让她几次想吐。

恐惧,害怕就像一条绳子勒住她的脖子,让她喘不过气。

“臭女人我让你装。”肥胖的男人觉得有些疼了,一扬手,结结实实的一巴掌就打在她的脸上。

他只不过是喝多了,想要出来小解,晕乎乎的走到厕所,看到赵瞳心背影曼妙多姿,加上酒精上脑,觉得只要有钱,没有他搞不定的女人,所以他就悄悄的跟了上去,等她出来。

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烈性还对他又抓又挠,不过这样玩起来才有意思。

赵瞳心细嫩的皮肤立即变红高肿,可她一点也不在乎,只是更加用力的捶打男人,她不要被碰,她不要……

肥胖的男人有些被打疼了,恼羞成怒的抬手一连好几个耳光‘啪啪’打在她脸上,还不满的朝地上碎了一口痰说道:“贱人,老子今天还就非要上了不可。”

伸手就是要扯她的裙子。

赵瞳心脸色煞白,就像一片单薄的纸人,她不顾脸上的疼痛,咬着牙不要命的胡乱踢打,试图做最后的努力。

可惜毫无用处。

厕所的地理偏僻,不管她怎么大声,根本无人回应,也没有人发现。

“滚开,给我滚开。”赵瞳心绝望的感觉到男人的力气始终比一个女人大。

“你最好乖乖从了我,让老子爽了,到时候肯定不会少给你钱,要是在反抗,绝对不会有你好果子吃。”肥胖的男人得意的看着赵瞳心惊恐的表情,伸手就去解腰间的皮带。

赵瞳心,不断的蜷缩在角落里,挥舞着手臂,为什么她只是上个厕所而已,为什么会碰到这种事情。

她就像被困在冰冷无法逃脱的牢笼里,泪水最终滑落她的眼眶落在地上,眼神慢慢变得暗淡空寂。

赵瞳心以为自己逃不过去放弃挣扎的时候,身上的重量猛然一轻,接着是一阵杀猪般的尖叫,“啊,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靳正庭绷着脸,黑如曜石的眼里透着狠厉,他脱下身上的外套细心的将赵瞳心裹住,大手一伸将她抱在怀中。

他发觉赵瞳心去了很久一直没回来,心里一突,丢下手中的筷子,疾步走了出去,问了几个人,才知道她去了最偏僻的洗手间,心里更加不安,脚上的步伐更是加快。

等他看到洗手间的那一幕,瞳孔骤缩,暴戾的情绪在胸腔撞击,深邃幽暗的眼眸第一次写满了杀意。

“不要,不要,滚,给我滚。”赵瞳心还闭着眼胡乱挥舞,她还沉浸在恐惧当中。

“别怕,是我。”男人低沉有力的声音好像是从胸腔发出,每一个字都带着无尽的心疼。

赵瞳心鼻尖嗅到熟悉的气息,下一秒她无声的哭泣,心里的害怕跟恐惧在这一刻宣泄而出。

如果靳正庭不出现,她不敢想象下一秒自己会不会就这样死去,双手不断的用劲锁住他强健的腰身,似乎只有这样才能驱散她心里的害怕,才能告诉自己确确实实摆脱了那个男人。

“靳正庭,你怎么来的这么晚。”

赵瞳心沙哑低泣的声音带着无尽的委屈窜入靳正庭的心里,他的心不由一阵紧缩,嘴上虽然没有开口,不过手臂的力量更加用劲,好像恨不得将她揉碎在骨血当中。

杨子烨,柯景腾跟陆展严紧紧愣了一秒,很快表情严肃的跟了出去,只来得及看到那个像猪一样大男人被靳正庭踢飞,然后一个娇小的女人被他抱了起来。

不用想那个人肯定是赵瞳心无疑。

肥胖的男人被一脚踢到墙上,捂着胸口落到地上,疼的抽气,接着又是有人上前对他一顿毒打。

哀嚎声不绝于耳,“是谁,啊,那个混蛋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

“我tmd让你知道我是谁,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把,敢动她,你个死肥猪。”杨子烨想着如果靳正庭稍微晚了一步会发生的事情,下手毫不留情的对着男人的头狠踹。

“我错了,我错了,唉哟,疼死我了,大哥,大哥求你放了我把。”肥胖男人没几下就气喘吁吁的求饶,身体上的疼痛让他根本顾不了这么多,只希望头顶的男人助手。

“你个废物,打几下就不行了,还敢做这种事情。”杨子烨没停,一下一下的踹在男人胸口。

“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肥胖的男人疼的在地上打滚。

陆展严也只是冷漠的看着地上的男人哀嚎,敢动靳正庭的人,这个就算杨子烨不动手,也只会凄惨无比。

柯景腾是医生第一个肯定考虑到赵瞳心可能受伤,不过看到靳正庭不断发抖的身体,停了一下,最后还是上前说道,“正庭,先把他抱回去,看看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恩。”靳正庭也知道现在还是要先看下赵瞳心有没有受伤,手臂还没松开,怀里的女人死死的抓着他的胸口不放,就像一只受伤的小兽,不愿意离开安全的怀抱。

靳正庭高大的身子不懂,声音放柔:“我不走,先让景腾看下你的伤势。”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